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黑夜里的通明灯火,高门内的宴饮,古色古香的美丽建筑内传来了女人清脆的欢笑声。虽然在无边的夜色笼罩下只是很小的一个地方,但董家的气氛隐隐带来歌舞升平的盛世气息。

    “贤弟果然是使诈!”高氏笑得花枝招展,“喝酒吧。”

    郭绍只好端起酒杯,左手掌遮在前面,仰头一饮而尽。旁边束腰的小娘小心翼翼地拿起酒壶,娴熟地斟酒,哆哆哆的声音中一滴都没溢出去。

    “高将军来,这个规矩,谁输了就换人。”郭绍转头道。

    高怀德推辞道:“郭都点检再陪大姐摇几次,咱们好看熟了。”

    两人重新摇骰子,高氏喊出点数时,便玩笑道:“这回可别使诈了,你不老实哩。”她趁说话的时候可以仔细看郭绍,这样显得自然一些。

    面前这个年轻男子让她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说不清楚是哪里好,反正高氏恨不得他能投到自己怀里更加贴近。郭绍穿着一件薄而透气的胡麻外衣,除了粗麻之外最差的料子了(棉布此时还稀少,价格接近丝绸),胡麻布熨都熨不平的,但是穿在郭绍身上却有种风度、完全不觉得寒酸。高氏多看了一眼,发觉了是郭绍的领子,里面是一件白绸立领里衬,随意地半敞着领子,却给人很讲究很整洁的感觉。可能主要是他的脖子和身姿很端正的关系,身板很好看,若是这身穿在别人身上可能就没那种感觉。

    要不是高氏早就对郭绍的底细了解得一清二楚,根本不认为他是个出身底层的武夫,可能会觉得他是出身比高家、董家更富贵的世家贵族。

    细腻洁白的丝绸料子,把比较粗的胡麻衬托得很有质感,平增了几分平实低调,带来的内敛感是全身绫罗绸缎无法做到的。交领上别的一只不知道什么装饰的黄金夹子,好像他穿的是一件昂贵的衣服,有着不为人知的隐藏价值……其实胡麻就是胡麻,不可能比丝绸贵。

    高氏看在眼里,觉得郭绍乍看起来很粗糙,实则细节上十分细致,高氏会有这样的直觉:这样的人很有见识和实力……实际上他本来也是那样的。

    “我该不该信你的话呢?”高氏笑吟吟地看着郭绍,带着几分玩笑嬉戏,眼睛里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妩媚和喜悦。

    她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不过感觉自己很妩媚动人、是最漂亮最有魅力的时候,自己好像在使劲全身解数在勾引郭绍。这种自我感觉十分美妙,就好像一个心情好的女人打扮好自己出现在人前,就是想让人觉得她非常美丽,一种虚荣心、自我认同感的双重满足……只有心情低落抑郁的女人,才会邋遢地不顾自己的形象。

    高氏现在不觉得自己是个儿子都已经成人的可有可无的寡妇,她有种春光灿烂的感觉,仿佛回到了年轻的年纪,只是个姿色漂亮的春心萌动的爱做白日梦的女人。

    此时高氏觉得二人之间仿佛在相互挑|逗撩|拨一般,充满了暧|昧,情绪很高。但是,她又不得不压抑自己,一直都在遮掩和克制。

    因为她内心还是明白自己的身份和郭绍的关系。旁边还有娘家兄弟、自己的儿子,以及几个家眷妇人;不能做得太明显。董、高两个世家与当今最有权势的武将有良好的交情是皆大欢喜的,可要是有丑闻毕竟对名声不利,大家都要脸面的人。

    所以高氏只有装作忘情游戏的时候,作出一些暧|昧的姿态。或许旁人还是感觉得出来关系有点过火了,但没人能确定什么,只当是玩笑和夫人今天生辰兴致高而已。

    “七个三!”郭绍故作自信满满地喊道,又道,“义姐要注意,两点是豹子,可以当作任何点数的。”

    “我不信,打开看看。”高氏看着郭绍的脸笑嘻嘻地笑道。她欠了欠身,迫不及待地要看郭绍的骰子,她面带羞涩、与郭绍的目光交错时恨不得自己的眼睛能放电。

    郭绍道:“算你赢。”

    “不行,我要看看。”高氏不依,伸手去夺郭绍手里的骰筒,手指碰到了他的粗筋凸起的有力手背,这么碰一下她心里也是一颤,用心拼命地搜寻那隐约能感觉到的体温。

    打开骰筒一看,郭绍的点数全都不一样,真是烂到了极点的底牌。高氏一脸嘲笑,拿手按在胸脯上发出笑声,这个动作,她暗暗地把手指把圆鼓鼓的胸脯按下去一个窝,让人看了能联想它们的触觉。她喘不过气来的样子,胸口也是一阵起伏荡漾。

