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死亡情链 天涯 死亡情链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h3 class="ter h3 ttop">一</h3>

    这幢公寓距高元寺车站有200米远的距离。

    这幢公寓的5楼507号是日野讶子的房间。

    这是一套两居室的住宅,虽然内部并不豪华,可收拾得十分整齐。这反映出被害者办事认真的性格。

    死者仰面朝天地躺在一间6张草席大小的和式房间里。

    很明显是中毒死亡,毒物大概是氰化钾。靠近她的头部,还可以微微地闻到氰化钾那特有的甜味。

    法医们在忙碌地拍照着,检查倒在桌子上的酒杯和白兰地酒瓶。

    “是谁发现的?”

    十津川问打电话的年轻警官。

    “他马上就来。”

    说着,这位警官便到门外的走廊上喊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

    他叫三村泰介,自称是两年前和死者离婚的丈夫。

    “她说有事和我商量,约我今天来。我来了一看才发现她死了。”

    三村说道。

    “知道她找你要商量什么事吗?”

    “这我可不知道。有什么可谈的呢?要是活着还可以聊聊。”

    三村作出一副毫无兴趣的样子对十津川说道。

    “你认为她会自杀吗?”

    十津川问三村。

    “这我可不知道,但她是个挺要强的女人,自杀嘛,我想不会的。不过我真不知道。”

    “你知道她曾调查过一个叫北条早苗的女性的事吗?”

    “不,我们分手都两年了,她干的事我一点儿都不知道。”

    “那么,为什么她还把你找来商量事情?”

    十津川追问道。

    “不知道。也许一时找不到更合适的人吧?”

    “分手后你们常常见面吗?”

    “不,只是偶尔打个电话。”

    “打电话时她没有提起过她在调查一个叫北条早苗的女性婚姻情况的事吗?”

    “我刚才说过了,她工作上的事我从不过问。”

    三村仍旧若无其事地回答道。

    “你们最后一次通话,她只说有事想找你商量?”

    十津川又重复问了一遍。

    “对,是的。”

    “那个电话是什么时候打的?”

    “昨天夜里。”

    “当时她没说要商量什么事?”

    “没说!!我不是说过好几次了吗?我该走了,我还有工作。”

    “对不起,请问您现在干什么工作?”

    十津川问道。

    三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十津川。

    从名片上看,三村经营着一家“企业管理咨询”机构。

    “原来是做这个呀,工作很不好干呢!”

    “我想回去了。”

    “啊,请……请吧!”

    十津川点了点头,三村便向电梯间走去。十津川马上低声喊过来西本刑警:

    “跟上他!”

    <h3 class="ter h3">二</h3>

    “你认为那个男人有可疑的地方吗?”

    龟井问道。

    “我想他不是凶手。但你注意到没有,他对请他来商量事情的人的死竟然若无其事,而且居然不知道对方要找他商量什么。按常理,起码问一下绝不是过分的呀!”十津川说道。

    “为什么这个人会是这样的态度?”

    “我正是想弄清这一点才让西本君跟踪他的。”

    十津川说完,又和龟井两人重新回到屋里进行调查。

    可以说有价值的东西什么也没找到,只是在一个三面镜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本银行的存款簿。

    打开一看,账上记着最近存入了一笔500万日元的金额。

    这是四天前存入的。

    十津川马上用房间里的电话向这家银行进行了询问。

    “这500万日元是日野先生用现金存入的。”

    这家银行的行长答道。

    “她说没说是从哪得到的这笔收入?”

    “这个她可没说。那天她特别高兴,只说想用这笔钱买汽车。”

    对方说道。

    十津川打完电话后,便和龟井一同去了日野讶子工作的侦探社。

    社长听到日野讶子的死亡,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这么个女人会自杀?真不可思议!”

    社长是个上了岁数的男人。

    “不,还不能说是自杀,也有可能是他杀。”

    “那肯定就是他杀了!她可不是那种自杀的人!”

