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周天·水云双界录1·卜月之章 天涯 周天·水云双界录1·卜月之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古老的石阶一级连着一级,一段接着一段。向上望去,数不清的一模一样的阶梯无穷无尽。阶梯两旁是同样古老的石壁,刻着竖形云纹、鱼纹和辨不出名字的人兽面孔,灰扑扑,死沉沉,其上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盏蓝幽幽的灯形同鬼火。当然,从某种角度讲,卜月潭就是坟墓,而这里就是通向坟室的甬道。

    阶梯在脚下沿伸,石壁从身旁掠过,一直向上向前,一直一直向上向前……仿佛远到天尽头,终于收缩成一个暗淡的点。往后,同样的漫长。两、三个时辰以来,她们始终走在甬道的中间。

    幕脚下一软,扑在地上,喘息着道:“不行,我……我实在走不动了。”

    她叹了口气,也靠着石壁坐下。许多年以前,有一名妖族高手曾经详细对她讲述过卜月潭的来历和构造,但此刻她已经试了好几种方法,仍无法破除禁制,连一点破绽之处都看不出来,不由得心中感慨,不愧是黄帝所立之物,虽经千年风雨,仍然强悍得不像话。

    她紧紧地皱着眉,正自沉思,忽觉脸上有水,她伸手一摸,是从头上流下的淡黄色的液体。她忙不经意地背着幕抹去,心里第一次感到了恐惧。虽然如幕所猜想,她并非“全部”到来,但照理也不该如此虚弱。

    自从进入这个禁制以来,就再没有感受到几里之外的兄长的气息了,看来正是因为与外界完全隔离,才导致身体迅速衰败。一旦超过十二个时辰仍无法与兄长的气息共鸣,性命可就危险了。

    更为可虑的是那两名巫人,虽然身份不明了,但郁感觉得到他们也是冲着卜月潭而来的。她无暇抽身顾及,本打算用大雨阻扰他们的行程,却没料到被人识破,还射了她两箭,迫使她不得不提前行动。这两箭极为凶险,此刻胸口还隐隐作痛,未能恢复。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将她伤得这么重……当然这份忧虑不能在幕面前表露出来,她仍然正襟危坐。

    幕摸着石壁上的云纹,叹道:“我都快透不过气了。这像坟墓一样的地方真让人毛骨悚然。”

    郁轻蔑地一笑:“你哪里知道真正的坟墓是怎样的……”她突然强行吞下后面的话,脸上浑不自在。幕奇怪地道:“你知道吗?”

    “别傻了。”郁转过头,看向通道的尽头,道:“难道你姐姐第一次就直截了当进入了潭内?难道卜月潭就那么信任她?”

    幕道:“她进来之前,有大祭巫带头祭祀,并且要跳月之巫蹈,当然……”她突然一震,叫道:“啊,我怎么把这个都忘了!”

    “什么?”

    “月之巫蹈!也许这就是身份的标志!”

    “那你还等什么?”

    幕忙站起身,默想片刻,腰身一扭,开始舞蹈起来。通道虽然狭窄,好在她的舞本就是模拟一只骘鸟在潭边戏水的动作,并不需要很大的空间。郁并不太关注她的动作,留神注意周围的变化。突然,她眼角有什么东西晃了一下,转眼瞧去,却并无一物。这个时候,幕的巫蹈跳完了。她刚放松肢体,背上突然一痛,郁厉声道: “我没喊停之前不许停,一直舞下去!”

    幕咬牙强忍着被禁忌之水抹去的源纹处隐隐的痛楚,一遍遍重复地跳。郁盯着石壁,就在幕跳到其中一段时,石壁突地一晃,仿佛缺了一角,但只是一瞬,立即又恢复原状。这是禁制的一处破绽,还是陷阱?通常故意显露的地方,往往会隐藏强力反制,一旦强行突破,后果不堪设想。郁不能确认,但现在只有拼死一试了。

    她在出现缺口的地方耐心等着,第三次、第四次……缺口没有再出现。一直等到第十一次时,幕已经跳得气喘吁吁了,忽然石壁闪动,缺口显现。郁五指轮弹,五根水线自她指间飞出,闪电般钻入缺口。缺口瞬间又封闭起来,墙体恢复原状,似乎一切平静依然。郁吐了口长气,放下警戒的双手,正欲站直身体,突然之间,本来相隔两尺左右的墙面,几乎抵到了鼻尖。

