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女神捕系列之销魂 天涯 女神捕系列之销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她动手己够突然──因为根据查某等人所探知的情报──销魂是完全不会武功的。

    更令人突然的是:在暗洞里的一名吃沙大王的子弟。

    他突然出剑。

    这一剑劈出,到了一半,又突然而止。

    这一剑之可怕,却是在于半途而止。

    这一剑原本是劈向温暖的。

    温暖虽然发现得迟,但仍然是发现了──这刹那之间,销魂的话和她的突然动手,已吸住了他的注意力:不过,只要是对方一有异动,他还是会先施毒杀了吃沙大王。

    可是,那一剑,劈到一半,却像突然发出那样,也突然终止了。

    温暖也立即停止了发功。

    但他做错了。

    剑势虽止。

    剑意不息。

    剑气依然劈到。

    当利锋刺穿他衣袂时,当他的肋骨感觉到那彻骨的冰寒时,他再要闪躲,已来不及了。

    剑气将他劈开,而且在血雨飞溅的剑光中,完全没有伤害到吃沙大王一分一毫。

    这一剑之威,在于它的半途而止。

    这是一种绝门剑法,叫做“急急风”。

    懂得这种剑术的人,江湖上仅有一人。

    这人当然就是绝代单骄。

    他当然就是“绝代单骄”急急风。

    他的剑就像一阵急急的风,无由,无端,无踪,而且无定向。

    就像他的行踪。

    ──在黑暗的山洞里出剑的他,眼神依然寂寞,剑意十分孤独。

    在“绝代单骄”的突止的剑刺杀温暖的同时,销魂陡然出手,攻向金老菊。

    金老菊打死也没料到销魂会出手、能出手,并竟然向他出手。

    他一见这种出手,就魂飞魄散,知道自己抵挡不了,只怪叫了一声:

    “女神捕!?”

    他百忙中和神怖间只有撒手身退,匆忙间已不及杀却歪嘴少校。

    但他却没料到销魂是向他出的虚招。

    这杀手却是向梁水下的。

    她怀里的猫突扑向梁水,梁水一伏首,就在这电光火石间瞥见销魂的绣鞋,已踢到自己咽喉上。

    梁水看了一下,喉骨啪的一响,鼻孔鲜血长喷(奇怪的是,嘴巴却没咯血──一点也没有),梁伤忠已一肘挣脱了出来,反扣住梁水,但梁水这回已出气多、入气少,双目翻白了。

    金老菊这时想要冲出洞。

    吃沙大王却已返身截住了他。

    他正要力闯过去,歪嘴少校也缠上了他。

    他转首要自后冲出,但另十名吃沙大王的子弟都堵死了路,最可怕的是那第十一名“子弟”──绝代单骄。

    他在等他。

    他的剑也在等他。

    他心里比山洞的气温还凉。

    更寒。

    他知道自己只怕此生都再也难以闯出去了。

    而在惊变的同一时间,销魂姑娘已燕子一般掠出了山洞。

    鹰一般掠到了查某的头上。

    然后像蜻蜓一般的轻功,降落到查某正要窜逃的退路上。

    查某的退路已给截断。

    而且,这时候,山颠、山腰、山麓、山道、山坡、山里、山间都出现了许多人。

    ──“老字号”温家的人。

    查某第一件事,就是禁止自己发抖,并且尽量使自己不那么紧张。

    “你不是高攀龙的女儿销魂姑娘?”

    “我不是。”销魂春葱般的手一指一直都躲在她身后粗手大脚的女子,“她才是真正的高销魂高姑娘。我是来保护她的。”

    “那你到底是谁?”

    “我是‘老字号’温家的人,在刑部也挂了个名位。”

    “你……你是‘女捕’温柔香!?”

    “我只是个专管不平诬陷事、专治贪官污吏案的小卫差而已。我也要顺便清除家族里的败类。”

    “你假扮成高销魂,目的是为要引我们入彀?”

    “对,钓大鱼,得要耐心放长线。”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这儿?”

    “这是最后一关,你既知必胜,以你个性,决不会轻易放过,势必会来讨这一功的。”

    这会轮到被包围中的金老菊不甘心的问:“你是怎么识破我的身份的?”

