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 天涯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人生一世,如白驹过隙,年华转瞬即逝。一生仿佛就是为了看一片叶子由抽芽到落地,看一只蝉虫由出生到老去,看一朵昙花由含苞到凋谢。苏子说:“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若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

    潇洒豪迈如东坡居士,他的话总是让迷惘的人豁然开朗。然而,纵有高才雅量,亦会有不合时宜的悲凉。历史,就像是一个装载了无数记忆的老人,他深邃 800c." >而沉默。他见证过无数热血英雄披荆斩棘、策马扬尘,凭着过人的才智与谋略、锋芒和霸气统一河山;也见证过无数墨客文人十年寒窗、日夜苦读,凭借过人的才华和胸襟、坚定和信念封侯拜相。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成者在史卷上千古流芳,败者湮没在茫茫风烟里。

    所谓千帆过尽,因为见证过百舸千帆在江河上竞逐,走过万水千山,才甘愿寄一叶扁舟,独作江边渔父。生命是一个过程,从平淡到复杂,再从繁复到简单,只有经历过,才不算遗憾。一个波澜不惊的人,是因为他曾经有过惊涛骇浪,所以澹定从容。一个无谓的人,是因为他曾经拥有过,有过才可以无谓,倘若不曾有过,又何来无谓。我们所看到的隐者,都是脱下征袍、抛散浮名的人,他们品尝过世情百味,才归居田园,与山水为伴,闲对春花秋月,一壶浊酒度尽余生。

    纳兰容若,自问是英雄,亦为词人。他虽不是世间功利客,不慕虚名,却亦有远大抱负。他并不甘愿做沧海里的一颗沙砾,渺小若微尘,也不希望可以在大清的土地上留下一座不朽的丰碑。只是想在人生的书页上记下真实的一笔,也算不辜负上苍所赐予他的生命。

    清朝统治者,长期以来被汉人文化熏染,慢慢接受并且喜爱上这种氛围。他们渐渐丢下刀剑,拿起笔墨,逛戏园,玩味古董艺术,再不是从前那些只懂得驰骋疆场的野蛮汉子了。他们将园林建在山水灵逸之地,狭小帐篷换成亭台楼阁,耕种渔猎换成锦衣玉食。过往的游牧生活、林海雪原、大漠风情,被古典庭院、杏花烟雨取代。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改变根深蒂固的思想和习惯。一个人原本是没有故乡的,当你在一个地方居住久了,就会被当地的文化和习俗所感染,而后在那里创造生活、耕耘日子,那里就成了故乡。

    康熙帝提倡以儒家思想为本,试图用儒家思想来感化汉人,消除他..们对满人心理上的隔阂。纳兰容若身上虽然流淌着满人的血,但他骨子深处,却有着许多汉人都不能及的儒雅和情怀。对于上次未能参加殿试,他深感遗憾,这些日子,他挑灯夜读,不仅为收集史料,编著新书,并且也为博取功名,熟读八股文章。

    康熙十五年,纳兰容若补行了殿试,一举高中bbr>?</abbr>,被录取为二甲第七名。他所取得的成绩,对于满族出生的读书人来说,已数佼佼者。纳兰面对廷对时,析理之谙熟,几乎在一些朝廷中的宿儒之上。康熙对这位青年才俊极为喜欢。在文武百官的眼里,纳兰就是一只展翅翱翔的雄鹰,而朝廷必会有一片广阔的天空任他遨游。

    明府花园再一次张灯结彩,似乎所有的喜事都由纳兰而起。他成了纳兰世家的骄傲,纵是身为宰相的纳兰明珠,也不及他这般荣耀。他的不平凡,他的出众,不仅是高贵的身份,还有他卓然的容貌、翩然的风度、旷世的才华,以及太多别人所不能拥有的气质。这样一个集世间优点于一身的人,被推向人生最高境界,却有着平凡人不可体会的寒凉。

    高处不胜寒,这是纳兰这段日子以来最深的体会。可是当一个人闷在井里,又难免感叹人生的狭隘,有着一身才华无处施展的失落。自古以来,多少人在矛盾中挣扎,为求完善,不断地超越自我,可是也有许多人,穷其一生也无法让自己颖悟超脱。聪明如纳兰,又将如何呢?

