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迷惘的梦 天涯 迷惘的梦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白色的墙,白色的窗帘。一缕淡淡的阳光穿过窗帘的缝照射进来,屋子里装有暖气,暖融融的,丝毫也察觉不到冬天的严寒。

    浜村悠悠地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软软的弹簧床,洁净的被褥,浜村舒坦极了。几天来的疲劳似乎一下子全消失了。

    他试图坐起来。一阵钻心的疼痛迫使他重又倒在床上。

    他渐渐恢复了回忆。想起了受广川仙吉的毒打与凌辱,想起了被狗救下的事情。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在这里躺了有多久?

    浜村正疑惑着,门轻轻地推开了,一位医生和一位护士走了进来。

    浜村刚想张口问,医生摆摆手止住了他:

    “这里<abbr>?99lib.</abbr>是坂垣医院。昨天傍晚,当地的居民被狗引导着找到了您。其时您已昏迷不醒。居民们把您抬到了我的这个医院。我趁着您还在昏迷中,取出了嵌在您左膀上的前头。您现在觉得怎样?”

    “精神还好,就是浑身痛得厉害。”

    “不要紧的,我已经给您作了仔细的检查,仅仅是受了一些皮肉之伤,没影响筋骨。相信您要不了一个星期就能康复的。”

    “太谢谢了。”浜村露出了感激的微笑。

    “浜村千秋先生,昨天下午您怎么……”

    浜村猛地睁大眼,看着医生。使医生把想说的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半晌,还是医生先开了口:

    “呵,对不起,我太冒昧了。其实您的大名,您的尊容我们早就在报纸上看到过了。昨天当地的居民把您从山上抬下来的时候,都估摸着那又是‘地一号’和鬼女一伙干的坏事。”

    “啊——喔——”浜村不置可否地哼哈着“想麻烦您一件事可以吗?”

    “请说吧。”

    “请您帮我打个电话给警视厅搜查一科科长广冈知之先生,请他马上到我这里来一次,拜托了。”

    广冈接到医生打来电话的时候,也就是他刚从大竹良平家回到警视厅的时候。

    一个小时以后,广冈知之踏进了浜村的病房。

    一看到广冈那张沮丧的脸,浜村的心收紧了。

    自从请医生帮助把给广冈的电话打出之后,浜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昨天傍晚与广川仙吉决斗时,广川曾变相地告诉了他关于下一步的复仇计划就是针对着大竹良平的。这并非他的猜测,而是广川有意说的。当时广川自以为必可置他于死地,所以无所顾忌地说了出来。但是谁也不曾料到半途会杀出一群野狗,打乱了广川的步骤。因此,广川会不会提前下手呢?

    “此外,他已将朱美和良茨的生身父亲的姓名对着次两个孩子说了出来,尽管广川事后还可以百般地向他们解释:说这完全是因为浜村要活命而胡编出来的,但这毕竟在两个一无所知的孩子的心灵上蒙上了一层疑云。广川完全有理由为了防止两个孩子的变心而加紧实施他的计划。

    “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指望广川误认为自己已经被良茨掐死了,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估计一、二天之内广川还得准备一下再动手。不然的话,大竹良平可就……”

    “上帝保佑,让广川认为我已经死了吧。”浜村不由得暗暗祈祷。

    因此,当广冈知之一进入病房,浜村就立即盯住广冈的脸,观察他的神色。他和广冈是老搭档了,广冈的神色便能告诉他事态发展的情况。故而浜村一看到广冈那副沮丧的神色,便预感到广川已经动手了。

    “浜村君,大竹良平他——”

    “已经被杀了吗?”

    “是的。咦,你怎么知道的?”

    “是‘神仙’告诉我的。”

    “‘神仙’,他到底是什么人?”

    “是‘地一号’和‘鬼女’的师父,‘地一号’和‘鬼女’所干的那些事都是他导演的,这一点,已被我完全证实了。”

    “您怎么知道的?”

    “也是他自己告诉我的。”

    “您见着他啦?”

    “岂止是见着他,连‘地一号’和鬼女都见着啦!”

