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冬季来临之前,津州这边下了一阵小雨。雨水淅淅沥沥,却将地上打湿,人马一踩,全是泥泞。

    大路上陆续成群结队的百姓向津州城工地上赶来,都是些汉子,带着斗笠或草帽,扛着锄头?头等工具,还背着包裹。

    高彦俦骑马来到人前,叫人询问这些百姓来干嘛的。

    人群里有人嚷嚷道:“俺们自带了口粮,来徭役修城!将军留下俺们罢。”

    “朝廷没忘河北,一年两次北征。乡亲们盼着王师来了,岂能不出分力气……”

    高彦俦听罢大为动容,策马上前,跳下马抱拳拜道:“燕地义士深明大义,请受本将一拜!”又大声道,“本将乃蜀地高彦俦,将士们皆为蜀人,闻河北百姓深受辽人之害,敢不从征驱逐胡人?我等从数千里之外来……”

    就在这时,一个武将走上前来,俯首在高彦俦的耳边轻声道:“陛下到津州来巡视了。”

    高彦俦立刻转头问道:“到得何处?”

    武将道:“快到了。”

    高彦俦立刻招呼部将侯茂过来,说道:“你来安抚主动前来的百姓,但收入营地时要登记造册。这些人一般不会独自前来,都是乡里结伴,要他们的同乡证实身份。”

    侯茂抱拳道:“末将明白。”

    高彦俦立刻带人去迎接皇帝。

    ……郭绍在驿道上碰见了高彦俦的人马,迎面一群人纷纷下马弯腰抱拳执礼道:“恭迎陛下!”

    “免礼。”郭绍道。

    高彦俦又不动声色道:“下雨天寒,末将请陛下将息龙体。”

    郭绍点头应付了一下。他身穿甲胄骑着马,头上没有遮掩。雨虽然下得很小,时间一长也浸透了盔甲衣衫,头盔和板甲上布满了水珠,帽檐下凝聚在一起的水珠时不时往下滴在脸上,凉意十足。

    郭绍的脸色不太好,话也很少,只说道:“带朕看看建城的工事。”

    他的音色很低,不过吐字比较厚重,听起来倒也叫人踏实。

    “喏。”高彦俦抱拳应允,转身上马。

    一行人缓缓骑马向河岸的一片工地走去,郭绍座下的黑马甩了甩头,把水珠甩得飞到空中。满地泥泞,马儿似乎也在表示不满。

    高彦俦指着前面的一众百姓,将他们的来历缘由说了一通。

    郭绍听罢称赞了一句,又道:“也得谨防奸细混入其中。”

    高彦俦道:“末将已有提防。”

    一行人绕城一圈,修建的城墙周长并不长,许多民壮正在冒雨运土,一些人抬着木舂在土墙上吆喝着使力。

    接着人们来到一处地形较高的山坡上。一个工部官员下马来到郭绍马前,将一副图纸呈送上来:“陛下所见城墙很小,这是临时的工事,皆听从军府的安排。”

    郭绍拿着图看了一番,又眺望面前的工地。

    实际上现在修的不是城墙,只是一道土墙,再以壕沟在外,仅仅算是临时的防御工事。因为马上要进入冬季了,建造城墙更加困难,时间也不够……辽军可能在冬季主动进攻,现在的准备便是为了冬季的防御;有个地方立足,囤积粮草和兵马。

    等站稳了脚跟,才会重新在工事外面筑城。已经设立了行政建制,津州城迟早会建造起来的。

    郭绍回顾左右道:“土墙工事要赶紧建立起来,高将军定要多派斥候在四下巡视。你们这里离涿州最远,若是耶律休哥前来袭扰,多半会选择津州为目标。”

    高彦俦等忙拜道:“臣等谨遵圣旨。”

    郭绍遥指蒙蒙细雨中的远处,又道:“等主城工事建起来,乡军会增援津州,在东北面围绕城池建堡垒,以交错两层部署,作为预警和外围攻防支点;剑南军主力坐镇中心,保卫粮仓。又有后方禁军精骑为援,可保津州安危。”

    大伙儿纷纷附和一番,称皇帝运筹帷幄云云。

    “驾!”郭绍轻踢马腹,从山坡上冲下去,众人见状也纷纷跟随上来。

    郭绍进入工事区巡视,他瞧得十分仔细,连厕所和排水渠都有询问。还有军士和民夫的伙食、冬衣、住所等等。他来到一个草棚厨房里,从竹筐里拿起一块麦饼,撕了一块尝。

    高彦俦急忙找了一条木凳上来,请郭绍上坐,于是皇帝便在一个草棚里,一手拿着一个麦饼,一手拿着一根树枝,在泥地上一面画一面讲述军府设计的战法。

    诸将围在周围听着,时不时议论几句。

    就在这时,听得外面有人说道:“陛下在房子里面。”

