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死亡情链 天涯 死亡情链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h3 class="ter h3 ttop">一</h3>

    “去见她吧!”

    十津川说道。

    “她?是谁呀?”

    龟井问道。

    “星野功的夫人啊!”

    十津川说道。

    在星野功到公司上班的时间里,十津川他们去了他的家。

    “我丈夫不在家。”

    十津川对正在干活的星野雅子说道:

    “今天我们是特意来看您的。”

    说着,两个人被让进了屋里。

    过了一会儿,雅子穿了一身和服出来了。

    她的脸色苍白,好像有点儿不舒服。

    她端了两杯咖啡上来。

    “有事要问我吗?”

    雅子不安地看了看十津川,又看了看龟井。

    毫无表情呀!

    十津川一边想着一边说道:

    “我们想听一下您和您丈夫当时结婚时的事情。”

    “已经过了五年了。”

    “这我们知道。”

    “那么说,警方对我也有什么怀疑的地方?”

    雅子依然毫无表情、毫无变化说道。

    “五年前,一个叫安田惠子的姑娘死了。您和您的丈夫结了婚,您当然应该知道那个姑娘。”

    十津川这么一说,星野雅子“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周刊杂志上写了不少当时的情况,我从我丈夫那里也听到了一些。”

    “那时您丈夫……不,当时他还不是,还不叫星野功,而是叫山野道功,他对您是怎么说的?”

    “说那些全都是事实,并说她因为太喜欢他了,所以以自杀殉情。”

    “听到这种说法后,您是怎么说的?”

    龟井问道。

    “我什么也没有说。”

    “真的什么都没有说吗?”

    龟井重新问了一句,雅子的表情有了动摇。

    “我能说什么呢?说她死了,太好了?或者因为她死了我还要大哭一场吗?”

    “您没有考虑中止和您丈夫的婚约吗?”

    十津川问。

    “没有。”

    “为什么?”

    “为什么?!”

    雅子反问道。

    “我丈夫已经很痛苦了,我应当安慰他。”

    雅子说道,但看来她已经有些紧张了。

    “你没有怀疑过安田小姐会不会是自杀?”

    “我有什么必要怀疑这个?”

    雅子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沉着地看着十津川,好像他们是为了问而问,她也是为了答而答,全然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十津川看不出此时雅子心里在想什么。

    “您还记得您第一次见到您丈夫时说的话吗?”

    龟井问道。

    “记得。”

    “对他印象如何?”

    “是个头脑聪明、反应敏捷的职员。事实上他也是那样的。”

    “您是什么时候提出和他结婚的?”

    “这个……记不清楚了。”

    “是在安田小姐死之前,还是死之后?”

    “在那之前。”

    “那时您知道您丈夫已有了一个未婚妻了吗?”

    “不知道。但他对我说过他有一个比较要好的女朋友,而且也提到过安田惠子的名字,还说她想和他结婚。因此我认为她是因绝望而自杀的。关于这一点,我当时也感到有一定的责任,但这是男女之情,强求不得,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雅子十分从容地说道。

    <h3 class="ter h3">二</h3>

    “您和您丈夫之间提到过关于她的话题吗?”

    十津川一问,雅子显出很不高兴的样子皱了皱眉头,用强调的口吻说道:

    “没有!”

    “你们感情……有孩子了吗?”

    十津川微笑着问道。

    突然,雅子的表情一下子冲动起来。

    “太过分了吧!”

    雅子的声音里稍稍有些颤抖。

    她为什么这么紧张呢?

    十津川一边想着,一边继续问道:

    “我是说这么大的房间,只有两个人,未免太寂寞了吧?不想要个孩子吗?”

    “想不想要孩子,那是我们的私生活,与警察没有关系!”

    雅子语气严肃地说道。

    于是,双方没有交谈的余地了,雅子把头转向了一边。

    十津川决定到此为止。

    两个人告辞出来后,龟井问道。

    “那么沉重的女人,为什么一问到孩子的事就大动肝火呢?”