    “您怎么见着他们的?”

    浜村没有回答。

    “浜村,请您毫不隐瞒地把一切都说出来吧。是你的协助使得我们已经把‘神仙’逼到了这一步。眼下,断了线索,我希望我们的合作还能继续下去……”

    “科长,您误会了。”

    “我不会勉强您去做您所不想做的事。不过,我觉得您有一些事情瞒着我……”

    “是‘神仙’一伙约我决斗了……”

    浜村把八王子郊外的决斗经过说了一遍,只是有关‘神仙’和‘鬼女’的许多细节都略去了。女儿的事是决计不能说的。师弟的事也是这样。除了自己,谁也无权了结广川仙吉和朱美的恩恩怨怨。

    浜村的叙述使广冈很发火。他不明白浜村为什么不事先通知自己。就算讲信用,不借机一网打尽“神仙”一伙,自己至少也可以给他一支手枪,事情也就绝不至于闹到如此糟糕的地步。

    两人相对无言,好长一段时间没说话。

    “浜村,暂时就请您在这里安心养伤吧,有什么新的情况我会马上来告诉您的。”最后还是广冈先开了口。他看了看浜村手臂和脸上缠着的纱布,不由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当天的晚报上以粗体字登出了两条新闻:

    “国会议员大竹良平先生被杀!!!”

    “‘神’、‘鬼’暗箭伤人,浜村浴血奋战!”

    舆论哗然,一些豪门富户人人自危,保镖和警卫装置成为炙手可热的行业。尽管这些达官贵人明知高墙深院、警犬保镖等等对于“地一号”和“鬼女”说来根本无用,但人的心理状态就是这样,——有警卫总比没有警卫得好些。

    警视厅又成为首当其冲约被指责对象,有人甚至翻了一幅漫画,把警察画成团团转的矮子,在“地一号”和“鬼女”的巨人般的脚踝间钻来钻去不知所以然。而把“地一号”和“鬼女”画得硕大无朋,“鬼女”手中握着锤子,“地一号”

    张弓搭箭,对着脚边的警察们哈哈大笑。

    警察总监被撤了职,广冈也受到了严厉的训斥。

    十天过去了。再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似乎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浜村伤愈出院了,他直接回到了自己的离所。

    说是“伤愈”,还没有到康复的地步,被箭扎伤的左臂还没有完全收口。

    他知道广冈心头的疑云并没有解开,而他无法帮助广冈解开这块疑云。

    他不能把师弟广川仙吉和女儿朱美交给警方,为了保守这些秘密,他甚<a></a>至还不能把“地一号”交给警方,因为“地一号”会把一切都说出来的。

    他必须亲手来解决这件事。

    又过了一天。

    九点刚过,浜村就上了床。对收音机和电视机都十分厌烦的他只有早早睡觉。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隐约听到外面闹哄哄的。他走到窗口向楼下的街道望去,只见街道上灯火通明,人群急速地向两<footer>.99lib.</footer>旁的人行道和商店退去,转眼功夫,商店都拉一起了铁门,在人行道上的行人似乎也训练有素似地拦成了一道人墙。

    “这是干什么?”

    看到这如临大敌的景象,浜村有些疑惑不解。

    忽然,从大街的那头连蹦带跳地跑过来三条人影。浜村一眼就看出来,走在头里一跛一拐的那个是广川仙吉,他后面的一男一女便是良茨和朱美。他们好象在保护着广川逃命。在他们后面不远处,一队警察手持武器紧紧地追赶着,边追边喊,“站住,不站住就要<code>99lib?</code>开枪啦!”

