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季明舒还一直记着当初她想参与君逸设计师酒店项目却被岑森嘲讽三拜九叩跪去布达拉宫也许能感天动地的那事儿,大仇终于得报,她自是心情愉悦。

    深夜云收雨歇后,她懒散窝在岑森怀里拨弄他的眼睫,还迷迷糊糊地想:狗男人就是狗男人,嘴上说着是因为她设计水平有所提高才让她参与,但身体倒很诚实,明早八点要去公司开会,还不忘折腾到凌晨三点……

    没等多想,她也累得昏昏沉沉进入了梦乡。

    -

    新年过后君逸第一次高层例会,岑森西装革履准时出席,会议结束后,以岑森为首的一众高层浩浩荡荡下楼,到各部门的工作区域进行巡检。

    岑森和往常一样,神情温和中透着疏离,所到之处以他为圆心展开,半径十米内都无人造次。

    大家规规矩矩站着听领导讲话,可真正在听的大概只占三分之一,另有三分之一在想自己的工作私事,还有三分之一在看见岑森的瞬间,便下意识想起了这段时间网上盛传的那些八卦。

    网上都说他们总裁是妻管严呢,可看总裁这“你们祖上十八代每一代都欠我一百八十亿”的模样,真是想象不出他被夫人管得屁都不敢多放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不过项目部的同僚们倒是有幸窥见了一丝天机——

    巡查结束时,周佳恒顺便留了一步,让君逸雅集项目A组的负责人先别敲定设计师名单,说是这边还要增加一份设计师资料,负责人问资料在哪,周佳恒说暂时还没准备好,问名字倒是有了,季明舒。

    周佳恒走后,负责人纳闷地问了问项目组成员,“季明舒是谁,你们听过吗?”

    大家集体用一种“老大你平时不上网也不看公司群消息吗”的眼神看着他,过了半晌才有人为他解答:

    “当然听过。”

    “总裁夫人呢。”

    -

    岑森这边上着班,季明舒也认认真真写了新年计划,这计划里倒也不全是工作,里面包含了开party、出去旅行、参加高定周,还有和岑森进入情侣模式开启约会等五花八门的内容。

    蒋纯看完给了她一个诚恳的建议,“我觉得你这计划里还少了特别重要的一环。”

    “什么?”

    “备孕生小孩啊。”

    蒋纯说得特别理所当然,还给她叨叨起了她二伯那套。

    季明舒觉得她特别怪,“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平日三句话离不开这好吃那也好吃的,过个年就冷不丁跨过贤妻直接进入了良母阶段?

    蒋纯神秘羞涩中不乏小嘚瑟地笑了下,然后伸出小鹅爪,在她面前疯狂摇晃。

    季明舒的钻石戒指太多了,平时随便挑拣一只戴着,权当好玩儿,都没什么特殊含义。

    蒋纯不这么明示,她还真没反应过来。

    宕机三秒后她问:“你和唐之洲先上车后补票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你,我和唐之洲还是很纯洁的好吧?这是订婚戒指!”蒋纯没好气地拍了她一巴掌。

    季明舒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才一个订婚戒指,订婚仪式都没办你就想到生小孩了?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蒋纯皮笑肉不笑,“实不相瞒,我没订婚的时候就想到生小孩了。”

    “……”

    季明舒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和闺蜜出来喝个下午茶也要被灌输一通“要和爱的人早早孕育爱的结晶”之类的想法。

    如果不是蒋纯没提二胎,她甚至都想怀疑这是她二伯把思想工作开展到了她周周围围,打算给她来一个闺蜜包围正主的洗脑战略。

    其实季明舒也不是不想生孩子,她就是觉得自己刚和岑森确认心意没多长时间,都没怎么好好过过二人世界,直接三步上篮未免也太亏了,她还想和岑森好好补一补学生时代没谈恋爱的遗憾呢。

    可一想起岑森这么忙,她又丧了。

    出门那会发的微信现在还没回!还谈恋爱!搁学生时代这种男朋友早被女孩子甩了三千九百八十六个来回了!

    也不知道岑森是感应到了她心底的怨念还是怎么,没过多久,微信就回了过来。

    岑森:

    “……”

    这微信还不如不回。

    岑森:

    其实后面还有一句

    可没等他发出,季明舒就回了个“好”字,后面还加个了雀跃的感叹号。

    岑森坐在办公桌前,半掩着唇,忽地轻笑。

    -

    岑森这次去星城出差不是一个人,还带了五六个高层,再加上跟在后头的助理,拉拉杂杂加起来得有十多个。

    季明舒戴着墨镜站在岑森身边还有点小激动,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以总裁夫人的身份和他还有集团高层一起出门。

    当然她面上是看不出半分激动的——全程摆着张夫妻同款扑克脸,再加上哑光丝绒质感的正红色口红,垂坠感极好的驼色风衣,后跟极细极高的长靴,她整个人都飒里飒气,浑身上下散发着分分钟都能上谈判桌的职场白骨精气场。

    星城那边被换过血的高层不明就里,出来迎接时还以为是岑森身边的总助换了人做。

    当然,季明舒的谱儿也就绷到下榻酒店为止。

    晚上到顶层旋转餐厅用餐时,她就特别雀跃地问:“怎么样怎么样,我今天是不是特别有那种女强人的感觉?”

