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庭院深处,隐隐传来琴声。郭绍侧耳倾听,却不解音。在大名府逗留好一阵,这几天是该回京了。

    他把毛笔放在砚台上,再次打开包袱,伸手粗糙的手掌,轻轻抚摸着那件紫色的袍服,食指从那一针一线的针脚上轻轻抚过。有多少针,便有多少次的思念……

    眼前仿佛浮现出红颜羞涩的笑意,那目光如同暖暖的纤手,拂过他的心坎。耳际好似又听到了那舒缓的声音:我亲自让夫君吃饱穿暖,才是做妇人哩。

    这衣服他暂时不敢穿,金盏缝制的,可能符家府上的人能认出来。

    金盏,为何要对朕如此好?

    郭绍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起步子来。门口的墙上挂着一幅对联,他扫了一眼,愣是没弄懂是啥意思。不过他的心里却想到了另一幅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决不能让金盏被人们抓住指责的把柄。这等东西很重要,或许平时没人敢当面指责,但某些时候如果被人质问,却不能反驳,相当伤人十分严重。此时仍旧是宗族人情世道,被人用道德攻击是何感受,郭绍大致能想象得到。

    以前玉莲还住龙津坊时,被人说道走路都低着头,长期处于自卑不敢见人的状态,便可见一斑。

    也许无论怎么做,也有野史悄悄说。但没有真凭实据,有正大光明的道理反驳,会好得多。

    郭绍站了一会儿,又坐下。

    他伸手拿起棋子,在棋盘上放了几粒,都是棋谱上的固定路数……一切都已准备好,局要一步步完成。

    郭绍想到这里,深吸一口气,提笔写了一封私信。等曹泰来面圣,便叫曹泰带过去。

    以后若要临幸除二妹以外的嫔妃,让金盏先同意……当年,就是她安排郭绍和二妹成婚的。事到如今,独宠和忠诚怕是不现实,唯有如此,才能突出金盏在他心里的位置。

    郭绍准备了一番,下旨回京。留下了两个御医署官员,继续为符彦卿调养。同时郭绍也能直接询问御医,有关魏王府的事,因为御医是京官。

    此时,大许朝有两个类似情报奸细组织的机构,一个是皇城司,一个是枢密院兵曹司。但两个机构都几乎不监视内部的大臣;主要针对外部各国和边疆封疆大将……因为王朴、左攸等心腹大臣一致认为,这样会造成君臣更大的猜忌和离心。郭绍听从了建议。

    ……

    吕春才欲娶符大娘子谋反的事经过一阵沸沸扬扬的传言,反复折腾,已是天下皆知。路人皆知符大娘子是神仙道人看破的皇后相,谁想娶她就是想做皇帝……比如当年的李守贞之子、今年的吕家。

    王朴听闻皇帝的仪仗护卫已经离开大名府回京,立刻密召客省使李信,指使李信上书,劝皇帝娶符大娘子为后。

    李信再度感到畏惧,因为符大娘子是前朝皇后,还做过太后,如果上书不对,极可能被怪罪诋毁皇帝和前朝皇后的清誉!

    而且,今上的皇后本来就是符家之女,再娶个符家之女有何作用?就算符大娘子美貌,也是三十出头的妇人了,今上要什么的美女没有,非要去自找麻烦,为何不赶紧撇清关系?

    这言论,根本就不合理。

    王朴瞧出了李信的疑虑,不动声色道:“你便只管上书,放心好了,绝不会错!”

    李信支支吾吾。

    王朴道:“老夫看人,从不走眼,何况今上还是普通武将时,老夫就与今上来往过了。上次叫你上书,可曾有错,现在你平白混了个开国从龙首功!”

    李信道:“王使君说得是……可下官以为,就算以前赵家造谣真假难辨,今上也不愿意再娶符家之女罢?”

    “你懂个屁!”王朴恼了,“那麻衣道人被人传得神乎其神,连徒弟都能称半仙人、扶摇子,师父和神仙有啥区别?圣人敬神而远之,但这等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今符大娘子什么身份也无,身份只是魏王之女,今上依天意,让她为后,有何不可?”

    “那是,那是……下官愚钝。”李信两道眉头都快皱到一块儿了。

    ……不料郭绍刚回宫,当天在金祥殿上朝,礼部侍郎卢多逊就上书,进言皇帝应娶符大娘子为后。一时间文武百官纷纷侧目。

    郭绍当场拒绝,在皇位上义正辞严地说道:“当今皇后乃朕微末之时结发之妻,贤德兼备,母仪天下并无失德之处,又生皇嫡长子郭翃,岂能无故废后?”