    无线电扩音器里传来了广冈知之的声音:

    “警察注意,各哨位注意,如不能生擒,则同意开枪打死他们。”

    紧接着后面追赶的警察举起了手枪,而人行道两边的行人也都同时亮出了手枪。

    浜村的心收紧了。

    随着一阵枪声,广川和良茨的身体晃了几下,直挺挺地倒了下来。朱美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倒卧在地上的广川和良茨,扭头继续向前狂奔。

    枪声阵阵,喊声鼎沸。

    朱美的前方也出现了大队警察,她已陷入重重包围之中。

    突然,朱美一个腾越,破窗而入,飞到了浜村的身边。

    浜村惊喜交加地拉住女儿。

    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撞击声。浜村赶紧环视四周,希望能帮朱美寻得一个藏身之处。

    门被撞开了,一群警察涌了进来。<tt>99lib.t>朱美挣脱了浜村的手,又一个腾越,想仍旧从窗口飞出去。

    此时正好也有警察从窗外往里跳,两人撞个正着,双双跌落到床边。

    警察一涌而上,团团围住朱美。警察群中走出了平贺章彦,他叫众人让开,举起了手枪。

    浜村刚要阻拦,枪声响了。他猛地扑过去,只听得“啊”

    的一声,他从床上捧了下来。

    呵,原来是南柯一梦,浜村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爬起来看看窗外,窗外人声全无,唯有稀稀拉拉的几片雪花在飘动着。

    浜村再也睡不着了,他仍然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出神。

    静悄悄的空气中,传来“嘎吱”的一声。浜村一惊。随着这声音的消失,房门慢慢地打开了,借着走廊中微弱的灯光,浜村看到一条矮小的身影窜进了房间,随后门又轻轻地关上,屋内恢复了黑暗。

    “地一号!”

    浜村很快地反映出来了。

    怎么办?跳起来跟他斗?浜村自知黑暗中他的眼力远不如“地一号”。如果先去开亮灯,那只要自己一欠身,“地一号”马上就会发起进攻,打自己一个猝不及防。

    浜村的思维机器急速地转动着,黑暗中,他隐约看到“地一号”在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走近。

    情况是万分紧急,时间也刻不容缓。

    最后,浜村决定先用攻心之计缓和一下局势,然后再伺机开灯捉拿“地一号”。于是,他趁“地一号”尚未走近,便开口问道:

    “是良茨来了吗?我正要找你,请坐下吧。”

    这一招还真灵,黑影果然在距他床前约四米处站住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来了?”良茨原以为浜村睡着了的,现在见浜村不但没睡着,而且还能知道是谁来了,不免暗暗的吃了一惊。

    “哈哈,你真是个可爱的孩子。难道你不知道浜村千秋是被人称为具有猫一样眼睛的警官吗?”

    浜村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装出很自然的样子抬起身来想去摸电灯开关。

    “别动,给我老老实实地躺着,我有话问你。”

    浜村只好仍然躺下,在侧身往下躺的同时,趁机将床边竖着的栎木棍抢到身边。

    “想知道什么事?”浜村装着若无其事地问道。

    “你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没头没脑的,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是说我的父母不是‘神仙’和‘丫女’吗?”

    “这是确实的,‘神仙’和‘丫女’的底细我完全清楚,他们是不可能生得出你的,这点我可以以我的名誉担保。”

    “你凭什么认为我的名字叫良茨?”

    “大竹良平夫妻在十六年前失去了一个刚满周岁的孩子,名叫良茨。”

    “你掌握了良茨就是我的证据?”

    “我没有证据。”

    “是这样。”

    “不过,你不妨仔细对照一下你的尊容和大竹良平的长相。”

    “……”

    “大竹良平的照片这一段日子里报纸上是经常地出现的。”

    浜村有心说这些话,目的是提醒良茨:是你亲手杀死了亲生父母。

    好久没有声音。黑暗中,浜村听见良茨在咬牙切齿。

    “不,不!我不是大竹良平的儿子。我的名字也不叫良茨。我不许你说,永远不许你再说我是大竹良平的儿子。”

    良茨大声地咆哮着,一面叫,一面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

    浜村正准备趁良茨发怒之时窜起来拧亮灯,只见一道白光疾飞而来,这道白光似乎直指浜村的面门,要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啊,完了!”在这一瞬间浜村的意识里只掠过这么一个念头。

百度搜索 迷惘的梦 天涯 迷惘的梦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迷惘的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村寿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村寿行并收藏迷惘的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