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虽然午餐是跟桃子一起吃,但因为对周边的人心存恐惧,神无完全食不下咽,比平常吃的更少了。

    “你这样会病倒的。”

    看着脸色苍白沉默不语的神无,桃子无奈地耸肩。神无无言地低下头,突然听到四周传来窃窃私语的语声。

    “听说昨天,有人看到贡了。”

    “贡?就是那个转校走了的贡国一?”

    “嗯,对。听说当时踏着在校内溜达呢。”

    “看错了吧,一个月前他不是因为父母的关系而出国了吗?”

    “应该看错了吧。虽然那个人坚称绝对是贡本人。”

    神无看向讨论的人,原来是同班同学们。几个关系比较好的男女围坐在一起,低声地讨论着自以为的秘密情报。

    “也许他又转校回来了。”

    “不可能吧。”

    男生们大笑出声,女生们也笑了起来。

    “对了,那人还说看到神无了。”

    自己突然出现在话题中,神无吃惊地看着桃子。她边玩这手机边开口说:

    “虽然有点可疑,但真的出现目击者了,但贡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出现呢?”

    桃子停下打短信的动作,说了几句后又挪动手指。

    “……跟我没关系吧?”

    一直盯着画面看的桃子叹息,然后关上手机。马上口袋中传来熟悉的短信到达的声响,桃子皱眉。然而她却不想看短信。

    “没关系吗?”

    神无不由自主问,桃子耸耸肩,无所谓地说“没关系”。

    “下午有什么计划?”

    桃子站起来,把餐具放回回收处,问神无。跟着站起来的神无收拾好餐具,两人走出饭堂。对特定活动没多大兴趣的神无没有回答桃子的问题,一脸疑惑。

    “我以为会很好玩呢,跟期望的有点出入。虽然这样悠悠闲闲地,明天还能休息的安排蛮让人高兴的,不过很累啊。今天我们逃课吧?南楼经营模拟店,北楼举行演示会,中央楼不久空荡荡了?中央楼三楼有旧电脑和图书馆,我们可以在哪里打发时间!”

    桃子提议,没等神无回应就走出去了。无论是人多的地方还是人少的地方,自己都会害怕,然而从桃子的性格来看,她应该是喜欢祭典活动的人。想到桃子是在担心自己,也不好有什么异议,神无跟着走上楼梯。一如预料,三楼一个人都没有,比想象中的更加闲散。电脑教室位于北楼一侧,里面有最新型的器材,但利用频率不高。

    “听说会有人巡逻呢,要小心别被发现了。”

    桃子神色宛如想到恶作剧点子的小孩一般闪亮,她低声说,朝图书馆走去,一楼是职员室,里面设有饭堂,跟其他楼层的结构明显不同,二楼三楼跟南楼构造差不多,沿着走廊走到尽头就看到图书馆三个字的牌子。快一步到达的桃子,扭动门把,扬声说:

    “上锁了!什么嘛,真是的,难得我们来到。”

    她用力摇晃门把,嘟着嘴走到旧电脑室前,确认们也是锁上了,不高兴地抿着嘴。桃子确认其他教室情况都一样后才回到神无身边来。

    “等一下,我现在……”

    桃子正要说点什么时,手机响起。桃子摸摸口袋中的手机,无奈地耸拉着肩膀,不情不愿地拿出手机接听。

    “我现在很忙!啊?人手不够?那跟我没关系吧?随便你怎么做啦,能不能别烦我?”

    她粗鲁地喊了一通后,挂断电话,甚至直接关机。

    “那家伙的态度真是气死人了。”

    桃子对吃惊的神无招招手。

    “我到职员室借钥匙,很快回来,你等着。”

    “一起吧……呃。”

    “神无你留在这里。刚才上楼梯你都快要倒下的样子了,我偷偷拿了钥匙就回来,借用几个小时应该没人会发现的吧。”

