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都市最强宠婿 天涯 都市最强宠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宁业正在思考一个问题,他听说过,上门女婿入赘会有一个喜钱,作为女方给男方的补偿。

    这笔喜钱数额通常都很大,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

    现在他连证都领了,怎么也不见女方提喜钱的事呢。

    如果有了这笔喜钱,老头子的生日礼物就好办了,甚至还够他潇洒几天的。

    要知道,他之所以吃软饭,为的就是钱,这闭口不提钱是几个意思,他还怎么潇洒,怎么体验生活?

    忽然,宁业心头一震,姬红叶不会是骗~色又骗财吧?

    正这么想着,宁业就看到姬红叶花枝招展,浑身冒着香气的从浴室里走出来,那俏脸上还挂着余温未散的晕红,仿佛在对他招手,来啊?

    某种想法顿时就被坐实了,宁业急忙不动声色的将目光转移,当做没看见。

    少来这一套,他可是坐怀不乱柳下惠。

    姬红叶的眼角余光在偷偷看宁业,当她看到,宁业向她看来时,心里顿时欢喜不已,还有几分小得意,但很快宁业就移开了目光,她欢喜的心情顿时被泼了冷水,有股失落感。

    不过这股失落感转瞬即逝,她很快就想开了,宁大人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你这二两肉算不得什么,少嘚瑟。

    某些时候,姬红叶真想不顾一切,告诉宁业,她崇拜他,喜欢他,暗恋他好多年了,然后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追求。

    但理智的她清楚,一旦她那么做了,很可能就会彻底失去宁业。

    宁大人离开京都,回到华阳,这是一件很秘密的事情,即便是她,也是因为常年关注着他,再加上她有着特殊渠道,才得知的这个消息。

    一旦她说破宁业的身份,她不确定宁业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她只知道,有很大可能,宁业会因为身份暴露,而离开华阳,另觅他处。

    正在姬红叶胡思乱想之际,一楼到二楼的旋梯传来脚步声。

    接着,

    就听见胡云红的声音传来。

    “伤风败俗!”

    宁业和姬红叶看去,就见胡云红瞪着眼,一脸煞气的看着姬红叶,显然被姬红叶的衣着,气的不行。

    “你个死丫头,赶紧去给我穿衣服!”

    胡云红本来就生气呢,正想下来找点机会,刁难宁业一番。

    结果才到楼梯就见自己女儿衣着稀少的在宁业面前晃来晃去,差点没气炸肺。

    姬红叶满脸通红,赶紧小跑着去了卧室。

    胡云红斜着眼睛看着宁业,踩着皇太后般的步伐,走到沙发前坐下,然后就那么一声不吭的看着宁业,把宁业看的是毛骨悚然。

    好在姬红叶很快就换上了衣服回来,担心胡云红为难宁业,坐到了宁业身边来。

    而这时,胡云红也开口了。

    她一脸盛气凌人的对宁业道:

    “小业,既然事以至此,我也不能不承认你这个女婿,更不能将你撵出去,但是,姬家有姬家的规矩,你作为一个上门女婿,不能好吃懒做,也必须为这个家做出自己的贡献。”

    “你要学历没学历,要事业没事业,家世就更不用提了,对红叶的事业你是帮不上忙了,所以说,你也就只能在家事上为她分担,保姆我已经辞了,家务活以后交给你。”

    “持家也是一门学问,你就从做家务开始学起吧。”

    “家里地板已经两天没擦了,你去准备一下,上午把地板擦了。”

    姬红叶都没有插话的机会,胡云红便已经机关枪似的说了一大堆。

    擦地板?

    宁业以前还真没少干过,父母去世后,他自己生活了两年半,大小家务活都是他自己做,从军之后,从新兵蛋子做起,被老兵调教,粗活更是干了不知多少,臭袜子都洗过。

    擦个地板,还真不算什么。

    干点家务活,再问喜钱的事情也硬气。

    “妈,这种粗活你怎么能让宁业干呢?原来你辞退保姆,就是为了刁难宁业?不行,这地板就是我擦,也不能让我男人擦!”

    还没等宁业点头,姬红叶已经护犊子的站起来,语气激烈的拒绝了胡云红的安排。

    “你!你个死丫头,我是你妈!”

    胡云红都要气死了,自己家这死丫头到底被宁业这个混蛋灌了多少迷魂汤,一个劲儿的护着他。

    “这家一直都是我做主,现在你是要翻天不成?活活气死我是不是?”

    本来,让宁业入了这个家门,胡云红已经气的不行,再让宁业作威作福,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胡云红很是激动,气的浑身发颤,她们家招的是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做点家务算什么?放在古代,上门女婿就等同于家里的小奴隶,她说东就不能往西,让干什么就得干什么。

    现在,她刚打算教导一下,让自家这个上门女婿擦个地,女儿就这般维护,这以后姬家的家门,还不得被这个上门女婿掀翻了?

    姬红叶见胡云红那么激动,心里不由一软,但态度不变,哼哼一声道:

    “我们家又不是请不起保姆,你这么做就是在特意针对宁业,我就是不同意!”

