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季明舒懵了两秒,确认道:“B612星球主题?”

    “是我的,那个就是我的!”随即她也反应过来,声音欣喜,“你是不是认出来了?你肯定是认出来了!”

    岑森默认。

    季明舒的风格他的确很熟悉,不管主题如何变换,她的设计他总能一眼认出。

    这会儿听说自己的方案不仅入选还得票率最高,季明舒开心得都能原地起飞,也顾不上这是在人来人往的商场,顾不上身边还一只隔三差五就要揪她小辫子和她battle的小土鹅,甜言蜜语不要钱似的疯狂朝着岑森输出。

    蒋纯半咬着肉松小贝,看向她的眼神有些一言难尽。

    就这还名媛呢,大庭广众之下亲亲老公都喊得出来,害不害臊?

    偏偏岑森很吃这套,边看笔记本上季明舒添的那两句话,边听电话那头的甜言蜜语,唇角微翘,也不打断。

    一直等季明舒说完,他才接了句,“你在哪家商场,我去接你。”

    季明舒报了地址,他“嗯”了声,让她喝杯咖啡稍等。

    临出门前,他合上小笔记本,随手扔进了床边抽屉。

    其实当时在本子上写完约会安排,他也觉得自己幼稚得稍显荒唐,就那么三言两语,有什么值得珍而重之。

    但他并不否认,那些三言两语他其实也用了很长时间去复盘揣摩。

    比如他揣摩了很久,为什么有时候两人聊天,聊着聊着季明舒就不愿意继续;为什么季明舒和自己吃法餐时不情不愿,和岑杨吃又气氛轻松。

    有些事情原以为只是不必多想的细枝末节,可他比自己想象中更为在意。

    -

    在短暂惊喜过后,季明舒又生出了多余的担忧,见到岑森便不停追问得票最高的作品细节,以免是和其他设计师撞脑洞闹了大乌龙,一直到君逸雅集项目组的负责人和她联系,她才算是彻底确信。

    作品虽然入选,但并不代表季明舒可以无事一身轻。

    签完合同后,她要根据酒店实际情况对设计图加以修正,实时跟进定制家具的完成进度等等,一时也忙碌非常。

    尤其涉及特殊工艺和特殊材质,真要完全按照设计图付诸实际,就得满世界飞。

    日子在一天天的平静与忙碌中悄然流逝,不知不觉,帝都也由春入夏。

    六月,季明舒去大阪拜访某位木雕工艺大师,顺道转至东京给某位圈中塑料姐妹花的画展捧场。

    回程在成田机场候机,她还去免税店给岑森挑了支领带夹。

    好巧不巧,这支领带夹正是去年她在巴黎看秀时准备买给岑森,后因岑森嘴贱气得直接放下的那一支。

    她拍了张照发给岑森,问:

    岑森:

    季明舒笑眯眯地刷了卡,反正配饰也没什么过不过季的说法,而且这只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年代感的老古董根本分不清过不过季。

    消费完金钱也还没到登机时间,季明舒坐在休息室里优雅地搭着腿,刷了会儿微博。

    微博这东西她只爱看不爱发,上一条还是当初正面battle李文音时写下的小作文。

    底下高赞评论早已换了一轮,现在基本固定为:“坐等总裁夫人营业”、“给我一张总裁正脸我能P出1G甜糖”、“这是什么暴躁的完美女人”等等。

    其实吃瓜热度早已退却,她的关注增长速度也已降低很多,但陆陆续续地,还是有看了《设计家》重新上架版本的观众循迹而来,发私信表达对她的鼓励和喜欢。

    她没事儿就翻翻,还会真情实感地回消息。

    这会儿她打开微博也是照例看消息回私信,可点进未关注人消息,她忽然发现其中一条来自某金V官博,格外引人瞩目。

    没点开的时候,季明舒下意识以为终于有人找她打广告了。可点开一看,她才发现这是一档纪录片节目的录制邀请。

    季明舒怔了怔。

    又是改造节目?

    她可真是上怕了。

    她下意识便写出了一排婉拒说辞,可目光落在“老公房保护性改造”还有“公益纪录片”这两关键字眼上,又莫名有点犹豫。

    问问吧先。

    问问也不吃亏。

    抱着这种想法季明舒加了制片,趁着候机聊了几句。

    这制片也是很实诚,分分钟洞悉季明舒的种种顾虑。

    上热搜?不存在的,我们这纪录片题材冷,不会请明星,估计也没啥人看。

    改造设计不一定适合人住?不存在的,我们改造的最终目的是希望将上世纪的沪上风情和现代设计相结合,作为保护性建筑对外开放展出,不给人住。

    总之这就是一个由政府牵头的公益性质设计项目,不需要有任何顾虑。

    季明舒也是个耳根子软的,一听就觉得,好像可以试试?