    桃子若无其事地说着,留下彷徨的神无跑下楼梯。茫然地听着远去脚步声的神无,马上打起精神,慎重地确认附近是否有危险。尽管明知道桃子去拿钥匙很快就回来,但毫无防备的等候着实在让她无法冷静。神无走到桃子没有开过的教室前,一扇一扇地尝试开锁。本以为所有门都上锁了,但第六次尝试竟然成功开门了!神无不由自主抬起头,看到门牌上什么都没写,也就明白为什么这扇门没锁上。这似乎是空置的房间。教室中央杂乱地堆放着长桌子和塑料椅子。

    神无舒一口气,走进室内,关上门,蹲在一角。昨天的事情让神经变得比平常更敏感。身体涌上一种让人窒息的倦怠感。她垂下脸,再次深呼吸,突然长廊上传来脚步声。

    然后——

    “找到了吗?”

    低沉的男声让她毛孔直竖。瞬间,昨天近距离看到那两张男性脸孔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不,这边没有,响呢?”

    “……现在还是别联系他吧。他正为电话接不通而发火呢。”

    “我们怎么反对都没用吧。总之先找到他,然后把他带到响那边去,不然我们都不好交代。”

    “响认识三翼吗?回来了跟响打声招呼也很正常吧?”

    “别问我。由纪斗你去庭院搜寻,我再到模拟点去。”

    “嗯。”

    谈话中断,脚步声消失,但两人的气息就在跟空置教室一墙之隔的地方徘徊。

    “怎么了?”

    律低声询问着。

    “……这气味…是鬼头新娘的吧?”

    听到比律更加低沉的由纪斗的声音,神无全身不由自主剧烈颤抖起来。甚至连牙齿都因为害怕咯咯直响,神无赶紧捂住嘴巴。教室前后各有一扇门,中央还有一个紧急逃生口,不习惯摆弄铁制逃生门的神无可<abbr>.99lib?</abbr>能无法及时打开逃生门。那么能供她安全逃生的只剩下一扇门了。连同别栋的走廊的关闭了。就是说,她能选择地逃生通道只剩下楼梯了。

    “真的很相似。”

    律肯定由纪斗的说法。听到脚步声逐渐靠近,神无尽量蜷缩着身体。听到由纪斗说“去找找他看吧”时,她赶忙趴下,在地上匍匐前进。如果留在太明显的地方,不就等于主动送上门了。她往前移动,感觉徘徊于走廊上的气息越来越靠近。

    “由纪斗,先别管鬼头新娘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贡国一。”

    听到这个名字,神无猛然抬起头。由纪斗涩涩地点头,两人一同远去。直到声音完全听不见,神无才站起来,越过窗户看向走,谨慎地把门拉开一点点,确认没危险才走到走廊上。

    “贡国一。”

    负伤消失的他现在就在鬼之里——而且应该是他同伴的响正在找他。安心之余不由得深感疑惑地神无四处张望,希望能在庭院中找到国一的身影。突然发现跟学校相邻的森林中有一抹黑影,不由得低呼。她跑到窗边张望了一会儿,打开玻璃窗,整个身子探出去,看向森林。

    “桦鬼的车……?”

    其实她并没有看见完整的车身——对车子了解不多的神无只是随便打量一眼,如果车子外形相似,搞错了也不足为奇。但可以肯定一点的是,那不是教职员的车子。学校有独立的停车场,而且也没有老师会驾驶“漆黑的高级轿车”上课。确认车厢里面没有人后,神无推测应该是中尚跟桦鬼联系上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就在她警戒松懈的瞬间,背部闪过一阵恶寒,让她停下脚步。

    突如其来、前所未有的感觉。桦鬼也是鬼的血族。

    藏起来比较好。桃子回来后就尽量到人多的地方去吧。神无告诉自己说:尽管还想不到接下来的对策,但现在起码要确保自身的安全。神无转身,朝空置的房间的门口走去。

    正当她要走过去的时候。

    “找到你了,朝雾神无。”

    回响在寂静中的声音让神无屏息。想要回头确认声音的主人是谁,肩膀却被猛然掴住,拉往另一边。钝重的响声和咋舌声相继响起。神无迅速离开支撑自己身体的手臂,慌忙抬起头,无言地看着那男人的侧脸。

    他让神无站好,仿佛认为神无妨碍到他似的把神无推到背后。

    “你是谁。”

    视线越过宽厚的肩膀,神无看到了一脸困惑的贡国一。拳头还来不及收回去的他,注视的不是神无,而是保护者般站在神无前头的男人。神无后退几步,看着保持微妙的气氛围对峙的两人。

    “你是?”

