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天刚蒙蒙亮,郭绍就醒了。玉莲枕着他的臂窝,依偎在怀里睡得香极了,有节奏的暖暖吐息正呼在他的颈子上。郭绍发现整条胳膊已被她的脑袋压麻了,顿觉左臂完全麻木;但俩人依偎在一起的肌肤相亲又让他觉得滋味很美,一时间正是痛苦并快乐着。

    他准备早点起床,心里还有一件事挂念着。今天向训请客……向训对郭绍来说简直就像赏识他的贵人,没有向训通过宰相王溥的推荐,郭绍能不能一下子做到内殿直都虞候还两说;这份人情,怎么也得往心里记着。今天向训在东京办酒席,为他的小儿子请周岁酒,前阵子向训就提过这事了;郭绍不仅一定要去,而且不能去得太迟。

    就是孩子周岁而已,不算什么事,就是亲戚朋友找个由头走动走动分享一下各家的悲喜。但郭绍也生怕疏忽迟到了……既然要记着向训的人情,别人家的事,就确实是一件值得关心的事。

    他见玉莲睡得那么香,便小心翼翼地用右手慢慢撑起她的头,想把被压着的左臂给抽出来。

    不料玉莲顿时就被弄醒了,她打了个哈欠、闭着眼睛慵懒地伸了个懒腰,睁开惺忪的眼睛看了一眼郭绍,顿时一怔……好像刚刚想起郭绍昨晚和她睡一块儿似的,马上又搂住了郭绍的脖子,将他抱住。

    郭绍便好言道:“今天我有要紧的事。”

    “摁……”貌似第三声的音调,声调低下去又高上来,形成一个婉转的味儿,有点撒娇。

    “向训将军的小子周岁,我得先去找左攸,问问他礼数什么的,官场上那些东西,我暂时还不懂,得准备一下。”郭绍好生哄着。

    玉莲道:“知道了,再躺一小会儿行么……我身上好软,回回力气起来给你做饭。”

    郭绍笑道:“今早就算了,我到外面铺子上随便吃一点。”

    “好罢,就今早懒一回……我真的没力气。”玉莲微微有些歉意道,又把嘴凑到郭绍耳边悄悄私语,好像传说中的枕边风就是这样的吧?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竟然一点都不疼痛……嗯,是有一点但我那会儿也不会在意。”玉莲用很小声的声音悄悄说,“我以前一共就有过两次,都疼得要命……还一直以为那种事就像生孩子一样,苦楚在所难免,但又要女人必须忍受。”

    “哪种事?”郭绍脱口问道。

    玉莲脸一红,捏了他的膀子一把,“你还装糊涂哩。”

    郭绍倒不是故意装糊涂,刚刚他正忍不住琢磨向训。听到这里,见她又羞又撒娇的劲,便干脆顺着胡诌道:“昨儿我见你皱着眉头一脸通红,还哭出了声。我以为你难受,痛苦得都哭了……原来不是?”

    玉莲拉下脸道:“你竟然这样说人家,我气了!”

    郭绍见状,忙好言道:“只有你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迫不得已、被逼无奈,才会苦不堪言。但这次你跟我,回忆一下昨天的事,你是受害者么?”

    玉莲一寻思,很容易就想通了,当下便惊讶道:“你是说,那种身体上的事,还和心里头高不高兴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郭绍微笑道。从上午让她在市井间风光露面,满足她的脸面诉求,到下午想方设法鼓励她让她感觉到关爱,气氛、感觉、心情都实实在在地营造好了,她能不欣然?如果不是心甘情愿,她就不会主动过来侍寝,因为没人强迫她,也没有必要那样做。

    他现在能感觉到玉莲的快乐,心道:只有真正绝望过的人,才懂得真正的快乐吧;就好像只有尝过饥饿的人,才懂得食物的美味。

    懒了一会儿床,郭绍便径直起床,叫玉莲再多睡会儿。他找来找去,竟然没有一件中看的常服……去吃向训家的周岁酒,不能披着甲胄或穿官服吧?

    而且向训作为大将军,是什么南院宣徽使,相当于南方地区的某大军区总司令,是有身份的人;肯定去的客人也不少达官贵人。这样的场合,你穿身旧的布衣裳去像什么话?

    郭绍打算一会儿找个成衣店现买一身换上。这些事也怪不得玉莲,她也是昨天中午才到这里,又只有一个人打理家务,肯定仓促之下来不及理会如此多的事……郭绍昨天也忘记告诉她今天有事,自己更加疏忽,谁会把穿什么衣服都想到了?

