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迷惘的梦 天涯 迷惘的梦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从中关家中出来时,浜村已经认准了“丫女”就是那个家住东京都练马区,二十年前出走的井野丫女。

    他早就认为,凡是正常的女人,是无法在“神仙”的身边过那样原始的生活。听了中关的介绍,他对于土坟中的“丫女”就是井野丫女这一点再也不动摇了。

    但有一点浜村还弄不明白,“地一号”究竟是何许样人呢?鬼女既已被认出是自己的女儿,那么,“地一号”和鬼女是兄妹的推测便被推翻了。“地一号”是“神仙”和“丫女”所生的儿子吗?他觉得不象。因为“地一号”和鬼女的绝技非苦练不<mark>?99lib?</mark>能学成。而这种苦练,只有疯子才会在自己的亲骨肉身上实施。“丫女”固然是神经衰弱症患者,有可能这样做,但“神仙”却绝不会。从发生的几起案子来看。“神仙”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绝对不是神经衰弱症患者。

    如果“地一号”并非“神仙”和“丫女”的亲生儿子,那他的生身父母又是谁呢?难道他也是被“神仙”劫掠来的别人家的孩子?

    浜村难以自答。

    十二月二十九日,浜村带着警视厅的法医来到地狱山中。

    再过两天就要过年了。

    “又是一年过去了。”浜村无限伤感地想着。“每次过年,我都在苦思冥想着朱美。啊,朱美!你在哪儿?每逢过年我都要仰天呼唤。可今年,我却怎么也喊不出来,我明知你就在我附近,明知你正是我所追捕的罪犯。我想你,但又害怕见到你。这真是人间的悲剧:一个苦苦地寻觅着自己爱女的父亲,即将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

    他越想越伤感,竟至两眼泛起了泪花。

    地狱山笼罩在萧杀的冬景里。雪停了,凛冽的朔风夹杂着地上的积雪迎面扑来,使人体的裸露部分象刀刮似地发痛。地上的积雪并不多,许多地方已融入泥土中,东一堆,西一片的残雪衬托着岩石场上大大小小的岩石,远远看去,徜直是一幅素描画。

    久居闹市的四名警视厅鉴识课员和警视厅委托的法医被这虽然显得荒凉但却十分新奇的景象迷住了。他们左顾右盼,不时地叽叽喳喳地交换着自己所看到的景色。浜村却无心于此,他只觉得这萧杀的景象只不过是他眼下心情的写照而已。

    走过了那岩石场。不久便到了目的地。

    “神仙”居住过的那间小屋仍然在光秃秃的树林里被嚎叫着的风吹打着,发出悲鸣似的尖细声,仿佛马上就会散了架子似的。

    浜村一行来到了小土堆前。鉴识课员们扒开了干枯的树叶,土坟的挖掘开始了。

    浜村竖起了风衣的领子,就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

    警察们挖得很谨慎,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人的遗骨。一个警察小心奕奕地<cite></cite>用自己带来的扫帚扫清遗骨周围泥土,一具完整的尸体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死人是以站着的姿势被埋葬的。没有棺材,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衣服已全部腐烂了,肉体也腐烂不堪了。一阵阵呛人的恶臭使人不住地恶心。警察们十分仔细地把尸体搬运上来,平放在地上。然后都蹲在上风头,对尸体仔细地检查起来。

    经过了三十分钟的鉴定,老法医岩野作出了推定:

    “从牙齿<u>99lib.</u>的磨损情况来看,死者的年龄为四十岁左右,系女性。死亡的时间总在七、八年前。至于是病故还是理他杀,只有移往研究所才能有更进一步的结论。”

    浜村想了一下,问:“死者的身长呢?”

    “大概在一米五十五左右。”岩野回答。

    “是吗?”浜村点着头“从尸体的情况<bdi>.99lib.</bdi>来看,韧带、软骨的消失应在五前以上,尸体的骨骸上已经看不见脂肪了,这证明死者入土已经有五年到十年的时间了。”岩野自顾自地说着。

    “岩野先生,能不能对头盖骨再仔细看一下。如果死者是我推测中的人物,她的后颅骨应当是偏平的,用关西的俗语来说,就是鲻鱼头。”浜村开始运用从中关那里讨教来的学问了。

    “鲻鱼头?”

    岩野又认真地看了看头盖骨,并特别把后颅骨上的泥土擦干净,反复地看着。

    “您的推测有点道理,死者的后颅骨确实呈偏平化,好象是天生的。”

    “谢谢。”

    道谢之后,浜村把自己的视线投向了天空。

    天空中疾走着一团黑云。

    下山后,浜村和警察们道别,重新走进了上次投宿<a href="https://.99di/character/8fc7.html" target="_blank">过</a>的那个旅店。

    旅店的主人还记得浜村,他以吃惊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浜村。过了好一会儿,浜村才悟出了他吃惊的原因。

    “您是刑事——?”

