百度搜索 魑踪魅影 天涯 魑踪魅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虽然出发前准备的很充分,但面对连绵不断的大山,颜子渊一行人还是走错了好几次路。在荒郊野岭里曲曲折折迂回了两天,终于回到了GPS所指示的方向。颜子渊看了看手机上的电子地图,猜想如果不再出错的话,翻过这座山就应该是四爷所说的死亡谷——黑竹林了。尽管这几天很辛苦,然而想到快到目的地了,脚步也不由的轻快起来。爬上一段缓坡,颜子渊看见半山上兀立着一块巨石,白森森的卧在灌木林中,像一颗巨大的骷髅头。那个叫“耗子”的大汉正坐在一个“眼眶”上喝水。颜子渊赶上前去,爬上另一个“眼眶”和“耗子”并排坐着。“耗子”盯了颜子渊一眼,没有说话,把手中的水壶递了递。
颜子渊不接,冲着“耗子”摆了摆手。他不知道四爷为什么会给这么一个大汉取个“耗子”的诨名。身材高大,动作敏捷,沉默少语,颜子渊觉的或许叫“老虎”更为贴切。只是有一点,这个人看上去五大三粗,心眼倒很灵活,颜子渊几次想从他口里打听四爷的相关信息,都被他轻易回避开了。也许正是因为这点,才得来了“耗子”的名号吧!
颜子渊从怀抱里掏出两张半截地图,拼合起,铺在石头上,仔细查看起来。这份地图有半张夹在四爷那叠旧报纸里,另外半张是颜子渊在整理爷爷遗物时找到的。其实,当颜子渊看见四爷那半张地图时,就已经猜到四爷找他的原因,并不是什么父亲念及的战友之情,而是另有所想。可自已一直没搞清楚这张地图的来由,也就不知道四爷的真实用意。因为年代久远,地图上标记的很多地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果不是借助先进的电子仪器,要想找到已经变得非常困难。所以,这张地图的有无也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颜子渊正欲把地图收起来,一个人气喘吁吁的爬上来,靠着他的背坐下,说:“颜哥儿,还要走多久呀?快到了吗?”颜子渊扭过头,看见那个姚馆长满头大汗地盯着自己,便战起身,指了指山头:“快了,翻过这座山就到了。”
颜子渊话音刚落,就瞧见两个人影几乎匍匐着地面向石头边爬来。还没靠近石头,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嚷着:“钢弹,你娘的,跑这么快干什么?找死吗?妈呀,累死老子了。”听见叫骂,那个叫钢弹的青年并不说话,只顾一边喘气,一边傻傻地望着胖子笑。
姚馆长坐在石头上,扶着那只受伤的手,望着两个人,呸了口唾沫,厉声呵斥道:“嚷嚷个屁!一天好吃懒做,累一丁点就像死了娘一样。要不是颜哥儿替咱们求情,咱仨现在都瘸着腿在街上要饭了,还有机会出来帮四爷办事?再唧唧哼哼的,把你狗日的丢在这山上喂狼!”这话一出,胖子当场不再吱声,只把四肢展平,作一个“大”字平躺在地上喘气。
颜子渊很好奇,明明是自己为三个人一再求情,四爷才放过对他们的惩罚,可在他们心里似乎对四爷的感恩倒要多一些。有时候真不知道他们这些所谓的混社会的人是怎么想的,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为利益又可以背后捅刀。也许在他们眼里,四爷就是上帝,四爷就是他们的偶像。偶像的力量是强大的,那种威严会使他们不自觉的产生一种奴性,以至于把放弃的惩罚,当做一种恩赐,颜子渊这样想着。
其实,姚馆长并不是博物馆的什么馆长,真实的名字叫姚冠章,读过几年书,倒也有些学识,只是时运不济,考学无望,生意无门,只好混迹江湖,找口饭吃。胖子和钢弹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也找不着出路,便在他的撺掇下,一起招摇撞骗,勉强度日。三人感情甚好,颇有一点刘关张桃园结义的豪气。那日,姚冠章为保胖子和钢弹周全,自断手指,让颜子渊钦佩不已。因此,在四爷欲叫人打折三人的腿的时候,全力恳求,保住了三人,并建议四爷让他们三人将功补过,与自己同行。现在看来,当初的做法很正确,这三个人虽然打自己的时候又狠又准,但并不是穷凶极恶之人,相反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一面,给枯燥艰涩的荒野之行带来了不少乐趣。
