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神无,这边这边。”

    正式开始文化祭的某天,刚踏入饭堂就传来大声的呼喊,神无跟水羽同时停下脚步。

    “什么?怎么了?啊,那不是执行部会长吗?”

    回头的桃子看到光晴挥着手跑过来,扬声道。看着一脸莫名兴奋的光晴,水羽跟神无同时叹息。

    “喂喂,一起吃饭吧?我是第一次在饭堂遇见你们呢。”

    “我们就是不想那样才会在小卖部消磨时间再过来。光晴你太吵了。”

    “别说这么过分的话吧……她是?”

    光晴对水羽苦笑,然后上下打量桃子。

    “我是土佐塚,土佐塚桃子。”

    “啊,神无的朋友!我是执行部会长士都麻光晴,虽然现在没必要说,不过我觉得桃子这个名字很可爱。”

    光晴开朗一笑,桃子也笑着转向神无轻声地问:“跟往常一样的菜就好了吧?”

    桃子离席拿菜。光晴目送她的背影好一会儿才转向手持筷子的神无问:

    “桦鬼还没回来?”

    神无点头,光晴脸色转变为疑惑。

    “已经两个星期了吧……气氛是不是太安静了,堀川响好像也请假了。”

    “堀川响也是?什么时候开始?”

    想要去拿午餐背对神无他们的水羽,听到光晴的话后转头问道。光晴夸张点点头,用筷子没仪态地刺穿汉堡。

    “同一时间。应该是偶然吧,桦鬼单纯藏起来,根据丽的报告,也许到本家的别墅去了。因为别墅数量太多,一所所调查太费劲了,于是就放弃了。正如丽所说的,桦鬼不会来也许更好,不过他不在我都没干劲了。”

    “真有丽二的风格,不过我明白他的心情。”

    “是啊。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堀川响。”

    光晴以筷子刺穿汉堡,把汉堡提起来,表情严肃低声说:

    “虽然我不太懂详情,他似乎在四处找什么。”

    “小动作?”

    “我也不清楚。”

    “……光晴,你这些没用的情报,跟没有是一样的。”

    “喂,水羽你也说得太直接了吧!”

    光晴悲壮地朝远去的背影控诉道。神无来回看<var></var>看垂下头的光晴和水羽的背影,不解地问:

    “他不在这里吗?”

    “嗯,所以堀川响的庇护翼行动变得迟钝……也许是无法取得联系吧。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气息,堀川响在找什么呢。”

    说完,光晴看向神无。

    “看来是贡国一的下落。”

    光晴对惊讶的神无缓缓点头,声音压得更低。

    “虽然没有确切证据,不过丽的推测肯定没错。堀川响活动的据点是一所名叫梦宫医院的地方,医院里面有一位医术高明的医生,两周前开始那里就有大量受伤人员出入,犯人也许是贡国一。他发起狂来似乎很厉害呢,虽然不敢确定是不是他本人……神无,你要小心。丽的情报值得信赖<q>99lib.</q>,所以你要小心。”

    神无屏息,光晴表情严肃地继续说:

    “我不会逼问你那天发生什么事了,但如果你觉得不安,随时可以找我聊天。啊,这些话别告诉别人哦?丽说他暗中取来的情报要慎重使用。我拜托他好久才肯说哦,不能让他知道我告诉了神无你。”

    “好。”

    他提到的事情,勾起了神无脑中的雷雨夜森林的悲惨回忆。沉没于黑暗中的一对男女,凶器的刀子,还有大量的鲜血——受重伤的男人目前依旧下落不明,但光晴的话让神无觉得自己稍微看到了光明。

    心底用上莫名的感觉,驱使她看向森林。树木不自然地摇摆,让神无不解。

    从幽暗处传来的树叶的摩擦声突然变得遥远。

    确认手中的重量,四季子眯起眼睛。刀子把手应她的要求特别定做的,刀刃比之前使用的更尖细,更狭长。

    “怎样?”

    优奈问,四季子把刀刃收回把手中,扬起微笑。

    “不错,很适合。”

    得到武器了。剩下的问题就是神无身边叫人郁闷的障碍物。总是在她身边,把她当成独一无二的宝贝守护着的障碍物,只要他们存在一天,她都没办法靠近神无。

    “三翼跟土佐塚桃子……三翼以后将会成为守护我的鬼,可以的话我不想伤害他们。但我再也无法忍受了。”

    四季子咬牙道。烙印一旦刻上,就不会消失。只要神无活着,四季子无论多么优秀,多么渴望都无法得到“新娘顶点”这个位置。

    桦鬼不在刚好。趁他不在的期间搞定神无,然后让身边的人推举四季子成为鬼头的新娘。接受了桦鬼的烙印,四季子就能站在鬼新娘群的顶点。那是来到鬼之里的所有新娘最渴望的地位。

    “我的鬼胆小怕事……真是没用。”

    烙印在她胸口的细小花朵,宣告了施以烙印的鬼多么脆弱。外表是长得不错,除此外别无所长。而且因为那鬼,平常无论去哪里、跟谁一起都绝对是第一的四季子,反而在鬼新娘群众抬不起头来。现在那只鬼只敢躲在暗处,听从四季子的命令。

    “我绝对不会承认的,那地位是属于我的!”

