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远处大量涌动的人潮、旗帜,陆续弥漫过来,一些人停在了原地,前边一些人继续往前,两翼骑兵也在运动。更远处的山坡上,步骑也在照一定章法活动。以十万计的人山人海,仿佛一部巨大的战争机器,正缓慢地活动发出巨大的噪音!

    在这个小农经济、游牧为主的落后时代,无数人在战阵上,展现出了时代的最高组织度,也集中了生产力所能及的大量资源。

    郭绍站在山坡上,一言不发地观察着薄雾深处的每一片地方。看得出来,联军进攻的节奏很从容……他们把一股骑兵部署在大许军前后之间侧面,监视曹彬部,集中力量在这片山沟间咬住了前军四万余许军步骑,看起来情况确实不错。

    郭绍注意观察战场上的木桩,距离许军前线约一千二百尺的地方,联军集中了超过五万步兵,在那里列阵。光方阵就有上百个,组成了横面宽广,纵深很大的大阵。

    而敌骑兵主力还在后面更远处,其推进步军两翼的骑兵衣甲不一,有种褴褛的样子,不像是辽军精骑。

    少顷,联军前锋步兵不停息地向上坡上持续推进,兵力约莫四千,也可能是五千。山坡下方,鼓声大噪。

    “呜……”苍劲的牛角号齐声响起,在风中掠过嘈杂的人群,向无数的山谷之间飞跃。

    山坡上一排传令兵左右两只手一致地拿着两色旗挥动,左手红边红心,右手红边黑心。红旗向后,黑旗向前,反复交错舞动。

    许军正面各方阵立刻传出了武将们的大声吆喝叫骂声。诸部顿时士卒交错,前面四排拿着长枪的步兵转身,从后面成队列的神臂手间隙之间穿过;接着后方的披板甲戴钢盔手拿剑盾的重步兵移动到了最前方。

    敌兵拿着各种兵器,已经沿着平缓的山坡上来了,无数人将黄土踩得尘土弥漫,“哇哇啦……”怪叫声,仿佛山间冲出来的大群野兽。

    许军将士个个瞪圆了眼睛,盯着越来越近红着眼睛的如同野人一般披着铁片,拿着刀枪棍棒盾牌的人群。

    上面人群里一员大将大喊道:“大许必胜!”

    “万岁……”众军的呐喊压住了战场上的喧嚣。“喝!”列阵整齐的重步兵提起了做工细致精良的铁皮包木盾,手持单手剑放在了盾牌上。

    中间的一股敌兵在百步内率先大叫着冲了过来,叽里哇啦的叫声不知何意,但人们的声音里带着紧张、恐惧、愤怒的吼叫。

    “准备!”“准备……”诸指挥使拔剑大喊。

    “哐!”一声锣响,中间一个指挥的神臂手举起弓箭,也无须瞄准,“噼里啪啦……”弦响,空中一丛黑压压的箭雨便飞弥漫了天空。

    “放!”“放……”

    刹那间,横向各处的敌兵蜂拥冲杀上来,空中箭矢上下乱飞。落下来的箭矢打在许军的铁盔甲胄上“叮叮当当”直响,时不时传来一声惨叫。

    中间一处首先短兵相接,人群之间,人很多很密,便只见刀剑挥舞。实际人们挥武器很慢,都是使劲抡到一下是一下!力太小是白费劲,双方都拿着盾,许军还披着重甲。

    “哐!”一个党项汉子大叫着径直拿木盾撞到了许军的盾牌上,凭借着冲力撞得那士卒倒退了半步扎住马步。党项汉子立刻抡起狼牙棒挥下去,“哐当”第一声,砸在了肩甲上,砸得那士卒一声大叫,盾也掉了,但马上拿起铁剑对着那党项木盾的空隙猛刺下去,顿时鲜血飚了他一脸。

    旁边的一个许军士卒则被一把刀猛扎进了胸甲,大声痛叫叫唤。

    许军前方,队列动荡,杀声震天,铁器撞击的火花在黄尘中像金星一样闪耀。厮杀的接触面十分有限,不过山坡上的神臂手对接近的党项军步兵平射,杀伤很多。最可怕的前方拼杀的地方,但死伤最多的却是弓|箭对纵深的射|杀。

    前方的重步兵浴血奋战,前面是疯狂的敌兵,后面是密集的自家队列,前后无路,只能拼命地奋战!

    武将在不远处大吼:“后退一步者,斩!”

