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 天涯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有人说,假如你在天涯不知归路,这红尘中,还有一个摆渡的渔夫会告诉你,有鸥鹭的地方就是故乡。就算等不到那个摆渡人,亦会有一株招摇的水草,指引你远行的方向。鞭马、扬尘,作为一个异乡客,一间茅屋,一畦菜地,一个农女,都是他的归宿。待离去时,只须放一把火,将茅屋烧掉,喝一壶酒,将恩怨咽下。这样,又可以轻松上路,在他的身后,落花化作春泥,青春散成往事。

    <div class="poetry"><h3>浣溪沙</h3>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这不是残忍,人生有太多的逼迫,世事乱象丛生,人在荆棘中行走,总是顾不得那许多。纳兰每次随驾出行,队伍是井然有序,可他的心总是会迷失方向,常常觉得自己是个异乡客,踽踽独行。所以,他说自己是人间惆怅客,他行走的路,弥漫了太多风烟。命运要他以孤独的清白,来完成尊贵的今生,他注定比世间的任何人都走得艰辛。其实他摊开自己的掌心,就可以屈算这一生的历程,不必去请求术<samp></samp>士为他称骨相命。就算他将富贵典当成贫穷,将才华变卖成平庸,将深情转换为薄情,也改变不了世人心中那个华贵多情的纳兰容若。

    他的惆怅,是因为他总是会被情绪左右。他可以脱下名缰利索,去做一个澹然独步的隐士,却无法做一个挥剑断情、誓死无悔的独孤侠客。只有等到那一天,他挥霍完所有,贫瘠到只剩下情与他相伴,或许纳兰才可以满足地死去。倘若要他轻易就把自己交付给光阴,这样如何对得起生命?相信许多读过纳兰词的人,都忘不了这一句:我是人间惆怅客。因为他就是这么不经意地将惆怅传递给了别人,我们感染了他的惆怅,在人生的行途上,总有浮云遮目,风烟扰心。呈现在我们<samp></samp>眼前的,就是一个忧郁的词客,在清冷的月光下,捧着一卷书,喃喃自语: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许多人,在金銮殿里走过一圈,在皇帝身边跟随半月,命运就有了莫大的转变,人生观也会有所不同。而纳兰,伴了康熙六年,一如既往,依旧做他的侍卫。当年纳兰的父亲也是以侍卫做根基,渐渐升至高位,他的父亲一路平步青云,远比他强大得多。在纳兰这样的年纪,明珠已是内务府总管,可纳兰却褪不去侍卫的官服。鞍前马后,寒暑相伴。尽管纳兰受到康熙的金牌、佩刀、鞍马、折扇、诗抄等诸多赏赐,但物质的荣赏永远不及官位尊贵。也许纳兰并不屑于官居高位,只是作为一个文人,他有着比普通人更强烈的骄傲与尊严。六年的侍卫生涯,纳兰只觉前路迷惘,他不会开心。

    结束旅程,纳兰打马归来,明府花园已是满院春光,前程旧事,有如华胥一梦,才看过空山落叶,万紫千红又在身边。一年四季,只是最简单的轮回,春风秋月,夏荷冬雪,了然入画。比起人生,草木的荣..枯,繁花的开落,明月的圆缺,都算不了什么。生命的过程,就是在一瓢一饮中度过,其间的滋味,就看你如何去咀嚼。你可以嚼出甘甜的味道,也可以品出苦涩的滋味。

    令纳兰稍作宽慰的,是可以在渌水亭和好友欢聚。三五知己,煮酒言欢,纳兰将一路上所见所闻讲述给大家,与朋友一起分享南北轶事、风物人情,再将这些见闻唱和成词,聊寄风雅。也只有这时候,纳兰才可以忘记心中的惆怅,才可以体会到人生还有许多乐事,只不过,需要自己放开心怀去寻找,去接纳。纳兰只有在爱人身边,在知己面前,才能够做到纯粹彻底。倘若一个人,可以在另一个人面前做到无须穿戴衣饰,这般坦荡,这般旷达,该是怎样的一种轻松自如?

