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蒋纯这人就很奇怪,有时候比小不懂还机灵,一个眼神就能顺当接茬。有时候又活像八百度近视,人都走到面前来了还毫无所觉。

    季明舒就那么眼睁睁看着岑森停在周振和他的ABC未婚妻身后,意味深长地和她对视一眼,又看向蒋纯,似是在认真聆听这位自来水粉丝舌灿莲花滔滔不绝的夸赞。

    周振和他的ABC未婚妻面上已经有些挂不住了。

    两人又不是傻子,蒋纯对岑森那堪称天花乱坠的夸赞无非就是想告诉他俩:人家老公随随便便甩你几十条街,请不要自我感觉那么良好谢谢。

    不过相较于ABC未婚妻的臭脸,周振的情绪管理能力还是要强上不少,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并没有很相信蒋纯说的那些夸张之词。

    他这些年都在国外,不知道季明舒已经结婚,更不知道季明舒的结婚对象是岑家那位能翻云覆雨的太子爷岑森,所以在看到季明舒的时候,才有想在她面前显摆显摆的心思。

    从蒋纯口中听得这一消息过后,他确实有点儿尴尬。

    但蒋纯所说的那些未免也太过夸张,岑森和季明舒结婚,那明显就是家族联姻,岑森对季明舒又能好到哪儿去?

    况且岑森是他们中学时代的风云人物,他也算是单方面地认识岑森。而且他堂哥和岑森是同班同学,两人还有过同寝的交情。他印象中的岑森可不是什么能给老婆洗衣做饭的绝世好男人。

    气都不喘夸完一段,蒋纯稍歇。

    周振笑笑,适时插话,“想不到明舒你和岑学长结婚了。”

    季明舒没心思理他,满脑子都在想:是因为在户外所以他们都感受不到岑森自带的制冷buff吗?蒋纯太过投入没看见就算了,这俩也不打算回个头?死神来了啊就在你俩身后啊!

    周振看起来是真没打算回头。

    他满心都想着在未婚妻面前挽尊,还饶有兴致地装起了逼,顺着刚刚的话茬,忽然大谈自己堂哥和岑森的交情,言语间把周岑两家摆到了一个差不多的位置,还点到即止地提起李文音。

    末了笑着总结:“这样说起来,我和岑学长也算有缘分。”

    有什么缘分?

    吃过同一坨屎的缘分?

    季明舒原本还耐心很好地听着他吹,可听到李文音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原本只礼貌稍弯的唇角忽然扩大弧度,眼睛也亮起来,冲周振的方向甜甜地喊了声,“老公!”

    “……?”

    周振和他未婚妻都怔了怔,等反应过来,又不约而同顺着她的视线回头。

    岑森没看他俩,只抬眼,视线在半空中和季明舒交汇。

    从季明舒亮亮的眼睛里,他莫名读出了一种“你如果不配合我的演出我就让你千秋万世断子绝孙”的威胁。

    稍许,他微微点头,很自然地走至季明舒跟前,帮她挽了下耳边碎发。

    季明舒也很自然地挽住他的手臂,娇中带嗔,“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工作忙完了吗?”

    岑森面不改色“嗯”了声,“下午没什么事,就想着早点来接你。”

    他转头和蒋纯打招呼,而后看向周振,温声问:“这位是?”

    不待季明舒介绍,周振便自报家门,“我是周振,学长你好,我也是附中的,比你低一级,比明舒高一级。”他还补充,“不知道学长你记不记得周献,他是你室友,也是我堂哥。”

    岑森纠正,“只有军训那三天是室友。”

    周振神色略略一僵。

    岑森:“不过我和你堂哥上午刚见过面,谈了个合作。”

    周振松了口气,刚要接话。

    岑森又继续道:“但没谈成。”

    周振讪讪,半晌才憋出一句,“那真是…太可惜了……”

    “不可惜。”岑森轻描淡写。

    周振:“……”

    他显然已经不知道该摆出何种表情。

    岑森的戏弄意味这么明显,傻子才听不明白,周振未婚妻脸色难堪,拉了他两把匆匆将人拉走。

    蒋纯在一边憋笑憋得辛苦,人走之后差点没当场笑晕过去。还是季明舒拧她一把告诫她注意场合,她才勉强收了收。

    不知是不是因为听到了蒋纯一人能扛起一个夸夸群的奢华彩虹屁,岑森今天还很有耐心地多和她说了几句。

    但蒋纯自问受不起这份殊荣,很快便以找谷开阳为由从季明舒身边撤离。

    -

    这会儿活动其实才刚刚开始,连给贵宾看的可定制新品都还没拿出来,季明舒也不好直接和岑森离开,两人挽着手在活动场地内随意晃着,虽形容亲密,但莫名沉默。

    “……这款它经典的地方就在于包面上特别有代表性的衍缝菱形棱格纹,它要经过九十五道精细工序来制作,明针暗缝……”

    品牌主讲在介绍这一季经典包款的推陈出新,来宾和记者围了一圈。

    季明舒终于忍不住,撞了下岑森,抬眼小声问:“你上午和周振他堂哥谈合作,他堂哥…说了什么?”