    店主人晃动着肥头大耳,带着谦恭的神情轻声地问道。

    浜村想起了在他和鬼女决斗过之后,整个日本的新闻网都报道过他。旅店的主人现在肯定清楚自己面前的这个流浪汉是何许样人物了。

    “那是过去的事了。”浜村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向他表示友好。

    他借店里的电话同警视厅联系。广冈跟他谈了一会。大概二十分钟光景。

    随后他进屋坐下,主人送来了酒。

    浜村推说有些事情要考虑,婉言地请主人自便。于是便自斟自饮起来。

    坟中的丫女的情况大致上已经明瞭,尸体已移往研究所,更为详细准确的验尸报告近日内就可获得,估计死者就是井野丫女,出地狱山后,首先应该办的便是去井野家访问一下,了解丫女失踪前的情况,特别是哪些人跟她比较亲密。对于一个神经衰弱症患者来说,她的朋友不会太多的。

    男性的会更少。于是,顺藤摸瓜,便可发现“神仙”其人。

    然后循着“神仙”的来龙去脉穷追猛打般地调查一下,将会理所当然地得出“神仙”的报复对象是谁。最后,便是在“神仙”的报复对象的周围布下天罗地网。当“神仙”一伙出现的时候,就……

    一个寒颤,把浜村从遐想中惊醒,他觉得,如果在那个被报复者的周围布下天罗地网的话,到时被击毙、被捕获的会不只是“神仙”一个人,还会有鬼女。那不行,女儿的结局只能由他一个人来处理,决不能让女儿死在别人的手中。

    然而遐想中的方案的前半部分还是正确的。

    与此同时,还应当雇用一个人去着重调查一下濑田腾义。

    的家属情况。“地一号”和鬼女是决不会无缘无故就去杀死他的。浜村始终认为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有预谋、有计划、有目的的报复行为的各个步骤。

    浜村一边喝着酒,一边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谢别了旅馆的主人,浜村马<details></details>不停蹄地直奔东京都练马区的井野家。

    井野夫妇正好都在家。一看到最近报纸和电视中的头号新闻人物登门拜访,激动得手脚无措。

    但在浜村说明来意之后,井野夫妇便沉默了。

    二十年的岁月流逝,已经使井野夫妇把对失踪的女儿的怀念慢慢地淡薄了。他们已经认定自己的傻女儿早已不在人世。如今听得有人专门为了解女儿的情况而来访,又使他们重新萌发了对女儿的怀念,他们甚至还抱有那么一丝的希望:女儿还活着,只是警视厅无法肯定,所以才派这位大名鼎鼎的警察来核实一下。

    这种想法一抬头,井野夫妇对浜村的态度更为殷勤了。

    他们详细地回答了浜村提出的每一个问题,并且还不嫌其烦地向浜村介绍了丫女的外貌特征,习惯动作,等等。最后,他们告诉浜村:

    “丫女还有一个特别反感的事情,就是每当听到别人叫她‘六指女’的时候,她便暴跳如雷,起码得二、三个小时之后才能平息。”

    “‘六指女’?什么意思?”浜村不解地问。

    “丫女的左手尾指旁和右手的姆指旁各长有一小截寄生指,所以大家背地里都叫她‘六指女’。”

    “这倒是最新线索,”浜村暗暗地咕哝了一句。左手的尾指旁和右手的姆指旁各长出了一截“第六指”,这在世界上也不会多。如土坟中的丫女真是井野丫女,那么,法医岩野绝不会不报告的。

    他得赶快去研究所证实这一情况。

    躺在研究所解剖台上的丫女尸体,经过一再检查,证明她的两只手都只有五个指头,根本没有第六指。

    一切结论都化为乌有了!浜村只感到从心里发出的寒冷。看来土坟中的丫女并不是井野丫女。那么她是谁呢?以前的结论错了,那么又该从何处去继续着手寻找新的线索呢?

    一连几天,浜村把自己埋在烟雾之中,烟灰缸中的烟蒂已经堆了起来。他仔细地回顾了这些天来的经历,象过电影似地让这些往事一幕一幕重演一遍。突然,画面定格在八王子郊外与鬼女恶斗的场面。

    啊,“响鼓三锤”,师傅的绝技,鬼女怎么会学到的呢?尽管学得不精,但这毕竟是师父独创的。难道师父会违背初衷,将这门绝技传授给她,让她出来作案犯罪?

    不!师父一向疾恶如仇,一向教导我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就在他老人家教我“疯魔棍术”时,还要我对天起誓,誓以所学之艺,除暴安良,若不然,则天地难容。就凭这一点,也可以保证师父决不会传艺于鬼女。

    难道鬼女会在某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过师父练武?不!