    “退!”郁只来得及叫出这一个字,一声巨响,凸出的墙体猛然崩裂,无数石块向外激射而出。

    郁被剧烈的冲击力死死压在对面的墙体上,她面前波光闪动,水屏的圆弧被压缩得几乎贴近她的身体。她拼尽全力保持着水屏,仍然有一块石头重重撞在胸口,几乎撞断两根肋骨,一时连气也透不过来。

    飞石的力道被郁的圆状水屏散开,在洞壁内横冲直撞。幕听到郁的呼喊时,正背对着她,见到头顶上石屑乱飞,她本能地一扭身体,避过了正面冲击。但她体力衰弱严重,翻转了身却站不稳,一跤摔倒。眼见又有两股力道在墙上割出半寸深的口子,咯咯咯地向自己切来,幕双腿发软,怎么也站不起身,心道:“完了!”

    忽然腰间一紧,郁抱住了她,向旁边滚去。激射的石屑将幕的肩头刺破,那股力道几乎擦着她的脸掠过,向前冲出二十余丈方逐渐消失。她心头怦怦乱跳,听见郁的呼吸亦是又粗又急,过了老半天,两人才相继扶着石壁站起身。

    幕束发的三枚铜环被削断了,头发散乱地垂下,肩头和腿上伤了好几处,好在都不严重。她双手哆嗦地包扎伤口,问道:“那……那是什么?”

    “…… 不知道。”郁的心比她安定不了多少,刚才那一下差点就突破了水屏,虽侥幸顶了下来,但胸口也受了撞击,痛彻入骨。那处墙体炸开个一丈来宽的洞,洞口里漆黑一片。她向通道深处望去,每隔三十来丈,便有同样的一处破口。明明知道这是无休无止的循环禁制,却就是破不了,她不禁又是恼怒又是气馁,朝那洞口里扔了几块石头。石头一闪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被黑暗吞噬了一般。幕紧张地问:“能出去吗?”

    郁摇头道:“不行。禁制还远没有破除。你没瞧出来吗?虽然速度很慢,可墙确实在恢复中。”

    幕凝神细看,果然见那破口处的墙面正凭空一点一点地生成,慢慢向中间合拢,已经恢复的地方像从未发生过状况,与周围的墙体一般无二。

    就在墙体马上要合拢之时,忽地一股风刮入通道。郁大喜,跳起来将风招入怀中。她闭目静思,嘴角渐渐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幕小心地问:“怎么样?”

    “已经知道破解之法了,不过不用我们动手。耐心等会儿吧,相信不会等太久的。”

    “哦……”幕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劲,但却说不上来。她呆呆地坐了一阵,抽抽鼻子,奇怪地问:“怎么有股血腥味?”

    “你多疑了。”

    幕看着郁,她却一直偏着头,不让幕直视她的眼睛。这姿势说不出的别扭,幕看了半天,脑中忽地闪过之前站在卜月潭锥形山石上的一幕:郁一手向天,似乎正在召唤某人。

    她迟疑地站起身,道:“你……你在等什么?”

    “当然是别的人。”

    “你……曾经跟我说,只有你一人,是不是?”

    “别傻了。”郁随意地转过了头。

    幕脑中一阵混乱,一丝恐惧打心底里升上来,再也挥之不去,不觉已是满头大汗。她颤声道:“你……你还瞒着我什么事?”

    “那不叫瞒,你懂吗?只不过是你不配知道而已。”郁伸展开四肢,更加惬意地靠着墙休息,瞧也不瞧幕一眼,只道:“该你做的,做就好了。”

    “我……我听过一个传说……”幕的身体由火热瞬间又变得冰冷,脸色惨白,好像全身的血都被抽干了:“如果……用血祭祀卜月潭,就会……唤起……魂灵……”

    “呀,”郁笑嘻嘻地说:“原来你也听过,那我可少了解释的麻烦了。”

    “你要用谁的血!”幕猛地向她冲去,但只跨前了那么一步,一股无形的力量骤然袭来,正面击中她的额头。她往后退了两步,瞧不见、也听不到,慢慢坐倒。可是等她稍微清醒一些时,却发现自己凭空悬着,背脊紧紧贴在冰冷的石壁。额头上的血慢慢流下,将她胸前的衣服都浸湿了。

    郁仍然保持着悠闲的坐姿,只是嘴角的笑意已经消失。幕挣扎两下,连一根指头都动弹不得。她痛哭出来,眼泪一颗颗滴落<figure>99lib?</figure>尘土,渐渐将地面浸湿老大一块。

