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骗子的游戏 天涯 骗子的游戏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L·基思·布拉萨德,缩写LKB。

    我非常仔细地把毯子摺成了两平方尺的小坐垫,然后放在岸边,坐在上头望着海面。我想冲进水里,像个疯子似的游泳,游离大西洋城。

    他是生意人。在市中心钱伯斯街有个办公室。我连他做什么生意都不知道。

    她现在应该已经回到饭店,搭电梯上去她房间了。我很好奇她的房间在几楼。说不定跟我同一层。

    他每星期会进城几次。他从不跟我谈生意的事,从不让业务的信件寄到家里,也不会把工作带回家。他说他买进些东西,然后再卖掉。就只说过这样。

    我很好奇,不知他是否把行李箱搞丢的事情告诉了她。她显然不知道那些海洛因的事情。如果他的行李箱失窃了,她也不会当回事儿。一个会买黑貂大衣和雪貂大衣和银鼠披肩给她的男人,再重新买两个皮箱里的东西只是小钱而已。这个男人住得起纽约州威彻斯特郡的切希尔豪宅,当然也负担得起再买几件西装和一批新内裤。

    我想想他,又想想她,然后再想想我自己。我们每个人都很特别。L·基思·布拉萨德这个进出口商有另一种新身份,他是一名高个子毒贩,有个漂亮老婆和完美的门面。莫娜·布拉萨德则是个内心饥渴、手心湿润的甜心,她会紧紧抓住你,令你窒息。她要我也要钱,但我不知道她如何才能兼有二者。

    还有乔·马林。这是我的名字,是我还没叫戴维·盖维兰,也还没叫伦尼·K·布莱克或其他一大堆名字之前的真名。姓名重要吗?从来就不重要。

    但出于某些该死的理由,我希望她喊我乔。

    我们是帅哥,戴维和伦尼和我。我们有白粉,也有热情的女人。我们过得自由自在。我们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未来。

    我把香烟抽到底,烟蒂扔进海里。然后我把饭店的毯子塞在码头底下,走回木板步道。

    我拿起房间里的电话,叫饭店送一瓶杰克·丹尼威士忌和一桶冰块、一个玻璃杯到我房间。然后我坐在椅子上,等着事情发生。冷气被我一口气调到最强,整个房间愈来愈冷了。

    有人敲门。跑腿服务生来了,是个瘦而结实的小伙子,眼神很机灵。他把那瓶威士忌和冰桶放在梳妆台上,然后交给我帐单。我签了名,又给了他一元小费。

    除了眼神之外,他看起来就像个暑假来打工的大学生。那双眼睛太精明了。

    “谢谢。”他说。然后,“你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弄来。我的名字是罗夫。”

    他离开,我坐下来对付那瓶杰克·丹尼。

    我在平底水杯里放了两个冰块,倒进三盎司的波本威士忌。我在椅子里往后坐,一面等着酒变冰,一面想着事情。然后我开始喝。那酒顺得像丝。瓶上的标签说是经过木炭或什么的过滤。不管怎么弄的,反正真的很有用。

    我又喝了些酒,抽了些烟。酒让我放轻松,让我的心思又开始可以转动,四处寻找答案,或是找出新的问题来问。

    我应该打包,离开,忘了她。但我知道,如果我离开,就再也找不到她,或是任何像她的人了。以前,我没有她也活得好好的。但现在我拥有过她,她是怎么说的来着?

    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现在我已经有钱习惯了。我知道有钱是什么滋味。我知道可以随心所欲、买到任何我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感觉。我没法回到以前那样了。

    我拥有过她——一次——我已经习惯有她了。我知道拥有她、爱她、被她爱是什么滋味。爱?真是个诡异而不可捉摸的字眼,让我觉得自己像哪首流行歌里面的英雄男主角。

    但我无法回到以前那样了。

    她没错,我也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我们需要彼此,也需要那些钱,但我却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两者兼得。我试着从玻璃杯底找出办法,却发现不在那儿。我又朝玻璃杯里倒酒,这回没加冰块了。酒很顺,不必加冰块调淡。

