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包间内寂静三秒,岑森江彻还有赵洋都齐齐看向舒扬,岑森和江彻还好,赵洋对他的不齿和嫌弃简直是明晃晃地写在了脸上。

    可舒扬的脸皮比黄河底下的淤泥还厚,到了这会儿,他还坚强地假装无事发生,回头作惊讶状,“哎哟,小舒,你可算是来了!来来来,哥哥瞧瞧,这打哪儿来的大美人哪!”

    季明舒皮笑肉不笑,捏着包包就从他脑袋上削了过去。

    他惯会装样,立马就“哎哟哎哟”地叫唤起来。

    “闭嘴吧你,我还没嫌你头发太油弄脏了我包包你叫什么叫。”季明舒想翻白眼。

    这两名字带“舒”的从小就很能说,大家早就习以为常,这会儿他俩你一句我一句地斗嘴,其他几人都识趣地不往里掺和。

    江彻若无其事般出了对Q,岑森也跟上对K,赵洋则敲敲桌边,“过。”

    季明舒从上至下嫌弃了一通舒扬,和以往每次斗嘴一样取得压倒性胜利后,又径直坐到了岑森旁边。

    岑森朝她示意了眼扑克,她理所当然地接过,还特别理直气壮地直接从江彻和赵洋那看了眼牌,然后对照着调换出牌顺序。

    “9、10、J、Q、K,顺子;三个4带两张;对5;好了,出完了。”

    “……我去。”赵洋把牌一盖,伸长脖子往前看了眼,“这谁遭得住?”

    好几年没见过这种玩法,他还有点儿久违的懵逼。

    季明舒已经开始清算赌资,“你一个包,你三个。”

    “我为什么三个?”江彻懒懒抬眼,问。

    季明舒:“他现在好歹也是个为人民服务救死扶伤的白大褂,你就一剥削老百姓的无良资产阶级,你三个怎么了。”

    赵洋瞬间有种自己占了大便宜的错觉。

    季明舒还对着江彻振振有词继续道:“再说了,你哥们刚刚才说,谁挣的钱多谁就要多为金丝雀做贡献,你三个,很公平。”

    江彻不以为然,“噢,他不是我哥们。”

    ……?

    “我刚刚不是这么说的吧?”舒扬一脑袋问号,转头又看江彻,“不是,三个包你至于这么翻脸不认人么?”

    江彻:“那你买。”

    “我买就我买,买十个!”

    季明舒实时上演变脸如翻书,笑眯眯托着下巴说:“谢谢扬哥。”

    舒扬吹逼从来不过脑子,这会儿回过神想起季明舒的包包价位,心里都在滴血。

    他转头想激激岑森,挽回点儿损失,“森哥,你平时怎么虐待她了?包都不给买,还要来坑我们的?”

    岑森根本不受他激,只平淡道:“小舒比较勤俭持家。”

    季明舒也适时奉上一个“良家妇女勤俭持家”的笑容。

    舒扬:“……”

    OJBK,你俩真是绝配赶紧锁死别再出来祸害良民了:)

    -

    这天的聚会季明舒坑蒙拐骗了十几个包,大家都让着她,好久不见,也喜欢开她玩笑。

    季明舒则是在替代岑森,弥补气氛中他缺失的不甚活跃的那一角。

    大家都是聪明人,全程都没有人再提“李文音”这一雷区。

    李文音是岑森的前女友,绯闻期长达三年,实际任期三个月。

    其实前女友也不是什么不能提的禁忌话题,但关键就是,李文音和季明舒两人很不对付,中学时代就互别苗头,闹了不少不愉快。

    而且李文音看似洒脱,但时不时就要表现一下对岑森的余情未了。

    季明舒和岑森结婚的第一年,李文音就靠一则初恋小故事——《我的前任结婚了》在微博大火。

    那条微博后来虽然以“不想打扰对方生活”为由被李文音自行删除,但在网上被大量转载,现如今还时不时被人引用。

    聚会结束回家,季明舒一路都没说话,她看窗户看手机看后视镜,妄图通过所有能反光的物质侧面观察一下岑森的微表情变化。

    可岑森没有表情,更不用谈什么变化。他上车就睡,脑子里还和装了雷达似的一到家就醒。

    季明舒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气,完全不想理他。

    岑森对她的小情绪浑然不觉,本来还想养精蓄锐回家过过夫妻生活,没想到洗了个澡出来,季明舒已经睡死,他也没多在意,只在心里将过夫妻生活的日子往后挪了挪。

    -

    之前因张宝姝事件推迟的杂志拍摄已经恢复,《零度》那边换了一对荧屏CP,裙子还是要照借。

    季明舒现在看那条裙子膈应得很,恨不得直接送给他们,自然是一口答应。

    周四上午,她带着蒋纯一起去了《零度》,打算让这只小土鹅也受点儿时尚熏陶。

    今天拍摄的这对荧屏CP是时下的流量花生,因合作一部偶像剧走红,各自的唯粉多,CP粉也多,粉丝们立场不同,三天一吵五天一骂的,愣是把这数不出啥作品的两人撕成了流量。

