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数日之后,枢密使王朴献平交趾的步骤方略,郭绍大喜。

    郭绍忘记在哪里瞧过片言只语,言政|治是妥协的艺术。他原以为此时对付交趾政|权应该不费什么事,但王朴的方略看起来可能很慢……权衡再三,他认为尽量与大臣们达成一致有好处,同意了王朴的建议。

    宰相李谷随即举荐曹彬领“南面都部署”的差遣,郭绍以为然。印象里曹彬对付南方步兵颇有心得,南汉国就是他拿下的。

    问曹彬在何处,却不在京,正在辽西走廊忙着建“卫军”衙门诸事。

    郭绍立刻传旨,让曹彬搁置手里的事,立刻到东京报道。

    ……曹彬在辽西领旨后,忙收拾了东西,准备快马回京。

    数日至河北,旁晚时在驿道上遇见了一个迎接他的人,曹彬询问之下,又观面相,这才确认原来是冯继业。路过的这地方正是冯继业的老家。

    冯继业的面相看着就不面善,曹彬当然知道他是什么鸟,但这人在西北捉了李彝殷,竟封开国侯,曹彬也便不能不给点面子。

    冯继业在曹彬面前说话却是客气,打躬作揖道:“在下知曹公有要事在身,不过天色见晚,曹公本也要找地方投宿。如曹公不嫌,便到寒舍将就一宿,也让在下略尽地主之谊,明早在下也不强留。”

    曹彬自号儒将,比较看重礼数,听他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便不再拒绝,当即道:“那便恭敬不如从命,多有叨唠了。”

    冯继业抚掌喜道:“曹公毕竟是武将,痛快!请!”

    及至冯家,曹彬见一座新庄院周围的良田全变成了草场,问之冯继业竟在河北牧羊。

    曹彬一面跟着进庄院,一面道:“冯将军好兴致,不爱功名爱牧羊。”

    “唉唉!”冯继业叹道,“实不相瞒,在下虽有了爵位,领上了丰厚的俸禄,仍然没任何差遣,不养羊能干啥?”

    曹彬故作诧异:“冯将军之前不是在西北任职?”

    冯继业道:“西北是折德扆说了算,他没给俺留位置,俺也无法。”

    曹彬笑着应付了一句,不做评论。

    他们到了客厅,一群人又上来寒暄,冯继业一一引荐,有当地的县丞、燕地名士等人士,曹彬反正也不感兴趣,笑呵呵应酬了事,也记不住是些什么人。

    奴婢弄洗脸水上来,让曹彬去去汗。时辰已然不早,很快就摆上酒菜来。

    一整坛的黄酒,接着是烤羊腿,羊杂汤,炒羊肉,还有一大盘饺子。等开动筷子后,曹彬夹开一只饺子,见是羊肉馅。曹彬不禁笑道:“冯将军今日做的是‘羊全席’哩!”

    冯继业道:“在下自家养的,来尝尝。这天气吃羊肉有点上火,不过这玩意壮阳滋补,夜里大伙儿找个小娘就能祛火!”

    众人哈哈大笑。

    曹彬笑而不语,他是客,无论主人做什么菜,嫌东嫌西总是不好。

    席上一帮所谓名士究竟有啥才能,曹彬完全不知道,但很快知道这些人的酒量一个比一个大,说起劝酒词儿来张口就来。曹彬有感燕地多悲壮慷慨之士,但今日也见识了不乏酗酒之人。

    曹彬喝得大醉。

    他迷迷糊糊地被弄进了卧房休息,连走路都看不清地面了,是被人扶进去的。他倒在床上就睡,压根不知自己睡的是哪里,只隐约闻到一股熏蚊虫的香味儿,看到床帐绫罗上的刺绣。

    这时曹彬感到身上触及细腻冰滑的东西,睁开眼睛时,看见有一小娘在他身边耳鬓厮磨。曹彬稍稍挣扎拒绝了一番,也没听明白那小娘说了些什么。此时高门大户用家|妓款待宾客十分普遍,唐朝的官府都养着官|妓,用来款待往来的同僚。曹彬也没觉得是多严重的事儿,便从了。

    ……及至次日日上三竿曹彬才醒来,他睁开眼睛发现窗外阳光明媚,马上一拍脑袋:“遭了!耽误了行程!”

    然后才发现一个头发凌乱的小娘子睡在自己身边,曹彬愣了一会儿,这才隐约想起昨晚的事,也没多作理会,在床上床下找自己的衣物穿戴。小娘子也醒了,眼睛红红的十分羞|臊的样子拉薄被遮掩自己。

    这时曹彬忽然发现一些落红,顿时微微诧异,“你……”

    小娘子十分从容,口齿清楚地说道:“妾身是阿郎的妹妹,久仰曹公英雄气概,妾身不怪曹公。”

    这下曹彬的眼睛马上瞪圆了,差点没跳起来!阿郎便是家主、男主人的昵称,这冯家的“阿郎”不是开国侯冯继业是谁?!