    每当纳兰独自一人,郁郁寡欢之时,他的妻意梅都会在一旁宽慰他。一盏清茶,一杯淡酒,一曲琴音,缱绻温情,总是抵消他的寒意。纳兰觉得,人生虽不能碌碌无为,可是功名于他也只是浮云过眼。这一生,他只想继续留在翰林院修书,搜寻古迹,找回一些逝去的文明;和爱妻琴瑟相合,每日闲游山水,执手相看,不离不弃;和文友填词作赋,煮酒闲话,不尽风雅。

    但人生的路,不是你想如何走,就会<q>99lib?</q>按着你的念想去安排。就像一株树,不是你想它长成什么样子,它就会是什么样子。世间万物,都要遵循自身的规律,结局你也许可以预料到,可是过程,有的时候,总是会令你措手不及,防不胜防。每个人要走过山重水复,才能抵达沧海桑田,这个漫长的过程中,会有许多的身不由己。

    才高如纳兰,尊贵如纳兰,自负如纳兰,却也有难以言说的悲哀。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位才子身上时,他带着所有的期许,接受天子的嘉用。然而,对他赏慕有加的康熙帝,却给了他<s></s>一个出乎意料的官职。纳兰容若没有被留任在翰林院深造,与文字继续结缘,而是做了康熙的三等侍卫。也许康熙太过喜欢他,想要将他留在身边随时可以任用,做他的臂膀,也许只是一时的兴致,无论是何种原因,他无须顾及纳兰的想法,此事就已成定局。

    皇帝身边的侍卫,听上去多么气派的官衔,可以整日陪伴在君王身边,一睹帝王风采。这是许多人企盼一生都无法取得的成就。侍卫在满语里称为“虾”和“辖”。在努尔哈赤崛起之初,那些侍卫主要是由家丁充任,负责保卫、管理内务等许多闲杂事务。到后来,大多是由部落首领和宗室、勋戚子弟担任此职,可是家丁与奴仆的地位并没有改变。他们依旧只是皇帝的一颗棋子,摆在皇宫的棋盘上,任凭皇帝驱使。他们不但无法把握输赢的命运,连选择黑白的权利也没有,才高笑王侯的纳兰,又怎么肯屈就做一颗棋子。

    这只风云不尽的苍鹰,失去了自由,意味着折断了双翅。折断双翅的鹰,纵有凌云壮志,还如何飞翔?纳兰以出众的才华,潇洒地轻取功名,金阶玉堂,平步青云。可他厌倦如今的职位,轻看富贵,不屑仕途,他心里压抑的情绪,叱咤风云的帝王自然无从知晓。

    清初规定,一等侍卫六十名,正三品衔;二等侍卫一百五十名,正四品衔;三等侍卫二百七十名,正五品衔。到了康熙年间,随着皇权的加强,又将侍卫分为御前侍卫、乾清门侍卫和大内侍卫。御前侍卫和乾清门侍卫都由皇帝亲自来选授,没有固定的名额,纳兰被选上侍卫,亦属此种境况。所以,他也只不过是诸多棋子中的一枚,白与黑,没有任何的区别。

    <div class="poetry"><h3>浪淘沙</h3>红影湿幽窗,瘦尽春光。雨余花外却斜阳。谁见薄衫低髻子?还惹思量。

    莫道不凄凉,早近持觞。暗思何事断人肠。曾是向他春梦里,瞥遇回廊。

    <div class="poetry"><h3>浪淘沙</h3>眉谱待全删,别画秋山,朝云渐入有无间。莫笑生涯浑是梦,好梦原难。

    红咮啄花残,独自凭阑。月斜风起袷衣单。消受春风都一例,若个偏寒?

    <div class="poetry"><h3>浪淘沙</h3>紫玉拨寒灰,心字全非,疏帘犹是隔年垂。半卷夕阳红雨入,燕子来时。

    回首碧云西,多少心期,短长亭外短长堤。百尺游丝千里梦,无限凄迷。

    将世间bbr></abbr>的繁华关在门外,即便那是无限风光,可终究还是将他辜负,将他遗弃。他需要给自己勇气,孤独地踏上一条寂静的路,不需要多少懂得,不需要多少温暖,只要一份简单的纯粹。纳兰就是这样,落寞难当时,将万千心事、诸多滋味都调在水墨里,和着几阕清词,独自饮下,独自品尝。

百度搜索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 天涯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白落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落梅并收藏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