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艳阳高照,郭绍坐了许久便去看校场上的一个数百人方阵。

    二十余人一列,正站在那里整顿队形,都头十将们正在各自的队列中认人。郭绍过去时,众将纷纷拜见。他挥了挥手,和几个武将一起走进队列里。

    将士们顿时举起兵器,站直了身体。郭绍从一列列的间隙中走过,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看去,众军不敢直视他,但注意力肯定都在他身上。

    “庸碌的主将不顾士卒身家性命,让将士们上去送死,英明的将帅却会带领你们不断获取胜利、荣耀、奖赏!”郭绍中气十足、口气斩钉截铁,“尔等身经百战,勇猛无比。今天我要告诉你们,上了战场,值得信任和依靠的是你们身边的兄弟!”

    说罢回头看杨彪。杨彪似乎想起了什么,抱拳道:“大哥……”

    郭绍训话后,还赶着去别的指挥,没留太久。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毫无征兆地喊道:“汉儿绝不为奴!”顿时众军纷纷大喊这句痛快的话。

    郭绍听罢不禁又回头看了一眼,若有所悟。

    他便对左攸说道:“我记得茶楼里有说唱的先生,可以雇佣几个、把武讫镇等诸事弄成话本在军营里说唱。左先生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样的事儿么?”

    左攸听罢说道:“明白,交给在下去办便是。”

    ……郭绍一连走了十个指挥的营地,都在重复之前的过程,在发赏、造册的地方坐一会儿,然后去营中巡视。又过问了一番各指挥的战马、辎重补给等状况。

    每个指挥都有一部分人是火夫和杂兵,多是武艺能力靠后的士卒,平时就干活,上阵时拿上兵器也能用。禁军在东京驻扎时,这些杂兵负责照料战马;其它士卒也会轮流当值干这等活计。

    大部分骑兵都是轻骑(主要骑契丹马、达靼马,差不多属于一个品种),能成为骑兵的人不仅要精通马术、骑射、骑战,通常都很了解马的习性;骑兵部队的杂兵也配有战马。但大将通常会配备有一股重骑兵,那便比较麻烦了,好马不好养、甲胄也更重,一个重骑兵至少专门有一到两个“军随”,专门帮助骑士照料马匹、披甲等诸事。

    周朝禁军都是职业兵,他们拿军饷除了卖命,平时其实也要干很多活。

    所谓精锐,便是人数不臃肿,一个专业的士兵能干杂牌军里几个人的活。当然养这样的军队消耗的资源和代价是不一样的。

    朝廷也多次尝试过用乡兵,组建过一些乡勇军队,但战力都不行。主要因百姓壮丁不熟悉军队诸事,军纪规则、日常协作都很荒疏,配合起来十分麻烦混乱……作战绝大部分时间就是日常协作干活,真正拼杀的时候很少。他们连行军布阵也十分困难,上阵更是一触即溃。

    郭绍不到酉时就离开了军营,因为邀请了符昭序到家里作客。

    ……酉时后,符昭序果然带着一队随从到了门外,郭绍亲自出门迎进来,与他见礼寒暄了几句。

    “这府邸好像一点都没变。”符昭序进来便说,“只是比以前更热闹了,好像住了不少人,以前这里很冷清,没几个人的。”

    郭绍笑道:“听起来,符兄也在这里住过。”

    符昭序微笑着随口道:“符家的人都在这里住过,不过一般都是住城西那座院子,更大一些,这里原本是当作别院的……要不我和父亲说说,郭兄弟换一座,那门庭更符合现在郭兄弟的身份地位。”

    郭绍想起自己和符二妹在这里短暂却难忘的时光,好像一草一木都有二妹的身影,当下便轻轻说道:“罢了,搬家挺麻烦,房子够住便行。”

    道听途说、在哪里听人说过,人一念旧是开始变老的趋向,但郭绍现在这个年纪,前世才大学刚毕业的年龄,谈何老?不过他确实忍不住有点念旧……住过的地方,特别有过想念的人在一起过的地方,他就有种说不出的情愫。连外城龙津坊那铁匠铺他到现在都舍不得脱手,交给黄铁匠了。

    “也是。”符昭序笑道,过了照壁,便指着前院里的一颗树道,“哈,那棵梨树还在。郭兄弟,我给你说,几年前……哪一年我有点想不起来了,六妹不知怎么爬上去,上去就下不来,在那里哭。我在下面叫她跳,她不敢,后来终于跳下来了。”

    “符兄接住了么?”郭绍饶有兴致地问道。

    符昭序道:“那时候她还不到十岁,一个孩童我当然接得住。”