    当纳兰明珠夫妇为容若安排纳妾颜氏之时,纳兰的心情已经很平静。他不再像娶官氏时那么惆怅,那么抗拒,对他来说,再娶与纳妾,不过是一种形式。他的心,为表妹和爱妻尘封,也曾想过今生还会有红颜相伴,可他明白,他的情怀,世间再难有人懂得。在不曾遇见那位绝代佳人之前,他宁可负天下人,也不委屈自己的心。这样的执著,也许只有纳兰容若做得到,不,这世间还有许多痴情怨女,他们同样为情坚守自己的誓约。可许多人,都没有把握自己可以做到——一往情深,此心不渝。

    <div class="poetry"><h3>苏幕遮</h3>枕函香,花径漏。依约相逢,絮语黄昏后。时节薄寒人病酒。刬地梨花,彻夜东风瘦。

    掩银屏,垂翠袖。何处吹箫,脉脉情微逗。肠断月明红豆蔻。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

    其实纳兰也有期<var></var>待,当他一个人独坐黄昏后,看水月交融,听花草私语,那颗寂寥的心亦渴望有柔情抚慰。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他心有期许,一个多情的盛年男子,如何可以忍受长时间的孤寂与独欢?他对官氏早就无望,所以希望在颜氏身上找到那么一点过往的影子。哪怕一丝安静,一片温婉,也可以撩起他些许温情的记忆。

    想来颜氏虽不是绝色佳丽,也应该是个低眉顺目、温柔似水的小女人。能够让纳兰明珠看上做儿媳妇的女子,就算没有显赫的家世,其身份也必定尊贵。也许她不能和纳兰抚琴弹唱,不能吟诗对句,但她会默默地陪伴在他身边,将自己的一切交付给这个温和的男人,为他洗手做羹汤,为他生儿育女,做人间最寻常的夫妻,拥有最平淡的幸福。她知道,她bbr></abbr>这一生都无法走进他的内心,可是她不介意,为他付出就是她此生最大的满足。

    对于这样一个温顺的女子,纳兰就算给不起她爱,也不至于太淡漠。就当作是人生过程中一段平静的插曲,给他寒冷的身子燃烧一捧薪火,给他寂灭的心投上一枚小石子,微微的波澜,好过寡静。当纳兰喝着她亲手做的羹汤,穿着她亲手缝制的鞋,恍然明白,这就是生活,淡淡的烟火,有时候也令他贪恋。假如从不曾有过刻骨的爱恋,不曾经历过生离死别,或许纳兰会甘愿和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子,简单地过一生。

    可发生过的事,不能当作从来没有过。温顺的颜氏,给得起纳兰平淡的生活,却无法舔舐他的旧痕老伤。许多个夜里,纳兰依旧会在梦里痛醒,爱妻幽怨的眼眸凄楚地看着他,诉说一段人间天上的相思。

    <div class="poetry"><span><h3>沁园春</h3>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淡装素服,执手哽咽,语多不复能记。

    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

    妇素未工诗,不知何以得此也。觉后感赋长调。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

    自那番摧折,无衫不泪;几年恩爱,有梦何妨。

    最苦啼鹃,频催别鹄,赢得更阑哭一场。

    遗容在,只灵飙一转,未许端详。

    重寻碧落茫茫。料短发朝来定有霜。

    信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月,触绪堪伤。

    欲结绸缪,翻惊飘泊,两处鸳鸯各自凉。

    真无奈,把声声檐雨,谱入愁乡。</span>

    “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多少情深,多少痴绝,都隐藏在这么一句话语里。纳兰应当捧着这句诗缠绵度日,才可以回报爱妻的一片痴心。应该守护她的魂灵,尽管残缺,也应当为这份残缺而执著。世间就是会有如此不顾一切的爱,不容许我们不去相信。这样的爱,不是要我们去感动,也不是为了提醒什么,因为他们的爱与人无尤。

    这份情感,在纳兰的心中碾过太深的痕迹,任凭岁月铺卷而来,也无法掩去往昔的印记。其实,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过一段或几段旧伤。只是有些人努力去遮掩,害怕时光会叠合在一个人身上,而那些老去的故事,会一次次重复地上演。如果可以,是否能够做到不相忘,又将让过往的余伤悄悄地隐藏,只要彼此相安无事,便好。

百度搜索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 天涯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白落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落梅并收藏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