见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颜子渊跃下石头,催促着继续赶路。翻过山头,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条狭长的山谷。巍峨的群山连绵起伏,险峻的峭壁下,山谷蜿蜒盘旋,似一条长龙,若隐若现。谷口呈喇叭状在两山间敞开,一条小溪从山中潺潺流出,冲积出一片平缓的洼地。洼地上铺满了翠绿的青草,点缀着各种各样的野花,红的,黄的,紫的……如同一个美丽的大花坛。小溪左侧是一片紫红色的砾土,虽然荒芜,却也有一种独特的韵味。右边,索玛花在平缓的山坡上,争奇斗艳。远处,树木长得葱葱茏茏,密密层层的枝叶把大山封得严严实实的,挡住了人们的视线.颜子渊怀疑自己又走错了路,连忙掏出地图,又打开电子定位仪,核对了数遍,终于确定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死亡之谷“黑竹沟”。
谁也没有想到,在心里念叨了无数遍的死亡之谷,会有这么美丽的景色。连日来,脑袋里那股绷紧的弦一下子松懈了下来,行路的疲倦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家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欣赏着眼前的美景,完全忘记了自我。
“他娘的,我以为死亡谷有多可怕,没想到是这个样子,害的老子白担心一场。哈哈……”胖子显得异常兴奋,一把甩掉身上的背包,连蹦带跳地向溪边跑去。颜子渊和姚冠章相对一笑,没有制止,任他在草地上撒野。钢蛋仍旧那么沉静,看不出有什么表情,默默捡起胖子丢掉的背包,跟在姚冠章身后。倒是耗子,一改平日镇定自若的样子,紧张地观察着周围,如临大敌般冲胖子吼道:“慢点,别乱跑。小心!”
“没事!让他放松一下吧!这几天也够累的!”颜子渊说。
“别忘了,这里是死亡之谷,既然叫死亡之谷,肯定有它的危险之处。还是小心点好!”耗子提醒到。
颜子渊点了点头,也不好反驳。
眼看天色已晚,颜子渊决定就地安营休息。耗子却建议退出谷口,把帐篷搭在山坡上,待明日天亮再进谷。其余几个人不想明天再多跑一截路,纷纷拥护颜子渊的决定。耗子没办法,只好亲自安排晚上值守巡夜的事宜。胖子知道自己瞌睡大,主动请缨,要求一个人守前半夜的两个小时。姚冠章夜晚眼神不好,钢蛋和他搭伴守中间最难熬的两个小时,耗子和颜子渊分别值守余下的时间。一切安排就绪,就在洼地依山的一块岩石上,支起了帐篷。
山间的晚风清新湿润,轻轻的拂过巍峨的山岗,像母亲温柔的手。夜,安静恬适。颜子渊睡得很香,一觉竟未曾醒来。直到耗子来叫他,才欣欣然揉着眼睛坐起来。他钻出睡袋,穿好外套,准备去换耗子的班。当他拉开拉链,把头伸出帐篷时,突然听见对面山坡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像人在喃喃细语,又像野兽舔拭爪子的低吼声。颜子渊转过头,向远处张望,隐约瞧见密林深处有一团火光在闪耀,只是那么一两下,就熄灭了。半夜三更,深山密林,应该不会是人。听说动物的眼睛夜晚会发光,该不会是什么野兽吧!然而距离这么远,什么动物的眼睛会发出这么强烈的光呢?难道是传说中的“鬼火”?从火光的颜色上判断又不像。颜子渊愣愣地盯着那个方向,却又什么也看不见。正怀疑自己没睡醒,出现了幻觉的时候,火光又在林间闪烁了几下,并紧跟着传来几声树枝折断的啪啪声。
颜子一抽身钻出帐篷,去找耗子,却发现耗子并不在周围。他从背包里抄起一把工兵铲,悄悄地向亮光闪现的方向摸去。

百度搜索 魑踪魅影 天涯 魑踪魅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魑踪魅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裂谷残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裂谷残阳并收藏魑踪魅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