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李月姬隔三差五便要去滋德殿一趟,礼仪上要去给两位皇后问好,还会有一些钱财用度上的分配,因为她名义上管着一个宫的事儿。

    见了皇后出来,已是日上三竿,夏季浓密的树荫下印着阳光的斑斑点点。明媚的阳光却没让李月姬心里亮堂起来,她只觉得浑浑噩噩的。

    正好碰见了宦官王忠。这个宦官是内侍省的大宦官,李月姬想起宫妇所言内侍省的宦官知道的事儿多,便叫住了王忠。

    那宦官倒也机灵,站住便弯腰一个笑脸道:“贤妃娘娘,对奴婢有何吩咐呀?”

    李月姬左右看了一眼滋德殿人来人往的景象,况且她和这个宦官也不熟。沉吟片刻便问道:“官家这阵子在忙甚么?”

    王忠皮笑肉不笑道:“贤妃娘娘,官家去造甲坊那边巡视火器了,听说下边的人制作出新的大炮啦!”

    李月姬问:“很厉害么?”

    王忠一本正经道:“当然厉害,奴婢听说,一炮下去,一里地外的军营都要灰飞烟灭!”

    李月姬听到皇帝在忙活兵事,心下愈发担忧,很想问王忠朝廷是否要对夏州用兵,但以她的皇妃身份,问皇帝在忙什么倒是无妨,问军国大事,就很不妥了。

    ……汴水河岸,这个时节水力丰裕,几个城一样的造甲坊一片嘈杂,天空黑烟弥漫。造甲坊的城一开始是为了锻造盔甲,但是这里建造了完整的冶炼作坊,火器也在这里制造。

    青铜炮铸造并不复杂,工艺能铸钟就能铸炮,只不过以前没人想着这么制作。

    新的青铜炮用了分类试验法,轮番试炮,最终确定了尺寸。炮身长约五尺,单炮管重约一千斤,主要发射十斤重的铁弹,取名“虎啸天字号”。

    这种青铜炮重量是以前的铁铸“龙啸炮”两倍多,却只能发射十斤重的炮弹;而铁炮几百斤重,却能发百斤重的炮弹。

    区别在于,铁炮是大口臼炮,只能如抛石车一样往上抛射,凭借的是石弹落下来的重量砸墙;而青铜炮可以平射!

    郭绍站在女墙后面,拿手掌遮在眉间,挡住头上的阳光,聚精会神地眺望着远方。

    忽然,“轰”地一声炮响,白烟中火光一闪。少顷,便见一枚黑漆漆的炮弹横飞撞到地上,平飞的炮弹角度很小,立刻便在地上弹起,继续往前飞,蹦蹦跳跳了老远,才掉在地上滚起来。

    “越远准头越差。”昝居润道,“要打中一个靶子怕是不容易。不过,若是前边是人群,这一炮砸过去定能撞到一串人!”

    郭绍神情有些激动,说道:“这不是攻城用的兵器一砸一个坑,准头差不要紧,要的就是威慑力。今后敌军就算在一里地外聚集列阵,也在咱们的射程内!”

    昝居润又拿出一张图纸来,拜道:“官家言,用两个轮子作为炮架,咱们试了、一时没成,太重了一放炮要散架偏斜。不过军器监重新制作了一副东西。官家请看,这是炮车,可以用马匹拉动;运送时炮身、炮架都放在上面。放炮时,八个人将炮抬下来放在炮架上,加上炮尾铁架固定,便能放好。”

    郭绍道:“要八个人抬?”

    昝居润道:“一千斤重,少了八个人不行。民间抬棺材的法子,八个人轻松抬起走。”

    郭绍:“……”

    这炮虽然又笨又重,没法子,郭绍想要的是平射弹跳,炮弹初速要高,不然角度太小、初速太低,刚出膛就要落地。如此**在膛内爆燃的膛压就高,青铜炮壁要厚,否则要炸膛,试炮的过程中死伤三十几个人了,就是铸的太薄炸了!

    不过因为压力高,这下可以近处打散弹了。此前的铁炮就试过碎石散弹,结果没什么用,因为臼炮的口子太大,装填散弹膛压太小。

    军队建制是根据武器和战术变化的,常规军队二十余人一队、火绳枪军队三十余人一队,都不适合炮军。火炮人马以十五人为一队,装备一门炮车,十五枝火绳枪,以及马匹、长短兵器若干;为了减轻不装备盔甲,只有头盔。因为抬炮就要至少八个人,还需要照料马匹做杂活的火夫,抬炮时安装炮架等活的人,以及死伤后的预备人员。炮军一都人马八门炮,一百二十人。一指挥五都六百人。