    岑森解了颗领口扣子,附和着“嗯”了声,又将自己切好的牛排交换到她桌前。

    季明舒托着腮还在回味那种感觉,“我现在吧突然觉得,当大老板也挺好的,就那种,运筹帷幄,指点江山,深不可测…唔……”

    她微往后仰,不满地皱着眉,垂眼瞧着岑森塞进她嘴里的甜点。

    岑森虽然没说话,也没做什么表情,但季明舒还是很有逼数地猜到了他的心理活动——想要吃好喝好过好这辈子的话,你最好还是放过公司。

    季明舒不死心,咽完甜点还想发表些高谈阔论。可岑森看准时机,先和她提起了《设计家》节目会恢复播出的事儿。

    这事儿是经过季明舒同意的。

    节目组那边三天两头痛哭流涕道歉都是其次,她主要还是考虑到了其他参与拍摄的设计师。

    节目到目前为止只播了两期,也就是她那一组的录制内容,如果后面的节目都无法播出,那对其他明星和素人设计师都很不公平。

    尤其是素人设计师,节目录制期间她就和一些设计师有过交流,很多人的设计理念都不比国外那些价格很高的优秀室设师差,但就是缺少一些崭露头角的机会。

    有这么一档专题节目,不管后续收视如何,起码是给了他们一个展示自我,和让业内人士看到他们真实水准的平台。

    再说了,她那两期已经重新剪辑,颜月星已经销声匿迹,节目组也得到了惨痛的教训,其实继续播出,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不过岑森提起这节目,她倒是有了个想法,“对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去回访一下之前我做改造那家的户主。”

    君逸雅集这种客房设计她没有太多经验,不过她之前做的家居改造设计和酒店客房设计其实有很多共通之处,她想回访一下,看看真正居住起来,房主会给出怎样的反馈。

    岑森看了眼手机里的行程安排,“明天我要晚上七点才结束,后天要晚上八点。”

    “晚上去回访?这不太好吧。”

    季明舒想了想,“这样,我明天下午自己过去,然后你这边结束就去接我,怎么样?”

    岑森:“你自己可以么。”

    “有什么不可以,你找人送我过去就行了,难道我在你眼里都不会独立行走?”

    岑森沉默地切着牛排,刀叉切割的轨迹都明明白白在说:对,没错,你就是一只不会独立行走的小花瓶。

    季明舒没忍住在底下踢了他一脚,他才勉强点头答应。

    -

    次日下午,季明舒特地穿了身朴素的米色高领毛衣搭小脚牛仔裤。路过水果店时,她还让司机停车买了个果篮。

    到小区后,她拎着果篮循着记忆摸索到她曾呆过一个多月的那套老旧学区房。

    她一边敲门,一边还在心底表扬自己记性可真不错。

    听着里头有脚步声慢慢靠近,可迟迟没等到来人开门,季明舒礼貌地问了句,“请问王先生和王太太在吗?”

    里头终于传出一道略显稚嫩的男声,“我小叔叔和小阿姨都不在。”

    “你是王先生和王太太的侄子?”

    “是的,你是谁?”男孩子显然是从猫眼里看到她长得漂亮,才跟她多讲两句话。

    季明舒耐心道:“小朋友你好,我是之前给你叔叔阿姨做过房屋改造设计的设计师,今天过来是想回访一下,看一眼就走,你如果不敢开门的话,可以先给你叔叔阿姨打个电话。”

    男孩子在屋里犹豫了会,把里面那扇门给打开了,但防盗铁门还是没开。

    “你就这样看一下吧,家里没有大人,我还是不给你开门了。”

    “你是哪次的设计师?我叔叔阿姨过年之前刚请人重新装了遍,是那次吗?听说我们家以前还上过节目,我叔叔阿姨每天都念叨那节目都是坑人的骗子,搞得住都不能住,除了送的家电,都是些摆着好看的东西。”

    季明舒站在门口,透过防盗铁门的缝隙看到里面已经变得毫无设计感的客厅,脑袋懵了懵。

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不二之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止是颗菜并收藏不二之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