    血腥味愈来愈重,幕哭着哭着,禁不住干呕起来。突然,远远的通道里闪烁了一下,随即暗淡下去。跟着暗淡下去的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通道。

    没过多久,通道远方又是一闪,跟着又是一<a href="https://.99di/character/4e0b.html" target="_blank">下</a>……闪光一道接着一道,越来越密集,伴随着闪光的还有隐隐的轰鸣声。通道随之模糊、扭曲,既而一段一段渐渐消融在黑暗之中。郁站起身,看着逐渐变短的通道,冷冷地说:“如果你够聪明,就最好听话。现在死的还只是守护卜月潭的侍卫,若是你要倔下去,就等着整个卜月村为你陪葬吧。”

    幕抬起头,泪眼朦胧中,她突然觉得郁的脸无比苍白,好像死人的脸。这个时候,大祖母曾经说过的一句话闪电般掠过脑海:

    “死者不入潭。”

    忙了一夜,他们仍然没能把洞口封好。

    宁齐满头大汗地穿过营地,一队侍从正忙着搬运,阻挡了道路,他喘着气指着一人道:“你,过来!”那侍从忙丢了东西跑来,就要伏身行礼,宁齐一把扯过他,问道:“大、大祭巫在哪里?”

    那侍从往卜月潭方向指指,宁齐推开他,挤过搬运的人流,向前急奔,不想脚下一绊,摔了老大一个跟头。几名侍从正要上前扶他,他跳起来,向众人咆哮道:“别搬了,去找武器,快、快!叫所有人都到潭前来集合!”说完一瘸一拐地跑了。众侍从还没见过他如此惊慌,相互惊恐地对视一阵,有人道:“快些,抄家伙,什么都可以!”众人纷纷散开,各自找寻武器。

    宁齐跑到卜月潭前,大祭巫正站在辆牛车前,指挥人手清理洞口前的乱石和泥泞,而侍卫们各自散在周围警戒,一切看来似乎仍然正常。他快步走到大祭巫身旁,低声道:“大祭巫,飞鸿已经回来了。”

    “哦?”大祭巫回头看他:“怎样?”

    “失踪的十几人仍然没有下落,我已经寻视过了,连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继续查。”

    “是!另外,五老会似乎得到了大祖母在事发前传出的消息,已经紧急派了人手,不过……”他把声音压得更低:“确切的消息是,那人还没有赶到。”

    大祭巫眉头的皱纹深得好像用刀剑刻出的一般。他转过头去,看着幽黑的洞口不说话。宁齐见两名侍奉茗的侍女跪在一旁,厉声质问道:“大人究竟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为何迟至天亮才来禀报?”

    那两名侍女眼睛红肿,神情委顿,被宁齐一呵斥,更是浑身战栗。其中一人颤声道:“奴……奴婢实在不知。大人和那名汨罗来的女子在屋内谈话,早早谴了奴婢出来。奴婢在外看她们就寝得很早,就一直在门外侍侯,未见有任何动静。谁知早上奴婢进去一看,就……就……求大祭巫饶命!”

    两人一起痛哭起来,拼命磕头,周围的人都停下手,不知所措地看着。大祭巫叹了口气,摆手道:“算了,非尔之罪,去吧。”

    待两人千恩万谢地去了,宁齐小心地说:“如果真是这样,那人必定有诈,茗大人很可能已经……”

    大祭巫一挥手,阻止他说下去,老半天才道:“传令下去,村里所有事情一律停下,人手马上集中。太阳下山之前,一定要把洞口彻底封闭起来。还有,女人和孩子也要集中,暂时下山,等这一阵过了再说。”

    宁齐道:“是!”转身叫来侍卫安排。忽听大祭巫道:“阿齐,女人和孩子也要人保护,这件事我要你亲自去办。”

    宁齐愕然道:“大祭巫,现下情况危急,属下怎能擅离?”

    “这是命令。”

    “不行!”

    一旁的侍卫吓了一跳,宁齐竟然敢如此顶撞大祭巫。宁齐也察觉自己态度太过蛮横,忙施礼道:“大祭巫,属下一时情急口不择言,但……”

    大祭巫神色自若,对侍卫们挥手道:“都去做事!把所有人都集中起来。”等人都退开了,他背着手慢慢绕着宁齐跺步,沉声问道:“阿齐,对你来讲,卜月潭和村子哪一个更重要?”