    “也许孩子能引起她的不幸回忆。”

    “调查一下吧?”

    龟井问道。

    第二天,龟井便带着西本去了市内的妇产医院了解情况,直到傍晚才回来。

    “和警部估计的一样呀!”

    他兴奋地对十津川说道。

    “她流过产?”

    “对!结婚的第二年10月份。当她知道自己怀孕后,在5个月头上做的人工流产,是在新宿的前田妇产医院。”

    “因为这个她才在一谈到孩子的时候异常激动吗?”

    “是的,而且我们在前田医院还听到了有趣的事呢。”

    <samp></samp>“什么事?”

    “这是护士长说的。她对当时紧急住院的星野雅子记得非常清楚,当她知道要做人工流产时,这个雅子疯了般地大声喊道:‘是那个孩子的报应!’”

    “报应?”

    “是的。”

    “这是什么意思?”

    “是啊,护士长也吓了一跳。而且她还记得雅子其他的事情。”

    “是不是雅子在以前也做过人工流产?”

    “不,不是。护士长说,她是个初产妇。”

    “报应?”

    十津川回味着这个词。

    雅子过去肯定有什么事情,而且还很重大!说“报应”,也许是指谁死了吧?

    “再了解一下,在她流产之前她周围有没有发生过死孩子的事情。”

    十津川吩咐道。

    其实十津川对自己为什么这样决定也说不清楚,但他认为多少会有价值的。

    对此,十津川动员了全体刑警,要把五年前的报纸统统浏览一遍。

    于是,那一年各种报纸的缩印版统统送到了搜查总部来。他们全都十分慎重地看着。

    花费了一个晚上,十津川他们终于发现了一条十分重要的消息。

    五年前的2月7日,在御殿场附近发生了一起汽车肇事潜逃的事件。

    死者是一个在附近上小学的7岁小女孩。

    没有目击者,因此肇事者没有找到。

    十津川之所以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是因为此事发生在安田惠子死前一个月,而且又是在离星野的别墅很近的地方。

    于是,十津川拨了御殿场警署的电话,想打听一下关于那次车祸的详细情况。

    当时负责此事调查的交通科的谷口刑警对十津川说道:

    “五年都过去了,你们还费心这件事呀!”

    “那是下午2时30分的事吧?”

    “对。死的孩子叫宫内百合子。她从学校回来后,在大街上玩,先是和比她大3岁的哥哥在一起,后来哥哥的同学来了,于是百合子就想一个人去附近的公园。去公园要横穿马路,不巧,正好有辆汽车飞驶而过,一下子把她撞出了十二三米呢!”

    “真的没有目击者吗?”

    十津川问道。

    “我们全力进行了调查,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但车子也许会帮忙的。”

    “车子?”

    “是的。撞人的车是很快就开走了,但最初车子还是停了一下的。也许车主后来害怕了,这辆车在以后的五年里一直没有出现过。”

    谷口说道。

    <bdi></bdi>“知道车的种类吗?”

    “从找到的车上掉下来的残片上分析,是1980年生产的白色奔驰,但不知是哪个县的,因此也不知道车主是谁。”

    谷口说完之后又问:

    “你们有了什么线索?”

    “不,还没有,如果知道了,会马上告诉你们的。”

    十津川对谷口说道。

    放下电话,十津川眼睛里闪着光,兴奋地看着龟井:

    “事情看来有眉目了!”

    “你是说这个车祸与雅子有关?”

    龟井问道。

    “是的,不过目前还只是推理。要弄清五年前的2月7日,星野雅子是不是乘坐着白色奔驰车去了御殿场的别墅,是不是和星野功在一起,并且看看是不是星野功开的车。”

    “也就是说,是不是星野功开车撞死了那个女孩子。”

    “对!撞人后,两个人开车逃走了。”

    “因此雅子在流产时大喊‘报应’?”

    “可这和安田惠子有什么关系?”