    她将聊天记录截图发给岑森,想让岑森给点参考意见。只不过她还没等到岑森回复,就已到了登机时间。

    -

    东京回帝都实际飞行不过两三个小时,季明舒非常勤俭持家地选择了商务舱。

    上了飞机,她调整座椅,在身上盖了块毛毯,然后舒舒服服抄起报纸装起了商务人士。

    她看报纸基本只看财经版,一目十行找京建和华电的相关新闻。

    这会儿找了半天也没找见,她已经准备放弃,可翻页时忽然看到一则“博瑞重回A股失败,新能源开发业务阻力重重”的新闻,她又停了停。

    她对博瑞不了解也不关心,注意到这则新闻纯粹是因为它副标题里提到了“海川资本”。

    如果没记错的话,岑杨就是海川资本大中华区的负责人。

    不知怎的,她直觉这事儿可能和之前岑杨截胡岑森投资的事情有关,于是耐着性子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报道。

    金融相关词汇季明舒半懂不懂,看下来她自己总结的大意就是:

    博瑞内部矛盾积深,资本重组失败,结局不容乐观,大概率会被吞并收购。

    作为博瑞资方,海川资本在其间有多处决策失误,以致损失惨重,大中华区负责人近日已引咎辞职。

    另外报道中有提,精诚资本意欲低价收购博瑞。

    ——精诚资本,和京建没有半毛钱的从属关系,但这好像是岑森和江彻合伙开的公司。

    季明舒懵了懵,忽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

    下飞机,季明舒切换模式,第一时间便收到了岑森关于那档纪录片节目给出的意见。

    他和写议论文似的先提出论点——可以参加,然后拿出正反多方面的论据进行论证。

    季明舒只瞥一眼便径直给司机拨了电话,“你好,请问到机场了吗?”

    不知怎的,司机应声应得有点含糊,“啊!到…到了!夫人请稍等。”

    过了近半分钟他才回话,“夫人,车就停在国际出发出口2的外面,请问您是从哪个出口出来?”

    季明舒抬眼往后看,正是国际出发出口2,“噢,就停那吧,我马上出来。”

    她的大件行李照旧已经空运回国,这会儿她单手插在绸质风衣的兜里,戴黑超墨镜,另一只手推了个轻轻巧巧的行李箱,颇有几分明星风采。

    只不过她心里记挂着刚刚在飞机上看到的新闻,有点儿心不在焉,走得也快。

    看到熟悉车牌打着双闪在停车道旁等待,季明舒心底闪过一丝怪异,但没来得及细想,她的动作已经先于大脑,拉开车门坐进了后座。

    坐下后她终于想起哪里奇怪了。

    这司机怎么不给她提行李?这司机怎么不给她开车门?这司机到底想不想干了?他——

    季明舒不期然对上后视镜里那双熟悉的眼睛,心跳漏了一拍。

    紧接着她往前探了探小脑袋,撒娇般打了两下司机的手臂,又箍住他脖子,“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今天要出差吗?”

    岑森一手搭着方向盘,一手握住她细白的手腕,沉吟片刻,认真道:“听说这叫惊喜。”

    说完,他还变魔术似的变出了一束玫瑰花。

    季明舒本来还绷住了高冷脸,可看到这花,无论如何也绷不住了,三两下便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然后抱着小玫瑰深深吸了口气,紧接着,她又凑上去亲了下岑森的侧脸,“表现不错!”

    岑森面色平静,对她的亲吻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只说路边不能久停,而后又倾身,帮她系安全带。

    两人距离倏然拉近。

    季明舒身上有很淡的香水味道,可能是出门时喷的,这会只余柑橘后调。

    不过短短一周没见,岑森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还要想念这只短暂出笼的小金丝雀,虽然每天都会视频通话,但那和躺在身边真真实实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系好安全带后,他也没有起身,单手撑着她的椅侧,视线落在她只擦了唇膏的唇瓣上,喉结微动,不自觉靠近。

    要,要接吻吗这是。

    可外面还那么多人呢,

    几天不见季明舒还有点不好意思,耳根泛红,眼睫微微颤动,而后又慢慢闭上。

    一秒,两秒,三秒,她终于感受到了岑森的温热呼吸,忍不住稍稍往前,想拉近点儿距离。

    可没想到她往前的力道没控制好,直接撞上了他的唇。

    空气一瞬寂静。

    岑森依旧保持着几厘米的短暂距离,未动分毫,只忽地轻笑,“看不出来,你这么想我。”

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不二之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止是颗菜并收藏不二之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