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郭绍临幸南汉国女子卢琼仙次日,再度召卢琼仙侍寝。大许立国后战争仍频,皇帝比较忙碌,接连两天临幸同一个没有封号的女子,甚为少见。

    接着卢琼仙被封为昭仪。

    郭绍来到滋德殿时,金盏马上就含笑着问:“怎么,陛下发现那卢琼仙别有滋味么?”

    一旁的符二妹顿时也投来了目光。

    郭绍被问得有点尴尬,第一回就是金盏安排的。他当即说道:“卢琼仙说能找到造船的人才,朕正缺人,想试试她有无办法。欲让人上心,朕自然要待她好点。”

    金盏道:“我并无责怪之意,陛下是天子,后宫雨露均沾方是天地祥和之道。”

    郭绍不动声色道:“朕听二位皇后的安排。”

    金盏听罢脸上微微一红,轻声道:“我说过,陛下不必如此。”

    郭绍道:“越是大权在握之时,越不能昏头。谁才是最该信任的,朕心里很清醒。”

    金盏面不改色,但眼神里却露出了欣然。

    就在这时,符二妹拿手心遮着小嘴,凑到她姐耳边悄悄说着什么话,还拿眼睛看郭绍。金盏的嘴角向两边一动,也露出了笑意,笑吟吟地望了郭绍一眼,微微点头。

    郭绍不禁笑问道:“你们说什么话,不能让我听见?”

    二妹道:“陛下今晚就留宿在滋德殿可好?”

    郭绍道:“听二妹安排。”他忽然有些期待起来,难道她们姐妹要一起玩什么花样?郭绍想到这里,又觉得不太可能……人心里有个恶魔,想象总比现实来得大胆。

    二妹又一脸认真地交代道:“夫君一会定要待她好点。”

    他便在滋德殿用晚膳,然后到后殿的一间屋子里满怀期待地等着惊喜。

    良久后,才见一个女子走进门来,郭绍忙看了一眼,原来不是惊喜,只是符二妹身边那近侍,可能是进来传什么话。

    郭绍便在铺着缎子的榻上坐着,等着她开口。

    不料那娘们好像腿上灌了铅一样,走得慢吞吞,姿势也十分僵硬。郭绍皱眉观察了一番,若非认识她是二妹最亲信的心腹玉清,郭绍看她那么紧张的样子,恐怕还担心是刺客!

    “我……我……”她的声音都走样了。

    郭绍却疑惑又从容地问:“皇后叫你来有什么事要说?”

    “没……没有!”玉清慌慌张张地说,“我先走了!”

    “站住!”郭绍立刻下令道。

    她顿时浑身一颤,脸上像要哭了似的望着郭绍。

    郭绍一时间隐约明白了什么,原来她们安排的就是这娘们?二妹是和自己开玩笑?但好像嬉戏也不能拿玉清……这女子没什么出身,但郭绍知道二妹绝没把她当奴婢看待。

    玉清的身子看起来有点单薄,戴着一顶帷帽,脸上被纱巾遮着,透光的纱巾里头发还遮了半张脸。郭绍听二妹说过,小时候玉清为了救她,替她挡了滚烫的水壶、烫伤了脸。

    二人年纪应该相仿,玉清比二妹小不了多少,估摸着跟了那么多年至少二十好几岁近三十的人了。

    除非是十几岁的小娘,郭绍不便问女人的年龄。但他渐渐明白了其中缘故:皇后身边的近侍,还能嫁人么?

    就算不是皇室,此时的规矩,通常陪嫁丫头便是夫君的小妾。不过玉清一直没变成郭绍的小妾,或许是破相的原因。

    二妹嫁给郭绍是为联姻,却是结发妻,待他一心一意。郭绍内心深处其实有点愧疚感。这时想起二妹交代的:定要待她好点。

    他完全没有挑三拣四之心,只要安排的是女的,都没有问题,当下便摆正了心态。

    俩人的气氛僵在那里,郭绍忽然笑道:“当年元宵节在大名府,若非二妹制止,玉清要拔剑伤我,真是不打不相识!”

    不料玉清在这方面没法和卢琼仙那等人相比,她根本不解风情,冷冷道:“陛下不必如此。”

    “哦?”郭绍看着她。

    她侧过头,用没受伤的侧脸对着郭绍,不吭声了。而今天下人,拿侧脸对皇帝的还仅她一人;不回答皇帝的话,也怕是找不出第二个。

    郭绍当然不会计较。记得以前有好友说过一句话,越缺的东西,越在乎。只有没权势或者不够的人,才会不分场合强调自己的权势地位。此时他若一顿呵斥,那什么气氛感觉都没了。

    郭绍不动声色道:“玉清很独特。”

    她依旧不吭声,印象里她本来就沉默寡言,有时像魂魄一般走哪儿都悄然无声。

    郭绍道:“你们过门之后,我也没和你说过几句话。但总会留意到你,因为玉清和别的人不同。”

    玉清伸手向脸上,又放下来。

    郭绍看在眼里,说话更轻,生怕吓跑她了一样。他轻言细语道:“这宫里妇人上万,长得好点的,长得没那么好的,都泯然众人矣,唯有玉清最让朕另眼相看。你本来就生得好,有点遗憾或许更加独特,何况那遗憾本身就是舍己为人的难得品行所致……”

    她终于又说话了:“陛下做了皇帝还和当年一样,挺会说。”

    郭绍:“……”

    玉清又道:“我有自知之明。”

    开口了就是好事。郭绍毫不沮丧,他心道:朝里那些老油条老子都对付得了,还对付不了你这个完全没经历过人事的小娘?