    宁齐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是卜月潭!我族千百年来拼死守护之地,在属下心中胜过一切。”

    大祭巫点头道:“很好。不过对于我来说,村子却更要紧。你知道卜月潭的秘密,也应该明白即将到来的恐怕是你我都难以想像的。卜月潭已经死了,但是我族之祀无论如何要延续下去。所以我要派你去,懂吗?带孩子们走,走得越远越好,等一切平息之后再回来。如果我死了,下一任大祭巫的重担,就落在你肩上了。”他伸手拍拍宁齐的肩头。

    宁齐急得满脸涨红,但是大祭巫的手压得他无论如何挣不起来,急道:“大祭巫!”

    大祭巫将他一推,冷冷地说:“快去!存亡之际,你要再做儿女之态,我就杀了你!”

    宁齐咬咬牙,道:“属下虽万死,亦不足报答大祭巫之恩!属下拜别大祭巫!”说完也不管满地泥泞,重重磕了三个头,起身招呼一名侍卫,匆匆去了。

    半个时辰之后,当大祭巫正忙着指挥众人搬运木石,封闭洞口时,一名侍卫突然惊道:“那是什么?”

    众人顺着他的视线望向卜月潭的锥形外体,只见那业已残破的顶端,有一团鲜红的物事,一时谁也认不出是什么。有人犹豫地说:“是大鸟吗?”于是有侍卫虚弹弓弦,想要惊走它,但弹了半天,那物事一动不动。有人忽然道:“好像有水流下来了……”

    只见那物事下的岩石的颜色渐渐变得暗淡,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些水顺着岩壁上的缝隙流下。有人大声问:“那是什么水?”无人能够回答。大祭巫的脸愈来愈凝重。

    这个时候,忽地风卷云舒,一束阳光自云层的缝隙间投下,正照在卜月潭顶。所有人突然爆发出一阵惊恐的低呼,许多人仓皇后退,好几个甚至脚下一绊,摔倒在泥泞中——那水在阳光红得耀眼。

    没有什么比鲜血更红。

    大祭巫厉声道:“不许退!混账!给我站稳!”他扯过一名惊慌的侍卫,把他往前推去,一面喝道:“不能让血流入卜月潭!快,你们几个上去把它拽下来!你们拿弓来!”

    几名侍卫大声应了,从两侧往上攀爬,另有几名侍卫拿来弓矢,瞄准那物事。卜月村人和妖族共存,是以作战方法甚是丰富,既有以源纹发动攻击的灵巧的妖族,也有强悍的人族武士。在这样远的距离,弓矢的威力远大过源。

    锥形岩石裂开了许多缝隙,他们爬得并不费劲。大祭巫注视着他们逐步逼近顶端,忽听最先上去的那人惊呼一声,好像看到了什么至为可怕的东西。一名弓手自昨天起精神就绷得紧紧的,听到叫声,羽箭立时脱手而出,正中那物事。其余弓手见状纷纷发箭,扑扑扑的闷响声不绝,那物事上顷刻间已插上了六、七支箭。

    爬上顶端的侍卫回过神来,拼命摇手喊道:“别!不要射,不要射,是自己人!”大祭巫忙道:“停!注意警戒外面!”

    风不知何时大起来了。劲风穿透松林,掠过营地,从众人身旁呼啸而过,却被卜月潭的锥体和其后的山壁阻拦。一些风转而向上,另一些则在崖下旋转盘横,卷起无数碎叶枯草。下面的人被乱风刮得睁不开眼,锥顶的几名侍卫更是不得不匍匐在岩石上,艰难地搬动那物事。其中一人正弓着身用绳索捆绑,蓦地一阵疾风自他身后的崖壁上反弹回来,冲得那人向前一趔趄,收不住脚,一下摔倒,顺着陡峭的岩壁向下翻滚。

    众人俱是大惊,眼见已来不及救他,他拼死抓着绳索,尽量紧贴着石壁,终于一顿,停了下来。原来是绑在那物事上的绳索绷紧了。

    下面的人刚松口气,忽听锥体上有人大叫道:“快闪开!”却是那物事吃不住侍卫的重量,也开始往下翻滚。它每在岩壁上弹一下,便留下个血红的印记,它越滚越快,印记间的距离也越来越大。那侍卫先滚到底,跳起来甩了绳索拼命往旁边跑,边跑边喊:“躲开!”

