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从餐厅到星港国际不过半小时车程,可因平安夜人流激增,这半小时被拉长了足足一倍。

    在餐厅时,季明舒和岑杨聊的都是儿时趣事。等汇入灯流车海,两人好像才迈入成人世界,互问一句现实生活。

    季明舒的现实生活也没什么新奇事情可多赘述,不过是沿着幼时便可窥见的成长轨迹一路往前,这些年也没走偏。

    倒是岑杨,原本是京建岑家独一份的天之骄子,一朝突逢大变,虽不至于从云端跌落泥土,但从他身份改变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他童年时期的高高在上,已是他人生再也无法企及的终点,岑家太子爷所要经历的往后余生,也是他永远没有机会再次踏足的旅途。

    可能是亲情缘浅,季明舒从初二那会儿得知真相开始,就更能对岑杨的处境感同身受。

    总觉得某国王储突然告诉她,自己是他们失散多年的女儿,她会开开心心搬过去当尊贵的小公主;

    但换成一对十八线小城镇的贫民窟夫妇前来领人,她可能会原地晕倒死抱着季家门廊圆柱不肯走人。

    听季明舒委婉说起自己的观点,岑杨只是笑笑。

    他单手把着方向盘,从一旁储物柜里拿出盒口香糖,边拆边望向远处的酒绿灯红,声音平静,“没你想的那么不能接受,我这些年挺好的。”

    季明舒偏头看着他。

    “其实一开始不太好,后来习惯了,也就好了。”

    停在红灯前,岑杨给她递了片口香糖,回忆起来很是云淡风轻,“说真的,可能是因为过去太久,很多事我都记不清了。只记得刚从南桥胡同搬走的时候,我连续失眠了半个月吧大概……那时候整夜整夜睡不着,想爷爷奶奶,想爸爸妈妈,想舒扬他们。”

    他看了眼季明舒,“当然了,还有你这小不点儿。以前总觉得你这小姑娘可真是吵,但没你跑家里来吵了,也挺不习惯的。”

    季明舒抿了抿唇,没有接话。

    岑杨又说:“要说没怨没恨过也不现实,我现在不是在做风投么,刚工作那会儿压力大,我总是会想,如果我还是岑家的岑杨,哪里需要像现在这么辛苦。”

    他稍稍一顿,又轻笑了声,“不说这些了,真的都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大家都挺好的,各归各位,在哪不是生活。”

    “在哪不是生活”这话说起来容易,体验起来可真是太难了。

    ——离家出走数月的小金丝雀本雀对此深有体会。

    她想安慰些什么,但又不知从何开口,也就只点点头,换了个话题,“那你今年也…二十七了吧,有没有交女朋友?”

    岑杨半眯起眼回忆,“上大学后陆陆续续交过几个,不太合适,都分了。这几年工作忙,也没时间交女朋友。”

    红绿灯转换,车又缓慢地往前挪移,他想起什么,又问:“我刚从星城过来,听安宁说,你和他前段时间去过星城?”

    “嗯,去吃了顿饭。安宁和……安伯母还好吧?”

    岑杨不假思索答道:“挺好的,本来我想等安顿好了接她们到帝都来一起生活,不过她们说习惯不了这边,就不过来了。”

    见岑杨说这话时神情坦然,季明舒不免有些疑惑:那会儿陈碧青不是说,岑杨和他们关系不怎么样,也不怎么和他们联系吗?怎么感觉岑杨对他们也没有那么排斥?奇怪。

    不过话说回来,经由陈碧青提及的寥寥数语,她想象中的岑杨应该是一副因身世转换始终不能释怀的冷漠阴郁模样,可今日见到的岑杨积极向上,落落大方,对往事好像也早已不甚在意。

    ——明明这就是天意弄人过后最好的结果,但季明舒总觉得不太真实。

    到星港国际后,岑杨停车,绕到副驾为季明舒打开车门,见季明舒还在出神,他又往里俯身,想帮她解安全带。

    季明舒及时反应过来,伸手挡了挡,“不用,我自己来。”

    她解开安全带,拎着包包匆匆下车。

    外面在下雪,比在路上那会儿下得更大了些。

    岑杨仰头看了眼,问:“这是不是帝都今年的第一场雪?”