    也不可能!这种绝招,不是看几遍就能学会的,它在使用腾翻、飞跃、进击等各种技巧和功力上,都有不少特别奥妙的地方。浜村自己就看到过师父练习,但偷偷地练了好久,也没练成,差点反而把自己的其他功夫都化解掉了。以自己的功力,不经师父指点,尚且学不成。更何况这么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又怎么可能看上几遍就会了呢?

    浜村百思不解,看来这个问题只有去请教师父了。

    屈指算来,拜别师父已有三十五年了。在这漫长的岁月中,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恩师。然而他却不敢贸然地去问候师父,这倒并非他忘却师恩,而是为了谨遵师训,信守诺言。

    浜村的师父——津川俊一出生于武术世家,受过良好的教育。可是在一次武林纷争之中,父母双双死于非命。从此他便弃文从武,发愤报仇。十四岁上出门寻师,又狭路相遇仇人,学艺未成的他,如何是人家的对手,于是,只得西渡重洋,逃到中国。

    其时中国也恰适战火遍地,没奈何,他便改名金俊一在峨眉山削发为僧,过起晨敲钟,暮打鼓的僧侣生活。

    这僧侣生活却给他带来了一生中极大的转机。寺中的老方丈原是少林弟子,有一身的好武艺。老方丈眼看这个小和尚为人忠厚,办事勤勉,便把自己的拳术和器械一样一样地传给了津川。

    津川俊一本是武林高手的儿子,又经老方丈指点,武艺日精。就这样,在峨眉山渡过了十几个春秋。在这十几年中,他待师若父,师徒相得,然而,津川却总忘不了父母之仇。

    终于,老方丈病逝。他掩埋了师父的遗体,便扮作游方僧,遍访中国的名山大川以及中华武术的发祥地,以武会友。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

    当他回到本州故乡时,已过了而立之年。

    那些仇人听说津川俊一回来了,就趁他立足未稳,意欲斩草除根。但是,眼下的津川已非昔日可比,就在仇人前来挑衅的时候,他击杀了仇人,然后他只身潜逃,在关东地区的神奈川卖艺为生。

    在神奈川,津川结识了农家姑娘鹿子,两情相依,结为伉俪。不久,便生下了女儿小英子。

    宁静的生活没过上几年,一天夜里,一个津川所认识的小叫化子——浜村千秋闯进了他家。

    原来,小浜村在要饭的时候,看到几个鬼鬼祟祟的人跟踪着津川一直到家。小浜村感到奇怪,便尾随着这几个人到了野外。

    在野外茅舍的窗外,小浜村偷听到了这伙人密谋在当天半夜里烧死津川全家的诡计。于是,他便匆匆赶来,向津川报信。

    津川明白,是寻仇的来了。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是有家有窒,不能再象过去那样无忧无虑地去拼命了。因此,他决定携妻女,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为了使寻仇者死了复仇之心,他在浜村的帮助下,找来了几具饿死在路旁的死尸,给他们穿上自己和家人的服装,放在自己的床上。

    第二天,出现了“X地失火,津川俊一全家遇难”的新闻报道。

    而津川却带着妻子,女儿和浜村逃到了聟岛列岛最西部的嫁岛上,改名清水进二,隐居了下来。

    浜村便也就此拜师学艺。

    为了防备寻仇者的追踪,津川更加发愤习武。然而,仇人们却以为他真的给烧死了,便从此不再追踪了。

    在这方圆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小小领地上,津川师徒以打渔为生,日子倒也过得挺不错。唯一不称心的就是女儿小英子有些疯癫,爱吃生食。除此之外,便跟在津川师徒后面也比划着练武。津川想想虽是女儿家能让她学些武艺防防身也不无益处,便也教她几招。

    转眼间,浜村在师父身边已有十年了,一天,师父把他叫到身边,对他说:“你武艺已经学成,不必在我身边守一辈子,我是避仇才躲到这里,而你却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你应该出去闯一番事业。”

    随后,师父把自己的绝招——“疯魔棍术”传给了浜村。临别时。津川对浜村约法三章:第一,要做好人,办好事。第二,不准在任何人面前提起师父的名字以及其他一切与他有关的事情。第三,不经准许,不得到嫁岛来。

    这第一,第二条,要浜村做到并非难事,而这第三条,浜村却有些犹豫了。但面对着师父的严训,浜村不得不作为誓言,答应了师父。

    三十五年了,算起来,师父也该是年近八十的人了。不知师父的情况怎样?何不趁此机会去拜见师父,顺便也可以弄清这“响鼓三锤”是怎么传到鬼女手中的。

    主意既定,浜村便整理好行装,并写了两封信,一封留给广冈,一封寄给一个他所雇用的探事者。然后,向嫁岛进发。

百度搜索 迷惘的梦 天涯 迷惘的梦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迷惘的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村寿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村寿行并收藏迷惘的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