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逃亡护士 天涯 逃亡护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午夜前不久,两辆汽车从埃德华·杜瓦特的办公楼前开走了。

    佩里·梅森所乘的出租车停在通道入口处,他俯身向前,对司机说:“跟在这两辆车后面,不要靠得太紧,保持能够看见他们去向的距离。”司机点点头,换档将车开上大街。他以迅速熟练的动作让车穿过夜间的车流,跟着前面的两辆车。

    “如果遇到红灯,”梅森对他说,“不要让他们溜掉。闯过去,我会付罚金,一定要让他们在视线之内。如果你估计前面的信号灯会挡住我们,就靠近他们,紧跟在他们后面。”

    “好吧,”司机道,“听你的。”加大了油门。“前面有信号灯,”他说,“别处的灯夜间都关了,可是这里……”

    “缩短距离。”梅森道。

    出租车加速前进,追上了前面的车,刚刚要亮红灯时距离缩到了只有几英尺,闯过去了。

    “现在拉开距离,”梅森道,“把距离拉开到不会引起他们注意,直到下一个信号灯前再追上去。”

    前面的车突然向左转入一条大街,出租车司机只得加速跟上他们。

    “别让他们溜掉。”梅森道。

    “我这辆车装了限速器了,”司机抱怨道,“如果他们到乡下去,我可能会遇到麻烦。”

    “使出你的全部本领吧。”梅森对他说。

    “我会尽力而为的。”

    “我雇你追踪的时候,你并没有提起限速器的事。”

    “我没想到他们会到乡下去。”

    “算了,现在争论也没用了。尽力而为吧。”

    出租车勉强跟着,车队风驰电掣地驶过大街。慢慢地前面两辆车要甩掉出租车了。

    突然前面车的制动红色信号灯亮了,车速减慢,转向右方。

    “开藏书网小光灯。”梅森对司机说。

    司机按梅森的话做了,转向右方,刚好看见前面两辆车向左转。

    出租车加速,向左大转弯,看见两辆车停在约一个街区远的路边,马上刹车。

    “靠近点,”梅森道,“关上车灯。”

    他们停在那两辆车后面半个街区处,看见有人从车里出来进了一栋砖石结构的住宅。

    司机对梅森说:“老板,我们后面是否有个尾巴?”

    “怎么了?”梅森问。

    “有一辆汽车没开灯,停在我们后面半个街区处,”司机道,“没有人下车。我从后视镜看到的。开车时我太忙了,没工夫注意后面。”

    梅森向后窗望去,看见那辆车模糊的轮廓线。

    “没办法了,”他说,“大概你说对了。我们只好碰运气了。好了,请你在这儿等着。”

    梅森下了车,迅速用目光向四周搜索了一番,匆匆走向那两辆车停着的地方,踏上那栋砖房的石头台阶。

    前门没锁。梅森一碰门把手,门就开了。他可以听见从屋内传来的说话声。他放轻脚步进入楼道,向亮着灯的房间走去。

    梅森在门前停下,听见一个声音说:“达尔文·科比先生,我交给您这份科比控告科比案件的起诉书和传票。”

    梅森退回楼道,打开衣橱的门,躲了进去。

    他仍可听见嗡嗡的谈话声。有一两次话声稍微提高,好像有小的争执。

    后来话声突然终止。没有告别声,只有脚步声从楼道传来。

    街门“砰”地一声关上。过了一刻,梅森听到一辆汽车离开的声音。

    亮着灯的房间里有两个人谈话。一个人以单调低沉的声音向另一个人发指示,然后听到匆忙的道别声和走廊上的脚步声,似乎有一个人从衣橱门前走过。

    等脚步声过去后,梅森打开门,看见一个高个子的人提着公文包打开街门走了出去。

    梅森又等了一会儿,听到汽车开走的声音后,走出衣橱,穿过楼道,推开亮着灯的房间的门。

    一个身材瘦削、相貌英俊的人坐在餐桌旁,面前摆着一份法律文件,有几页厚,封皮是法律事务所></a>常用的那种蓝色厚纸。一头深色的卷发复盖在高高的显示着智慧的前额上,一丝冷笑隐现在嘴角。这个人没戴眼镜,细长的手指拿着文件,很稳定。梅森进入屋内,“晚安,科比先生。”他说道。这个人迅速转过身来,推开椅子,文件落在地上。“不要紧张。”梅森告诫道,走到桌前,坐了下来。“你是谁,要干什么?”科比问道。梅森道:“我是佩里·梅森。我是律师。我代表斯蒂芬妮·马尔登,她被控谋杀了她的丈夫萨默菲尔德·马尔登医生。”

    “谋杀!”科比惊呼。

    “不错,”梅森道,“我想你可以告诉我事情的经过。”沉默了一刻,显然科比的脑袋正转着什么念头。梅森道:“你订了从洛杉矶到盐湖城的机票。”科比点头。

    “为什么没乘这趟航班?”

