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被强行带到校舍的桃子,愤愤不平地盯着杰克.奥.兰达。满身恶作剧孩子感觉、身材娇小——她没预料到执行部有这样的人物,但既然他担任主持,肯定跟执行部有关系。

    “我一个人去就好!”

    桃子怒吼,杰克.奥.兰达浑身一震,慌忙扶住摇摇欲坠的南瓜头。

    “是吗?那希望你们有好发挥!”

    南瓜挥挥手,飒爽地远去了。

    “什么东西啊,早咲你要怎么办?不过一寸法师要找谁去?”

    “不知道,这是日本的老故事,先找老头或者老太太吧。彼得潘应该去找温蒂和琴柯贝尔、还有霍克船长、船员……咦?温蒂有没有兄弟姐妹啊?船员有多少个?应该类似这些人吧?”

    “一大群人?啊,真是麻烦死了。”

    看到打扮夸张的学生到<bdi>.99lib.</bdi>处乱跑,让人郁闷。手持大法器的水羽很惹人瞩目,桃子挥挥手:

    “我们分头找比较好,一会儿见。”

    想到跟他在一起,自己会成为别人瞩目的焦点,桃子和蔼地笑笑,上了楼梯。要从这么大的学校中找人,实在很辛苦。正往楼梯上爬的她,来回看着楼上楼下,然后一口气跑到三楼,确认没有人在,继续跑到屋顶门前。从口袋中拿出钥匙,开了门走进去。正想要上锁时,听到响的声音:

    “你吗?”

    “……逃课了?”

    响坐到屋顶中央眺望天空。桃子想问怎么又是这里,但没有说出口。

    “你的打扮很古怪。”

    像平常那样穿着制服的响,上下打量了桃子一下说。他似乎不想参加万圣节活动。

    “这是执行部的策划。”

    “服从他们的人是傻瓜。我没有义务陪着执行部的人玩。”

    “一点群体性都没有。”

    虽然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但桃子还是不假思索就说出来了。

    “你的庇护翼在干吗?”

    “我让他们拿走我的芯片。找到终点前别来找我。”

    响淡然地回答,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想到在校舍内和庭院中奔走的学生,心情越发不愉快。但桃子自己也为了打发时间才来这里,自然没立场抱怨了,只能叹息。

    察觉自己立场脆弱的桃子转过身要走,响赶忙喊住她。

    “你有看到一个人偶吗?”

    桃子对响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虽然见过,但人偶已经还给神无了。桃子不想多说什么,回答了一句“没见过”就要走。

    “你走了?”

    “你一个人在这里休息,不好意思打扰。”

    淡淡地说完,桃子打开门,走回校舍内。很快,桃子听到隐藏的脚步声和说话声正往这边靠近。虽然不想回学校,但无定跟响独处也不好过,于是桃子给门上锁,无奈地下了楼梯。

    眺望窗外,发现浓绿森林有什么在动。那是熟悉的制服,不想看到的女人的侧脸——本来<tt>99lib?t>就不高兴的桃子,更加不高兴地别开视线。

    但,有什么吸引了她,她再次凝视窗外。

    今天是执行部七花的万圣节派对,所有学生都要化妆,但那个女人——四季子却穿着制服到森林去。

    “……之前她也到森林去过了。”

    自言自语地说着,桃子放轻脚步,走下楼梯一步。她唇角往上勾,然后一口气奔下楼梯。四季子没带谁盗森林区的话,果然跟之前预料的一样,应该有着特别的理由。尤其四季子小心隐藏行踪,很可能暗中进行什么计划。

    “对了,最近她老是一个人呢。”

    桃子想起来近来四季子在教室中的情景。她总觉得四季子跟自己的喽啰保持着距离,现在看来不是错觉了。发现逐渐张开的异变网络,桃子笑着来到出入楼,换上鞋子,伪装寻找同伴的样子,往校舍背后走去,确认没有人才推开围栏中的门。

    走进森林,桃子仔细留意四周有没有四季子的身影。

    找了一会儿,还是没发现,桃子叹息着垂下头,突然她发现脚下的草有被践踏过的痕迹。也许被践踏过好几次吧,草的一部分干枯,自然形成了一条路。也许能追上去——被好奇心驱使的桃子往森林深处走。

    兽道意想不到的长,一直延伸到女生宿舍附近。摸摸往前走,寻找四季子踪迹的桃子,突然听到什么叫声,收住脚步。

    “什么万圣节!”

    是四季子的声音。粗鲁的语气标明她现在处于盛怒状态,为此而恶心的桃子,观察四周情况,躲在树荫后往声源靠近。

    “什么啊,算什么算什么!为什么事情不能入预期发展!现在她不是一个人。那样的丑女太碍眼了!既然有我在,既然我适合那位置,为什么那种女人不能早点消失!为什么那种女人会抢走了我的位置……!”

