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迷惘的梦 天涯 迷惘的梦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拍江市位于东京都的西南部,在世田谷区和调布市之间。

    从警视厅驱车半小时,便到了濑田的家。

    濑田的家座落在拍江市的一大片高级住宅区里,占地面积很大。一幢和式小楼建造在绿荫丛中,小楼略带中国古典建筑的风貌,飞檐翘角,古色古香。楼前有一大块草坪,时值冬日,草坪中的草都发黄枯萎了,稀稀拉拉的,显得有些萧条。这里既是濑田夫妇在冬季作日光浴和夏日纳凉小憩之所,又是濑田每日清晨习武之地。

    濑田腾义在拍江市内主持着一个空手道馆。他在空手道的国际比赛中取得过冠军。除了空手道,他还修炼中国的少林武功和武当剑术。

    他是个出了名的武术家,现年三十九岁。

    开门迎接广冈和浜村一行的是濑田的妻子真智子。

    从门口到客厅,草坪是必经之路。濑田的尸体仍然在草坪上倒卧着,现场已由泊江署的警察保护起来。

    尸体的天灵盖上有一块血痕,左肋下有被匕首捅过的窟窿。看得出,这插入心脏的一匕首,便是濑田丧命的缘由。

    草坪上找不到任何凶手的遗留物和痕迹,倒是在用白水泥粉平的围墙上,发现了一双带泥的鞋印,经测量,那是一双长二十二公分的运动鞋。

    听到鉴识科的警察发觉围墙上有二十二公分的运动鞋印之后,浜村立即走到濑田的尸体旁,仔细地察看了濑田天灵盖上的血痕。

    这是被锤子样的东西敲击后才出现的痕迹!

    “啊!”浜村心头一紧“罪犯的下一步行动开始了!”

    始终为浜村所担忧的事终于发生了!

    广冈和平贺也看出了这是鬼女一伙的所作所为。

    踏勘了现场之后,广冈、浜村、平贺三人走进客厅。真智子看到警察的进入,从沙发上无力地站起身来,带着沮丧的语调,请警察们入座。

    真智子看上去有二十七、八岁,由于猝遇不幸,显得衣衫不整,形容憔悴,两眼红肿红肿的。无庸置疑,丈夫的突然被杀,已使她陷入了极度的悲痛之中。

    “请您谈谈昨夜的情况吧。”广冈温和地对真智子说道。

    在一阵沉默之后,真智子开始缓缓地把事情<samp></samp>的经过向广冈他们讲起来。

    那是在今天的凌晨,习惯上还叫做昨天的后半夜。

    濑田和真智子睡在一起。依偎着濑田宽厚的胸脯,真智子睡得很安稳。

    蓦地,濑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警觉地听着楼下的那只猫的叫声。

    濑田家不养狗,因为濑田自恃其武功高强,无须警犬守门。但却养着一只猫,一只身高体大的杂种猫。濑田夫妇把它唤作“古<kbd>99lib.</kbd>勒”。

    古勒是只性格凶悍,很不安份的猫,经常去找邻居家的狗寻衅闹事。邻家的狗害怕它那锋利的爪子,往往见到它的出现,便退避三舍,逃之夭夭。

    然而古勒也有战败的时候,在一次和一头纯种的狼犬搏击时,它的右后肢被咬断了。从此,古勒变得安份多了。再也不出去打架了。每日围在真智子的身边转来转去。真智子看它一瘸一拐的倒也憨态可鞠,便没有下决心把它扔掉。

    古勒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晚上总是很安宁的。现在听到它叫的厉害。濑田估计,肯定有人进入了住宅。

    濑田下了床,披了件厚绒的睡衣,看到真智子正瞪着一双疑惑的眼睛看着自己,便走到真智子的跟前,轻轻地吻了吻她,说了声,“不用怕,我去看看就来。”说完,便径直走出房间,下楼去了。