    温柔香笑道:“你差点把我们淹死在困龙峡里,我便起了疑心。我扮成销魂姑娘的目的,也旨在找出谁忠谁奸。”

    金老菊豆大的汗涔涔的淌下:“你自己也够奸的了。我真笨,我在香溪野店的烛火里放了温老三的毒,一下子就给你着人给打熄了蜡烛,我还以为只是巧合。我真是笨。我应改名为金老蠢才是。”

    “对,这时势里,要当好人,也得要当一个够奸的好人,才不受人欺;”曾经是“销魂姑娘”的温柔香道,“如果在忠奸、黑白中选了当忠的,在白道上,也得够凶够恶,去应付恶人凶徒,才能自保保人。”

    金老菊气恼地转向绝代单骄:“你!?你不是中毒死了的吗?”

    “本来是的。但女神捕在我跟你同去‘屠鬼屋’之时,不是递给一封信让我交‘下三滥’何家何元郁三叔的吗?那封信其实是给我的,要我当心你。”绝代单骄冷峻的眼神在看向那假冒的销魂姑娘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和感情,“我中的是你的毒药,温姑娘是温家一流好手,没什么毒力她是不能解的。信封里附着的解药,是专解温暖拿手毒药的。”

    金老菊长叹道:“我是棋差一着,可是梁水呢?是他杀了梁茶,但并没有留下破绽啊。”

    “有。”

    女神捕吟吟笑道:

    “梁茶死得太离奇。我过去拂了拂他的发梢,就发觉他有两个凝着黑血的洞,那是毒牙的。”她清明冷定的道:“梁水的外号叫什么来着?不是他,梁茶岂会全无防范?”

    “你说的对,”金老菊苦笑道,“我们就吃亏在于对你全无防备。”

    “我们错了,”查某也惨笑道,“我们不该小看你这一个女流之辈。”

    女神捕笑。

    “不过,我们的斗争仍没有完,但我会让你们有公平决战的机会。”她说,“我选查某,金老菊则由你们四位中其中一个单挑吧,好吗?”

    遇上她谁都没有办法。

    ──她的武功,出了名是:明明出的是手,但动的却是脚;看来打的是甲,但挨揍的往往是乙。简直防不胜防,绝对不可估计。

    金老菊和查某这十恶不赦之徒,到这地步难道还能拒绝不打吗?

    没料,梁伤忠、歪嘴少校、吃沙大王、绝代单骄却一齐异口同声道:

    “不好!”

    这次连女神捕也歪了歪头,侧侧脸看他们,神情真像一只见到了小蚁儿正揽行而过的猫儿。

    “你不是说过吗?对付恶人应该要用恶的手段!”吃沙大王、绝代单骄、梁伤忠和歪嘴少校这回都心同此意的道:“对付他们,还讲究什么一对一!咱们一齐把这些欺人杀人惯了的家伙宰了算了。”

    女神捕听了,很有些啼笑皆非。在她自己心里,也不免闪过了这个问题。

    当一个奸的好人,如果太奸了,不择手段,达到目的,还算不算是“好人”?

    做一个忠的恶人,要是太恶了,以恶制恶,以暴易暴,仍算不算得上是“忠的”呢?

    自己这样做,还能算是捕快吗?直道而行,会不会成了无法无天?到底依法执法,还是知法犯法?

    这样做,对还是不对?错还是不错?错得对一些?还是对的错一些?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错和对,是不是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事而异?如何分错对?怎样定对错?

    你说呢?

    ──或许,还是赢得了胜利再说吧。失败者的话,人们总是听不清楚,历史也总是记不清楚的。

    稿于一九九二年六月一日:“新潮”刊出我写商魂布、永乐写小方、杂志请梁、何及刊出与倩的合照。

    校于一九九二年六月初:金大朱、今夜星光灿烂、小黑、大粒黑、大当十、小灰、顺嫂分别逝世后。

百度搜索 女神捕系列之销魂 天涯 女神捕系列之销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女神捕系列之销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温瑞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瑞安并收藏女神捕系列之销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