    “阿澈那边的打光再稍微近一点儿……对对,就这样。”

    谷开阳穿一身时髦的小西服,双手环抱着站在棚内指挥。她这新官上任有段时间了,副主编的架势摆得也是越来越足。

    季明舒和蒋纯坐在摄影棚角落,边看拍摄边低声交谈。

    季明舒:“昨晚干嘛去了你?本来准备叫你出来看电影,电话也打不通。”

    蒋纯:“打不通吗?可能是信号不好吧,昨晚唐之洲请我看电影了。”

    季明舒转头看她,“八大山人和士多啤梨之后姓唐的还愿意理你?”

    蒋纯:“你几个意思,我虽然文化素养不高,但我很真诚的好吧?你跟我讲了之后我就给他发微信道歉了,他说没关系,还夸我可爱呢。”

    季明舒用一种“他是不是瞎了”的眼神看着蒋纯。

    蒋纯强行夸了自己一波,又想起昨晚和唐之洲一起看电影时的小暧昧,耳朵红了红,忍不住伸出鹅爪拍了下她,并强行转移话题道:“你还说我,岑森和那三百八十线的小绿茶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都没看到起因经过怎么就到结果了?”

    季明舒:“都说了就是个误会,那女的名字叫什么我都没记住,你问我有什么用。”

    这事问季明舒确实没用,她从头到尾也就弄明白了岑森没有出轨这一件事儿,其他的她不知道也不关心。

    不过谷开阳很清楚来龙去脉,摄影师接手拍摄后,她就给季明舒和蒋纯讲解了一点事情的番外篇,大致就是张宝姝是如何作妖的,以及她的下场又如何惨烈。

    “本来还挺有前途的一小姑娘,现在好了,直接雪藏。你说她惹谁不好惹张麒,那少爷特记仇。”

    “而且这种小姑娘尝过风光的滋味,你要她退圈找份朝九晚五的工作那也不可能,反正以后的路很难走就是了。”

    蒋纯想起抢走严彧的同款小白莲,半点同情心都提不起,只评价一句“还不是她自己作的”,稍稍一顿,她又问起别的事,“对了,你们说的那个叫石青的呢。”

    谷开阳挑眉,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蒋纯:“炒了?”

    谷开阳:“对,说起这个我还觉得挺奇怪,那天的事说到底还是我和她的私人恩怨。舒舒说不是她干的,那我也不知道集团为什么要炒掉她。”

    蒋纯突发奇想,看向季明舒,“会不会是你老公干的?”

    “……?”

    “姐妹你是不是小说看太多了?”

    蒋纯被她那不可思议的表情镇住了,一时闭麦,也开始怀疑自己推论的合理性。

    倒是季明舒,听蒋纯这么一说,先是觉得天方夜谭,仔细一想又觉得,也不是完全没可能。

    趁着中场休息,她给岑森发了条微信。

    季明舒:

    季明舒:

    她分了分神等岑森回信,可岑森好像在忙,半晌都没动静。

    在这期间,蒋纯去上了趟洗手间,谷开阳出去接了个电话又回来了。

    回来时,谷开阳面色有些奇怪。

    季明舒抬头,一见她这神情就想起前几天被通知“出轨”所支配的恐惧,“你怎么了?又一副奇奇怪怪的表情。”

    蒋纯也刚好回来,边擦手边在一旁补刀,“你便秘吗?”

    “不是,我刚接到一个人物专访的通知。”

    “谁?她老公?上杂志秀恩爱?”

    蒋纯整个就一小说脑,想都没想就指了指季明舒。

    谷开阳顿了顿,“她老公前女友。”

    蒋纯&季明舒:“……”

    气氛倏然变得微妙又尴尬。

    为了缓解这种尴尬,蒋纯又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疑问:“那……你们《零度》不是男装杂志吗?怎么还采访女的?”

    “封面这不还拍着女的呢吗?”

    谷开阳往后指了下,紧接着又说,“我想想办法,这选题也不一定非李文音不可,不过李文音这两天应该就回来了。”

    她能想办法拒绝这位专访对象,可真没办法阻止人家坐飞机飞回祖国母亲的怀抱。

    就在这时,季明舒的手机响了下。

    岑森:

    季明舒看着这简短的三个字,稍稍一顿。

    岑森:

    季明舒:

    岑森:

    季明舒看着屏幕上简短的对话,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小开心。

    她没忍住翘了下唇角,紧接着又坐直身子撩撩头发,十分高贵冷艳地对谷开阳说:“不用,就做她的采访,我倒要看看她能说朵什么花儿来。”

    蒋纯在旁默默喝奶,和季明舒混多了,总觉得她的潜台词是“这个小碧池要是敢胡说八道看我不弄死她。”

百度搜索 不二之臣 天涯 不二之臣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不二之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不止是颗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止是颗菜并收藏不二之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