    “你,你这死丫头,是真要气死我,我……”

    胡云红上气不接下气,甚至翻起了白眼,可把姬红叶吓了一跳,赶紧跑上去抓住胡云红手臂,“妈,你没事吧,我,我……我答应还不行么。”

    旁边的宁业心中无语,他一眼就看穿了胡云红是在装的,这为了刁难他,还真是不择手段啊。

    不就是擦个地么,至于嘛。

    站起来,宁业也表现关切,“伯母,您别生气,以后家务包给我,您让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果然,

    宁业这一答应,胡云红顿时就不翻白眼了,但还是在那上气不接下气的喘了好几下,才慢慢平复下来,不得不说是个演技派。

    等胡云红平稳下来,姬红叶赌气的坐在那,也不搭理胡云红。

    刚才她实在是太着急了,才答应的,可她哪舍得让宁业去擦地干家务。

    但看母亲这架势,显然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她现在也不好反悔,而且反悔她又担心母亲气的像刚才那样。

    左右为难,姬红叶只能生闷气。

    胡云红对女儿的表情,视若无睹,她坐直身体恢复了贵妇仪态,看着宁业板着脸道:

    “小业,既然你也答应了,那就要好好做,争取早日让我和叶儿父亲认可你,现在就去干活吧。”

    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擦完了地,我们也就可以坐下来谈一下喜钱的事了。”

    宁业爽快的站了起来,“好,我这就去。”

    干家务什么的,是绝对不能干的,喜钱真香。

    “亲爱的,你等等。”

    宁业刚站起来就被姬红叶拦住,就见她用商量的语气对胡云红道:“妈,地板就让我来擦吧,行不行?”

    胡云红断然道:“不行!你们两个可是都答应了的。”

    姬红叶当然眼睛就红了,仿佛要被欺负哭了似的。

    宁业看在眼里,不禁有点怜香惜玉,“擦个地而已,我这就去擦,上门女婿我都能当,擦个地算什么。”

    说着,宁业转身去找拖布。

    身后传来胡云红暗含得意的声音,“抹布就在卫生间里,咱们家的地板都是蓝橡木质地,不宜用拖布,小业你就拿抹布跪在地上慢慢擦吧。”

    “擦干净点,尤其是犄角旮旯,最容易落灰了,记得用手指挠一挠。”

    “对了,千万要用清水,洗衣液之类的会让地板发污。”

    宁业当没听见,快步走到了卫生间。

    胡云红看着宁业乖乖听从摆布,那真是满脸春风,心里美滋滋,这才有点上门女婿的样子嘛。

    却不想,身边的女儿忽然豁的转身就追了上去。

    宁业刚进卫生间,姬红叶就从后面追了进来。

    见宁业看来,姬红叶温柔一笑,“亲爱的,我跟你一起来,让你受苦了。”

    “这有什么的,不用你,我自己来就行。”

    宁业大义凛然的道。

    若是让姬红叶帮了忙,一会谈喜钱,怎么好意思狮子大开口。

    “那可不行。”

    岂料姬红叶执着的很,动作飞快的打了水,拿了抹布,就出去了。

    在姬红叶心里,她男人干活时,她是绝对不能闲着的,那是大不敬。

    宁业看了看手里的抹布,也只能赶紧转身跟出去。

    路过姬红叶身边时,宁业从她手里拿过水桶,拎到阳台前,跪在地上就开始擦地板。

    姬红叶没察觉到宁业的刻意疏远,拿着抹布追了过来,也跪在地上,在宁业旁边擦地。

    坐在客厅那边沙发上的胡云红见宁业跪在那擦地,心里正高兴,结果就看到女儿也跑过去跪在那帮忙,顿时就气的牙痒痒。

    “死丫头,你干什么呢?我让小业擦地,没让你擦!”

    姬红叶头都不回,“我是答应你了让宁业擦地,但可没答应你我不能帮忙。”

    胡云红刚要说话,姬红叶又补充了一句,“宁业他也没答应过。”

    胡云红顿时被堵的哑口无言,只能在心里痛骂,这个没出息的死丫头,胳膊肘子死命往外拐,赶明个让人家卖了还得给人家数钱呢。

    咬牙切齿好半天,牙都快咬碎了,胡云红只能生闷气的坐在那,心里自我安慰。

    死丫头帮忙就帮忙,总之宁业这个上门女婿是听了她的命令,乖乖在那擦地了,那她就不算白费力气。

    往后日子长着呢,好歹有个开端,就不信以后她胡云红还调教不明白一个赘婿了。

    监督!

    严厉的监督!

    宁业你今天但凡有一小块地板没擦干净,都别想逃过我的眼。

    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到那边女儿说道。

    “哎呀,亲爱的你脸上沾灰了,快停一下,我给你擦干净。”

    胡云红寻声看去,正看见姬红叶抱着宁业的手臂,半个身体贴了上去,动作又温柔又仔细的为宁业擦着额头。

    好像一口闷了半瓶二锅头,胡云红只觉得脑袋嗡嗡响,这个死……死丫头,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她还是个妖艳~尖货……

百度搜索 都市最强宠婿 天涯 都市最强宠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都市最强宠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主角宁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主角宁业并收藏都市最强宠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