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帝都一日冷过一日,《零度》“减压日”答谢沙龙举办当天,谷开阳早上五点便起了床。

    她洗漱化妆都轻手轻脚,可还是把季明舒给吵醒了。

    季明舒睡眼朦胧地从床上坐起,裹紧小软被,眼巴巴地目送谷开阳出门,眼里满是羡慕和留恋。

    她季明舒是真的对各类party、salon不感兴趣吗?

    不,不是!partyanimal是永远不会对社交活动感到厌倦的!

    可这不是不想被嘲笑么。

    在这天光熹微的清晨,季明舒不禁回想起了往日四九城第一名媛纵横社交场合的无限风光。

    为自己伤感了三十秒,她又躺回被窝,勉强想出几个宅在家里的好处,而后再度入眠。

    -

    九点的时候,门口响起很轻微的门卡感应声响,有人推门而入。

    季明舒没醒,无意识地翻了个身,唇色浅淡的小嘴巴咂巴咂巴,好像在做什么红烧排骨齐齐环绕的美梦。

    公寓客厅局促,来人三两步就已走到屋子中央,他抬头望了眼二楼,从二楼的木质栏杆间隙,依稀看见了季明舒双眼紧闭的睡颜。

    他脚步轻轻,踏着木质楼梯缓缓往上。

    季明舒睡得很熟,但也不算毫无危机感,在来人坐到床边,想要伸手帮她捋碎发的瞬间——

    就像武侠片里反派想趁人熟睡捅刀子,但人总能在反派亮出刀子的一刹精准诈尸,她忽然睁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多日不见却日思夜想的冷峻面容。

    季明舒盯了三秒,伸手揉眼,不知咕哝了句什么梦话,又翻身侧向另一边。

    大概过了半分钟,她忽然翻回来,眼睛一瞬不瞬盯着来人,还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喉结。

    岑森。

    活的。

    “你怎么在这。”

    她仍平躺在床上,这会儿刚醒,声音软绵绵的,还有些沙哑。

    岑森垂眼,看到她裸露在外的小臂,想起她一连发了四五天的比基尼照,眸色暗了暗,“《零度》今天有场活动,我来接你一起参加。”

    季明舒还没太反应过来,呆呆应了声“噢”,手肘略略使力,想从床上坐起。

    岑森适时伸手,帮她把枕头竖起来。

    她往后坐了坐,软软地靠在床头,双目无神望着岑森,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岑森本想帮她理理头发,可也不知道她晚上是怎么睡的,头发乱糟糟地蓬了一脑袋,配上呆怔的表情,活脱脱就是个小疯子。

    她还浑然不觉,稍稍醒神后,很注意形象地示意岑森走开一点,“我没刷牙,你不要离我这么近。”

    “……”

    岑森依言起身,仍然看着她。

    其实他一直觉得,季明舒素颜比较好看。她五官线条流畅,皮肤滑嫩白皙,不化妆的时候清清淡淡,还有点难得的纯真稚气。

    可季明舒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还以为自己睡相太差流了口水,下意识便摸向唇角。

    岑森稍顿,终于挪开视线看了眼时间,“现在起床么,造型师已经在楼下了。”

    ?

    造型师?

    季明舒大脑重启完毕,终于接上岑森先前发出的讯号——他是来接她去参加《零度》“减压日”答谢沙龙的。

    果然,活久了什么都能等到。

    岑森是那种极度不喜无用社交的冷漠实干派,记忆中,他好像只在刚结婚那会儿和她一起去参加过几次活动,而且都是那种政商云集名流汇聚,必须带正牌太太出席的精英逼格挂活动。规矩多,目的性也极强。

    而《零度》这沙龙明显是休闲玩乐性质的,不用想也知道,到场的都是些闲得没事儿干的圈内名媛,摆拍发通稿或站台表演的明星,还有一些蹭活动刷逼格的网红。

    所以他去干嘛,他难道不会觉得自己这种开口就是几个亿的正统霸总根本就不适合出现在那么年轻时髦的场合吗?

    见她没出声,岑森又问:“或者你还需要再睡一会?”

    季明舒摇头,顺便把脑子里刚刚想的那些偏离重点的事情全都甩了出去。

    她干嘛要去管岑森参不参加沙龙,现在她还和岑森处于单方面冷战状态呢,态度就不应该这么亲切友好!

    她瞬间变了神色,抱着小被子冷冷睇他,“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在这,是不是谷开阳给你的门卡,你和谷开阳串通好了是不是?无耻!”

