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逃亡护士 天涯 逃亡护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梅森很早就到了办公室,在去特尔福特法官的法庭出席斯蒂芬妮·马尔登的第二次预审前阅读了德雷克的报告。

    德拉·斯特里特微笑着,把报纸送到了梅森的桌上。

    “你在机场干的真漂亮。”她说道。梅森冷笑着说:“伯格原来计划的是一次凯旋,破坏了它实在有点遗憾。”

    “给达尔文·科比送传票是什么意思?”她问道,“他不会逃掉吧?”

    “他不会逃掉,”梅森道,“传他做我的证人会把他推到证人席上,并在他宣誓后讯问他每一件他可能了解的事。”

    “可是你会不会受他的证词约束?”梅森道:“这样做可以把这个案子从预审驳回,而且可以在送交陪审团前摸清检察当局的底。特尔福特法官必定会把被告送交高级法院审讯,除非我们能从帽子里揪出一只兔子来。”

    “有没有这种机会呢?”她问道。

    “不知道,”梅森苦笑着对她说,“那是地方检察官的帽子,谁也说不准那里面是否有兔子。”

    “假如没有呢?”

    “那我们可变不出来,除非乘他不留神时塞一个进去。”

    保罗·德雷克用暗号敲门。

    德拉打开门。

    “有什么发现,保罗?”梅森问道。

    德雷克道:“他们把达尔文·科比安顿在一家豪华旅馆,他自己住一套房间,受到百万富翁级的款待。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梅森皱眉道:“这表示他的证词有利于汉米尔顿·伯格,而把斯蒂芬妮·马尔登钉在十字架上。”

    德雷克同意地点点头。

    “还有什么消息?”梅森问道,“有人拜访过他吗?有他的电话吗?”

    “电话方面没能发现问题,”德雷克道,“若想接近这家旅馆电话总机接线员,就等于让我扔掉自己的私人侦探营业执照。不过我查到了他的客人,只有一个客人”。

    “谁?”

    “他姨妈,他母亲的妹妹,一位有身份的老妇人,坐着轮椅。她自腰部以下瘫痪,满头白发,很和气,但是没有照片。她非正式地拜访了她喜爱的外甥。”

    “她从哪里来的?”梅森问。

    “巴特疗养院。”

    “什么样的轮椅,保罗?”

    “很漂亮,”德雷克道,“这位老妇人很有钱。全身皮货,一辆大车,有司机、穿白制服的侍者等等。”

    “是科比曾带着马尔登医生去看过的那位亲戚吗?”梅森问道。

    “就是她。马尔登医生带科比回家吃饭前曾去过巴特疗养院。我相信马尔<s>99lib.</s>登医生曾和她的主治医生谈过她的病情。”

    “还有别的客人吗?”

    “没有了。科比被看守得很严,没有人能见他。我听说他的证词将把一根绳索套在斯蒂芬妮·马尔登那美丽的脖子上。”

    “我懂,我懂,”梅森不耐烦地说,“保罗,关于他这位姨妈还有什么情况和问题吗?”

    “什么问题也没有。”德雷克道,“我查过她,她已经在疗养院住了两年多。”

    “那家疗养院有多大?”

    “山脚下几家小休养所中的一家,远离城市的烟雾,环境清幽,有装纱窗的游廊等等。”

    梅森的电话铃声响了。德拉接过来听了一下,说道:“是找你的,保罗。”

    德雷克接过电话,听了几分钟,说道:“等一等,我会给你指示。”

    他转向梅森道:“佩里,伯格让记者采访科比。这是在去法庭前最后一次戏剧性的谈话,科比将说出一切。”

    “看看能不能搞到一份摘要。”梅森道。

    德雷克将这一要求通过电话传了过去,又听了几分钟,说道:“我的人得到了他的谈话记要。那天科比和马尔登医生一起去的机场,马尔登医生准备驾机去盐湖城。马尔登对科比说,他时常服咖啡因胶囊并喝一点威士忌以保持清醒,因为他工作太辛苦了,马达单调的嗡嗡声对他有催眠作用。他有一个银酒瓶。科比肯定第一次预审时作为1 号物证的那个酒瓶就是马尔登医生的酒瓶,他见过。在马尔登医生起飞前,他和科比从那个酒瓶喝了最后一杯。科比只喝了一点点,因为他想马尔登医生还要喝。马尔登医生却喝了不少。”

    “科比说他回到机场准备登记,还要等15 分钟。他感到发热、头晕,对周围环境渐渐失去感觉。他感到头愈来愈重,坐在长椅上想休息,以后的事就记不清了。直到3 个小时后,才有人把他摇醒,那个人是机场服务员。”

    “科比去了餐厅,喝了3 杯黑咖啡,那时他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那时他的班机早已飞走了。他搭乘另一次去丹佛的航班。甚至到了飞机上他还睡了一大觉。在盐湖城着陆时是女服务员把他摇醒的。他在盐湖城下了飞机,进了候机楼,又睡了一觉,错过了下一次航班,机票也找不到了,只好再买一张从盐湖城去丹佛的机票。他说无疑是威士忌里放了药。”

    “当然是放了药。”梅森道,“问题是谁放的药,什么时候放的。”

    德雷克耸了耸肩。

    “算了,”梅森道,“我现在去法庭。保罗,科比的姨妈姓什么?”

    “夏洛特·布默太太。”

    “疗养院呢?”

    “巴特疗养院。”

    “她的房间号?”

    “11 号房间。干什么?”

    “啊,不知道,”梅森道,“我可能要查一查。”

    “已经查过了,”德雷克厌倦地说,“相信我吧,佩里,我是干这个的。你对我说过要查清科比的每一个客人,而我确实做到了。”

    “只有这一位客人?”

    “只有一个。”

    梅森道:“这里有一张传票,请把它送给布默太太。”

    “做被告的证人?”德雷克问道。

    “不错。”

    “你请不到她,佩里。她从腰部以下瘫痪了。”

    “如果她能去看科比,她就能去法庭。”梅森道,“让她坐着轮椅来。必要时来一辆急救车。”

    “那可要有麻烦了,佩里。她会搞到一张医生证明,他们会指责你难为一个老妇人,滥用法庭传票……”

    “我全知道,”梅森道,“可是传票还要送到。”

    “可是,佩里,她对这个案子一点也不了解。她不能来。”

    “除了科比告诉她的以外。”

    “科比没有……啊,我知道。当然了……你会撞到墙上的,佩里。地方检察官会抓住送传票这件事大做文章。他会指责你滥用法庭传票。他会质问你打算让这个证人证明什么,而且……”

    “我会告诉他们。”梅森道。

    “你不能只凭推测,佩里。你还要有一定根据,而且,他当然会……”

    梅森问道:“你是不是在给我讲法律?”

    德雷克沉思了一会儿,苦笑道:“算了吧!不过这实在有点令人不解。”

百度搜索 逃亡护士 天涯 逃亡护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逃亡护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厄尔·斯坦利·加德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厄尔·斯坦利·加德纳并收藏逃亡护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