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文化祭结束了,鬼之里也开始有了深秋的征兆。

    “天气好像突然变冷了。”

    上学途中,水羽蜷缩着身子说。

    “没听说万圣节的安排呢,取消了吗?”

    “副部长和几名下属在处理了。”

    “……那部长干什么去呢?”

    “加入你们啊,不行吗?”

    从职员宿舍到校舍的路上,四人一如往常地说着开心的话题。说话的光晴和水羽、倾听的丽二和神无。一眼看去,非常和平的光景。

    但事实并非如此。知道神无是桦鬼的结婚对象而感觉不满和好奇的一般学生们,被讴歌历代能力最高的桦鬼烙印引发情欲的狂人,对神无是鬼头新娘而反感,随时监视她的关系者,三翼的反应和对消失了的桦鬼心存疑问,复杂交错,让气氛沉重不已。

    神无察觉到身边一异样的紧张感,悄悄叹口气。

    走到校舍门口,丽二进入教职员专用通道,光晴走到三年级出入口,神无跟水羽走到一年级用的出入口。

    “今天也要努力呢。”

    水羽笑说。接下来就是他一人守护神无了。神无知道自文化祭以来,水羽有多么紧张,<big>99lib?</big>于是低头轻轻鞠躬。

    “请多多关照。”

    “嗯,交给我吧。”

    他的回答语气总是那么开朗。以史上最小的年纪担任桦鬼庇护翼,该是何种负担。有时候连丽二他们都为水羽的抗压性之强而感动,神无再次低头鞠躬。

    “早!”

    一道朝气蓬勃的声音响起,神无抬起头。换好鞋子,正等着神无的桃子笑着挥挥手。

    “几天中午的广播,我想放爵士音乐。之前找到一张好唱片。”

    边等神无换好鞋子,桃子边自说自话。多亏萌黄强调说“过度的保护对神无不好”和水羽保证自己一定能保护神无,神无才能平安加入放送部。尽管光晴有点不满,但因为神无跟他的约定,有什么不妥就马上报告,他才不情不愿答应了。

    “啊,糟糕,我忘记跟老师申请许可了。对不起,神无,麻烦你把书包拿回教室。我要在指导课开始之前进行申请。”

    “我也去。”

    “神无去也就太迟了。”

    桃子把书包丢给神无,笑着跑出去。这位少女,任何时候都能动力十足。神无感叹地盯着桃子远去的背影,水羽突然感叹。

    “土佐冢太勉强人了。我看着都不忍心了……我给你拿书包吧。”

    水羽表情复杂地低喃,伸出手想要拿过神无手上的书包。神无慌忙摇头,拿起书包往前走,转头看着水羽。桃子是唯一会跟孤立的神无说话的女生。虽然不知如何应付沉默寡言的神无,却还是耐心地跟她说这说那。尽管桃子经常强加工作给她,但神无没有觉得不愉快。对于优柔寡断、决断力不足的神无来说,有时候桃子是可靠的存在。

    “对不起,我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因为丽二听到土佐冢的名字后,反应有点微妙……我觉得丽二也在戒备着她所以就……应该算是担心吧?”

    水羽说话很少这么含糊不清,神无惊讶地看着他,水羽单手抚脸,耸拉着肩膀。

    “对不起,我的说法有点过分。”

    他也没有明确的理由吧。水羽的反应让神无不知道该如何回应。饱受着众多人的注视,两人沉默地越过楼梯往教室走去。教室内充满了早晨特有的喧嚣,但两人<kbd>藏书网</kbd>踏进教师的瞬间,四周一片安静。自文化祭以后,她与水羽出现时总是那么沉默——尽管知道这一切的发起人就是四季子,但神无却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把桃子的书包放回她的书桌上,神无来到自己的位置。突然背部闪过一阵恶寒,神无低头探视抽屉,看到一把刀刃闪耀着钝光的美工刀被人用透明胶带竖直地固定在里面。

    神无从口袋中拿出手帕,包裹着刀刃把刀子拉出来,若无其事地把刀刃放入书包中。

    她之所以不为所动是因为这件事在以前的学校中经常发生。

    神无感觉有人在瞪着自己,抬起头时,刚好与四季子四目交织。那种混合着明显敌意和厌恶的视线,让她不由得心寒。她慌忙移开视线,听到庭院中传来阵阵议论声,借机看向窗外。学生们的实现汇集到一点上。顺势看去,只见一台漆黑的高级轿车停在校门口。熟悉的车身让神无不由自主地站起来,驾驶席的车门打开后,下来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

    “斋主。”

    有点吃惊,但更多的是失望,神无盯着渡濑低喃。远远看去也知道渡濑表情生硬、隐含丝丝阴霾,神无胸口涌起一股不祥预感,身体反射性地跑出教室。

    神无不管周边如刺般的眼光,下了楼梯,在鞋柜前换上外出鞋子走出校舍门口。渡濑也许在找来客专用的入口吧,伫立在校舍前。

    “斋主。”

    她喘息着小跑过去,闻言渡濑迎向神无。

    “神无小姐。”

    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称为小姐的神无,惊讶地仰望着渡濑。渡濑走近神无,轻舒一口气,缓缓垂下眼睑。

    “很久不见。”

    面对有礼鞠躬的男子,神无也赶紧深深鞠躬。抬起头,看到渡濑露出了解什么的表情,然后再次垂下眼睑。

    “怎么了?”