    我有那些海洛因,我可以带去纽约,到那些黑街暗巷打探出门路来,然后尽量脱手。这样可能行得通。赚到的钱可能够,够让我们脱离L·基思·布拉萨德;够让我们离开这个国家,到南美洲或西班牙,或意大利的里维拉海滩。靠这笔钱我们可以过很久。我们可以买艘船住在上头。我学过开船,那感觉没有什么比得上。你可以驾着船在全界各地上百万个小岛间流连忘返,那些小岛的天气总是好温暖,空气总是好干净好新鲜。我们可以到任何地方去。

    而且我们永远不必提防被暗算。

    因为我们永远逃不了。他可不是一般的丈夫,不是寻常威彻斯特郡奉公守法的中产阶级市民、结交的也是奉公守法的朋友。会带着那么多海洛因在身上的人,绝对都是势力很大的人物。只要他一声令下,话会传得又远又广,会有个非官方但牢靠的悬赏价钱,要逮某个特定的男人和某个特定的女人。哪一天在某个地方,就会有个人发现我们。我们可以跑路,但却无处可躲。

    这种方式我们撑不了多久的。一开始我们会非常相爱,然后每一天我们都会暗自多想一点那个要逮我们的男人。不会是一夕之间——我们会忘了那些黑帮,然后发生某些事情,逼我们又去回想,接着我们再度跑路。

    然后就会开始了。她会想起当L·基思·布拉萨德太太的生活,住在切希尔,有她的黑貂大衣和雪貂大衣和银鼠披肩,有一栋结实的大房子和沉重的家具,买东西出手阔绰。她会回想起不害怕是什么感觉,领悟到她认识我之前从没害怕过;但她现在老在害怕,随着每一天都要更害怕一点。然后她会开始恨我。

    而我会回想起以往单纯的生活,当时碰到事情变得太过困难,我就离开一个城市,最大的威胁也不过就是一个机警的饭店经理,最大的问题就是下一餐没着落。我会望着娇柔的她想到死亡——死得很慢、很难看,因为他会派出这方面的专家猎杀我们。而且,无可避免地,我会开始恨她。

    以这个方式,我无法拥有她,也无法拥有那些钱。我又喝了些波本威士忌,思索着,却毫无结果。一定有个办法,但我却完全想不出来。

    瓶中酒去掉一半后,我想到了那个办法,唯一的办法。换了别人可能一开始就会想到,但我的脑子有一些固定运行的路线,而这个方法不在我既定的种种思考模式中。所以我喝了一瓶杰克·丹尼之后,才终于想出这个办法。

    布拉萨德可以死。

    这念头可把我吓死了,我又赶紧快快喝了杯酒,脱掉衣服上床。我几乎立刻就睡着。或许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或许我睡觉是因为我害怕醒着。

    我在做梦,不过是那种你一醒来就忘记的梦。门上的敲门声吵醒了我,梦境消失无踪。我只睁开眼睛一下下。我没宿醉,觉得很好。至少再睡几个小时之后应该会很好。

    敲门声又开始了。

    “是谁<code>.99lib.</code>?”

    “打扫房间的。”

    “走开。”这饭店真了不起,居然上午才过一半就来吵人。“明年再来。”

    “开门,布莱克先生——”

    “别来烦我,我很累。”

    那声音变成轻轻的低语。“伦尼,”对方说,“拜托开门吧。”

    一时之间我还以为自己又回到梦境中。然后我跳下床,用床单裹着身子。她模样冷静又清新,穿着白色对襟棉衬衫和海绿色的宽松七分裤。她立刻钻进房来,我关上了门。

    “你疯了,”我说,“居然跑来这里。不过你自己也知道这很夸张吧。”

    “我知道。”

    “你可能会被他看见的,他会想不透你跑去哪里。你这样真是不聪明。”

    她一脸微笑。“你看起来好呆,”她说,“裹在床单里好像阿拉伯酋长。你在睡觉吗?”

    “当然,现在是三更半夜耶。”

    “应该是大白天吧。”

    “现在几点?”

    “快中午了,”她说,“反正他也不可能看到我。他天一亮就离开饭店。生意的事情,他说,出了些意外状况。就算在大西洋城,他也还是有生意要忙。生意比娱乐重要。向来如此。”

    我知道他在忙什么生意。一整盒消失得干干净净的生意。

    她嘟着嘴。“你看到我不高兴吗?”