    国一重复询问着相同的问题,脸上浮现出疑惑询问的表情。他看向神无。

    “那女生是谁的新娘?”

    国一的疑惑让神无更加混乱了。他是明明知道自己时桦鬼的新娘才会袭击她的,现在却露出一无所知的表情。脸桦鬼也觉得莫名其妙吧,他戒慎有惊讶地看着国一。

    “她就是想要夺走鬼头新娘位置的女生?不,简直就是,这女生……不,不可能的。成将在哪里?为什么会这样的?发生什么<a>.99lib.</a>事了?”

    抚着额头,国一嘟囔出让人费解的词语。失去焦点的眼瞳彷徨地四处张望,往后退了几步。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没焦点的视线突然固定在桦鬼身上

    “……你是障碍,你的存在会让成将不安!”

    自问自答突然中断,国一的气息突变。<strike>.99lib.</strike>漆黑的眼瞳染上黄金色彩,四周空气膨胀,刺痛肌肤般的紧迫感充斥在走廊诶个角落。神无屏息凝视,桦鬼往前踏出一步。原本把杀意收敛下去的他像在回应对方似的,浑身迸发出明确敌意,跟国一对峙。

    察觉到危险,神无往后退。

    打起鼓动,钝重的声音响彻四周。

    毛孔直竖。桦鬼单手挡<a href="https://.99di/character/4f4f.html" target="_blank">住</a>了国一的攻击,手腕往回一收。国一脸上闪过短暂的苦闷表情,但很快就消失了。就在这刹那,桦鬼快速地握住了国一的喉咙。<tt>99lib.t>

    神无在脑海中播放着桦鬼握住国一喉咙,以及其后发生的惨剧。要抓住毫无防备的喉咙太容易了。

    桦鬼手指陷入国一脖子肌肉中,只差没把它捏碎了。

    “不要。”

    神无轻叫,桦鬼灵活地往后一跳。国一护着喉咙,后退一步,脸看向窗外,疾步跑过去。连询问的时间都没有,他手撑在窗棂上,脚轻踩地板,身子灵活跃起。哑然地看着国一举动的神无,慌忙跑到窗边往下看,刚好降落在地面的国一也抬起头看她,神无不由得吞口口水。

    国一就这样消失在中庭的深绿中。

    不明所以地看着中庭的神无转身,看到桦鬼站在不远的地方,轻叫起来。

    “怎么回事?”

    桦鬼说出自己的疑问。但神无只是紧贴着窗户,没有任何的反应。也许是神无僵硬的神态让桦鬼误会了吧,他说"

    “我只是想吓唬他。”

    他边说边看自己的手。神无明白了她抓住国一喉咙的意图。她似乎对他的威吓行为有太多意见了。

    “对不起。”

    神无道歉,桦鬼快步转身,看着楼梯。

    “我出场时机似乎有点问题,我还以为要发生流血事件呢。”

    桦鬼的目光落在伫立在于走廊中央的水羽,水羽一脸不好意思的开口,桦鬼只是瞥了一眼就走向楼梯了,水羽忽然脸色大变。

    “桦鬼。”

    尖锐的呼叫声让桦鬼停下了脚步,看向水羽。

    “你要到哪里去?选定的事你知道了吗?如果说成我也成为候补……你怎么看?”

    水羽以淡淡的——略带厌恶的挑衅性口吻发问,桦鬼没回答什么,继续往前走。神无目送一言不发的桦鬼离开。见水羽走过来,神无不由得紧张起来,身体僵硬,用力握拳。

    “别那样戒备,不过我现在这样说也没用了。”

    察觉到神无变化的水羽一脸寂寞,视线落在窗外低声说。

    “昨天没能保护你,对不起。”

    神无吃惊地看着水羽,他苦笑着低头。

    “应该是在镜屋里发生了什么事了……对不起。看到你快乐的样子,我都忘记了自己的立场了。我希望你能体验普通高中的学园生活,反而——忘记了守护你才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他痛苦的神色语气使得神无咬唇,扶着依旧疼痛的肩膀,摇摇头。

    “我还有点害怕。”

    神无好不容易挤出这句话后,低头不语。水羽不可思议地反问:“害怕?”