    闻言,渡濑叹息,察觉到四周学生的注视,他选择闭嘴不谈,但在神无率直的眼神下,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这事跟你也有关系……我必须告诉你。”

    渡濑语气一顿,叹息。从他样子看来,神无知道他接下来的谈话内容是渡濑本身也无法接受的。他看着手上的黑色皮包。

    “受忠尚大人的命令,我来递交鬼头的退学申请。他说不能再任由鬼头这样胡闹下去—还有,神无小姐,忠尚大人命令我跟校长<bdo></bdo>谈判,找一位适合你的鬼。”

    “呃……?”

    “鬼头配不上你。虽然在外形上没有任何鬼会比鬼头好了,但肯定有鬼能给你幸福。忠尚大人很喜欢你,觉得这样下去你太可怜了,三翼中的一位也加入了候选名单中。”

    搞不懂他的意思,神无凝视着渡濑。为什么桦鬼必须退学、而自己必须跟其他鬼结婚?

    “这跟求爱时不同的。我们不希望拥有鬼头烙印的你卷入无意义的纷争中。”

    神无隔着衣服按住盛开于胸口的烙印,感觉到心脏在加速鼓动,下意识握紧拳头。

    “我……”

    “请你体谅,这都是为了你好的决定。”

    无论怎么说,这决定都太一厢情愿了。他们的善意,无法让现在的神无感到高兴。神无不掩饰疑惑的情绪,仰视渡濑。她咬着颤抖的唇瓣,深呼吸一口终于开口道:

    “请你带我去见父亲。”

    没说服力但却鼓足勇气的一句话。听到这句不算太强硬的话,渡濑反而露出安心的表情。

    渡濑扬起头,直视神无。

    “我去见父亲……”

    神无困惑地要说什么,这时她才发现直到十六岁,一个配得上“爸爸”称谓的人中终于出现了。神无的亲生父亲在她出生前就去世了,神无甚至没听过他的声音,无论基于何种情理,她都能称呼忠尚为“父亲”。尽管第一印象不太好,但在本家时,两人在走廊擦肩而过,他都会开心地跟她说话,有时候还打电话关心自己——而且还很有耐心地听神无说话。

    他在担心自己吧。

    话说了终于有实感,一种类似害羞的感觉。不知道渡濑是入户看待双颊晕红、沉默不语的神无,他只是静静地转开了视线。

    “那个,到本家……”

    “真的好吗?”

    承受众多瞩目的情况下,渡濑再三确认地问,神无咬着唇点了点头。

    总觉得继续这样下去,就再也见不到桦鬼了。神无知道自己很焦急,但也只是干着急。

    神无点点头,朝渡濑开来的车子走去,突然一只肩膀搭在她肩膀上。

    “其实不用那么焦急哦。”

    渡濑的眉毛一跳一跳的,似乎在忍着笑。明明没做什么奇怪的事,渡濑却脸色一凛,低声说了句“失礼了”。但他的肩膀还在不停颤抖。拼死忍着笑的男人快步赶上她,满脸通红的神无只能缩着肩膀紧跟其后。

    渡濑打开后座的车门,神无坐了进去。很快就止住了笑的渡濑进入驾驶座,启动引擎。目送轿车离开的学生们的样子映入神无视线,她突然想起自己没有告诉三翼一声就离开学校,脸色有点苍白地贴在车窗玻璃上张望。

    “我们知道了他的行踪。”

    渡濑突然说出没头没尾的话,神无静静地看着他。

    “因为这是鬼头第二次失踪了。不过鬼头不允许任何人走进那里。所以我们不能直接去把他带出来。忠尚大人也知道,因此采取别的措施。”

    “申请退学。”

    “嗯,鬼头是那种隐居几个月都没所谓的人。”

    渡濑苦笑着说。说到这里,两人没再说下去,神无面无表情地盯着手握操纵盘的渡濑好久,然后转头看向车窗外。车窗外流动的景象,她过去曾经看过一次。朦胧的记忆在脑海中苏醒,车子滑入单调的高速公路继续奔驰。过了一个多小时,车子转入普通公路,在森林中央穿梭。森林中的红叶乍露头角,鲜活地告知人们深秋到来的信息。

    被红叶吸引的神无,在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一堵白色墙壁时,不由得吃惊低呼。

    “大宅已经改建了。”