    持续尖锐的叫声,蕴含着让人鸡皮疙瘩直冒的感觉,在森林中扩散开来。桃子以为四季子说的丑女是说自己,心情有点不愉快,但很快就发现四季子怨恨的是别的女人。

    “我才配得上鬼头新娘这称号。”

    原来是在说神无。四季子在人前从没有试过这么赤裸裸地表现情绪,现在看来她已经气疯了,不对神无出手,心底的怨恨无法消除。想到校内三翼把神无保护得滴水不漏的情景,想要攻击她不容易啊,桃子不由得苦笑。

    当然,四季子并不值得同情。

    “如果你以为一切都会如你所愿就大错特错了。”

    桃子嗤笑。误以为任何人都应该对自己好的蠢女人,甩动美丽头发,疯狂发泄。妒忌竟然会让人疯狂至此,实在太奇怪了。

    “贡。”

    四季子突然停下动作,怒吼。

    “贡…<s></s>…?”

    意想不到的名字让桃子吃惊,她隐去唇边的冷笑,看向森林深处。那里只有不再疯狂、跟之前一样美丽的四季子。四季子急速的变脸术让桃子哑然,默不作声地继续观察。

    “你在吧?出来。”

    四季子柔声喊,来回踱步。

    “你总不能一直躲下去。贡,快点出来吧。没关系,我不会生气的——啊——”四季子一顿,仰起头看向天空,“我很生气。”

    藏在树荫中的桃子,静静观察凝视虚空的四季子。她的反应怎么想都不像是正常人。第一,为什么四季子会在森林里寻找国一呢?

    “什么东西啊!为什么你不为了我行动!你为了我消灭那个女人就好了啊!为什么要背叛我?真是难以理解。”

    四季子低沉的声音让桃子背部闪过一阵恶寒,还是在她发现自己前离开吧,突然看到一枚大岩石在动,桃子目瞪口呆。沉没在地面下的大石往旁边挪动,渐渐岩石跟地面间敞开了一道口,黑暗的洞中有什么人出现了。迅速躲到树木丛中的桃子,责怪自己退的不是时候,屏息静气观察的。

    “哎呀,贡你终于出现了。”

    四季子说,桃子慌忙看向树木对面的方向,从岩石缝隙中出来的男子——国一已经走到四季子面前。风吹过静静伫立的两人间,四季子凌厉地盯着国一,然后笑了笑。

    “对,你背叛了我。”

    淡然的语气。跟毫不犹豫说出这句话的四季子相比,国一显得狼狈万分。

    “我没这样想过。”

    “那你干吗躲起来?我每天都来找你。”

    “……我只是有些事想不明白。”

    “什么不明白?我应该对你说明一切情况了。”

    四季子温柔地说,走近国一,只是脸上的笑容跟之前不同。

    “说明?朝雾神无是谁的新娘?守护她的鬼又是谁?成将怎么不见了?鬼头的新娘在哪里——”

    “鬼头的新娘就在你眼前。”

    躲在树荫下,低头翻找手机的桃子,被四季子突如其来的发言吓得双目圆瞪,手机差点掉到地上。桦鬼选定的新娘是神无。三翼的求爱更让神无成为风云人物,这件事国一不可能不知道。桃子想不到四季子会对国一撒这种破绽百出的谎言,不禁好笑地看着两人。

    她似乎很执着于名誉地位。

    兴趣被勾起的桃子重新把手机放回口袋中。

    “你真的是鬼头的新娘?”

    “没错,我之前不是都说过了。你竟然把自己守护的女生都忘记了!朝雾神无虽然被众多鬼求爱了,但没什么了不起的。她只是自我感觉良好,搞不清自己立场的蠢女人。现在甚至敢诱惑鬼头了。因此必须早点处理她。贡你也不想让自己的主人蒙羞吧?”

    “……那守护那女人的鬼是?”

    “我不知道,不过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盯着说的斩钉截铁的四季子,桃子无法置信四季子竟然敢说这种弥天大谎。

    “反正我迟早会让你见鬼头的。没问题的,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我不会责备你之前的逃避和匿藏。”

    四季子脸转向这边,缩着肩膀藏在树荫下的桃子,心跳猛然加速。四季子的眼瞳中没有交点,脸上的微笑全无。看上去像一个造型美却没有灵魂的人偶。

    树枝折断的干脆声音传入耳——那刹那。

    “对不起。”

    道歉的声音自桃子意想不到的近距离发出。

    桃子哑然抬起头,看到了距离自己几步之遥的地方站着一个身穿简单洋装的修长少女。两人视线瞬间交汇。为了抑制住尖叫的冲动,桃子双手捂嘴,别开脸。少女——优奈慢慢的践踏着枯叶靠近。

    “优奈,你能帮助贡吗?”