    龟井问道。

    “我先来个大胆的推测:会不会是安田惠子在后边跟踪了他们?因为当地警方说,根据车印判断,好像后边跟着一辆车。”

    “你是说安田惠子是因为嫉妒才跟踪他们的?”

    “大概是这样的。”

    “那么,她就成了他们轧死女孩的目击者了?”

    龟井说到这儿,脸色渐渐地红了起来。

    “安田惠子成了目击者,不论对星野功和星野雅子来说,她的存在也就构成了威胁,也许她会以此为代价,威胁他们两个人的。例如,她可以说,如果星野功和她结婚,她就可以不去向警方告发。可这对一个男人来说,就如同搂着一颗炸弹结婚。”

    “那么他就采取了伪造自杀形式的他杀手段?”

    “是的,于是他们便精心策划了一个由于失恋而导致自杀的假象。然后,星野功到处散布他的自责、内疚,当然谁也就不会再去强他所难,更不会去怀疑他了。”

    “那么那个给周刊杂志打电话的人就极有可能是星野功了!”

    龟井激动地说道。

    “对,一定是星野功害怕了,怕人们知道安田惠子的死亡真相,怕人们知道他为了封住被他抛弃的安田惠子的口而杀死了她。而他采取的措施如果成功,即如果人们认为安田是自杀,那他顶多受到道德上的谴责,却可逃避法律上的审判。”

    “就是说,如果当时星野雅子也坐在车里,她就成了同犯,因此他们才决定结婚的吧!”

    龟井进一步分析道。

    “对。因此,第一步先要为杀死安田惠子小姐制造‘不在现场证明’,然后便引出了要杀死知道这一秘密的弟弟。”

    十津川支持龟井的分析。

    “终于发现他的动机了!”

    “但这全都是推理,还没有一点点证据呢!”

    十津川慎重地说道。

    “好吧,我们就先从五年前星野雅子有没有白色的奔驰车调查吧!”

    龟井说道。

    这能成为一个突破口吗?

    <h3 class="ter h3">三</h3>

    星野雅子现年30岁,毕业于K大学国文系。

    十津川和龟井向她当年的几个同窗好友打听了一些情况。

    其中他们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事。

    雅子在大学时就获得了驾驶执照,并经常开着父亲为她买的车。

    仅仅这一点倒也没有什么,但两年前同学再见面时,她说没有驾驶执照了。当时问她为什么,她只说对开车没了兴趣。

    “她可不是那样的人啊!”

    同学们对十津川说道。

    “为什么?”

    十津川问。

    “过去她是个汽车迷,可突然对开车没了兴趣,我们想也许是因为她一结了婚,兴趣就变了?”

    “她会不会雇个司机呢?那样自己就没有必要去开车了,也省去了考试、年检等麻烦事了……”

    “可她大学时代不也开得挺好吗?”

    “当时她在大学时代的车是什么样的?”

    龟井问道。

    “是一辆国产的赛车。”

    “可依她的身份,应当开一辆外国高级轿车嘛!”

    听龟井这么一说,她的同学们便笑了:

    “连她自己也这么说。不过,据说她父亲讲了,上学期间先凑合开国产车,毕业后一定给她买一辆‘奔驰’或‘大众’牌的进口名牌轿车。”

    “后来你们见过吗?”

    十津川问道。

    “见过。毕业后一年半左右,我们结伴去她家玩。她让我们坐车兜风,我们便上了<samp></samp>她家的一辆车。”

    “当时是什么车。”

    “白色的‘奔驰’。”

    这个女同学兴奋地说道。

    “她开得好吧?”

    “当然好了!”

    “那为什么最近不开了?”

    “是啊,两年前,我也开了车去找她,约她一块儿去兜风,可她说不开车了,当时我还吃了一惊呢。”

    “她没有说为什么不开了吗?”

    “我想可能是发生过车祸什么的,但她可没有说过。”

    “大学毕业后,她肯定有过一辆白色的‘奔驰’吗?”