    嘭的一声闷响,那物事撞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高高飞起,四肢在空中张开,终于向下面的人展现出它的本来面目——一个被剥去皮肤的血肉模糊的人。

    下面的人虽然已经隐约猜到,但当真切地看到时,那份震撼仍然无法用语言表述,四周刹时一片死寂。直到那人重重摔在泥中,血泥四散飞溅,周围才爆发出一片狂叫声。离得近的人拼命往外退却,躲避血泥,外面的人像无头苍蝇一样跟着乱嚷瞎跑,挤成一团。有人脚下绊倒,跌入泥中,顿时身上便压了大堆跌倒的人,压得连气也出不来。一股令人窒息的恐惧揪紧了所有人的心。

    大祭巫跳上牛车,喝道:“镇静!冷静点!只是一个死人,慌什么!再有谁惊慌失措,我必取其性命!”他喊了两遍,人群稍微镇静,仍有两人吓得<samp>.99lib.</samp>浑身哆嗦,叫道:“快……快跑!是妖孽,吃了大祖母的妖孽!要来吃我们……”

    话音未落,突然火光闪动,那人闷哼一声,飞出两三丈远,撞在锥体上,顿时昏死过去。大祭巫把手收回袖中,目光如炬,扫过人群。他的眼光中有极大的威严,众人忙不迭地跪下行礼,总算稍稍冷静下来。

    大祭巫冷冷地说:“不管是妖孽,还是其他什么,并不重要!要紧的是守护卜月潭!既然这份职责在我们未出生前就已订下了,还有什么可惧怕的呢?千百年来,有无数先辈长眠在这里,好了,今天轮到我们,这是莫大的荣幸!都给我提起精神来,准备……”

    突听头顶嗖的一响,尖利至极,众人正聚精会神地听大祭巫说,这声音陡然出现,仿佛直接钻入耳朵一般,刺得人骨头酸麻。好些人放声惊呼,一起抬头,却什么也没见到。

    众人瞪大了眼搜寻半天,仍一无所获,有人迟疑地说:“是风吧?”

    大祭巫侧耳凝听,忽道:“来了!”

    众侍卫纷纷抬头张望,但松林茂密,看不分明,只听松林里沙沙直响,有什么东西在疾速旋转。声音时大时小,从左到右,又右到左,无有定时。突然啪啦一下,一棵松树的中段骤然破裂,高逾十丈的粗大树身向人群砸来。众侍卫拼命向两侧跑去,但松树树冠太大,仍有数人没来得及逃出,被砸得当场毙命。

    侍卫们从泥泞中站起,浑身烂泥,露着一双双慌乱的眼睛。大祭巫厉声道:“不要慌!对方只是一个人!退回来,守住洞口!放箭!”

    洞口的管执一直在等这个命令,手指一松,一枝印有符文的箭疾向林中射去。众人见他射击的地方空无一物,正自惊异,忽地眼前一花,箭尖穿越了一片凭空生成的透明的涟漪,发出怪异刺耳的响声。

    “中了!射中了!”离松林最近的一名侍卫惊喜地大叫,转身就要上前查看,大祭祀大喊道:“回来!”

    那侍卫一呆,蓦地眼前所有的事物剧烈晃动起来。他听见风声清越,仿若竹笛。直到死去,他都以为自己掉入了一片水里。

    其他人听见的却是一阵让人骨头发麻的唆唆声,随着这声音,那侍卫的身体周围爆发出一片血雾,几乎将他整个人完全笼罩。眨眼工夫,血雾冲天而上,变成了血雨,劈头盖脸向众人袭来。血雨里还有无数那人被切破的肢体和内脏碎片。

    一名侍卫发出撕心裂肺的狂叫,然后是两名,三名……所有人被冲得一头一脸的血,完全吓傻了,对大祭巫的呼喊充耳不闻。血雾<bdi>.99lib.</bdi>消散,那名侍卫高高飞起,越过二十来丈远的距离,撞在卜月潭的锥体上。

    一个人形出现了。说是人形,因为他本应完全透明,只是沾染了无数鲜血,才隐约看出高大的身躯。他在满场人惊恐的注视下,开始一步步向着卜月潭走来。管执怒吼一声,又一箭射去。那人抬手接下,比顺手摘下垂柳还要从容。他将那箭又随手抛出。