    “冯将军的亲妹?”曹彬表情夸张地问。

    小娘子轻轻点头。

    曹彬顿时坐立不安,心说那冯继业不管是什么鸟,起码是皇帝亲封的开国侯,位居军功功臣贵族之列……但这厮也是干得出来如此荒谬之事,竟拿自己未出嫁的亲妹服侍宾客?

    昨晚曹彬喝得大醉,如何知道这娘们是谁!但事已至此,曹彬也不好责怪这小娘。

    他便皱眉道:“冯娘子冰清玉洁,高门千金,可曹某早已娶妻生子,这下岂不要辜负娘子?”

    小娘道:“妾身并不难为曹公,曹公若是不嫌,妾身愿在曹公身边作个小妾为您铺床叠被。若是嫌弃,就当什么事都没有罢,反正昨夜妾身心甘情愿。”

    曹彬踱了两步,只觉得冯家的事是冯继业说了算,赶紧穿戴好衣服,出门找冯继业去了。

    及至客厅等冯继业,曹彬寻思着这厮会不会以此事来要挟,找自己麻烦?曹彬心里十分不爽,他是个很要名声的人。

    不多时,冯继业一脸笑容进来了,抱拳道:“曹公昨日喝多了,今早俺便没叫人叫醒您。不过耽误两三个时辰,也误不了事。俺这就叫人弄些早膳来。”

    这厮竟然丝毫不提他妹妹的事儿。

    曹彬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实在开不了口,也不知开口之后要与他说什么!曹彬寻思片刻,只得说道:“冯将军且慢,早膳便不吃了。我此番进京是受官家召见,不便磨磨蹭蹭。不然万一有什么吃饱饭的官儿一本奏章上去,我在冯将军这里吃喝逗留,总归不好。”

    冯继业听罢一本正经地点头道:“曹公言之有理,俺备了些干粮,曹公在路上吃。”

    曹彬便从椅子上站起来,冯继业也起来道别。

    这时曹彬不动声色道:“冯将军如此勇猛善战,闲在家终究是朝廷损失,不知可有心思出山任职?”

    冯继业大喜,马上说道:“当然有!老……在下都快闲出病来!听说曹公要南下用兵,若不弃,在下愿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

    曹彬道:“你听说的事儿不错,不过南边乃蛮荒瘴气之地,冯将军果真要去?”

    冯继业道:“若要舒坦,俺这新建的庄院,伸手锦衣玉食,岂不舒坦?”

    曹彬笑了笑,又语重心长看着冯继业道:“我方才之言非恭维之言,冯将军有勇有谋杀伐果断,但所不足者,戾气太重。你听我一言,今已非五朝战乱之世,冯将军的脾气得改改!”

    冯继业忙一本正经地抱拳鞠躬:“曹公教训得是。”

    曹彬见状,点点头道:“你若在战阵上愿听我的号令,不再滥杀无辜,我进京后便保举你作副帅。”

    冯继业大喜,忙拜道:“多谢曹公美言!”

    曹彬抱拳回礼道:“冯将军,后会有期。”

    曹彬的随从已准备妥当,一行人便出得庄子,冯继业率众送到大门之外。

    大伙儿沿驿道南下,曹彬身边有一年轻人千牛备身协助公务,名吕端。多次交结下来,曹彬觉得此人常犯糊涂,但在要紧的事儿上总能见解独到,不会人云亦云,十分喜爱。

    曹彬便招呼吕端赶上来,在马背上说道:“吕千牛觉得冯继业此人如何?”

    吕端毫不犹豫道:“镇国公(史彦)超性情暴躁嗜杀,斜目对人不修礼仪,却为人直率有忠义之心。开国侯(冯继)业暴戾喜杀,却喜钻营。”

    曹彬皱眉道:“何以见得?”

    吕端直言不讳道:“支持整个西北边事的折公没抓到李彝殷,他反抓到了,岂不是能耐?”

    曹彬顾着驱马,沉默良久,又问:“人总有改过之时。”

    吕端竟口出粗言:“狗改不了吃屎。”

    曹彬愕然,不再询问,“驾!”他吆喝一声,加快了战马的步伐。

    曹彬十分为难,他也不喜冯继业这种人。昨夜睡了冯家的亲妹妹,虽然冯继业没有借此要挟,但曹彬如此拍拍屁|股就走人,总觉得过意不去。

    他久在战阵,情知战阵上勇猛堪用之人难得,但越是这种人越有毛病,正道是人无完人。曹彬一路权衡再三,认为自己把冯继业带在身边善加调|教,应该能见些效果。

    如若能为朝廷教出一个能征善战的良将,也是利国利民之善。

    两天后,曹彬等过黄河,宿陈桥驿。曹彬又问吕端要什么人,吕端举荐张建奎。于是曹彬还没到京,于人事已心中有数也。

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十国千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风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风紧.并收藏十国千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