    果然郭绍的眼神飞快地从高氏的胸脯上扫了一眼,她都看在眼里,心中一片绮丽。

    郭绍喝了酒,让高怀德来接替。几个人大多都看会了,便轮番上阵,没上场的在一旁观战帮腔玩笑,玩乐得不亦乐乎。

    此时董遵诲正好和他的夫人交手,董遵诲旁边坐的郭绍上身前倾,和高氏谈笑了几句,把高氏逗乐了又一阵笑声。高氏的脸红扑扑的,看着郭绍认真地说道:“今天真得多谢你,虽然没有大摆筵席,可今年的生辰是我过得最高兴的一次。”

    “义姐高兴就好。”郭绍点头道,“你看董遵诲是大周的栋梁之才,高家董家都已富贵,义姐该自己享享福了。”

    “嗯……”高氏轻轻应了一句,又尽量让自己的话听起来得体有礼,“贤弟身居高位、年轻有为,却这般待我一个妇人,真是我的福分。”

    郭绍那低沉而温和的声音叫高氏听得心里十分舒服,“义姐身陷敌国受苦了,回到自家的都城,咱们都该好好待你。这个世道是男子当权,但正因如此,越文明的地方,妇人的地位越高。”

    高氏露出笑容:“贤弟这话我爱听,要是世人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

    旁边的妇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对高怀德说道:“阿郎,大姐可有个好弟弟。”

    高怀德大笑道:“你是说我吗?”

    现在高氏确实什么都不缺,董家积累了大量财富,娘家也是朱门大户。她想要什么,都可以买到,但是还是有些东西是买不到的……假如可以像男人喜欢小娘一样花钱买到,她愿意付出极其昂贵的代价买郭绍陪她。问题是人家郭绍也不缺钱。

    渐渐地几个人都喝得醉醺醺的,不知时辰几何,反正夜已深。众人意犹未尽,不过太晚了有人已经开始打哈欠。桌子上的菜肴早已凉透,一些菜已经拿去热了好几遍了,没人再吃东西。

    酒席散了,留下杯盘狼藉的一桌子,骰子都已掉在地上。

    高怀德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遵悔,你家有舅睡觉的地方?”

    他的姐姐高氏立刻说道:“哪能没有,孩儿他爹都不在了,娘舅也是最亲的人。长兄便把这里当自家里一样。”

    “娘说得对。”董遵诲点头,转头看向郭绍,“天色太晚了,郭舅也留宿一夜,什么都不缺!玉儿,陪我郭舅去找间厢房。”

    那玉儿是在郭绍旁边斟酒陪侍的侍女。

    高氏听罢向小娘递了个眼色:“遵悔喝醉了胡闹,你先去给舅舅、舅娘安排就寝的地方。”

    郭绍稍作犹豫,便答应下来,又托高氏差人给自己的随从也安排歇息的地方。

    高氏酒量还不错,虽然喝不了,但很清醒完全没喝醉。她和两个侍女带着郭绍去就寝的地方,一个侍女提着灯笼走前面,她随后,另一个侍女走最后面提灯笼。

    一行人沿着走廊向北走,高氏指着西边的小路:“这边常有人走上走下怕吵着贤弟,那边的屋子清净。”

    几个人进了一栋房子,高氏又亲自带着喝得有点多了的郭绍进卧房,奴婢从柜子里拿出一床席子和一床棉被来。高氏轻声说道:“你们先去外面等着,别在这里久留。郭将军和大郎辈分不同,他喝醉了,怕万一出点事叫人笑话。”

    两个女婢忙退出了房间。高氏亲自在床边为郭绍铺床。

    郭绍虽然喝了不少酒,不过他看起来还算清醒,说话很客气:“劳烦义姐亲自做这种事。”

    “你在我家,当然要照顾好你。”高氏不动声色道,忽然之间有机会和郭绍单独在一间屋子里,这事儿本身就让她心跳得厉害。她真是很期待郭绍现在能搂住她,一个拥抱也好,她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快软了,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抚弄着全身,心慌而难受。但是她无法找到合礼的借口接触他的身体,礼仪伦理都是不允许的,只能这样煎熬忍受着。

    但郭绍这回不像上次那样烂醉,他没敢轻易胡来。高氏一面慢吞吞地仔细把席子弄好,一面寻思。她觉得郭绍那次以后,还有非分之想,不然为什么送自己那么一件羞人的玩意?他是在暗示自己投怀送抱?

    不过高氏又想起刚才,要让他留宿时他的片刻的犹豫。高氏有点琢磨不透他究竟怎么个想法,如果自己太主动了,万一被拒绝岂不是很丢人,最主要的可能破坏那种亲密的情意……义姐弟的关系,可没亲姐弟那么牢靠。

    这时高氏轻声试探道:“贤弟为何送我那种东西?”

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十国千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风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风紧.并收藏十国千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