    “你明知道答案的。”

    “可是你好像不太高兴,见了面连亲一下都没有。”

    我吻了她。然后一切又重演,完全重演,在沙滩上的那一夜重新来一遍。一个吻就有这种后果,她就是这种女人。

    “这样比较好。”

    “好多了。”

    她小心翼翼脱掉对襟衬衫和七分裤,把鞋子踢到床下。她其他什么都没穿。我的目光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她的双眼在笑。“你呆子。”她说。“你不需要那条呆床单,对吧?”

    没错。

    事后好一阵子,我睁开眼睛。她像只睡着的小猫蜷缩着,一头金发披散在枕头上。我伸出一只手,从她的肩头一路滑到臀部。她没动。

    我够到床头桌上的那包香烟,找了火柴点一根。转过身来,她已经睁开眼睛。

    她朝我微笑。

    “你真的很了不起,你知道。”

    她笑得更开了。

    “我会想念你的。”

    她咬住唇。“伦尼——”

    我等着。

    “还记得我在沙滩上跟你说过的吗?说我无法放弃那些钱?”

    我还记得。

    “我今天想通了一件事,就在这里,跟你在一起的时候。”

    我还是等着,没答腔。

    “我……还是没办法放弃那些钱。”

    香烟的味道不对劲。我又吸了一口,咳了起来。

    “可是我也没办法放弃你,伦尼。我……不晓得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办。我想要那些钱,又想要你,但我不可能两个都要。我是个被宠坏的小女孩。我什么都没办法,只能想。”

    我知道答案是什么,也知道自己不敢告诉她。但是,骰子已经掷出,无法更改。我看不到骰子的点数:不晓得我们是会拿到七点还是出局。但无论如何,从此<a href="https://.99di/character/6a21.html" target="_blank">模</a>式已经确立,不可能改变了。

    “基思多大?”

    她耸耸肩。“五十。”她说。“五十五。不晓得,我从没问过他,很呆,对不对?竟然不晓得自己的老公几岁。五十或五十五左右吧。不晓得,你问这做什么?”

    “我只是在想。”

    她望着我。

    “我的意思回来。”

    “会要多少?”

    “不晓得。另外我还需要钱在纽约张罗一切。不多,但我得尽量多弄点钱。我真不想跟你开口——”

    “别傻了。”

    我咧嘴笑了。“你能弄到多少?”

    她想了一会儿。“我有几百元现金,都给你。”

    “那你要怎么解释?”

    “要是他问起来,我就说我看到一些中意的珠宝。我不认为他会问,那不是他的作风。他不在乎我花钱买什么、怎么花的。如果我告诉他我赌马输掉了,他也不在乎的。”

    “你确定没问题吗?”

    “确定。”

    “把你能弄到的钱放在信封里,上头什么都别写。今天晚上找个时间经过我房间,门会关着,但不会锁。你开了门,把信封扔进来,然后离开。不要停下来跟我说话。”

    她微笑。“听起来真像间谍电影。斗篷与匕首。大明星鲍勃·米彻姆穿着军用雨衣。”

    “这样比较安全。”

    “我会照办的。晚餐之后吗?”

    “什么时候找到机会都行。我会待在这里等那个信封。后天我会离开去纽约。我不想太匆忙,这样行吗?”

    “应该行吧。”

    “穿上衣服,”我说,“我们纽约见了。”

    我们都匆忙穿上衣服。然后我示意她退后,自己走到门边打开。一名打扫房间的女服务生正慢吞吞沿着走廊往前走。我等到那个女服务生转了弯。

    把莫娜送出门前,我抓住她迅速吻了一记。那个吻很奇怪——毫无热情,同时又出奇地紧张。然后她出门进了走廊,朝电梯走过去,我关上门回到床上。

    瓶子里的杰克·丹尼还剩两、三口。我喝光后,觉得好过一些了。

百度搜索 骗子的游戏 天涯 骗子的游戏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骗子的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劳伦斯·布洛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劳伦斯·布洛克并收藏骗子的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