    “我觉得会有……恐怖遭遇。”

    “我们给你?还是你已经遇到了?”

    水羽惊讶地问,走进神无。

    “我想让你看看,昨天你甩开光晴的手后,他有多失落。整个人行尸走肉差不多,原本开朗的执行部会长今天竟然一脸严肃地认真工作,吓坏了身边不少人。丽二也感觉到他的不妥,但碍于工作在身边,无法跟进处理。”神无惊讶地抬头,发现眼前就是一张可爱的少年脸。脸上还挂着闭月羞花的微笑。

    “请你相信我们,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地保护你。烙印是宣誓一辈子爱你的人所馈赠的——因此才称之为求爱仪式。”

    “但是,你们都不是因为喜欢我才烙印的。”

    “一开始情况的确很特殊。但现在我们真的很喜欢你。如果你选择我的话,我会用上一辈子让你幸福……对了,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问丽二和光晴哦,他们大概会说出类似的话吧。”

    凝视着微笑的水羽,神无后退三步,感觉自己连耳根羞得通红了,摇摇头想要甩掉这种感觉,如果再看剩下两人如此坦荡的示爱表情,她的心脏恐怕负荷不了。

    完全调入对方设置的陷阱的神无,深呼吸几口气后看向水羽,却还是无法直视那张脸,马上别开眼。不能看他的脸,剧烈鼓动的心跳让神无更加焦急<var></var>,只好不断深呼吸。

    “什么叫选定?”

    打电话到桦鬼本家时,忠尚也这样说过。神无就熟悉的词语询问水羽,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

    “神无还是不知道的好。时候到了我会好好解释,但暂时你就当做不知道吧……其实,只要桦鬼行动就没事了,但现在看来始终不行。”

    水羽叹息,抬起头,表情复杂地凝视窗外的森林。神无走过去,看到漆黑的高级轿车缓缓离开森林。神无走过去,看到漆黑的高级轿车缓缓离开森林。

    “桦鬼。”

    “……不安吗?”

    “呃?”

    “对不起,没什么。对了,贡国一的神态好像很古怪?”

    水羽突然转变话题,让神无有点跟不上,也不由得想到水羽到底来了多久。她紧盯着水羽的侧脸,他则垂下头。

    “我大概知道你想问我什么……我也是庇护翼,必须好好工作。丽二跟光晴忙得走不开,就由我来负责。因为昨天那件事,我就一直跟着你保护你,不过你应该没发现吧。”

    神无点头,水羽松口气似的对神无说:

    “你来这里时,我真的很焦急,而且土佐冢拿钥匙时被老师抓住了。”

    神无看向楼梯。本以为很快就回来的桃子到现在还没回来。

    “土佐冢跟老师要耗很久的样子,我就想要神无到别的地方去,然后来到这里,谁知道你不见了。然后堀川响的庇护翼来了,桦鬼也来了……桦鬼捏住喉咙时我想要阻止,却被他发现了。那种单细胞生物的斗争不允许我插手吧。”

    水羽把经过大略说一遍,休息一会儿再说:

    “即使找到贡国一也别靠近他,情况有点古怪……他身上的气息比起是你为天敌更像是、怎么说呢。他应该很清楚神无跟桦鬼的事啊。”

    同样抱有疑问的水羽为难地说。

    “……桦鬼呢?”

    神无问,水羽脸色越见难为。

    “那男人来做什么是个谜。如果是我,如果只是为了回来看看,我是不会回来的……他应该又会消失一段时间吧。”

    漆黑轿车沿着大陆移动,车身瞬间就消失在森林深处。

    半夜,水羽打开电话本,以纤细得不像男性的指头缓缓按下通话键。数着对方铃声的次数,到第五次终于传来“你好”的回应。

    “你好,我是水羽,老爷子在吗?”