    神无仰望墙壁,渡濑轻声说明,把车停在挂着美丽装饰物的门扉前。神无哑然地看着无人看守的门扉自动开启,惊讶不已。渡濑笑着把车驶进平整的大屋通道。通道两旁是青翠的草坪和鲜绿的树木,再往里走是白花花的喷泉,喷泉后头是玻璃温室和各式各样的花儿,供人休息用的雕花长凳,最后是一座宏伟壮观的西式建筑——尽管门前停放的几辆工程车破坏了景观,但之前那古色古香的日本大屋和日式庭院早就消失无踪了。

    渡濑把车停在大屋前,下车打开后座车门,神无惶恐地下车。单从外观判断,西式大屋大概是五层吧。

    “神无小姐,这边请。”

    渡濑有礼貌地带领神无往前走,来到有金色门把的气派大门前。就在渡濑伸手握门把的瞬间,门从内侧打开了。

    “客人——哎呀,神无,好久不见了。啊,我要带儿子进行身体检查!”

    “伊织大人。”

    看到探身出来,高兴地牵着神无的手,渡濑赶忙介入两人之间。

    “神无小姐今天来是为了鬼头的事。”

    “啊啊,要找忠尚大人吧?那就不能跟我们一起去了。”

    伊织无奈地睨视着渡濑。神无从敞开的门看到室内的装饰,吃惊得双眼圆瞪,伊织对神无招招手。

    “过来,我带你参观一下。下次来玩的时候我再带你参观整座建筑吧。”

    神无顺从地跟着伊织,打磨得光滑的地板延伸到远处。设计新潮的灯饰照<kbd>.99lib?</kbd>亮长长的走廊。正当神无疑惑该在哪里换鞋子时,才发现不换鞋子也没关系。看到伊织赤足行走,神无还是无法安定下来,四处张望。

    途中,多次与忠尚的新娘擦身而过。尽管她们有点吃惊,但还是会说一句“你回来了”。当然也有新娘是为了日式大屋能改成西式别墅而高兴的。

    “忠尚大人能听从我们的要求,大家都很高兴呢。”

    看着惊讶的神无,伊织呼呼地笑了。

    走了一会儿,伊织停在一扇门前,敲了敲门然后扭动门把。

    “客人来了。”

    伊织边推开门边说,靠在沙发上看文件的忠尚淡然地回应。他似乎沉迷在文件中,看都不看门这边一眼。伊织催促不知所措的神无走过去,神无紧张地走过覆盖着长绒地毯的房间中。

    忠尚抬起头。

    “神无。”

    忠尚手按在沙发背上,支撑起整个身体,然后弯腰把文件放到书桌上,调整坐姿。

    “渡濑带你来的吗?”

    忠尚责备的声音让神无慌张起来。

    “是我求他带我来的……桦鬼他……”

    “嗯,我提出退学申请了。”

    “那……”

    “是我的判断。那蠢材儿子音讯全无。即使我多次想要取得联系也没办法。对不起,他竟然把自己的新娘丢下那么久……没有谁会像他那么蠢了。”

    神无低着头,狼狈不已。她知道对鬼来说,新娘是多么重要的存在,但神无从不认为自己有那么重要。

    “不能再让鬼头新娘——你的荣誉蒙尘了。我会快点给你找到适合的对象。”

    忠尚的表情告诉神无,他真的在担心自己。本来神无的立场就很脆弱了。身为鬼头的新娘却在没有庇护翼守护的情况下长大,徒有形式的结婚典礼上穿着凑合而来的礼服,新郎本人还迟到了。把新娘放在第一位的鬼族来说,这一切都充分说明这个新娘是不受重视的。

    再加上,桦鬼长期失踪——

    “虽然我想让你做我儿媳,不过应该有更适合你的鬼存在。我已经找到几个合适的人选了,无论是校内还是校外。”

    “父亲。”

    神无害羞的称呼,让忠尚惊讶地看着她。

    “啊、啊?”

    也许是太吃惊了吧,忠尚定定地看着神无。也许是不习惯也许是害羞吧,神无一时语塞,但马上又下定决心似的开口:

    “我想、桦鬼……”

    “……你想见他吗?”

    忠尚代替她把话说完。神无点头,他深深叹息。

    “没必要特意去见他。现在分开了对你比较好。”

    “但是……”

    “也许他只会伤害人吧。他不知道什么叫依赖,也不知道如何让别人进驻自己的心……我是这样教育他的。”

    忠尚自嘲地说。但坦白说,神无无法接受忠尚的解释。现在放弃也未免太早了。神无边拼命想着自己如何说服忠尚,边静静看着忠尚。

    也许是受不了了吧,在神无找到合适的言辞之前,忠尚宣布投降。

    “想不到你这么坚持。”

    “大家所坚持的都不同吧。”

    忠尚的话被订正,忠尚幡然<bdi>99lib?</bdi>醒悟似的看着伊织,扯出一抹苦笑说:

    “伊织,告诉渡濑让他出车。”

    “到哪里?”

    “……琴音的别墅。”

百度搜索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桦鬼3·梦之觉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梨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梨沙并收藏桦鬼3·梦之觉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