    ……

    左攸建议郭绍除了买一点礼物,只需随礼六十贯钱,孩儿周岁是好事,好事成双,六十是双数又有顺心顺意的寓意。而且从数量上也正好,那向训吃了多年皇粮,人家其实不缺这点钱……太多了,叫那些比郭绍职位更高的人情何以堪,难道是去炫富然后把别人比得很小气?太少了的话,以向训对郭绍的关照和交情,又显得轻薄。

    郭绍以为善,采纳了左攸的提醒。

    果不出所料,一到向训在东京的府邸,立刻见到车水马龙,客人非常多。从达官贵人,到想趁别人家有好事巴结的各行人士,把向训府门口都堵住了。奴仆们忙里忙外,一片热闹火红气象。

    前三进的大院子已坐不下宾客。郭绍报出职位之后,勉强有资格进入内院,仆人也客气,说:“内眷已回避,里面反倒清净一些。”

    郭绍被领到内院的一间厅堂入座,这里摆了四桌。本桌的几个人见新来了人,都起身见礼,郭绍一个人也不认识。这帮人先说一长窜官职,最后挂个姓名……人又多,郭绍努力也记全,有的记住了姓名、却忘记了之前说过的究竟是干什么的、什么官。

    同桌没有看到他的上司王审琦,内殿直都使王审琦就比自己大一级,难道大一级就不在一桌、不属于一个圈子了?这一桌已经坐满位,王审琦显然不会坐这桌了。郭绍又四下张望了一会儿,在这个厅堂里都没见着王审琦。

    过得一会儿,终于见着王审琦来了,他不是一个人,随行一大群有十一二个。走前面的竟然是“武将版”包青天,赵匡胤!

    忽然来的一众人,除了王审琦和赵匡胤,其他的,郭绍只见一个年轻人很面熟……并非在哪里见过,而是那年轻人和赵匡胤长得真是太像了!

    四平八稳的饼脸,宽额,眉毛很少、眼大,鼻坦唇厚、双下巴,脖子粗|短。腰粗臂圆,身宽体胖。

    简直一个模子做出来的一般,不过造物主制造他们的时候,似乎只是形状一样、用的“材料”类型却完全不同。少年全然不是脸黑皮糙,反而脸上的皮肤是红***,白里透红,看起来气色非常好。他们二人走一块儿,会叫人有种错觉:有点眼花。

    这年轻人是赵匡胤的儿子还是兄弟?赵匡胤应该还不到三十岁,而那年轻人至少十六七八的样子,完全成人了,不应该是赵匡胤的儿子,那一定是弟弟;不然他的样子不能那么像赵匡胤,也不该和赵匡胤走一块儿。

    郭绍心道:难道是“宋太宗”赵匡义?

    果然郭绍猜得没错,一群人进来就相互招呼见礼,相互介绍;专门注重听介绍那年轻人,果然姓名是“赵匡义”!

    向训家这次宴席真是太厉害了,一屋来了宋朝的两代皇帝!

    赵匡胤等人不是和郭绍这边一桌,到上面一桌入座了。然后那些人言语之间称兄道弟,一口一个“大哥”“二弟”的,让郭绍觉得,他们就好比杨彪罗猛子那样的关系。王审琦也在里面谈笑风生,与他们很是熟络。

    但他们和杨彪罗猛子不同是,他们大都是禁军的中级武将,言语之间,其中好像有一两个人更是“殿前都虞候”这样的高级武将。不然没资格到向训家的内院来。

    郭绍心道:你们在禁军里拉小山头,柴大哥知道吗?

    这边一桌离得最远,有人便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那些人老早就有个名头叫‘十兄弟’,听说现在赵匡胤要升殿前都虞候了,一会儿喝了酒可得注意,别得罪了人。”

    说话的声音特别小,幸好郭绍同桌,倒是听见了……十兄弟?难道指的是“义社十兄弟”?

    旁边的侧目低声道:“以前没多少印象,他怎升得如此快?”

    刚才那人小声道:“救驾之功,又很有能耐,所以官家倚重……禁军回朝,官家要整顿全国兵马,让赵虞候以‘宜授殿前都虞候’的名头,对禁军的将士进行淘汰选拔,留下精锐成军……有身份的武将他动不了;不过万一得罪了人让他找茬的话,他不动你,动你手下的人也得倒霉。”

    “那是那是,咱们一会儿按量饮酒,别劝得太凶了。”

    就在这时,便见门口又来了一些人,主人家向训也在,向训此时一脸喜色,声音洪亮道:“王丞相先请。”接着又对屋子里的人抱拳道:“诸位同僚赏脸,今日我家蓬荜生辉,哈!没料到来了这么多人,若是我有疏忽招呼不周之处,还请大家多多海涵,别往心里去!向某心里是十分高兴的,绝无怠慢之心!”

    大伙儿都站了起来,有人道:“先请王丞相上坐。”

    郭绍弄不清楚这个王丞相究竟是哪个王丞相,朝中有王扑、王溥等……不过想来应该是王溥,上回向训说找他在官家面前说话的,证明王溥和向训关系很好。

    他又寻思,王溥和“义社十兄弟”没一路进来,显然就可以推论,这帮人和王溥应该没什么关系。

百度搜索 十国千娇 天涯 十国千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十国千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西风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风紧.并收藏十国千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