    大半个月没见人,就发几条微信报备敷衍,现在快过年得了空才串通她闺蜜过来示好,谁知道是不是为了把她哄回去好应付岑家人。亏他这一大早还装得和没事人儿似的,以为谁都得了失忆症会顺着他表演无事发生吗?连烟囱都没有!

    还有谷开阳这通敌叛国的塑料小姐妹,算了,回头再收拾。

    可就在她好不容易摆足气势准备迎战的时候,岑森又沿着床边坐了下来,脑袋微偏看她,忽然说了句,“对不起,明舒。”

    空气一瞬静默。

    “很多事情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节目,电影,还有吵架时出口伤人。”

    “我不能保证,我能一夕之间改变行事作风,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以后处理和你有关的事情,一定会优先考虑你的感受。”

    他说话时很沉静,也很认真。

    季明舒不免愣怔。

    她认识岑森近二十年,这是第一次从岑森口中听到略带几分真诚的道歉。

    这道歉来得太过突然,她这会儿竟不知如何回答,只能揪住小被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岑森还是伸手帮她理了下碎发,身体也随之倾了倾,距离在一瞬间拉得很近,几乎都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季明舒条件反射地从耳后根开始泛红,心跳也不争气地加速。

    岑森近距离打量着她,忽然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那吻浅尝辄止不带情|欲,还有些难得的温柔,连带着他的声音好像也变得低哑温柔起来,“明舒,跟我回家。”

    呜呜呜这谁顶得住!!!

    季明舒心里已经疯狂地冒起了甜泡泡,乖巧蹲坐在甜泡泡中央的小金丝雀也和啄米似的疯狂点头。

    可她的潜意识还是在不停暗示自己:稳住稳住不能崩,以后家庭地位的成败就在此一举!!!

    “都说了没刷牙!”

    她装模作样地擦了擦嘴巴,眼睫低垂,又小声逼逼道:“你…你早有这个觉悟的话,那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岑森很有耐心地“嗯”了声。

    她心脏跳得很快,都快把被子那一块地方给揪烂了,可还是控制不住地继续揪。

    “那……既然你都这么诚心诚意地道歉保证,那我回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自己说的,你以后要对我好,对我不好让我丢人的话,我就真的要……”离婚二字堵在嗓子眼,她有点不想说,“反正你就等着瞧吧。”

    岑森又“嗯”了声,接着她的话头说道:“你离开的这半个月,我让人重新装修了明水的衣帽间,在原有衣帽间里加了楼梯和电梯通往三楼,楼上靠左的四间客房改成了你的新衣帽间,阿姨帮你按照品牌和四季重新整理过了,你喜欢的那几个品牌也来家里,按你的尺码添满了新款。”

    “我还让周佳恒联系过高定工坊,不过那几家都说你本人到场量身裁剪,效果会更好。”

    “……”

    季明舒半晌没说出话。

    岑森沉吟片刻,又想起什么,“我记得你之前说过家里的游艇有点小,我给你定了一艘Azimut60,本来想定100英尺的,但100英尺进港有些麻烦,这艘应该够你夏天出海聚会了。”

    “……”

    他是突然被佛祖点化了吗?

    季明舒处在“这狗男人竟然会主动给她投喂了”的震惊之中,久久不能回神。

    恰好这时,岑森手机震了震。

    是周佳恒发来的消息。

    周佳恒和造型师都坐在楼下车里干等,没接到通知不敢上楼,也不敢打电话怕打断老板好事。

    可再不做造型,《零度》那边的活动怕是赶不及了,再加上造型师在旁边一直问,他只好发了条消息小心问询。

    岑森回了句“上来”,然后也不等季明舒回答,便掀开被子将她打横抱起,径直往楼下走。

    季明舒不经思考便搂住他的脖子,下巴搁在他肩膀上,迟钝回神。

    他身上有一贯好闻的冷杉浅香,她多吸了两口,有种自己幸福得快要死掉的感觉。

    可她不敢偷笑,不敢在岑森面前暴露自己的小心思,如果岑森知道她喜欢他的话,估计也不会对她这么费心思了吧。

    想到这,她只好没话找话,在他耳边暗戳戳地竖好自己坚强独立的人设,“别以为几件衣服一艘游艇就能打发我,我现在也是可以自己挣钱的,你以后不准看不起我。”

    “嗯。”

    也许是觉得自己一直这么单调地应“嗯”会让季明舒觉得敷衍,岑森酝酿片刻,又低着声在她耳边补了句,“为岑太太花钱是我的荣幸。”

    岑太太。

    季明舒没忍住,藏在他背后,偷偷弯起了唇角。

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不二之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止是颗菜并收藏不二之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