    “最后一刻我改变了计划。”

    “为什么你不通知航空公司退票?”科比笑了:“这是两个问题,梅森先生。至于我为什么没通知航空公司,那是因为在飞机起飞前我一直没有时间。我知道这样不好。至于我为什么不退票,我买的是一张全程通票。当时来不及为那么短的一段航程办退款,何况我不想用这张票飞完盐湖城后面的路程。在我没能通知航空公司我不能乘这趟班机以后,就没想过要退票。”

    “你是怎么去盐湖城的?”梅森问道。科比犹豫了。他将左手平放在桌上,拿着刚才正要看的文件:“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以前,梅森先生,我想对你多了解一点。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是怎么进的这栋房子。”

    “我走进来的,大门没锁。”

    科比点点头说:“我故意没锁,让送传票的人进来。你对这件案子有什么兴趣?”

    “我对你说过了,我代表马尔登太太。”

    “他们怎么会指控她犯了 8c0b." >谋杀罪呢?”

    梅森道:“你在拖延时间。”

    “那又有什么不对?”

    “我不知道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我知道他们要给你送传票,我就跟着送传票的人来了。”

    “我猜这表示你已经和我妻子谈过。”

    “是的。”

    “你于是认为我是个小偷?”

    梅森笑了:“我没听到这种事。”

    科比道:“我要对你说清楚一件事,梅森先生。我只不过做了在那种情况下惟一能做的事。”

    梅森没有说话。

    “我妻子是个好姑娘,”科比继续说,“后来她娘家人搬进来了。他们开始提一些小意见,指出我做错了事。后来这种不断的批评由涓涓细流发展为一股洪流,对我的家庭起到了破坏作用,破坏了我们婚后的幸福生活。”

    “我被打败了。我知道我败了。这里没有我能做的事了。我是个驾驶员,而且是个好驾驶员。我在军队找到了一条出路,就决定去当志愿兵,首先我要给我妻子创造一个机会,让她能过下去。我有个朋友给了我一个做餐馆生意的机会。我留下来干了一段时间,直到我妻子能够独立经营,养活自己,虽然她很忙。”

    “我知道她需要的是保持忙碌,投入某种生意中去,把她的时间占满。我走了,让她那些娘家人无法围着我敲打我,从中捞取便宜。事情发展正如我希望的。我妻子很忙,她是个好生意人。她把我离开前开始的生意建成了。她赚的钱自奉还有余。她实在干得很好。”

    “最初我没想到会走到离婚这一步。我原想完全保持沉默。我想,如果我不给她写信,她应该意识到我的感觉,开始寻找原因,并逐渐醒悟到她娘家所起的坏作用。后来我开始意识到一个人生活是多么宁静平和,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我在服役期间到过南太平洋的许多地方。退役后我就住在其中一个岛屿上。我过着一种简朴的生活。我能够捕到足够的鱼来补充鳄梨、芒果、面包果、香蕉等食谱。那里没有美国日常生活中那种精神紧张。我想读书就读书,想睡觉就睡觉,想游泳就游泳,想躺在太阳下就躺在太阳下,想躲在棕榈树荫下什么事情都不做,棕榈树荫就在那里,我就可以去那里。”

    “这比起坐电车或出租车四处奔走,每隔几分钟就要看一看手表,惟恐误了约定的时间,一天不知打多少电话,和人争吵、吸进大量一氧化碳,还要忍受她娘家人那种傲气凌人的目光的生活来,不知好上几千倍。”

    梅森道:“我猜你的经济情况也不错。”

    “的确不错。我订的协议使<samp>..</samp>我妻子不能把全部利润取走交给她家的人。我有个内弟,他在骗取女人的钱财方面是一把好手。我最初的想法只是为了保护我妻子。后来当我看到那些饭店真的建立来以后,我决定这也是保护我自己的一种方法。梅森先生,她毕竟管理了这些饭店,但是我选定了这些场地,说服温尼特买下它们,给他出了这个主意,而且……”

    门铃响起来,过了一会儿传来撞门的声音,然后梅森就听到了开门声和过道里的脚步声。

    科比跳起来,后退几步,眼睛盯着梅森。

    “这是怎么回事?”他问道,“你想干什么?”