    季明舒点点头,伸手去接,“前段时间天气预报就一直在说,没想到今天才下。”

    说这话的时候,她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其实她好想和岑森一起看初雪,也好想和岑森一起过平安夜啊。

    可岑森秀后都没有再联系过她,只让周佳恒送了次衣服……好像谁很稀罕他的破衣服似的。

    不过就算联系也没有用吧,岑森这种能为工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莫得感情的资本机器,这辈子应该都不会有和老婆一起过平安夜圣诞节的浪漫情趣了。

    这么一想,竟然没有那么失落了呢。

    “……小舒?”岑杨喊完一声没有回应后,又喊了声。

    “啊?”季明舒回神,抱歉地看向岑杨,“不好意思,刚刚在想事情,怎么了?”

    “没有怎么,就是觉得还能和你见面,这种感觉很好。”

    岑杨轻笑,露出两排白而整齐的牙齿,他的身影挺拔修长,站在冬夜飘雪中,显得特别地清润温暖。

    季明舒也不由得笑了笑,那笑意在嘴角停了很久才稍稍变淡。

    她看着岑杨,有些感慨地说:“长大之后再叫你岑杨哥哥,好像不是特别合适了,我好像也没有立场站在你那一边同仇敌忾了……但不管以前怎样,以后如何,我都是真心希望你可以过得幸福快乐。也是真心希望,你可以永远像我记忆中那样温暖阳光。”

    岑杨也看着她,唇边挂着浅淡不及眼底的笑,忽然上前抱了抱她。

    远处停了一辆黑色迈巴赫。

    岑杨看着遥远又模糊的驾驶座,目光安静笔直,始终没有说话。

    ——小舒,抱歉,从很久以前起,我就不是你记忆中的岑杨哥哥了。

    -

    回到公寓后,季明舒照常卸妆洗漱。家里安安静静的,平安夜的谷开阳,仍旧奋斗在加班不加薪的第一线,也不知道哪个点儿才能回来。

    季明舒贴好面膜后看了眼手机,岑森这头猪真是连个标点符号都没给她发过,简直令人窒息。

    她盘腿坐在沙发上,越想就越想不通。

    他不是也在国外念的大学吗?对平安夜圣诞节就这么不重视?他这么不崇洋媚外还念什么哈佛?发条MerryChristmas股价就会暴跌三十个百分点吗?是不是人?他怎么娶到的老婆?

    季明舒陷在平安夜不被问候的意难平里无法自拔,蒋纯还好死不死在这种时候撞上枪口秀恩爱。

    蒋纯:

    蒋纯:

    蒋纯:

    季明舒:

    季明舒:

    蒋纯:

    蒋纯:

    蒋纯被怼已经是习惯成自然,季明舒要是夸她两句她还会不自在,总觉得季明舒在酝酿什么大招,擎等着她美得飘飘然再把她给一招轰下来。

    这会儿得到季明舒的常规回复,蒋纯就放心大胆地和唐之洲撒了撒娇。

    她鼓起脸,举着小胖手问:“舒舒说我的手又短又胖戴戒指不好看,你觉得呢?”

    唐之洲揉了揉她脑袋,“你怎样都好看。”

    蒋纯点点头,又给季明舒发消息。

    蒋纯:

    蒋纯:

    好在她还懂点儿分寸,在季明舒正式进入攻击状态前,她又及时地奉上转移注意力的最新情报。

    蒋纯:

    季明舒:

    蒋纯:

    季明舒:

    季明舒:

    蒋纯:

    季明舒下意识就想到了岑森,心情有些烦躁。

    蒋纯:

    季明舒:

    季明舒:

    蒋纯:

    蒋纯:

    蒋纯忍不住诉说起了自己及时通报消息不被表扬反被炮轰的委屈,季明舒懒得看她逼逼,正打算放下手机去洗面膜,谷开阳却忽然打来电话。

    她按下接听,电话那头的谷开阳像是被电锯杀人狂追杀了般,上气不接下气,前言不搭后语,“你知道,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我回来了,我在电梯,我看见岑森,和一男的,在楼下……”

    季明舒当机一秒,“接吻?”

    “……?”

    “不是你想什么呢?就两个男的,不是,一个男的……”

    季明舒忽然想起什么,鞋都没穿就跑到窗边扯开窗帘。

    岑杨那辆白色奔驰没有疾驰离开,而是开到了马路对面,停在一辆迈巴赫旁。

    两个男人站在两车中间,双手插兜,齐齐抬头,看向——她?

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不二之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止是颗菜并收藏不二之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