    背后传来四季子的文化,优奈的表情瞬间变得险恶。

    “别动,被她发现你就死定了。”

    优奈伪装直视前方,以手遮挡着唇,低声对桃子说,然后快步往前走。无法把握状况的桃子,压低身子继续窥探森林深处的情况。充满异样压迫感的空间中,四季子、国一、优奈三人静静地站着。

    “我相信你们是有不满了,”第一个开口的是四季子,她责备的是优奈呢,还是国一——彷徨的视线没有投向两人中的任何一人,她只是凝视着虚空微笑着,“算了,我原谅你,因为圣人也有犯错的时候。”

    露出一个让人心寒的开朗微笑,四季子自言自语。优奈恐怕察觉到了四季子的异变。正因为发现了才让桃子别出现。屏息留意三人动向的桃子看到四季子从短裙口袋拿出一把刀子。

    “这是最后一把了,那女人对危险品的感觉异常灵敏。买到新刀子了吗?”

    “这个……买不到。”

    “为什么?”

    “被我父<cite></cite>母发现了……他们擅自跟卖家联系,卖家跟我说不能卖给未成年人。”

    紧紧盯着闪烁其辞的优奈,四季子歪着脑袋走过去。

    “一点用都没有。”

    四季子沉重的一句话,让优奈浑身颤抖了一下。

    “算了,我不会依赖你们,今天是万圣节,这个借我。”

    四季子从僵硬的优奈手上夺走羽毛装饰的面具,转向校舍走去。哑然目送她离开的优奈,瞬间回过神,赶紧追上去。伴随着远去的声音,现场沉重的气氛也突变,桃子安心地舒了一口气。

    “那个混蛋女人……该不会想亲自动手了吧?”

    即使有多么怨恨别人,这样做也太冲动了吧。想到这里,桃子内心无论如何都静不下来。

    “我还以为她会有更好的办法呢。”

    “……你是谁?”

    正当桃子抱着头叹息时,顶上传来问话声。国一拨开了树丛,俯视着桃子,桃子不由得尖叫起来。

    “从刚才开始你就躲在这里了。”

    “刚才开始!?你一早发现了,怎么不早说!”

    她不由自主怒吼,结果国一表情玄妙地回答:“因为四季子好像没发现。”

    桃子盯着国一,站起来,确定四季子已经走远了才沉声说:

    “你怎么跟江岛搅浑在一起了?我们一直在找你。”

    “我?”

    “当然是你了,虽然听说你转校了。”

    “谁?”

    “我都说你了!躲在这里跟江岛说些奇怪的话,真是搞不懂你。”

    “江岛是谁?”

    “就是刚才跟你说话的女人!叫四季子的新娘!!”

    “啊啊,四季子呢。”

    国一迟钝的反应让桃子更加生气,瞥了他一眼看向校舍。

    “那个女人很糟糕呢。她好像下定决心了,这样下去肯定会做出什么大事……不过有三翼挡着,跟我无关呢。”

    神无身边有三个强悍的鬼,四季子即使发狠了也不成问题吧。

    “不过她做的太狠,事情也是很麻烦的。”

    “三翼。”

    国一不解地重复桃子的话。他的每个反应都让人觉得纳闷。

    “三翼就是保护鬼头的庇护翼,你是鬼吧?连这种事都不知道?”

    “……三翼是我。”

    “如果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愚弄我就大错特错了!这点知识我还是有的!贡你初来乍到就转校,可能不记得我吧,不过神无你总会认识吧?”

    “朝雾,神无……?”

    “对对,她是我朋友。神无是鬼头的新娘,三翼就是守护神无的鬼。神无现在应该跟执行部的士都麻前辈一起,江岛怎么闹都没用。”

    拿着一个面具就出发,实在太冲动了。让她知道自己的无能也好——桃子在心底嘲笑,看到眼前的男人双手抱头,蜷缩身体,发出低沉呻吟,桃子慌忙想扶起他。

    “怎么了!?”

    国一的脸因痛苦而扭曲,他似乎听不到桃子的文化,脸容更加扭曲。

    “成将在哪里……?”

    “谁?”

    “鬼头,成将。”

    “鬼头就是神无的鬼啊。”

    “不是,成将的新娘中没有叫那个名字的女生。”

    “……鬼头的名字叫桦鬼。”

    风马牛不相及的对话让桃子心生不安,她扶着痛苦的国一的手往前走。怎么想都奇怪。言语不通的感觉让人郁闷,桃子知道这情况她一个人应付不了,只好带着国一到校舍去。

    “跟我来,我们道保健室去。啊、保健室的老师也是三翼之一,也许他能给你解释。”

    桃子为自己的提议股掌,她拨开书目前进,被拖着的国一也乖乖地跟来了。尽管不是出自本意,但想到四季子的怪异举动,把国一交到保健室,然后去找神无说明情况是最妥善的办法。一旦破坏彼此的关系,神无的警戒心会更强,目前要尽量避免不利于自己的形式。

    桃子带着国一穿越围栏,进入鬼之里高中的领地范围。两人正想往南楼走去时,被一阵粗狂的叫声汗珠了。

    “土佐冢!你是彼得潘吗?”