    社长一口咬定这一点。

    “发现人是她离了婚的丈夫。您了解这个人吗?”

    听龟井一问,社长皱了皱眉头。

    “是三村吧,我太了解这个人了!”

    “为什么?”

    “三村过去也是在这儿工作的。”

    “噢?!”

    十津川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也是干调查的?”

    “对,他主要进行中小企业的信誉调查,因此他和日野君是工作上的关系认识后结婚的。”

    “这个人怎么样?”

    龟井问道。

    “是个干才,就是有点奸猾,因此我把他解雇了。”

    “他干了什么事?”

    “总而言之就是敲诈。他一旦发现了被调查人的问题,便以此为据,向对方敲诈,当然他也就不向委托方报告了。”

    “原来这样,就因为这个日野讶子才跟他分的手?”

    “我认为是这个原因吧,不过我不知道。”

    “调查工作都有报酬吗?”

    十津川变了一个话题。

    “嗯,有的。”

    “常常会有500万日元报酬的调查内容吗?”

    “不,这么肥的差事从来没有碰上过。”

    “最近日野讶子的调查工作怎么样?”

    “她专门进行婚姻状况调查,因此成功的报酬几乎没有。”

    社长说道。

    这么说,那500万日<s></s>元的钱看来是来路不明。

    “请介绍一下您这儿的组织结构可以吗?”

    十津川问道。

    “这和组织结构有什么关系?”

    “也就是说,委托方来了,要求对某事进行调查时,你们如何选派调查人员,是轮流吗?”

    “不,由负责人指定。如果是婚姻调查,就由日野君进行。”

    “这次关于北条早苗的婚姻调查,日野女士没说什么吗?”

    “说……说什么?”

    “比如这个调查困难呀,委托人这个、那个的了。”

    “没有,从没有说过。如果是一般的调查,结果就直接告诉委托人了。”

    “那么写好的报告书这儿有吗?”

    “有。调查报告书一般是一式两份,一份交顾客,一份留我们这儿保留,以备万一发生问题进行查用。”

    社长答道。

    “那么这次日野女士写的报告书呢?”

    “没有,真的。因为在调查的中途,委托人提出了中止要求,好像是委托人的弟弟死了。”

    “是委托人自己亲自来社里说的吗?”

    “是的,他叫星野。开始他是要求调查弟弟的结婚对象的情况,但由于他的弟弟死了,他便提出了中止调查的要求。我知道的就是这些。”

    社长说道。

    “我们想再了解一下那个叫三村的人的情况,可以吗?”

    龟井问道。

    “他吗……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他对我们讲,现在他经营着一家什么‘企业咨询’的公司。他干得不错吧?”

    “不会干得好的。首先他根本就不懂这一行,他所善长的只是诈骗。”社长一口咬定说道。

    <h3 class="ter h3">三</h3>

    “闻着点味儿了吧?”

    回来的路上,十津川问龟井。

    “是指敲诈的事?”

    龟井问道。

    “三村和日野讶子在离婚后果真不再有什么来往了吗?”

    “你是怀疑他们之间继续有着来往?”

    “这我不知道,反正负责几乎没有什么报酬的婚姻调查的日野讶子,突然收到一大笔巨款,肯定是因这件事与三村商量才叫他来的。”

    “这个三村对前妻的死显得漠不关心,而且总是急于摆脱我们。”

    龟井说道。

    “因此我让西本君去跟踪他,我想三村肯定从日野讶子那里知道了什么事情,也许一开始他是想把这些对警察说的。”

    “他要说什么呢?”

    “会不会是那笔巨款的事?他为什么那么慌张地走了呢?”

    “会不会是与婚姻调查有关?”

    龟井看着十津川说道。

    “只能这样认为。日野讶子的那笔巨款肯定与这个事件有关!也许就是其中有一笔敲诈的交易,或是作为保守秘密的酬报。”

    “给钱的会不会是星野功?”