    与濑田关房门的同时,一条黑影破窗而入,飞快地扑向真智子,还没等真智子弄清是怎么回事,她的嘴已经给来者用撕下的睡衣堵得严严实实,手和脚也被铜丝紧紧地绑缚起来。

    来者是个身材很矮的男子,看不出他的年令,但他的相貌却十分丑陋。

    这个丑陋的矮另子把真智子捆起来之后,把她拖到破窗跟前,端了张椅子,让真智子面对着窗外坐好。然后,嘿、嘿地笑了两声说:“你应该看看你的那个号称天下无敌的丈夫是怎么死的。”

    真智子浑身一凛,不知是来者的这句使人胆战心惊的话还是从破窗中吹入的寒风的缘故,她开始越抖越厉害,那个矮子却倚在一旁的酒柜上,包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真智子那随着发抖的身体而起伏着的胸脯。

    而真智子这时却全神贯注地注看着窗外的庭园。夜,静得可怕。真智子的双眸里,透露出恐惧的光。

    庭园中空无一人,但楼下却传来了濑田的声音。

    濑田显然是不知道房中发生的一切,他一边下楼,一边还在做着他活捉盗贼的美梦。在濑田认为,来者不管是贼也好,是杀人犯也好,只要不带手枪,他一拳就可以降伏对方。

    濑田的脚步声在客厅前停住了,接着是开门进入客厅的声音。

    “喂,你是谁?”传来了濑田的问话。

    “……”没有回答。

    “喂,我在问你,从哪儿来?有什么事?”

    “……”仍然没有回答。

    接着是一阵桌椅响动。只见一前一后两条影子窜至庭园的草坪中。

    天气尽管有些寒意,但月色却很好,加之草坪面积很大,没有树木和高大建筑物的阴影。因此,草坪中的情况可以看得很清楚。

    前面一个影子是个女的,紧跟着她窜入草坪的便是濑田。

    那女子十六、七岁模样,脸色很白,穿着工装裤和短大衣,手中似乎拿着一样很短的器械。

    她略低着头,站在他的对面,沉默不语。

    濑田伸手想去抓她的肩膀,忽又停住了。对方突然抬起的脸上,两道冷冰冰的目光把他镇住了。那不是人的眼睛,只有野兽才会那样熠熠闪光。

    “你——你是‘鬼女’吧?”

    濑田醒悟了。他本能地叉开腿,摆好了防止偷袭的姿势。

    大名鼎鼎的“鬼女”,原来是这么一个黄毛丫头。不管她曾经如何轰动东京,但对濑田来说,无论是“鬼女”还是“神女”,要制服都是容易的。更何况眼前的这个对手看起来还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

    “你走错了人家,‘鬼女’。濑田可不是好惹的、我会把你抓住,引渡给警察。”

    真智子很自信。在那样一个弱女子面前,她丈夫肯定能手到擒来。她仿佛看到了丈夫的大照片刊登在报纸上,各家报纸竞相报道“鬼女”落网的消息,而他们夫妇俩一下子就能拿到几亿日元的宣传费。

    原先的恐惧心理一下子减退了许多,身子也好象不那么冷了。她瞄了一眼旁边的矮男子,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离开了房间。

    “你说把我引渡给警察?”就在真智子做着黄梁美梦的时候,“鬼女”第一次开口说了话。

    “是啊,是啊。”濑田很得意地回答。

    “你要这样做,我就杀了你。”

    “是吗?太有意思了,还不知道结果是谁杀死谁呢。”

    濑田的话引起了<details></details>真智子的共鸣:一个只会以杀狗来搅乱人心的女孩子还能与出了名的拳师抗衡?她真不明白人们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畏似虎狼。