    拥有鬼头的烙印,甚至被三翼求爱——她不认为神无拥有如此魅力。不幸的是,三翼肯定因为鬼头的烙印而迷惑了。因此她必须让他们知道,谁才适合当鬼头的新娘。

    "优奈,你身边有没有有用的鬼?最好是惟命是从的男子……虽然我有个合适的人选,但他不想效力于我,摧毁也罢。

    四季子的笑让优奈的脸色沉下来,边抚摸着刀子的四季子,注意力被森林深处传来的响声吸引,不解地歪着脑袋。直到看到低矮的树木剧烈摇晃,优奈拍了拍四季子的肩膀。

    “回去吧<u></u>。”

    听到优奈僵硬的语调,四季子皱起眉头。学校现在正为了准备学园祭而热闹不已,到处都能听到欢乐的笑声和明快的音乐声、还有使用工具的高频率响声。学校的人只会在校舍范围工作,应该不会跑到森林来才对。

    “太夸张了,是鸟之类动物造成的吧。”

    隶属于学校的这片学校,建立有设施以防止危害人类的野生动物进入。因此能出现在森林中的就有一些鸟类跟小动物。

    “这种地方到底……”

    四季子环视四周,没再说下去。森林的任何方位上看去都一样。略带阴暗潮湿感觉,满耳都是树叶摩擦声音让人舒畅的地方——对于喜欢剧烈变化的小镇和热闹生活的四季子来说,却是忧郁不过的地方。

    然而这里不同。巨木旁边就是白色岩石场,看一眼就印象深刻。那<a href="https://.99di/character/662f.html" target="_blank">是</a>整片分别不大的森林中,唯一能让他记住的地方。

    四季子戒备着。把刀子藏在背后,睨视剧烈摇晃的低矮树木。

    “谁?”

    幸好她的声音中没有任何颤抖的感觉。挥开优奈的手,四季子往前一步。

    “谁?别藏着,给我出来。”

    四季子再次询问,树木的摇晃猛然停止。握住刀子的手心直冒冷汗,感觉自己一松懈就会被打败。

    四季子盯着矮树丛木,再踏出一步。

    她告诉自己不可能有别人。为了避开耳目她才跟国一在这里商讨计划,但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他不会再来这里。不可能来得到。

    心底一片纷纶,四季子再次开口。

    当看到矮树丛再次摇晃,四季子屏息。

    树荫中出现的是,穿着有点点脏迹的衬衣、刘海凌乱,神情忧郁的贡国一。

    他无意识地往后退。

    以为被自己杀死了的男人出现在眼前。她没有特意去确认国一的生死,是因为心里多少有点罪恶感。然而此刻她只为自己的胆怯感到后悔。

    “贡。”

    四季子唤出男人的名字,国一纷乱的视线猛然停住。他看四季子的眼神中没有愤怒跟憎恨,而是诧异。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国一衣沙哑的声线问,再次环视四周。

    “这里不是鬼之里吗?那建筑物……学校到哪里去了?”

    以为他首先会表现出敌意的四季子,不由得被国一出奇的反应吓到。他们就像初<u>九九藏书</u>次见面的陌生人。但她喊他的名字,国一是有反应的,那证明他记得自己的名字。

    “……你是贡吧?不记得我了?”

    她慎重地选择性地问道,国一讶然地看着四季子。

    "抱歉,我不认识你。宣告了他对目前的状况相当迷惑。国一想到什么似的,双手交握。

    “你是谁?”

    四季子不由得问。该不会是——四季子为心底的猜测感到惊讶。

    “你刚才叫我的名字了吧?我是鬼头的庇护翼之一的贡国一,成将在哪?”

    国一焦点模糊的眼神彷徨乱转,不解地说:

    “街上的样子也好古怪,到底怎么了?”

    “……鬼头庇护翼?”

    “就是三翼啊,你不知道吗?你不是鬼的新娘吗?”

    “成将是谁?”

    “秋谷成将……啊,他成为鬼头后姓氏改变了。”

    说到这里,国一伸手按住额角,表情严肃。他漫无目的地环视森林,然后看着四季子。

    “……秋谷成将…难道是前鬼头的名字?那你是——”

    全身鸡皮疙瘩直竖。眼前的男子原来就是伺候前鬼头的前任三翼之一。前鬼头的传闻——桦鬼诞生那天上吊自杀的鬼的故事,对四季子来说只是一个丑闻。虽然失去主人卸任了,但国一始终是彪悍鬼族中首屈一指的强势人物。

    他会被一把刀子所伤也许是因为一时大意。怎么说,他的运气太好了。

    “……贡。”

    四季子尽量不让他注意到地把刀刃收回刀身,然后把刀子放回口袋中。

    “你之前跑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我花费了不少功夫才来到这里……”

    “……是吗,我……一直,一直在等你。”

    轻拂引以为傲的长发,四季子嫣然一笑。国一困惑不已的状态,让她笑意更浓。

    “你受伤了吧?你希望报复伤害了你的人吧?”

    没管因吃惊而无言的优奈,四季子朝国一踏出一步。

    现在的国一只剩下过去的部分记忆i,那剩下的不明了<tt></tt>部分就让她来捏造吧。甄选必须的情报,其他一概排除,“虚构”的事实也许会在一瞬间变成国一心中的“真相”。不,必须让他如此认为,不然就麻烦了。

    四季子细心观察国一的反应,继续说:

    “刺伤你的女人叫朝雾神无,从我手上抢走鬼头新娘之位的卑劣女人。”

百度搜索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 桦鬼3·梦之觉醒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桦鬼3·梦之觉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梨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梨沙并收藏桦鬼3·梦之觉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