    龟井盯着十津川问道。

    “从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也只有他了。”

    十津川说完又接着说道:

    “反正日野讶子的死,他杀的可能性最大。如果搜查总部成立,我们一定要全力进行调查。”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

    十津川高兴地说道。

    搜查总部设立了。

    西本刑警打来电话:

    “我现在在练马的石神寺,三村的公寓的附近。”

    “三村这会儿在家吗?”龟井问道。

    “在,他从日野讶子那儿直接回的家,现在还在屋里。”

    “继续监视,我再派人去。”

    龟井说道。

    他马上命令日下刑警去了西本那儿。

    随后龟井对十津川说道:

    “你认为他回到家后会干什么?”

    “不清楚,也许他还是利用日野讶子弄到了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三村就极有可能是进行敲诈的重要人物!”

    龟井兴奋地两眼闪着光。

    “问题是背后的那个人是谁?”

    十津川说道。

    “看来越来越有希望了。我认为与三村同谋的人,肯定是给北条设下圈套的人!”

    龟井提高了声音说道。

    但这个重要人物三村却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

    日下刑警赶到了石神寺,与西本两人共同监视着三村。

    日下打回来电话说:

    “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刚才他的房间还亮着灯,所以肯定屋里还有人吧!”

    “怎么办?”

    龟井焦急地问十津川。

    只剩明天这最后一天的期限了,过了明天,北条刑警就要以杀人嫌疑罪送到地方检察院了。

    “只好打电话交涉了。”

    十津川说道。

    <h3 class="ter h3">四</h3>

    他们想监听三村的电话,但在日本,即使是对罪犯也不允许监听。

    只有一直派人进行监视。

    “星野那儿有什么情况吗?”

    龟井问道。

    “不清楚,反正对这两个人都必须严密监视,如果他们有接头的事实,那么敲诈之事就肯定是有了!”

    于是,十津川和清水也加入了监视三村和星野的行动中。

    此时,星野正在位于新宿的歌舞会街的俱乐部、“明星1号馆”内。

    “那儿有一间社长室,他现在正呆在那里呢。”

    清水用电话汇报了监视情况。

    十津川看了一下手表。

    现在是晚上8时。此时的新宿歌舞会街正是热闹的时候。

    “知道他在那儿干什么吗?”

    十津川问道。

    “不知道,因为社长室是个单间。”

    “这个俱乐部共有几个馆?”

    “听管理员说共有5个馆。无论哪个馆,都根据星野的要求安设了一间社长室。”

    “5号馆有吗?”

    “因为那是高档俱乐部,我想也有吧?”

    从清水的口气上听,他很是羡慕,这也不无道理,恐怕像他们这样的小刑警,除了执行公务是无法涉足这些高级饭店和俱乐部的。

    一个小时之后,清水报告说:

    “星野出来了。”

    星野平时乘坐的是一辆白色的罗伊斯轿车,今晚也是这样。

    “我要去跟上他了。”

    清水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他们不知道星野要干什么,只知道他先去了“明星2号馆”。

    他的意思好像是要转完这5个明星馆。

    在另一边,被监视的三村依旧呆在自己的公寓里,一直没出去。

    西本进到公寓里,到了三村隔壁的一家,但从那儿只能听到三村屋里有电视的声音。

    “他会不会开着电视,人却从后门出去了?”

    龟井在电话中不放心的问道。

    “不会,那个房间没有后门。”

    西本答道。

    夜里10时。

    星野到了“明星4号馆”。

    三村还是没有动静。

    快11时了,三村终于活动了。

    “三村从公寓里出来了!”

    西本紧张地报告着,但马上又慌慌张张地道:

    “他骑上了摩托车,我们在后边乘车跟踪他!”