    他坐在沙发上问。突然,惊人的超声波——不,是女人的惨叫越过话筒袭击他的耳朵。他把话筒拿开,很快就听到“水羽!那个水羽!?”“呀啊”“让我听”“让开”“碍手碍脚”等纷乱的争论声。

    “……什么事?”

    水羽无奈地听着电话中的吵闹声,终于听到一道低沉男生怒吼。本人来了吧,水羽安心把话筒贴住耳朵,听到了本家主人,桦鬼父亲忠尚冷淡沉厚的一句“对不起”。

    “真热闹。”

    “每天都这样。”

    “……进入主题前先说一件事吧?”

    “嗯?”

    “我的银行户口不见了一大笔钱,而且是擅自提取的,是老爷子你做的吧?”

    “当然了,别以为搞坏别人家房子不用赔钱。全靠你们,本家大宅变成了西式建筑,新娘们都很高兴。下次再来玩吧?健身房和室内泳池一应具备。”

    忠尚的声音让人联想到他在奸笑的样子,水羽叹息。

    不久前三翼以其庇护翼的户口都相当可疑地丢失了一大笔钱。平常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因为他们的钱都存在由鬼族管理的银行中,只要忠尚以鬼头的名义提取也就没什么奇怪了。但行为太过霸道了。恐怕敌人的响他们的户口中也少了一笔钱吧。忠尚这种豪爽的做法,总让水羽感动和意外。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不都会客气吗?”

    “我很喜欢日本庭院式的大屋。你以为我用了多少年的时间去兴建?你们可是连水琴窟都摧毁了,我现在拿你们一分钱算什么?还不快点感谢我。”

    忠尚粗暴地说着,水羽放弃抗议,只能苦笑。纪念桦鬼出生而建立的大宅,对忠尚来说,对桦鬼来说都有着外人难以想象的意义。渡濑悄悄告诉他,桦鬼比忠尚更加喜欢水琴窟的音色。

    “我也觉我们做错了……回到正题吧?”

    忠尚没有回答他。

    “今天桦鬼来鬼之里了,这件事你有听说吗?”

    “……神无打过电话来。”

    忠尚说出让人意想不到的名字,水羽一时语塞。神无跟忠尚联系&shy;——两人在伦理上属于“父女”,保持联系也没什么不自然的。但听到当事人说成这样,心底难免有点动摇。

    神无渐渐对桦鬼和他身边的人或事物敞开心扉。想到白天那情景,水羽垂下眼睑。对他人显露出强烈拒绝之意的少女,只有面对自己的鬼才会放松,即使站在对方触手可及的地方也不抗拒。

    胸口闷闷的在抽痛。

    为了不让忠尚发现自己的情绪,水羽深吸一口气,再次开口道:

    “那桦鬼有跟你联络吗?”

    “没有。”

    “……你跟他提起国过定的事吗?”

    “提起过也没用。如果我下命令他就会行动,我还需要这么辛苦吗……但他自发地回到鬼之里去,也许还有点希望。”

    忠尚无奈地说着,水羽叶不自不觉叹息。

    “我似乎也成为候选人之一。”

    “嗯,好像是。”

    “……只是这样?”

    “我让渡濑继续跟进,只是有些事已经如箭在弦了。”

    “这样真的好吗?”

    “那也没办法吧。我问神无回到鬼之里的蠢材儿子有没有什么改变,神无说没有。我还能说什么呢。”

    “说完全没有就太不自然了。所以我才觉得不安呢。”

    嘟嚷完,水羽挂断电话。

    久未露脸的桦鬼对神无没有任何感情。杀意、好意、兴趣等丝毫没有,只是单纯守护神无。

    ——非常矛盾。如果毫不动心又为何守护她呢。

    如果桦鬼明确表达自己的意愿,并且遵从自己的想法做事,也许他现在的心情就不用那么复杂了,水羽苦笑着想。

    他以将覆盖着脸庞。

    “真讨厌。他们两个我都喜欢。”

    越希望神无幸福,心情越是矛盾苦涩。

百度搜索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桦鬼3·梦之觉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梨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梨沙并收藏桦鬼3·梦之觉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