    箭明明向着身后的松林飞去,却被一阵旋风带得笔直地冲上天去。须臾,破空声从天而降,一名侍卫没有任何反应,那箭从他头顶刺入,肚腹下穿出,仍然力道未减,插入泥里,连尾羽都消失不见。

    “鬼……鬼!”有人疯狂地叫喊出来。大祭巫和管执对望一眼,两人心中都是一样的冰凉。

    没有人注意到,锥体上那名侍卫的鲜血流下,慢慢汇入一处塌陷的洞里。

    “拦……拦住他!攻击!快!”大祭巫双手一并,放出一连串巨大的火球,向那人袭去。其他人顿时醒悟,一时间所有人的源都闪亮起来,水柱、冰箭、火球、蒺藜、木刺、箭矢……雨点般向那人飞去。

    那片鲜血人形的头部突然裂开道缝,露出了一个血淋淋微笑。

    通道已经完全消失了。

    幕抬起头,看到了穹顶那几块熟悉的发着微光的晶玉石。微光照亮了洞穴,郁叹了口气:“果然很小。外面极尽宏伟,里面却如此狭小。那样的人物,一朝沦为囚徒,可什么都是虚名了。”

    这个洞穴只有数丈高,与其外部一样为锥形结构。当初洞壁也曾光洁如玉,嵌有无数珍奇之物,璀璨生辉,如今却已灰暗一片。突出的石乳、塌陷的缺口,使穹顶看上去丑陋不堪。那几块巨大的晶玉石也只有少许还露在外面,照得洞里森森然。

    洞的中央是一口五六丈方圆的潭,四周由巨大的玄武岩牢牢围住。玄武岩石上密密麻麻地刻着文字和图案,但岁月已久,很多已经模糊了,仍然清晰的也无人看得明白。郁走上两步,伏在岩石边缘小心地向下张望——十丈之下,卜月潭没有光亮,没有水声,漆黑寂静,一如死去。

    “没有别的禁制了。”半响,郁松了口气:“看来岁月沧桑,这里也终于平静下来。四千年,嘿……四千年……”她笑着摇了摇头。

    幕身上的力道消失,一下扑跪在地。她伏地继续抽泣,仿佛看见一个又一个熟悉的面孔流满鲜血,仰卧在自己头顶的岩石之外。她捏紧了拳头,终于明白自己已经深深陷入一桩早已策划好的阴谋中,再也别想抽身。

    “姐姐……”她想:“也许我要死在这里了……你会活着出来么?我们姐妹俩终究……”

    “好了!”郁的断喝打断了她的念头:“起来,你不是做梦都想下到那里面去么?不要磨蹭了!”

    幕咬咬牙,勉强撑起身,开始解开衣服。她忽地一怔——只见对面的洞壁上,不知何时多了三个拱门一样的小洞。她随同茗下到这里已有多次,从未见过,难道以前一直有禁制掩盖着,直到现在才打开?

    郁环视四周,问她:“那三个洞通向何处?”

    “不……”幕突然强行忍下“知道”两个字,顿了顿道:“那三个洞很短,只是堆放祭祀之物所用。”郁点点头,把注意放到那几块玄武岩上刻的符文上去了。

    洞是浅是深,通向何处?幕完全不知道,可是那一瞬,她突然想到了……她屏住呼吸,不让自己露出任何怪异的神色。

    “你很冷静呢。”郁忽然回头瞧她:“想明白什么事了吗?”

    “是。”幕长跪在地,向她磕头道:<mark></mark>“我愿为你做任何事情,只求能保全卜月村的女人和孩子们。”

    “哼,你这阴狠的人,什么时候会为他人着想了?算了……你放心,你要我杀,我还懒得动手呢。此间事一完,我立刻就走,再不会回来了。”

    幕道:“多谢!”她脱下了沉重的外衣,并不忙着起身,用布条将手臂、手掌、腿和脚等处仔细地一圈一圈裹起来。末了,她走到潭前,向下张望。

    “记住,是铜镜。”郁将一只皮袋系在她腰间,拍着她的肩道:“里面只会有面铜镜。如果你摸到了,千万别去看镜面,把它放入袋内带出来就行了,明白吗?”