    郭绍问道:“二妹强要你来的罢?”

    “嗯。”玉清痛快地应了一声。

    郭绍道:“二妹也是好心,她也是心疼你。”

    他顿了顿又劝道:“罢了,咱们也不能让二妹心里难受。既然来了,你在这里呆着,明天朕就说你侍过寝。”

    玉清道:“我不会欺骗二娘子。”

    郭绍道:“你什么也不说,她也不好意思刨根问底。来,陪朕下棋。”

    玉清没有拒绝,她也应该会下棋。一个生长在高门贵胄之家的小娘,平时没什么结交和事做,这些仅有的打发时间的东西肯定会。

    二人便在一张几案前坐下来对弈。宁静的旁晚,无人打搅的雅致华贵宫廷,本身就是一处极为舒心的地方。玉清伸手放棋子时,郭绍瞧着她的手随口道:“真美的手指。”

    玉清立刻缩了回去。

    郭绍又道:“我的意思是,这样修长的手指,应该也会弹琴?”

    纱巾里只见一个眼睛,露出难以察觉的神情变化,她小声道:“略知一二。”

    郭绍微笑道:“缺了口的玉佩,还是玉。”

    玉清话很少,不过渐渐地都会回应了。因为郭绍谈了不少对弈上的路数,他发现自己居然连个二妹身边的侍女都下不过!

    郭绍一面应付败局,一面观察外面的光景。天色已经黯淡,一队宫女正在把路边的汉白玉灯台里的常夜灯点燃。她们躬身进来,也把这屋子里铜灯架上的蜡烛点燃。

    毕竟只是蜡烛,光线有限,离灯架稍远便有些朦胧昏暗。郭绍察觉玉清的神色和语气也自然从容多了,她一定是喜欢夜晚的人。

    夜晚里,很多细节都不会那么清楚,会被掩盖。但人们看不见的人,不会认为是虚无,而会自动地想象补充完整,而想象之物,总是更美。

    郭绍瞧玉清时,也觉得纱巾里的容颜半遮半掩清丽雅致。玉清在朦胧的灯光下,又隔着纱巾,也悄悄观察郭绍,不料正与郭绍的目光碰到一起!

    她的神情一慌,立刻把目光闪开。就在这时,郭绍趁她心慌尴尬,忽然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

    “陛下!”玉清吓了一跳。

    郭绍专注地盯着她的眼睛,沉声道:“朕坐拥六宫,从天下选秀女,朕都觉得你好看,你躲什么躲!”

    玉清挣扎了一下,她或许身手还不错,但力气怎么比得上郭绍那拉强弓的力量?

    郭绍猛地抱住她,手臂从她后面、自腋下伸过来,按在了她的侧胸上。玉清的身体在颤|抖,说不出话来,带着恐慌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郭绍放开了拽她手腕的手,一把直接把她的帷帽纱巾扯掉了。“啊!”玉清失声。

    “让朕看看,和氏璧上的瑕疵。”郭绍道,把手伸在了玉清的额头上。忽然之间,她的眼睛闪烁着烛光,顿时眼泪涌了出来。

    但郭绍还是没有停下,轻轻抚开了她的头发。玉清浑身僵硬地挺在那里。

    郭绍拿手指在她的眼角伤疤上轻轻抚摸着:“本来是很美的,缺憾,却是忠贞。”说罢埋下头,亲吻了她的左眼角。

    玉清仿佛不是被亲了一下眼角,而是把她最想掩盖的隐|私之处让郭绍亲了。她忽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径直把头埋进了郭绍的怀里,哭得非常厉害,仿佛一直也不会停。

    郭绍不吭声了,只是拿手掌在她肩膀上轻轻抚着。幽静曲折的心,如同这迂回复杂的回廊,正因与世隔绝般地躲藏,所以无法开阔。

    郭绍呼出一口气,十分放松地坐在榻上,听着女子的哭声,感受着今日一个普通又宁静的夜色。无论两个皇后安排什么人,他都不挑,正如一句话,茶只要热的都不会太难喝,小娘只要是年轻的都不会太丑,觉得她不漂亮,只是缺少欣赏的眼光而已。

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十国千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风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风紧.并收藏十国千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