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窗户里的春风带着寒意,衙门院子里的树枝隐隐泛绿。两个人高马大的武夫却在签押房里下棋,不过怎么也没有那种闲情雅趣,折德扆知道皇帝方定平夏,事情很多,没有那份心,又何来那份情?

    “啪!”只闻棋子落盘的声音,二人都盯着棋盘,默默无语。但或许他们都没有考虑围棋,至少折德扆的心思完全不在棋盘上。

    郭绍说的人身依附、只知首领不知国、极易分裂云云,说的是吐蕃党项,但折德扆听出了弦外之音。

    折德扆如此判断不仅因为那句话,他想了很多。

    从天下大势来看,其实削弱节镇、强干弱枝的形势,不是从许朝开始的。节镇从唐末一度壮大,又是五世战乱,及至周朝,中原朝廷已经开始逐步削弱地方节镇。先是周世宗抽走节镇精兵,壮大禁军;后又收回节镇的行政权,下旨节度使不得干涉地方官的政令。

    等今上郭绍执政后,凭借赫赫战功和手下精兵强将的威慑,进一步釜底抽薪,设立转运使一个中央委派到地方的官职,直接剥掉了节镇的财政权。这下内地节镇形同虚设了,没钱没粮没兵没权,所有权力都被中央及地方流官瓜分干净,还镇个屁!

    不过这个过程,唯一没动的是边疆镇将,因为边疆形势复杂,折德扆以为朝廷不敢动,现在看来,没有郭绍不敢动的人!

    边疆有很多镇将,最大的边关军阀五家:折、王(秦凤王景父子)、杨(杨业)、刘(刘仁瞻江南兵)、高(高彦俦蜀军)。

    其中杨、刘、高都是降兵,皇帝说什么就是什么,杨业已经谈不上军阀了,他手下有个什么前营军府,把各类权力都分散、监视得死死的;王景年迈,其子大不如父。最难算是折家。

    现在禁军大将的兵权没了,该对付边将了?

    郭绍倒也痛快,一动手,先就瞄住折家这个最不受朝廷影响的军阀。

    ……要问做军阀好,还是做国公好?如果有选择,当然是做军阀好。

    军阀比较危险,一般都会被朝廷盯着防着。但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朝廷得和你谈条件、博弈妥协;至于在自己地盘上,那简直就和皇帝差不多,没人能管的了。朝廷做什么,得先问你同意不同意,不然就是撕破脸战场上好相见……现在不就在下棋么,便是和折德扆商量的意思。

    国公就不同了,领着朝廷的俸禄,从别人碗里要吃的。皇权、庙堂上的人要对他怎样,直接下令,命运何如也看皇帝的态度,不由己!

    但是有选择么?

    皇帝也不愿意撕破脸的。他带着七万多精兵,眼前的棋招绝不是急着扩张地盘,而是对准灵州折家;如果禁军直接攻灵州,赢面很大。不过内战带来耗费死伤且不论,别的镇将作何感想?

    平夏地区南部,一堆小军阀,以前是防党项的节镇;现在平夏成了朝廷边陲,关中诸镇就成了内地,会被裁撤。裁撤顺利与否,众人都在观望。

    折德扆暗自叹息一声,下棋就是博弈,眼前确实是博弈!

    如果换了另一个皇帝,他的选择面就大了,但偏偏是郭绍和他身边的那股虎狼之师。

    ……郭绍眉头紧皱,面前的一条大龙,愣是做不起龙眼。折德扆步步紧逼,一点机会都不给他留。眼看要被围死一片棋子,压力也很大。

    郭绍再次确定,折德扆这厮以前和自己下棋,完全是让着的。今天不同,出手十分辛辣,弄得他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啪!”折德扆落子十分随意,下得很快。郭绍却要想很久,都想不出化解之法。

    他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但并非完全在想棋盘,更多的事也在脑子里。

    良久之后,郭绍长叹了一口气,又哈哈大笑道:“这棋省事了,这么大一片都没了,无论数子还是数目,再无回天之力,胜负已定,朕输了。折将军果真了得!”

    折德扆抱拳道:“陛下承让。”

    郭绍一拍桌案,道:“彩头定要兑现,朕现在就下旨,封折将军为夏国公。”

    折德扆忙离座,执礼道:“臣何德何能……叩谢皇恩!”

    郭绍伸手揉了揉额头,笑道:“别说,下棋很费脑子。咱们玩点别的。”

    折德扆躬身道:“陛下既有雅兴,臣定当奉陪。”

    郭绍便带着折德扆,一前一后出签押房,来到了一间库房。一进去,折德扆微微变色,里面摆着许多兵器甲胄。全是战阵上的真刀真|枪,刚放下雅物,这里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不过这库房很小,一目了然,没有伏兵,只有郭绍和折德扆二人。

    郭绍拿起一杆火器和繁杂的东西,旁若无人地便娴熟地摆弄起来,从装填铅弹**,到放引药,动作非常熟练。有可能士卒也没他快。

    他装好之后,递给折德扆:“试试?”