    由于三村是骑摩托车穿胡同,因此西本他们的车无法跟踪。

    西本之所以如此紧张,也许就是怕跟丢了。

    十津川想立即骑上一辆摩托车去西本那里,但不知能否赶得上。

    这时,有报告说星野进了位于中野的“明星5号馆”。

    正好日下也用无线报话机传来了情报:

    “三村正在明治神宫的外苑。他在外苑的中部来回转悠呢。”

    “是装做练车吧?”

    龟井问道。

    <h3 class="ter h3">五</h3>

    大街上到处都有路灯,但外苑中部却因灯少而光线昏暗。

    三村像是在耍杂技术一样,倾斜着身子骑车。

    “简直是个中年的飞车帮!”

    日下一边跟踪着一边骂道。

    三村已经转了好几圈了。

    但日下他们感到他并不是那种善于骑车的人,好像是刚刚学骑车的样子。

    不一会儿。三村猛然刹住了车,从车上慢慢地下来了。

    “他要去哪儿。”

    日下问西本。

    “好像要去厕所吧。”

    西本若无其事地说道。

    果然,三村从摩托车上下来后,走进了附近的一所公共厕所。

    “要从那里逃出去吗?”

    日下还是不放心,因为常常有被监视的对象利用厕所等公共建筑搞金蝉脱壳的把戏。

    “厕所的窗户都有铁网呢!”

    西本正说着,三村从厕所里出来了。他再次骑上了摩托车。

    他还是在外苑中部来回骑着,一圈、二圈……

    “他要骑到什么时候哇?”

    西本不耐烦地说。

    已经深夜12时多了。

    “好奇怪呀!”

    日下突然慌慌张张地说道。

    “怎么了?”

    “骑车的姿势不对呀!刚才三村骑得还凑合,现在的这个人怎么这么<bdi>.</bdi>笨呀!”

    正当日下惊讶地说这话时,那骑车人就像为了证实日下的话似的,连人带车飞快地一转,朝附近的一棵树撞了过去。

    骑车人一下子被弹到了半空,然后重重地摔在水泥地上。

    西本也立即刹住了汽车。

    车还没停稳,西本他们就飞也似地从车中跳了出来,向那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人冲了过去。

    “快叫救护车!”

    西本说着就去抱那个男人。

    日下迅速跑回车里,用对讲机报告了这儿的情况,并要求马上派救护车来,然后又马上跑回到西本身边。

    西本取下了这个男人的头盔。

    “哎呀!不是三村!!”

    他吃惊地喊道。

    “快,马上报告!”

    日下又回到车上,把这一情况向十津川进行了汇报。

    “实在对不起,三村利用厕所掩护,换了一个替身!”

    “开玩笑吧?”

    十津川问道。

    “不,真的!”

    “是在什么时候?”

    “也就40分钟前吧!”

    “可星野一直在六本木和朋友一起吃喝呢。”

    十津川说道。

    救护车来了。

    西本帮忙把这个不能动了的男人抬上了救护车。

    车子迅速开到最近的一家大学附属医院,日下也随后开车跟了去。

    这个男人立即被送入了手术室。西本和日下在会客室等着结果。

    手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当做手术的大夫从手术室出来后,对着西本和日下摇了摇头。

    于是,他们决定检查一下这个男人的随身遗物。

    其中有驾驶执照。

    此人名字叫黑木博之,35岁,住址是三鹰市市内的公寓。

    西本和日下迅速返回总部;把情况向十津川做了汇报。

    这时已是凌晨2时了。

    “星野怎么样了?”

    西本疲惫不堪地问道。

    “他在六本木和朋友吃完饭后,叫了一辆出租汽车回家了。那个朋友也一道去了,好像和他一起住在那儿了。清水君他们正在监视着,但一直没看到有人出来。”

    “也就是说,三村和星野一直没有见面?”

    “大概是这样。三村一直在受跟踪嘛!”

    “也就是说,三村与星野之间没有<mark></mark>关系了?”

    日下这样一问,龟井立刻反驳道:

    “这可不一定!如果今天夜里被敲诈的星野只是要把钱交给三村,那就没必要与他见面。星野可以用汇款或其他方法把钱转给三村,也就是委托中间人就可以办了嘛!”