    幕点点头。她深深吸了两口气,心中道:“姐姐,保佑我吧!”纵身跳下,噗的一声轻响,她没入潭中。潭水勉强泛起两圈涟漪,迅速又<tt>.99lib.t>恢复死一般的平静状态。

    她迅速下沉。啊!从来没想到潭竟是如此之深,又是如此之冷。入水那一刻,她几乎忍不住尖叫出来,冰冷的水像失去温度的血一样,又粘又稠。寒冷透体而入,一转眼的工夫,她觉得内脏都要冻成一团了。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幕拼命划动四肢,身子也跟着翻滚、旋转,终于卸去下坠之势,稳住了身体。她强迫自己睁开眼:四周一片浑浊,什么也看不分明。奇怪,洞顶那几块晶玉石的光本就昏暗,按理根本照不进这浑浊的水,可是水里却依然有光,虽然这些光也只能勉强照亮她周围几丈方圆的范围。

    她试着向一边摸去。潭口只有五、六丈宽,但她游出老远都没有摸到边缘。她想起姐姐的话:“潭内一片空无,没有边、没有底,什么都没有……”

    那么,只有凭运气了。她开始漫无目的地乱晃,四肢尽量伸长,希望能碰到什么。游了良久,一无所获,肺里的气快用完了。好在郁曾经将更加冰冷的力量传递到她体内,她这会儿反倒不觉得冷了。

    她往上蹿,正在惧怕是否会撞上无边无际的洞顶,找不到潭口溺死,谁知头一下冒出水面,竟然还在潭的中央。郁在岩石上大声道:“怎么,找到了吗?”

    幕疲惫地摇摇头,再次向下潜去。如此三番,当她第四次冒出头时,已经累得几乎抬不起手,靠在潭边的岩石上喘息。郁道:“我告诉过你的,别刻意去找。当它不愿你寻到时,你怎么也摸不到。”

    “那……那我该怎么办?”

    “继续潜下去找。”

    “要不……改天再来?大……大祭巫每次都选择月最圆的时候祭祀,是不是那个时候它才会出来?”

    郁笑嘻嘻地说:“好啊。不过今天为了破除禁制而流的血就算白流了。没有关系,卜月村的人很多呢。”

    幕疲惫地把头靠在突出的石壁上,闭目半晌,深深吸了口气,身子一翻,钻入水里。郁见她两只小腿在水面一蹬,迅速潜下,得意地点了点头。她沿着潭顶的玄武岩慢慢绕圈,忽然又向水中看去,但是已经看不到幕了。

    她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究竟哪里不对自己也说不上来。她沉思良久,摸着脸颊自言自语:“我太紧张了吧?”

    她仰头向上,叹了口气:“我们都得凭运气呢……大哥。”

    幕继续往下深潜。真冷啊……这是潭死去的水。原来水也可以如此彻底地死去。

    她一次次以为自己已经不行了,却一次次潜得更深、更远。远处,她目光所及的地方,永远有一团隐隐约约的影子,好像一动不动,又好像不停在翻滚、变幻……它像是活的,却散发着死的气息。

    幕觉得那影子在挑逗、引诱自己,然而不知为何却甘心情愿受它的诱惑,继续向下、向下,几乎已忘了一切……突然,她的手碰到了一样东西。

    她骇得全身一震,随即又反手抓住。她的第一反应是拼命别过头,不去看抓住的事物,然而立即就觉得怪异:为何这东西如此之小,小得简直……像一粒碎石。

    她把那东西握在手里,仔细地摸……一头尖尖的,一头却是浑圆,浑圆那头有个小眼……有点像……不,她不敢置信,可是她一下明白这是什么了。

    她莽撞地将那东西凑到眼前,果然,是一枚已经变得灰暗的玉石兽牙饰。这东西对幕来说再熟悉不过。卜月村已经成年的女孩子都有这样的饰物,通常挂在胸前。这是件神圣的东西,因为只有自己中意的男子才能碰到。

    幕的脑中万般念头如潮般涌动,嘴里一甜,哇地吐出口鲜血。郁轻蔑的话在耳边不住回响:“几千年来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在里面……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在里面……就是因为她们都被‘寻找脸’这句谎言骗了……骗了……骗了……”

    这是前代被吞噬之人的遗物!

    她整个人都僵直,眼珠一动不动,周围却逐渐分明起来……无数的兽牙饰、玉坠、不知名的铜环、石镯……无声无息地悬浮在浑浊的水中。这些死不去的遗骸呀!