    老将覃石头便带着一员传令兵走了进来,传令兵双手呈上一份奏报。郭绍将麦饼放在案板上,拿起奏报一看,说道:“幽州得到消息,辽国南院换人了,萧思温官复原职,接任南院大王。”

    众将纷纷嚷道:“萧思温乃陛下手下败将!”“这厮非陛下对手……”

    郭绍不置可否。当年先帝北伐,郭绍在涿州确实曾大败萧思温;但今年初攻幽州时,他发现萧思温很会收集消息,有针对地部署城防,并且行之有效。

    郭绍没有打击众人的信心,由得他们鄙视萧思温;不过心里对此人并不轻视。郭绍没见过萧思温,但从战阵上两次接触看来:萧思温用兵不如辽国名将,对特定战场的嗅觉和经验都不足,但对大局形势的把握却非一般武将能比,而且比较开明,能够极快地学习改变方略……听说辽国皇室只和萧氏联姻,而且萧氏是指定的宰相之族,难怪谋略更胜其他契丹人一筹。

    收了奏报,郭绍若无其事地继续巡视此地。

    几天时间,他带着骑兵沿拒马河一线走了一个来回,重点实地看了两座城池的工事建造。十月初回到了禁军驻扎的涿州城。

    进涿州城后,偶然之间,郭绍认出当年“陆神医”家的房子来,那座小院居然幸免于难,至今仍在。当年郭绍还是武将时,在这院子里诸国。

    他侧目观望,发现院墙里晾着衣服,应该有人居住……但肯定不是陆家的人,陆神医已故,陆岚现在在东京。

    物是人非,郭绍一时间倒蓦然生出一丝感概,默默地路过此地。他想起陆岚求他的事,果然萧思温到幽州来了,却不知带了家眷没有。

    风雨里在泥泞难行的路上奔波数日,郭绍径直回了行宫。

    涿州比起中原、江南的都市相距甚远,但总能找到比较好的房子作为行宫。郭绍沐浴更衣,到了卧房消停下来。

    外面还下着小雨,郭绍想起那些工地,不禁小声骂了一句:“鬼天气!”

    内宅十分安静,远远地能看到一些披甲带剑的侍卫在屋檐下慢慢地走动,他们二人一组,默默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卧房近处,只有宦官王忠和老将覃石头。

    郭绍没带京娘出征、已禁欲许久,但此刻依旧沉静不下来,便是没法干别的事,来回踱了一阵还是走到地图前琢磨军务。

    “相比耶律休哥,萧思温更趋于保守。”郭绍仿佛自言自语地说。

    王忠适时地附和道:“陛下所言极是。”

    郭绍看了他一眼,又低头沉思许久,有一种直觉涌上心头:辽军冬季会发动大规模反击!

    很多时候,郭绍都凭直觉,正如射箭的准头凭的是感觉一样。那是一种微妙的东西,判断力没有多少理由,却很相信其可靠性……但最近的心境不太好,他从冥冥中扑捉到这种直觉,却无法自信。

    或许,可以如此推论:如果辽军要用轻骑袭扰,耶律休哥用兵比萧思温更好;而在这种时候忽然换上萧思温,可能是在积蓄着什么大的动静!

    郭绍抬起头看着窗外,细雨极低的声音让周围显得更加宁静……仿若死寂。

    是的,这阵子拒马河北线大周军动静极大,辽军却实在**静了!安静到叫人不相信辽人会坐视不管的地步。

    暴风雨前的宁静。

    郭绍看向覃石头:“兵曹司的人由你联络,有什么消息得立刻让我知道。”

    覃石头忙道:“末将遵旨,在兵曹司易州分司放了几个兄弟,有啥事很快就能知道。”

    郭绍又道:“最近上京那边或许会有消息报来。”

    覃石头不明所以,有些敬畏地看着郭绍……好几次郭绍预见一下小事,覃石头都发现说得很准,但覃石头并不能想通皇帝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辽国要在冬季动员大军南下,现在可能就在各地开始聚兵了,这种动员规模很大,只要在上京的人用眼睛都能看出一些迹象来。

    郭绍脑子里一门心思想着诸事,劳累疲惫了几天却睡意全无,精神一直处于紧张亢奋的状态。他有点担忧、担心万一什么地方出漏子;又有点期待,每度过一场较量,都能让整个布局前进一步!于是显得有点急躁,巴不得快点看到即将到来的结果。

    他长吁一口气,回过神来,周围平静无事,时间仍旧一点一滴地缓慢流逝着,从容不迫,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十国千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风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风紧.并收藏十国千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