    十津川又叮嘱地问了一遍。

    “没错,是‘奔驰’500SEL,当时那是最新式的。我羡慕得要命,所以印象很深。”

    “白色的‘奔驰’牌汽车。”

    “是的,她从小就喜欢白色的东西。”

    这个女同学又加了一句。

    十津川和龟井听了非常高兴。

    他们终于得知,星野雅子曾经有过一辆白色的“奔驰”车。

    “越来越有意思了。”

    龟井兴奋地说道。

    “也许你的推理是正确的。”

    目前还不清楚五年前发生车祸时开白色的“奔驰”车的人是星野雅子还是星野功,但肯定有一个女孩儿被他们撞死了。

    “要不要去见一下他们夫妇俩?也许他们会否认的。”

    龟井说道。

    “是啊,他们会承认我们了解的这些情况吗?”

    <h3 class="ter h3">四</h3>

    北条早苗刑警到底还是被下关警署逮捕了。

    十津川和龟井在打听好星野夫妇在家后,夜里去拜访了他们。

    在大门口旁的车库里,他们从门缝中看到停放着一辆白色的‘大众’牌轿车,也许这不是他们的。

    在宽大的会客厅里,十津川和龟井与星野夫妇相对而坐。

    “好漂亮的车呀!”

    十津川开口就切入正题。

    “是啊,车子大了方便而且安全些。”

    星野功微笑着说道。

    “自己开吗?”

    “早就不开了,毕竟年龄大了,反应也不那么灵敏了。”

    “以前你们有辆白色的‘奔驰’,现在车库里怎么没有了呀!”

    龟井问道。

    “不,我们从没有过‘奔驰’。”

    星野功坚决地否定了。

    “这可太有意思了,还有人坐过夫人开的白色‘奔驰’呢!”

    龟井扫了雅子一眼。

    雅子脸色变得苍白。

    “我没有驾驶执照,所以我肯定没有开过车的。”

    “你以前不是有过吗?那人还说那是在夫人没结婚的时候,<s></s>好像是五六年前吧?”

    “那么久的事我可记不清了。”

    雅子依旧面色苍白地说道。

    “你在大学时代取得过驾驶执照吧?有人还记得你开过一辆国产的赛车呢。”

    十津川说完,雅子“啊”了一声,点了点头:

    “因为那时年轻嘛!”

    “可你毕业后,有人还坐过你开的白色‘奔驰’车,是你的一个同学。”

    十津川继续说道。

    “那肯定是弄错了。”

    雅子反驳道。

    “弄错了?”

    “那车和‘奔驰’差不多,其实是辆国产车,因为国产车中体积最大,因此人们常常把它和‘奔驰’车弄混。”

    “是什么国产车?”

    “丰田产的‘皇冠’车。”

    “可‘皇冠’车与‘奔驰’车在车前体上有很大的不同呀,为什么你的同学还会误看成是‘奔驰’车呢?并说是‘奔驰’500SEL型号?”

    十津川追问道。

    “我不明白。也许她们知道我喜欢‘奔驰’车,就以为我买的是‘奔驰’牌了吧。”

    雅子摇了摇头说道。

    “为什么喜欢‘奔驰’却买了‘皇冠’?”

    龟井问道。

    “大学刚毕业,没什么钱,又不好意思总张口向父母要钱,我买不起‘奔驰’呗!”

    “你丈夫在结婚前坐过那辆‘皇冠’车吗?”

    十津川把视线转向了星野功。

    星野功一下子茫然若失的样子。

    “嗯……坐过三次……”

    他肯定是在考虑否定还是肯定。

    “那时是谁开车?”

    十津川继续问道。

    “是谁呢?有时是我,我记得……”

    星野功模棱两可地说道。

    “在箱根你有一幢别墅吧?”

    “对,是父亲给买的。”

    雅子答道。

    “你们两个人一定开车去过那儿吧?”