    幕一时处在极度惊恐和恶心中,神智模糊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大口大口地吐着血和肺里的气。她也看不见周围的水被血染红,那团光影渐行渐远,消失不见…… 直到胸口骤然的疼痛袭来,她才回过了神,只觉眼前金星乱闪,已看不清楚前方。她本能地拼命向上划着手臂,蹬着腿,就在意识即将彻底失去时,哗啦一声,她钻出了水面。

    她猛烈地咳着,全身几近虚脱,勉强靠在石壁上动弹不得,背脊随着咳嗽一突一突的,好像濒死的鱼儿。郁紧张地问:“怎么样,还是没摸到吗?”

    幕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这一次,郁没有再催促,任她歇息。过了片刻,幕喘着粗气道:“为什么……要骗我们?”

    “骗?”

    “你说巫族……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啊,是了。怎么,你在水里发现什么了吗?”

    幕摇摇头。郁无所谓地耸耸肩:“说给你听也不打紧。详细的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当初设潭镇压某人,据说黄帝本人并不十分乐意。那人对他来说似乎很重要呢。但是巫族的立场他亦不能不考虑,所以,这个潭……听好了——”她一字一句地说:“就像镜子一样,对称地映着两个世界。那人既不能越禁而出,想要夺他性命的巫族人却也不能破禁而入去杀死他。你明白吗?黄帝设立了一个完美的结界,用自己的八宝之一‘轩辕镜’镇守此潭。那人虽然因此失去自由,却能安然度日,直至老死。事实上,他的确做到了无疾而终……”

    “我……”幕厌恶地摇着头:“我只想问,巫族为何要骗我们?”

    “这个潭的秘密在黄帝登仙之前就被巫族知道了。他们当然不敢也不能挑战黄帝的威严,只有忍气吞声。虽然说有黄帝的禁制,那人也无法逃出,但几百几千年之后,当这些禁制都磨损消亡了,谁能保证他会不会再度出来?你们族人每半年就要举行一次祭祀,潜入水里,我猜想巫人大概觉得此举很不妥当,若哪个潜入水中之人将轩辕镜取出,那人就有逃遁的可能,于是他们趁黄帝离去,天下大乱,村中知情的长老意外暴毙之时,散布了一个谎言:寻找脸。”

    幕觉得寒流滚过背脊,胃里一阵紧缩,差点呕吐出来。她捂着嘴强忍恶心,<a href="https://.99di/character/8fc7.html" target="_blank">过</a>了一会儿,勉强说道:“我……我明白了……那张脸,其实就是镜子里的自己!”

    “不错,你很聪明。”郁向她优雅地一点头,一缕长发垂落眼前,她用一根指头绕着发梢玩弄,说道:“轩辕镜有正反两面,背面能镇神伏鬼,正面能吞噬一切窥视它的人的灵魂。真是险恶的用心啊。当你怀着寻找脸这样的信念潜入水中,摸到任何事物,都会不由自住瞧上一瞧,确认那是不是脸。所以,你大概也知道,千百年来,并没有任何一人看见过脸,因为看见脸的人,统统都已消失不见了。这就是巫族的谎言。”

    她说起了兴致,轻蔑而好奇地看着幕,继续道:“你以为卜月潭只是一座业已荒废的坟墓吗?哈哈,哈哈哈哈!很多人都如此认定,可惜都错了。卜月潭的秘密远超过你的想象,它的生命……啊,如果你能明白‘生命’这个词的意思的话……”

    幕拼命摇头,嘶声叫道:“我不想听!我不想再听!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跟我有什么关系!”

    “哦?”郁扬起了眉毛:“有人机关算尽,煞费苦心,不惜谋害自己的姐姐,不就是想与这些东西扯上关系吗?哈,现在后悔了?”她骤然沉下脸,手指一弹,幕整个人往水里猛地一沉,又大口喘息着冒出来,在水里扑腾着。

    郁淡淡地道:“下去。你会得到想要的一切,但在那之前,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当幕再次潜入潭里后,郁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玉石小瓶。玉石瓶不知是多少年前的古物,本来翠绿的石胎许多地方已经变得浑浊,呈乳白之色。瓶口封着数道符文。郁小心翼翼地撕去符文,轻声道:“好吧,你今日……终于也可以再尝尝故乡的水了……如果你还记得的话。”

    她倒转玉石小瓶,一股墨色的水落入潭中,泛起大团黑雾,慢慢旋转着扩散开去。须臾工夫,潭水又恢复如初了。

百度搜索 周天·水云双界录1·卜月之章 天涯 周天·水云双界录1·卜月之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周天·水云双界录1·卜月之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碎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碎石并收藏周天·水云双界录1·卜月之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