    餐厅的门被踢开了,撞到墙上又弹回来,在合页上抖动着。

    梅森看见了汉米尔顿·伯格,另一个人他不认识,还有两个穿制服的丹佛警察冲进屋内。

    “好啊,好,好,”伯格道,“真有意思,梅森先生!你终于引着我们找到了这个人。”

    伯格转向科比。

    “你是达尔文·科比,最近曾到萨默菲尔德·马尔登医生家去过?”

    “你是谁?”科比火了。

    汉米尔顿·伯格耐着性子边往前走边从衣袋内掏出一个票夹。

    科比向后稍退了退。

    一个穿制服的警察说:“放聪明些,科比,两只手都伸出来!”

    伯格得意扬扬地打开票夹,举到科比眼前,“你可以看看这些证件,就知道我是谁了。”他说道,“现在说说,你逃出这个国家,梅森会给你多少钱?”

    科比脸色苍白,瞪着梅森,说道:“我不喜欢这个。”

    “没有人问你喜欢或不喜欢,”伯格道,“主要的是你是达尔文·科比,你还活着。你不否认吧?”

    “我不否认我还活着。”

    “你是达尔文·科比吗?”

    科比点点头。

    “这是谁的房子?”

    “我朋友的。为了一种特殊的原因暂借我住几天。”

    伯格转向梅森,讥讽地说:“我们不会耽搁你多久,律师先生。也许你会有兴趣知道,由于哈里·科尔布鲁克太太极强的记忆力和锐利的目光,我们得知了你和斯蒂芬妮·马尔登在马尔登医生刚死后曾一起到过迪克西伍德公寓。”

    “我通过长途电话和我的办公室联系,找到了马尔登太太以安博伊的名义在迪克西伍德公寓租的那个隐蔽所。我们也找到了那个墙内的保险柜,你和你的当事人将回答税务人提出的问题,但是你不必在这里赖着不走了。我们已经不需要你了。”

    “科尔布鲁克太太说她在迪克西伍德公寓看见过马尔登太太和我?”梅森问道。

    “不错,她和你对面相遇,刚想说话。她记得以前见过你。后来想起你是谁而她并没有和你结识。她注意到有个年轻女人和你在一起。她现在认出了这个女人是斯蒂芬妮·马尔登。顺便通知你一声,马尔登太太又被拘押起来,你可以再次在法庭施展你的骗术了。不过这一次你要面对的是我,梅森先生。”

    “请不要让我拘留你。你的出租车在外面<u></u>等着,赶快坐上车走吧。你最好回自己的办公室。你的当事人遇到了非常严重的麻烦,这位当事人还告诉警方你拿了她10 万美元,而且是从迪克西伍德公寓的保险柜拿走的。税务人员对此很感兴趣,梅森先生,我想,律师协会的一个委员会也会有几个问题问你的。”

    “你得意的时间已经够长了。你总能逃脱遇到的每一个陷阱。梅森先生,我将非常有兴趣地看着你怎样逃脱这次的陷阱。”

    “现在你是在另外一个州。我没有逮捕你的授权令,你大概还能逃避引渡。我不想命令这些人把你抓起来,虽然这会使我个人得到很大的满足。但是,如果你不在48 小时内回到办公室,我将设法对你发出一个加利福尼亚州的逮捕令。”

    梅森道:“你的那个证人科尔布鲁克太太是个疯子。她根本没见过马尔登太太和我在一起……”

    “我懂,我懂,”伯格打断他,“她可能疯了,但她是一个很好的证人,她已经做了积极指认。现在请你走吧,梅森先生,让我和科比谈谈。”

    伯格向两个穿制服的警察打了个手势。其中一个人走过来,拉起梅森的手臂说道:“走吧,伙计。出去吧。出租车司机在外面等着你给钱呢。”他把梅森推向门口。

百度搜索 逃亡护士 天涯 逃亡护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逃亡护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厄尔·斯坦利·加德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厄尔·斯坦利·加德纳并收藏逃亡护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