    濑田进击了。可不等交手,“鬼女”就象风一样轻柔地飘起来,无声无息,落下时,人已在庭园中央了。

    真智子感觉到丈夫开始不安了。“鬼女”的本领已可见一斑,她为丈夫捏了一把汗。

    濑田看准了对方的要害,狠狠一掌劈去。眼看正要打着,“鬼女”纵身跃上了半空,她飞腿踢<figure></figure>向濑田的面门,但没能如愿。接着就是一阵猛烈的拳打脚踢。“鬼女”也不还手,只是巧妙地纵跳跃闪,避开了濑田暴风雨般地攻击。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丑陋的矮男子出现在“鬼女”的身边。

    “真是‘地一号’也来了?”濑田问道。

    “算你猜对了。”略带童音的“地一号”不无得意地冷笑着回答。

    濑田其实并不认识“地一号”和“鬼女”,只是从报纸的介绍中知道了他俩的大致形象。

    接着是场目光的战斗,对峙的双方都知道对方的身手,都不敢贸然出击,只是站定在原地盯视着对方,等待机会。

    过了大约一分钟,濑田忽然象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看了看二楼的寝室。“地一号”似乎看穿了他的心事,狞笑着说:“你的老婆已经被绑起来了。只等杀了你,我们就会去侍候她的。”

    这带有强刺激的话果然使濑田发怒了。他一声怪叫,疯一般地向“鬼女”和“地一号”扑了过去。

    “鬼女”和“地一号”朝左右两侧闪开,在闪开的同时,从各自身边亮出了武器。

    濑田是精通武术的拳师,在刚才的一纵一跳之际,对方的身手已使他清醒地明白,对付这两个人绝不能掉以轻心<u></u>。

    现在又看到对方双双亮出了武器,他真是不敢怠慢,赶紧从他的厚绒睡衣上抽出自己独创的武器。

    濑田的武器是一条软鞭,战时当武器,平时作睡衣带。

    他深知,虽然凭他的功夫,三、五个彪形大汉绝不是他的对手。然而,空手道是一种不使用器械的格斗技术,它是以拳、拳突、脚踢三种基本技术为主的。俗话说:“强中更有强中手。”他耽心万一碰到武术高手前来袭击,而对方不但精通拳术,而且还善用某种器械的话,他徒手以对,必处败势。为此,他下决心要练一种武器以防身。

    在选择武器的问题上,他确实颇费心思。他是个空手道名师,哪有空手道名师居家外出总带着刀、枪、剑、戟。因此,他苦思良久之后,终于想到:空手道本来就是源于中国少林寺的一项技击,何不将中国古代兵器中的绳镖、流星锤之类的软器械改革一下,使之与空手道拳术的劲力、步法相结合,练就一付独创的功夫呢?于是,他便用纯钢精制了几条软鞭,居家或外出时听穿的衣裤上总带有一条。

    就在濑田抽出了软鞭还不曾抡开之际,在二楼窗口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草坪的真智子发现“鬼女”扬起了手中的武器,简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濑田的顶门击去。濑田猝不及防,直至“鬼女”的武器将近击着时,才赶紧矮身避其之锋,但是,锋虽避之,毕竟还是给击着了。真子智看到丈夫的身子晃了一下,而也正是这一晃的瞬间,“地一号”一挺臂,手中的匕首已深深地插入了濑田的心脏。

    濑田和真智子同时叫一声。濑田痉挛着倒在地上,喉咙口发出一声尖啸,吐出了他最后的一日气。而真智子的一声惨叫则被闷在堵住嘴巴的睡衣里。她一阵发晕,摔倒在地上。

    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被人抱到了床上,捆绑着手脚的铜丝已经松开。床边站着杀害自己丈夫的一男一女。

    “你的丈夫已经死了。现在,你就属于你眼前的这个男人。”“鬼女”以冰冷冰冷的语调轻描淡写地对着真智子说道。然后转过脸去命令“地一号”:“你上!”

    “地一号”满脸淫邪,两眼充满了贪婪的光。

    真智子那木来就已麻木了的神经,这下又因恐惧而急速地颤抖起来。

    ……

百度搜索 迷惘的梦 天涯 迷惘的梦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迷惘的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村寿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村寿行并收藏迷惘的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