    折德扆表情复杂,忙道:“臣不敢在天子面前执兵器!”

    郭绍道:“你信朕,朕就信你,有什么敢不敢的?”

    折德扆弯下腰,双手从郭绍手里接过火器。郭绍说道:“瞄准后,引药锅已经打开,叩这个机关,便能发射。咱们出去试。”

    郭绍说罢径直走出房门,后背对着拿着火器的折德扆。

    折德扆赶紧跟了出来,回顾四下,指着二三十步开外不知放在那里的一只碗,说道:“臣以碗为靶。”

    郭绍点点头。

    折德扆拿起火器,郭绍又亲自上前调整他的姿势,让木柄抵着折德扆的肩膀。

    “砰!”

    二人走出硝烟,却发现那只碗好好的在那里。郭绍“哈哈”大笑,折德扆汗颜道:“把弄这兵器,臣只能甘拜下风,出丑了!”

    郭绍抬头感受了一下风向,“就算朕打那只碗,也不一定打得中,得靠运气。”

    折德扆诧异道:“臣素问陛下神射,这才二三十步。”

    郭绍摇头道:“这玩意能打七八十步远,但有风就不准,偏斜还难以捉摸。”

    折德扆沉吟不已。

    郭绍又道:“不过战阵之上,一整排齐射,对面也不止一个人。折将军懂了罢?”

    折德扆恍然道:“原来如此!”

    郭绍道:“折将军得了解这些兵器,禁军卫军都用屋子里那些装备。板皮甲,刀剑、枪矛、火器、弓弩,每一样都有用处。”

    折德扆若有所思。因为那些装备不是节镇兵用的。

    郭绍道:“朝廷武力,不止由大将组成。位高权重的人,就那么些,都是熟人,大伙儿做事好说话。”

    家底厚实、高门贵胄,牵扯又多,所以一般不会做太难看的事。这也是郭绍拿背对着折德扆,坦然自若的缘故,不止有胆识。

    他又道:“但真正难以掌控的,是中低级武将,是士卒。”

    折德扆点头道:“陛下深知行伍矣。”

    郭绍笑道:“朕说的是卫军。若是在节镇,就不存在这等问题,每个武将手下都是一串串的,家丁似的,平素早就收拾服帖了。”

    折德扆躬身一拜,无言以对。

    郭绍忽然道:“朕欲以夏国公暂领平夏行在省总督,你可愿意?”

    折德扆先是毫不犹豫地道:“臣为陛下之臣,只听陛下授命!”

    郭绍满意地点点头,兴致勃勃地招呼折德扆再入签押房,叫人拿出地图来,指着图上的城池名称道:“从无定堡开始,沿无定河,再到南边宥宥州,各州筑六花堡,卫军入驻。大堡两个,无定堡、夏州堡,各驻二千人,余者小堡各驻一指挥人马。

    折公别觉得人少。就算夏州反叛,他们肯定攻不破这些堡垒。而堡垒又延伸至内地,朝廷调兵增援有足够时间,也能沿堡垒群得到屏障和补给。

    朕还会派一个长史、一个转运使协助折公在夏州大堡设定前营军府,共同治理平夏地区军政。”

    折德扆神情严肃,道:“陛下运筹帷幄,臣拜服。”

    郭绍看了他一眼,“平夏地广,朕寄予厚望。折公不仅要用汉官管理各州,还要拉拢当地党项大族,授以官职。前期不能盘剥太甚,以仁政稳定地方。择良吏,教那些党项贵者孔孟之道,礼部会授以功名。愿意迁到内地的党项人,分散安置,给予种子农具。愿意到横山购买耕地的汉民,也要支持;被朝廷流放的汉民,一开始给予官地耕种。

    等这地方同化,行在省就不复存在了,依内地设州县。”

    郭绍又道:“折公若能不负朕望,来日归朝,朕必不亏待。”

    折德扆执军礼道:“臣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郭绍道:“朔方镇诸将士,朝廷也会厚待。良者选入禁军,余者在关中、陇右授以耕地钱粮,编军籍,属卫国军管辖。”

    折德扆沉吟片刻,说道:“臣有一事禀奏。臣与党项李家有世仇。”

    郭绍点头道:“朕早已知道。你若抓获李彝殷及其家眷,朕定有封赏。”

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十国千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风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风紧.并收藏十国千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