    头戴用长长白色羽毛装饰的深红色帽子、披着红色斗篷、脖子上系着让人觉得落伍于时代的宽大蝴蝶结、身穿衬衣和贴身裤子,腰侧配有设计新潮的细长剑刃的放送部部长大田原跑了过来。

    桃子来回打量了他三次,对于他脸上跳跃的大胡子依旧不解问:

    “霍克船长?”

    “嗯,土佐冢你有芯片吧?很多人因为奖金而出动了,如果我们再拖拉就要输了……好,吻合。”

    大田原把自己跟桃子的芯片合起来,舒了一口气。然后拿出手机,贴近耳朵。

    “是我……那个,霍克船长。已经找到彼得潘,你那边呢?……还没找到温蒂吗?船员呢?我知道了,马上过去。”

    说了几句奇怪的话后,大田原挂断电话。桃子诧异的问:

    “部长你跟谁说话?”

    “船员头目……二年级的……糟糕,叫什么名字?集团成员分头找总比一个人找有效率,找到后就打电话联系。很不错的策略吧。”

    看来他干劲十足。大田原的笑脸让桃子如是想。

    “意想不到的便于交流的策略呢。”

    桃子惊讶又感动得说出自己的意见,突然一道陌生声音插进来说:“那就是我们的目的。让陌生人联手,互相帮助是基本要求。如果集团中有几个人是认识的,效果就更加好了。对了,你们有见过这么高的杰克.奥.兰达吗?”

    诧异的回头一看,跟在学校庭院看到的杰克.奥.兰达不同,眼前是个披着紫色斗篷,个子高高的南瓜头人物。

    “没见过吗,就是杰克.奥.兰达啊。早上他还做了主持。”

    “……不,没见过。”

    “<mark>99lib.</mark>是吗,谢谢了。跑哪儿去了那家伙。都让他带电话了!”

    从身材和声音来判断,南瓜头里面的应该是个男生。摇晃着的脑袋,插入桃子和大田原对话的杰克.奥.兰达就这样消失在庭院中。

    “部长,那个——”

    “执行部的成员吧。啊,芯片我先拿着。总之找到所有成员和芯片才符合参赛要求。对不起,你身后那个穿戴整齐的是谁?”

    闲扯了一大轮后,大田原看到了国一,乖乖站着的国一,似乎被众人的化妆吓到了。

    “呃,我班上的、朋友?她不舒服,我正要跟他去保健室。”

    “……好像在哪儿见过……也许是长得像。”

    大田原认真打量国一,始终想不起来。

    “如果你找到温蒂就跟我联系。应该是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吧……还有,找找类似船员的人,我先到校舍那边去。”

    “是。”

    虽然不想参加,但桃子还是亲和地笑着点头。庭院中有好几队人马,也有些拿着相机温吞互拍的,远远就感受那种难以融入的氛围。跟大田原分别后,桃子跟国一来到校舍入口。

    “在举行什么活动?”

    国一困惑地问。一一说明太麻烦了,桃子耸耸肩在入口处脱下鞋子,走向保健室。无论哪里都是乔装打扮的人,让人的羞耻心完全麻痹。

    桃子穿过走廊,移动到保健室所在的中央楼去,若无其事地抬头看着跟北楼相邻的庭院。那里正站着以为美丽少女,桃子屏息。少女以面具覆盖脸部,红艳如血的唇部勾出一抹微笑。

    “是四季子。”

    四季子的笑勾起了桃子内心的不快情感和寒气,国一的话更让她加快脚步。关根优奈应该跟她在一起的,但站在中庭的只有戴着面具的四季子——不知为何非常不安地站着。在中庭上踱步的学生看到四季子都皱眉,觉得印象特别深刻。

    四季子每移动身体一下,手边就会闪现光芒。桃子喉咙衣襟,别开脸。

    她突然响起了在屋顶第一次跟响相遇时,他用来戳着自己喉咙的刀。那跟四季子的是一样,恐怕是优奈大批量购入的刀其中的部分吧。

    不祥的预感煎熬着她的心,桃子尽可能不看中庭在走廊上快步走,直到来到保健室门前才舒了口气。

    桃子手放在门把上。

    “……里面有谁在?——鬼头?”

    国一问。桃子用力扭动门把,门被推开,视线明朗。

百度搜索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桦鬼3·梦之觉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梨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梨沙并收藏桦鬼3·梦之觉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