    郭绍亲眼看到了火炮的战力,心里便有了底,回到金祥殿重新开始部署近期的军政设想。

    他首先召见了军国重臣王朴和魏仁浦,接着又陆续召见了昝居润、卢多逊等人,准备制定一整套对外方略。

    卢多逊听罢郭绍的意思,便进言道:“臣出使夏州时,曾见有契丹人在夏州来往,朝廷可以此为借口,下令夏州节度使李彝殷交出敌国使节,押解东京问罪。”

    郭绍道:“此役彼一时也,甚好。”

    ……忙完一整天,酉时郭绍回到了万岁殿,他不睡主殿的,在万岁殿一个角落里收拾了一处房屋日常起居。

    刚进万岁殿,便听到王忠禀报:“李贤妃等着,欲求见陛下。”

    郭绍听罢,说道:“请进来罢。”

    一般在宫里,皇帝主动想谁侍寝才召见,嫔妃求见,应是有什么事儿。皇后皇妃一共就五个(一般四人),还是很重要的人。

    王忠却没走,反倒上前小声道:“今日李贤妃问官家在作甚,奴婢试探了一番,见她神色恐慌,怕是听说了陛下想对党项用兵的事儿哩。”

    “哦……”郭绍恍然应了一声。

    郭绍在起居室的厅堂里坐下来等着。不多时,便见李贤妃进来了,她没穿党项人的衣裳,却是穿了一身襦裙常服,头发也梳成了坠马鬓。李月姬黑发黑眼,面相也和汉人差别不大,人也好看,白生生的肌肤,凹凸有致的身段;可穿上襦裙半臂飘带,仍旧不是那味儿,有点怪异。

    郭绍不动声色,上次还被她的指甲挖了一道血痕,至今想起郭绍还觉得皮肤火辣辣的。

    李月姬却款款作了个万福,“妾身拜见陛下。”

    “不必多礼了,坐下罢。”郭绍道。

    李月姬柔声道:“谢陛下赐坐。”

    郭绍却摩挲着脑门:“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哩。”

    李月姬道:“陛下的女人,不都是这样对陛下执礼么?”

    郭绍点点头。

    短暂的沉默,寒暄罢便有些冷场。主要是因郭绍态度消极,毫不主动找话题。这女人对他这个“异族人”没甚感觉,也不喜呆在异乡,不然当初已经有名分了,怎会拼命也不让郭绍碰?

    这时李月姬的脸蛋嫣红,好不容易才开口,带着某种屈辱般的感觉,“在灵州时,妾身不懂事私自逃跑,差点被狼所害……妾身一直想问清一件事,那日射|箭救我的人,是陛下么?”

    郭绍回忆片刻,点头道:“正是。”

    李月姬轻声道:“谢陛下救命之恩。”

    “不必如此,举手之劳,碰巧遇见罢了。”郭绍道,“朕也不愿意你被狼咬伤了。”

    李月姬沉默一会儿,又道:“都怪妾身不知事,竟然还弄伤了陛下,陛下又宽容妾身……”

    郭绍道:“不过小事,朕这点心胸还是有的。”

    “陛下……”李月姬有点尴尬地看着他。

    其实郭绍已经明白她什么意思了,以前对联姻不满,现在被迫无奈,怕朝廷和夏州关系紧张,让她和她的家族有灾祸。

    她没有选择了,哪怕郭绍是一头猪,她也得讨好。而且郭绍似乎也没讨人嫌到那地步。

    郭绍微微叹了一气。

    不过他回头一想,其实李月姬很无辜。连所有党项人也不能说便是坏人……在他们自己看来,摆脱中原王朝的控制,为自己人扩张地盘势力,一点错都没有;只不过他们的不逊和野心,不利于大许朝而已,平白多一处边患威胁,对任何王朝都是压力、以及徒增的军事防备开支。

    李月姬不过一个女子,被人送到千里之外的异国他乡联姻,已经不幸了。现在为了生存才这样,似乎情有可原。

    郭绍想罢,便温言唤道:“贤妃……”

    “嗯?”李月姬抬起头,有些期待地看着他。

    郭绍宽慰道:“贤妃不过一个女子,不要把所有的事往自己身上揽,谁扛得起那么重?你既为朕的嫔妃,不必太担心了。”

    李月姬听罢微微有些动容:“陛下待人很好,妾身以前怎么就没想通……”

    郭绍心道,我对身边的人都好。圣人说得好,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些人呆在我的后宫里,经常能靠近我,怎能让你们反抗,给自己找不痛快?

    他猛地发现她脖子都红了,手上绷紧,默默地使劲抓扯着衣裳。她的声音似乎要哭出来,屈|辱地颤声道:“陛下,既然我是您的女人,已经进宫这么久了,陛下……陛下要了我罢!”

    郭绍愣在那里,叹道:“贤妃,真的不必如此。”

    李月姬的神情复杂,还有些生气,快哭了:“我送上门,别人还不要……”

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十国千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风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风紧.并收藏十国千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