    郭绍和他相谈甚欢,连陪同的左攸也插不上话。郭绍发现,只要与人有共同的地方,哪怕转弯抹角扯上的关系,便总有话说。

    及至晚膳,仆人们陆续把酒菜摆上厅堂上。符昭序似乎专门注意了忙活的人,因为干活的全是些毫无姿色的妇人,要么是长得粗壮|黑|糙,要么半老徐娘,大多粗手粗脚一看就出身最穷苦的家庭。

    郭绍呵呵笑着,也不言语。他知道在达官显贵家里,哪怕是奴婢,只要经常出入主人眼前,多半都是些年轻的丫鬟,可能养眼罢。郭绍倒是觉得,既然年轻漂亮,价值在于姿色、用来干活就是浪费了其价值;倒是那些粗手粗脚的妇人,很习惯吃苦耐劳,干活反而能体现其价值。

    但也许符昭序自认见微知著,以为郭绍并不好色。

    不过很快符昭序就见识到了另外一番风景,只见厅堂侧面的耳房里,一幅细竹编制的半透明的帘子里,一个婀娜温柔的美人款款在琴案前坐了下来。

    “叮咚……”杨氏弹奏的曲子十分悦耳清幽。

    果然符昭序不禁侧目,惊讶地看了一眼里面的佳人。郭绍笑而不语,杨氏的才艺可能比周宪、陈佳丽也稍有不如,却在南唐那等文化昌盛的国度也颇有名气,不是在中原战乱之地随便能找到的才女。哪怕卫王府门庭高大,有没有才艺超越杨氏的人也不一定。

    “好。”符昭序眯起眼睛侧耳倾听。

    杨氏在里面柔声说道:“妾身谢符将军夸赞。”

    符昭序转头看郭绍:“郭兄弟府上却有妙人儿。”

    郭绍并不谦虚,亲手提起酒壶斟酒,符昭序忙双手扶住:“失礼失礼。”

    “你我虽是兄弟,这院子也曾是岳父家的,但现在符兄只能做客了。”郭绍笑道。琴声悠扬悦耳、佳人在侧,气氛很雅致,以至于郭绍说话也不禁随之温和了一些,人总是会受环境影响。

    符昭序起杯:“我敬郭兄弟一杯。”

    “为了什么?”郭绍脱口道。

    符昭序一愣。郭绍这才想起自己的言行不太符合时代的习惯,便随口道:“为这座院子的缘分干杯,咱们兄弟都在这里住过嘛。”

    “先干为敬。”符昭序道。

    郭绍饮罢,放下杯子问道:“卫王府有个武师教头,以前教过我射箭,叫周通。不知还在府上么?”

    “周通?”符昭序沉吟道,“我不认识这个人,符家府上的?这回回去,我帮郭兄弟打听一二。”

    “我与符兄一道去大名府,不知行程定在何时?”郭绍问道。

    符昭序道:“我本想明天一早就启程。太后也见过了、郭兄弟也见了,留在东京虚耗时日,想早些回去。”

    “我是想留符兄多住几日……”郭绍沉吟道,“行程是有点急,后天怎样?我明日点一些将士一路。”

    符昭序爽快地点头道:“那便后天,我没有什么急事。”

    ……郭绍次日选好路线,走陈桥驿、澶州(签订澶渊之盟的地方,东京东北方)渡黄河。

    轻骑走东京到澶州,快马一天便到,沿路一马平川。渡黄河后的地方,和彰德军(西)、符彦卿天雄军(东)成为一个倒三角的形状;也便是郭绍等的道路在符彦卿势力的布控之下,所以沿路很安全。

    渡河又是一马平川,一天到大名府。

    郭绍出发后,才感觉到其实与符二妹的距离并不远,但这段距离已经让他和符二妹分别了三个月。

    郭绍和符昭序的行程比较急,又是骑快马,所以到大名府时还没人通知卫王府。符彦卿年纪大了,一般见不到人。好在和符昭序一路,符昭序径直把郭绍带进了王府。

    及至内宅的门楼前,符昭序便随便叫来一个奴婢,吩咐道:“去告诉我二妹,她夫君来接她了,让她出来领人。”

    因为二人一起单独喝过酒,说过很多话了,已变得比较熟络。符昭序便陪着郭绍在门楼里的椅子上等人。

    “是叫周通吧?”符昭序问。

    “什么……实在抱歉。”郭绍忙转头抱拳道。

    符昭序笑道:“在东京时,郭兄弟提过卫王府有个教头,教过你射箭,名字是叫周通?”

    郭绍忙点头:“是这个名字。”

    符昭序道:“我先派人打听一下,但不一定还在符家……这都多少年了?”

    “我十三岁就进卫王府……九年了。”郭绍回忆道。其实十三岁那年,他并不是现在的他,完全是两个人。

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十国千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风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风紧.并收藏十国千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