    不明|真相的群臣顿时忍不住点头,特别文官们,觉得皇帝恪守礼仪,实在叫人满意。

    不料客省使李信立刻又冒死上奏,认为天命不可违,符大娘子有皇后之相,应顺应天意。

    一时间大殿上争执起来,有人曰圣人不语怪力神,当今皇后好好的,还有嫡长子,没道理因为麻衣道人的面相之说,就改立皇后,否则可能造成礼仪朝政动荡。

    有人还是那句话,觉得应该顺应天意。武将们也趁机找存在感,表明自己的话语权。大多武将支持符大娘子为后……因为禁军将士都很爱戴金盏,觉得她仁慈善待将士,继续做皇后喜闻乐见。

    史彦超大声嚷嚷地支持符大娘子:“前朝太祖的皇后,也曾丧夫,太祖不嫌弃,后来连皇后也不封了!符大娘子有啥不好的?大娘子不能母仪天下,这天子没妇人能母仪天下!”

    一个文官指责道:“史将军是认为当今皇后不能母仪天下?”

    史彦超道:“你这狗官!便只会伶牙俐齿,老子撕烂你的嘴!这还不简单,立二后就行了。”

    李处耘为武将之首,立刻呵斥道:“史将军,此乃金祥殿上,说话要有分寸。”

    但武将们却暗爽,他们也看不惯史彦超,但听到史彦超出头骂文官,却又觉得他也有好处。

    那文官道:“史彦超,你竟然当殿辱骂朝廷命官!”

    史彦超道:“骂了你又怎样?你是朝廷命官,我还是陛下的将帅哩!”

    文官道:“你这无知的武夫,国家有二后的规矩?”

    史彦超冷笑道:“国无二君,本帅认。可一后还是二后,规矩也是陛下定!今上乃大许朝开国之君,大许朝的礼制,为啥要照搬前朝?”

    这时宦官王忠站出来说道:“陛下下旨,叫你们别吵了。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众人无话可说,纷纷行礼谢恩。

    郭绍只说当今皇后没有失德,不能废后。但对金盏的态度却不置可否。

    次日清晨,金祥殿东殿重臣见面议事,又把这事儿拿出来说。因为郭绍没表态,再次没争出结果。

    李处耘离开皇城回国公府,他的族弟李良士求见,听说了符家大娘子的事,见面便问道:“今上真要立二后?”

    李处耘道:“仍未议决。”

    良士又问:“主公如何主张?”

    李处耘道:“我什么也没说。”

    良士拍大腿道:“这等事,主公怎能缄默?二后何如,倒不要紧,但为何两个皇后都是符家的人?贵妃并立二后,让符家一女为贵妃,已经是很大的恩宠了!”

    李处耘道:“武将们都支持符大娘子,我不便主张。”

    良士摇头道:“此事事关重大,符家两姐妹分立二后,外戚权重全是符家的了……唉!以往主公手握禁军兵权,而今只为国公,大可以争一争!”

    李处耘沉吟片刻道:“可是左攸已经表明主张,反对符家姐夫分立二后,认为大许恢复古礼照旧,更利于国家正统。”

    良士道:“左攸……”

    李处耘道:“左攸是个文官,但向来是今上心腹,言辞主张上,他说话比我管用。何况,若我和他相互呼应,恐遭人非议文武结党。”

    良士长叹一声。

    李处耘沉声道:“二后只是表象,当今皇后没甚作用。上次我在金祥殿后殿,受到贵妃(圆儿)召见,贵妃告诉我,皇后不能统后宫,此时后宫诸事很乱。倒是大娘子非等闲之女子,当年她曾为太后,连禁军也能统摄……

    不过上回符大娘子还有端慈皇后尊号时,朝廷就为她是否该执政闹过一阵,范质因此罢相。当时陛下仁厚,把事态平息,可是……现在想想,也有点后怕。”

    李处耘翘首沉默片刻,捋着厚密的大胡子,低声道:“君强臣弱,臣若太痴迷权势,必有大患!”

    李处耘实在不愿意为了更高的位置冒一丝风险,他现在只想保住现有的一切……开国名将、世袭罔替的国公,皇亲国戚,最多只需三代,李家就会成为稳稳的贵族名门,武将世家!等这一代君臣都百年之后了,以后李家就是大许朝显赫的世家贵族!

    贵族与皇室同享天下,不是梦。

    他沉思许久,一拍桌案上道:“明日我就上书,支持官家立符大娘子为后!”

    良士愕然,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李处耘。

    李处耘却成竹在胸的样子,缓缓道:“与符家争地位高低,乃小家子之气。保住咱们这些公侯的地位,才是长远之虑!以后军功贵族定会感怀本公……”

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十国千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风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风紧.并收藏十国千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