    军乐队用横吹鼓号奏响了激昂的曲子,各百人都有传令兵系统的文吏,也在大声鼓舞着士气,武将们在叫骂,文吏在用各种高尚的词在赞誉将士们视死如归……但这些都无法消除将士们的流血、痛苦、害怕。

    正片山坡的人群|交接一线,惨叫声、喊杀声,比鼓乐的声音还大。

    人们口中喘着粗气,在寒冷的空气中冒汗,吐着白汽。精兵首先是身强力壮的汉子,因为拼死非费体力!披着几十斤重的盔甲,步弓的力量动辄就是一石,拉几次就有力竭之感。

    一个神臂手士卒听见“准备”的叫喊,便张弓搭箭,深吸一口气咬紧牙关。就在这时,他看见正前方一个步兵兄弟正对着旁边一个敌兵猛砍,前面另一个敌兵拿起长矛,全力冲了过来。瞬息之间,弓兵没有多想,立刻调转弓箭,“啪”地一声就近射了过去。

    那许军步兵发现正面的敌兵额头上忽然插了一枝箭,心下一阵后怕,回头看了一眼,但此时神臂手队列里“啪啪啪……”的弦响,一大群人都在射箭。

    ……中军方形大旗上写着“许”字,在风中猎猎飞扬。郭绍及其部下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观望着前方黄尘弥漫,腥风血雨。亲兵们站在那里不用上阵,却也身体绷紧了,瞪着眼瞧着。

    不远处的鼓号手,蹬着八字脚,紧握着鼓吹,一副准备冲杀一般的模样。山坡上的叫喊声响作一片,形成了“嗡嗡嗡……”的嘈杂。不远处时不时传来大声的吆喝声,其间“得令”的声音短促有力,紧张异常。

    这时一员部将转过头,欲言又止,终于没有吭声。

    郭绍已经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敌兵第二批步兵成阵型地正在上前,这次人更多,或许有上万!而前方的厮杀仍在继续!

    眼前这情况,敌兵会投入新的兵力,换下第一批人马!

    车轮战术。

    战场上那些衣甲兵器凌乱的敌军,仿佛野人,但显然并非真正的原始人,不能低估其战术。西北这边打仗打了上千年,联军中有大辽的“军事顾问”,都不是善茬,辽国是实实在在的强国,一度影响力超过中原,北边很多遥远的国家都把大辽当成“中国”。

    郭绍看着战阵上纷乱中有序的迹象,终于开口道:“传令,用攻城铁炮协助前线步军!”

    “得令!”

    少顷,王朴拿起印,在一张纸上一盖,递到一个文吏手里。很快那文吏带着两骑背上插着黄色三角旗的传令兵,急匆匆地策马奔出。

    炮架上炮口硕大、炮身粗|短的攻城臼炮半截埋在土里。一员武将接过军令一看,转手递给一旁的军府幕僚,当即拔出佩剑,大喊道:“陛下圣旨,铁炮营作战!传令铁炮各队,准备开炮!”

    在叫喊之中,众军干脆地把堵在炮口的草纸扯出来,里面早已装填好**和石弹。

    二十几个黑洞洞的大炮口斜对着天空。听到“哐”地一声锣响,大喊声传来:“放!”

    “轰!轰!轰轰……”如同雷鸣般的震响陆续响起,大地都在颤栗。

    缓坡上,只见白烟一排依次腾起,烟雾中火焰喷|射绚烂。声势巨大,不过石弹飞得并不快,个头又硕大,以眼睛看得见的模样飞向半空,凭借重量向联军人群里落下去。

    近百斤的石头从半空落下去,下面是队形密集的联军步兵营,蔓延一片都是人。石炮随便都能砸到人,只有数枚砸在了方阵之间的空地上。

    整营铁炮向敌兵密集人群里一轮齐射,敌兵顿时死伤数十人!

    石弹落在干燥坚|硬的黄土沙石之间,砸得黄土尘土溅飞,仿若爆炸的烟雾一般!有的径直砸到了人,有的砸裂了,石块飞溅而起,周围运气不好的一两个人就会被撞伤。

    不过炮击着实让党项兵一阵慌乱震惊,好几百尺外就打到他们了,一般士卒始料未及。

    场面十分恐怖,黄土上,一个士卒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脑袋都碎了,血肉白浆溅了一地。另一处更是,血淋淋的肝和肠子都在血泊中。有士卒在撕心裂肺地捂着被石块撞伤的脸颊惨叫。

    党项刚刚上前的大片方阵里,各处都产生了一些混乱扰乱,推进的速度也慢了。人们抬头看着天。

    不过许军的炮火就响了一通,便沉寂下来,铁炮只携带了一营五百人,一轮下去,清理炮膛和装填也很麻烦。

    这也是有效果的,第二批次的敌兵被炮火震惊了一会儿,打乱了轮换进攻的节奏。许军前线打退面前的敌兵,赢得了喘息之机,各都头、十将急忙指挥人马成纵队向后撤。上边第二梯队各指挥则以横队前进,指挥之间有间隙,让前方的纵队后撤。

    郭绍依旧眺望着对面大片骑兵上方的山头,那里站着人。两边相隔甚远,却离着一处宽阔的山谷,似乎在两厢对望。

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十国千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风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风紧.并收藏十国千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