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大早天还没亮,郭绍弯下腰走进了符家陪嫁过来的大马车,这马车是府上能找到的最结实的车。接着左攸也上车来了。

    “丘!”车夫喝了一声,甩了一鞭子。这时外面更多的马蹄声想起,骑兵先行,马车随后出府门。车轱辘的响声和上面的铜制装饰晃得“叮当”作响。

    “七月十五,这是中元节啊。”左攸开口道。

    郭绍道:“也是大朝面圣的日子。”

    按照礼制,每月初一、十五两天在京文武官员会去朝见皇帝。柴荣登基后很勤政,只要他在东京、从来没有取消过这种朝会。

    外面戳灯的灯光洒在竹帘子上、透进来条条光辉,将车厢内壁未上漆的木板上的天然纹理照得十分显眼。天气晴没有风,看样子今天还得热。末伏过去了几天,算来日子已进入秋季,但夏天的尾巴迟迟不走,叫人几乎感受不到秋季的凉爽。需要一场大雨……按照生活经验、入秋后只要下几场雨气温就会下降得非常快。

    不知道今天还朝会能不能见到皇帝……也许见不到,七月初一就提前取消了,不过那时大军刚回东京诸事繁忙,没有朝会还勉强说得过去。今天要是见不到皇帝,恐怕人心便更加安定不下来。

    皇帝柴荣现在是何种感受?

    郭绍摩挲了一番额头,转头对左攸说道:“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不太好笑的笑话。”

    左攸便道:“愿闻其详。”

    郭绍便道:“说是一支军队刚发生了大战,送回来了一些重伤士卒。郎中瞧伤时,走到一个伤卒跟前问:你临死前还有什么愿望、趁现在说出来,迟了就没机会了。你猜那伤卒的愿望是什么?”

    左攸摸着下巴的浅胡须,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愿望是‘我还可以被医治一下’?”

    郭绍一愣,伸出大拇指道:“果然是左先生!”

    俩人面面相觑,接着各自转过头良久不语。

    ……郭绍先到大内正门外等着,文武陆续也到了不少。就在这时,一队禁卫和几个宦官出来了,喊道:“皇上叫杂家来传旨,今天不用上朝,诸位都回去各司其责。”

    郭绍听罢,又见着了韩通和高怀德,便跟着他们一起去侍卫司官署。

    接着便是日常熟悉的事务,召集各军将领点卯下达军令,一如既往。

    大伙儿好像心里都装着什么事,话比平时少了;又仿佛什么事都没有。不过韩通在点卯完成后,连提了两次:“侍卫司有规矩,一切照平常的军法、规矩来办。”后来又严厉道:“擅作主张不听军令者,一律罪加一等!”

    众将纷纷抱拳应答。

    郭绍的目光从韩通身上移开,想作出随意的样子观察高怀德时,忽然见高怀德也在看自己,两人的目光碰在一起;郭绍没留神一愣,又若无其事地看向别处。

    此时大堂上的武将比较多,一共四十多人;包括三厢十八个军的大部分主将、副将。

    韩通说了一通话,又回顾在场的另外两个侍卫司大将,说道:“枢密府最近没有新的驻防图……诸位都没见着枢密府军令罢?”

    郭绍、高怀德二人摇头附和道:“没见着。”

    侍卫司本来一共是五个大将主持,但马步都指挥使李重进在淮南、马军司都指挥使韩令坤在河北,就剩下三人。另外还有三个厢都指挥使在场:祁驼(虎捷军左厢)、柴贵(虎捷军右厢)、张令铎(龙捷军右厢)。

    韩通得到了下属的认同,便点点头道:“那各军驻防仍依上次的军令,不得有变。散了。”

    中层武将纷纷拜别,剩下的马、步司及各厢大将六人,按照之前的习惯又在大堂上坐了一会儿,大家要碰头说说话。若是有什么事要拿出来议,这种时候就比较恰当。

    但韩通瞪着大眼一个个看,大伙儿都默不作声。韩通看向高怀德时,高怀德端起茶杯,若无其事地喝起茶来。

    郭绍在这种场合从来不多话的,他只是寻思:韩通在侍卫司只是权力最大,实际上实力非常有限;下面四个厢的直接权力基本被瓜分。韩通可能在水军里还有些亲自提拔的武将……但谁知道呢,就他那性子,下面的人不一定跟他太亲近。

    就在沉默的时候,柴贵忽然没头没脑地说道:“今天要下雨哩。”

    大伙儿顿时有了话题,祁驼立刻老实地附和道:“现在啥时辰了,还不见出太阳。”

    几个人这才留神,纷纷向大堂门口望出去,能看到一片天空,灰蒙蒙的云层压得很低。韩通或许感到这个话题很无趣,当下便道:“没事的话,各干各的去罢。”