    “你说呢。”岑森四两拨千斤。

    季明舒默了默,也明白,他这直接杀过来就差兴师问罪的架势,周振那死堂哥八成没讲她什么好话。

    她心底有点岑森为她吃醋的小高兴,更多的却是不想解释的别扭,毕竟差点被鱼塘管理这事儿可不怎么光彩。

    “……你别听人胡说八道,我和周振没什么。”

    犹豫半晌,她解释了这么一句,也没解释太多。

    主要是岑森也没表现得非常在意,那她急吼吼地上赶着撇清关系好像也没什么必要。

    岑森“嗯”了声,果真没有追问。

    整场活动下来,岑森都表现得挺正常挺有耐心,还陪着她定了些季节性新品。

    最后有一场小型的品牌古董包拍卖,季明舒没看上,但周振他未婚妻看上了一只。

    周振图表现,一直跟另外一位女士叫价,一副很势在必得的样子。那位女士见状,后期也没再跟。

    可就在成交之前,岑森眼都不眨直接将周振的报价抬了一倍。

    这价格显然已经高得有点儿离谱,别说周振舍不得,他未婚妻也舍不得,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岑森拍下这只包。

    季明舒也没想到岑森会突然来这么一下,意外道:“我不用这个,我有一只了。”

    岑森垂眸看着拍品册,云淡风轻,“随便拍拍,你不喜欢的话可以送给闺蜜。”

    周振和他未婚妻坐得不远,听到这话差点没怄出血。

    蒋纯也坐得不远,就在他俩前面一排,听到这话惊喜转头,眼巴巴地看着季明舒疯狂暗示。

    可最后季明舒还是没舍得送,毕竟这是岑森为她拍的,但她答应将自己之前收藏的那只同款送给蒋纯。

    为此蒋纯连拍了她三天彩虹屁,小学生似的在谷开阳面前炫耀。谷开阳不和她计较,但季明舒对待闺蜜一向公正无私,于是悉心另挑了一款送给谷开阳。

    -

    一只包包引发的闺蜜吃醋大战暂且不提,当日回家,岑森非常二十四孝地准备了丰盛晚餐,还醒了一支年份很好的红酒。

    最近岑森公事繁忙,都没什么时间下厨,季明舒已经很久没有一饱口福了。

    这顿饭有很多她喜欢吃的菜,当然还有久违的红烧小排骨。

    她吃得非常满足,满足到早将周振引发的小小不快抛诸脑后。

    饭后,她甚至还很贤良淑德地和岑森一起穿着围裙洗了洗碗。

    虽然小排骨出场的时候她就知道晚上会发生什么,心里还隐有期待,但她并不知道,今晚这顿小排骨的代价比平日要高太多。

    岑森就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似的,浑然不见白日的温和。

    她以前承受不住的时候,说几句好听的,服个软,岑森就会温柔一点。

    但今晚完全没有,他整个人就很强势,不容半分反抗,哭爹喊娘都没用。

    季明舒一抽一抽的,汗如雨下,终于在一次次的溃不成军中察觉出了岑森的不满,特别主动地坦诚了自己和周振那点都算不上什么事儿的往事。

    岑森额角黑发微湿,眼底泛着红,在她身后沉哑着问:“你对他有好感?”

    她断断续续,“那时候…那时候他长得好看,有点好…好感,不是很正常么。我还对……对好多,男明星有好感呢。而且我只是有个好感,你不是还和…还和李文音谈了么你……”

    季明舒说完,就觉得自己根本不该说话,这种时候揭短有什么用又不能赢奖金。

    果不其然,迎接她的又是一阵死去活来。

    她早已放弃反抗,小声呜咽,揪着窗帘布,抽抽噎噎地忏悔着自己再也不想吃小排骨再也不贪口腹之欲了。

    但即便如此,岑森也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她整个人就很绝望。

    漫长折磨过后,她彻底遭不住了。其实她中途一阵还很有骨气,到后来,骨气是什么东西?不存在的。

    她从忏悔小排骨转为了诉说自己对岑森无尽的爱意,什么只喜欢他一个人只爱他一个人之类的说起来毫无心理负担。不仅如此,她还疯狂diss周振——

    “就他那样我能和他有点什么?”

    “他没你高没你帅没你有钱。”

    “我图他什么图他能同时跟五个女生聊天看六场哈利波特?”

    别说,这招还挺有效,至少岑森忽然就变得温柔了很多,当然也不排除后继无力的可能性。

    最后快要结束的时候,岑森忽然附在她耳旁,低哑着问了句,“我们要个宝宝,好不好。”

    季明舒:“……?”

    辣鸡!我还是个宝宝呢!

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不二之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止是颗菜并收藏不二之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