    “那么,我们让三村骗了是最大的失策!实在对不起!”

    西本惭愧地向十津川低头致歉。

    “算了算了!”

    十津川笑了笑。

    “给三村当替身的那个男的不是死了吗?我们就从这入手,也许能抓住三村的线索呢!”

    “我马上去那人在三鹰的公寓,把死者与三村的关系弄清楚。”

    西本说完,便和日下出去了。

    <h3 class="ter h3">六</h3>

    西本和日下两人在三鹰车站停了车,步行十五六分钟,来到了一幢旧式的建筑前。

    这是一幢5层楼的公寓,没有电梯。

    502室的门上没有姓名牌,但为了慎重,西本还是敲了敲门。屋内有了一阵响动,门窗突然被拉开了。

    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露出了头。

    大概是在睡觉吧,她穿着一件起居便服,满脸不高兴。

    “干什么?这么晚了。”

    那个女人瞪了一眼西本。

    “您是黑木先生的太太吗?”

    西本一边问,一边让她看了自己的謦察证件。

    “他在哪儿?”

    那女人问道。从语气上来看,她肯定与黑木有一定的关系。

    “死了。”

    听了日下的话,那妇人并没有显示出十分惊奇的样子。

    “是吗?死了?”

    “我们想打听一下关于黑木先生的事情。”

    “这个人没什么可说的。”

    那女人说道。

    “什么都没有吗?”

    “他是个流氓。也许是和谁打架被杀死了吧?”

    “骑摩托车撞在树上死了。”

    “真的?笨蛋!”

    那女人说着,一点儿也没有难过的样子。

    “您和黑木在一起很长时间了吗?”

    西本问道。

    “我们不是真正的夫妻。”

    她说完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反问:

    “他自己意外死了,干吗还要罾察来调查?”

    “他是替人死的!是替一个叫三村的男人,你认识吗?”

    “三村?不知道。”

    “黑木先生是干什么的?”

    日下问道。

    “以前是个私人侦探,<dfn></dfn>最近好像不干了,反正我也没有问过。”

    “什么……私人侦探?”

    西本很吃惊。

    也许与三村有什么关系呢!

    日下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张冒充北条早苗的女人的照片问道:

    “见过这个人吗?”

    “……”

    那女人默默地看着这张照片,但摇了摇头。

    “没见过这个人吗?”

    西本又问了一句。

    “她是干吗的?”

    “她涉嫌被利用杀人,我们正找她呢。如果有什么线索,请您马上与我们联系。”

    日下对她说道。

    “好吧,如果我知道了什么,一定马上联系。”

    那个女人并不热心地说道。

    西本最后问了那女人的名字之后便和日下出了公寓。

    这时已近凌晨3时了。

    回到车上,西本对日下说:

    “你干吗问她北条早苗的事?你认为她知道吗?”

    “肯定有谁见过和北条君相似的这个女人,因此我无论对谁都想打听一下。”

    日下说道。

    “那么,你肯定觉得问这样的女人很合适了?”

    “是的。你没看出来吗,这个女人有一种妓女气味,因此我认为她会知道这类女人的。如果杀死山野道宏的凶手利用过这种女人,那么很有可能从这儿打个突破口出来。”

    日下信心十足地说道。

    他们两人回到搜查总部,向十津川报告了见到那个叫“三田英子”的女人的情况。

    “从她说的话中,我们知道黑木和三村一样,也干过私人侦探这一行。”

    “是同行?”

    “是的。也许三村利用这个关系让黑木当了自己的替身。”

    西本说完又问道:

    “三村呢?”

    “他还没有回家。也许他已经知道自己受到了警方的监视。这会儿都快4点了!”

    十津川的脸上露出了难色。

百度搜索 死亡情链 天涯 死亡情链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死亡情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村京太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村京太郎并收藏死亡情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