    “去过,是司机开车去的。”

    星野功答道。

    “结婚前两个人没有自己开车去过吗?”

    “啊,好像吧!”

    “五年前的2月份,你们两人还没有结婚吧?”

    十津川越来越触及到问题的核心了。

    “是的,还没有。那又怎样?”

    星野功十分谨慎地看了看十津川。

    “还记得五年前2月7日的事情吗?”

    十津川紧紧地盯着星野功夫妇问道。

    “五年前的事?”

    星野功反问了一句,又和星野雅子对视了一下。

    雅子依然表情不改地说道:

    “那么长时间的事可记不清了。”

    “那一天,在箱根的御殿场附近,发生了一起车祸,肇事者逃走了。一个7岁的女孩子被轧死了。”

    “为什么对我们说这些?”

    雅子用盘问的目光盯着十津川。

    “因为凶手至今还逍遥法外。当时还有另外一辆车跟在他们后边,亲眼目睹了这一场面。”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星野功激动地问道。

    “当地警方在寻找后面那辆车的驾驶者,同时也考虑到肇事者会不会是车子的主人星野雅子小姐。”

    十津川点破了这层窗户纸。

    他要观察一下这两个人的反应。

    “我不记得有这么回事。”

    星野功说完,雅子也接着说:

    “我认为你们弄错了。”

    “可是,2月份你们确实去过箱根的别墅呀!”

    “那又怎么样?!2月份天气还冷,我们难道走着去?!”

    星野功气愤地反问道。

    “真的不记得有那么一件肇事逃逸事件吗?”

    十津川又追问了一句。

    “不,我不记得。”

    “我也不记得。”

    真是夫唱妇随。

    “那可太遗憾了。我们认为肯定可以找到目击者才来找你们的。”十津川说道。

    “很遗憾,我们无法帮这个忙。”

    至此,谈话该结束了。龟井看了一眼雅子说道:

    “失礼了,您哪儿不舒服?”

    雅子摇了摇头:“不。”

    “不会吧,脸色不好,肯定是病了。”

    龟井耸了耸肩说道。

    “没有的事,我根本没有病!”

    “还没有孩子吗?”

    “对,没有。”雅子说道。

    问到这儿,十津川和龟井便起身告辞,离开了星野的家。

    他们回到了巡逻车上。龟井一边发动车一边问道:

    “有效果吗?”

    “那两个人肯定是五年前的凶手。”十津川自信地说道。

    “你这么坚信?”

    “当然了。如果不是凶手,如果他们真的连看都没有看到那件事情的话,肯定会对肇事逃逸事件感兴趣,会问出各种各样的问题的。但他俩却只是一个劲儿地坚持说没有看到,这不是常态的反应。”

    “可我们要证明他们是凶手太困难了!”

    “是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能证实五年前星野雅子有一辆白色‘奔驰’车的证明。我想这件事还是有可能办到的,因为能买得起‘奔驰’车的人可不多呀。”

    十津川说道。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也就是雅子……她的脸色确实不好。”

    龟井一边开车,一边担心地说道。

    “其实我也注意到了。也许只不过是普通的感冒吧?”

    “那个星野功会不会给她吃了什么有毒的药呢?”

    龟井问道。

    “为了封住她的口?”

    “对!那<bdi>?99lib?</bdi>个家伙在五年前不就为了灭口杀死了目击者安田惠子吗?而且接下来又杀死了弟弟,现在只有一个雅子还活着了。她应当知道他所干的一切。如果雅子再一死,他就可以彻底高枕无忧了。而且,如果让她吃毒药致死,也许还会看成是因病死亡呢!”

    “要是这样的话,常用就是砒霜。”

    “我也这么认为。”

    “可是怎么下手调查呢?”

    十津川看着龟井问道。

    龟井也看着十津川。

    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那么问题可就严重得多了。

百度搜索 死亡情链 天涯 死亡情链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死亡情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村京太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村京太郎并收藏死亡情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