    除韩通外,侍卫司郭绍职位最高,当下便站了起来,与诸将一起抱拳执礼告退。出了大堂,便感觉到一阵风刮来,郭绍只觉得身上一阵凉意。果然秋风一起,天气该下凉了。

    众人各自回自己的办公之所,在官署里都有一套几间屋子,可以见客、签押公文、可以看各种卷宗名册,还有休息的卧房。

    郭绍便到自己的房里呆着,从柜子里拿出前两天看的公文旧档来看,亲兵副将卢成勇及两个随从一身布袍打扮在屋子里坐着消磨时间。外面的屋檐下还有两个亲兵转悠,时不时会进来换着站哨。

    熬到中午时分就可以离开官署回家,这便是郭绍最近的作息,基本不干任何实事。

    就在这时,忽然外面一闪,整个房间里的光线骤然亮了好几分。郭绍的毛笔停在半空,果然片刻后就“咔嘣”一声巨响,震得人心里一紧。

    “叮叮……”大雨点很快就落到了屋顶上,那瓦上的声音十分清脆。雨声越来越密,没一会儿就哗哗响成一片了。郭绍抬头看着外面的栏杆,只见雨水已经拉成了笔直的直线,非常急促地落在栏杆上,水花四溅。

    ……暴雨过后,天儿没晴过,一连两天都时大时小下着雨。整个东京都笼罩在雨幕之中,变得朦朦胧胧真假莫辨。但人们一切都照旧,要不是郭绍心里作怪,根本看不出与以往有什么不同。

    那天七月十五大朝临时取消后,大伙儿好像还稳得住。但郭绍估摸着,众人都在等八月初一,如果八月初还见不到皇帝,恐怕就没那么安生……因为算起来,七月初一开始外朝文武就没再见过皇帝。

    中午,郭绍在家里收到了一张拜帖。他一看急忙走出府邸角门,便见一辆马车停靠在斜对面的门口。“啪!”罗猛子把伞撑了起来,郭绍伸手接过伞,便和几个人一起朝斜对面走去。

    这时只见一个穿袍服的人从马车里出来,伞压得很低看不见脸,径直跟着郭绍进了对面的院子。郭绍屏退左右,带着这个人到了客厅里,又叫罗猛子掩上房门在外面守着。

    撑伞的人收了雨伞,轻轻放在门边。但见他身材清廋、头发花白,正是皇后身边的宦官曹泰。

    “曹公公。”郭绍抱拳作揖。

    曹泰忙回礼道:“郭将军多礼了……”

    郭绍比较直接,立刻问道:“官家身体怎样了?”

    曹泰小声道:“昨天开始已经站不起来,能坐,只是不能太久,平素都躺着。”

    郭绍想起八月初一的大朝,还有近半个月,恐怕人们是等不到了。

    曹泰道:“神志还是清醒的……杂家今天来,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郭绍道:“我知道。”

    曹泰小声道:“我便直说了,下午会有宫里的人来传旨召见,郭将军还得去。今天确实是官家召见有数的大臣,皇后怕忽然召见你、让你忧心。”

    郭绍点点头。

    “皇后得了消息,官家这回召见大臣,是想派人去华山寻丹。”曹泰道。

    郭绍一听,顿时心里沉下来。果然是躲不过去的。

    曹泰压低声音道:“官家回东京后,御医束手无策,开了很多药不见好转、龙体却每况愈下。前阵子传密旨到京兆府,欲召扶摇子陈抟到东京来试试;但扶摇子不在华山,现在没人知道在哪里……上回郭将军在华山求丹治好了皇后,又有赵匡胤上书举荐郭将军,估摸着官家想派你再去华山求丹。”

    郭绍皱眉道:“实不相瞒,那老仙人是麻衣道人,现在再去,却不知还能不能找到。”

    曹泰道:“官家最近性情暴躁,你定要小心应付,至少要表现得忠心。”

    郭绍点头称是:“那是自然。”

    曹泰的声音愈低:“是赵匡胤举荐的郭将军,皇后娘娘观之此人心怀叵测,你定要小心。”

    郭绍皱眉道:“其实我早料到可能会有这桩事,只是没有办法……现在离开东京没什么问题?皇后可有什么安排没有?”

    曹泰一脸无奈道:“娘娘也无解……对了……”

    曹泰背过身把腰带解开,一阵摸索,便拿出半块玉佩来。不顾衣衫不整将玉佩递给郭绍:“郭将军一旦出了京城,先可以走慢点,若有变、皇后派人送信会拿半块玉佩为凭,合得拢你才听……皇后娘娘还说,你从河北回来没叫她失望,只是现在情势紧迫没能兑现她的奖赏,待时机恰当定不食言。”

    郭绍听罢默不作声。

    宦官显然不知道是什么奖赏,又道:“皇后娘娘肯定会提拔郭将军,你只要不负娘娘信任,便要高升了!”

    郭绍心道:小命都悬着,如果只是为了升官发财对我有用吗?

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十国千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风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风紧.并收藏十国千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