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太子与妖僧[重生] 天涯 太子与妖僧[重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co,最快更新太子与妖僧[重生]最新章节!

    梁缘道弱冠这一年,已经在梁澄的授意下行走六部多年,这几年朝廷巡边,视察河工,或是南巡官场,梁澄都有意让他接手,虽未封他为太子,但是王公大臣心里都清楚,比起不苟言笑拒人千里之外的二皇子,当今更加属意温文仁厚文武兼备的大皇子。

    二十年,景佑帝正直壮年,却忽然做了一件震动寰宇的大事,他竟然宣布禅位于大皇子,在众人猝不及防之时,云游四海去了,从此再无踪迹,一同消失的,还有常伴帝侧二十载的一念国师。

    一时民间关于景佑帝与一念国师君臣相谐的美谈和各种话本,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寻常百姓对皇室八卦历来津津乐道,大齐又不禁民口,这点愈发助长说书人的想象和百姓的好奇。

    此刻,距离东都东南方向不远的运河上,一叶扁舟随着平稳的春.潮,顺风飘向九华山,船上无人把桨,缥缈的琴声自船舱内流泻而出,汩汩滔滔,譬如川流,奔腾不息。

    船舱内珠帘轻晃,珑璁相击玲玲盈耳,竟与琴音颇为相谐,一方茶案依窗而设,只是上面的茶几早已被收起,反而摆着一张古琴,挑动琴弦的手却非出自一人,只见左边的指腹圆润,指甲盈透犹如玉石,一看就是养尊处优之人,右边的修长一些,指节苍劲,透着一股萧肃和隐而不发的磅礴力量。

    梁澄墨发披散,身上披着件月白绣云纹的罩衣,懒懒地倚在一念胸前,看着闲散自适,一念却衣裳不整,衣襟散开,露出大片蜜色胸膛,他一手揽着梁澄的腰腹,一手长长伸出,游离于琴弦之间,二人配合得□□无缝,仿佛早已练过数百千次。

    这般考验琴技的时候,一念还能分出心神拱一拱梁澄的肩窝,咬一咬他的耳尖,梁澄可没一念这份神技,不小心手指一抖,拨出一道乱音。

    “都怪,这首我练了好久,这次又毁了。”梁澄收回手,推开小狗似的一念,埋怨道。

    一念握住梁澄推推搡搡的手,倒打一耙道:“好不容易出了宫,又开始沉迷练琴,睬也不睬师兄,好叫我落寞难过。”

    “胡说,这才第一天,就按捺不住,青天白日的,好歹、好歹到了晚上。”梁澄转身,伸出手指点了点一念的胸膛,嫌弃道:“上船才半日,就这么不修边幅,也过了不惑之年,还这么没脸没皮。”

    一念唇角一勾,按住梁澄的手,揉向自己的胸口不让他逃脱,道:“这日头都已西斜了,练了一个下午的琴,师兄褪了衣裳往面前晃了几个来回,也不看我一眼,若非与来个双手连弹,估计会继续忘了我,果然是师兄老了吗,色衰爱弛,古人诚不欺我。”

    说着一念摇头叹息,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

    梁澄早已不吃一念这一套博取可怜的手段,他上身往后移了移,仔仔细细地端详了番一念,故作沉痛道:“师兄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师兄果然不如当年风华,看,这眼角不再平整,肌肤也不复光滑细腻,还有腹肌,好像有些走形,啧,这样看起来,师兄的腰看着也不如年轻时有力健壮,哪还有蜂腰猿臂的影子。”

    一念越听面色越是难看,他一把抱起梁澄,咬牙道:“师兄的腰好不好,试试不就知道了。”

    梁澄被一把扔到榻上,不等他撑起手肘,一念就已拉起他的手臂按到头顶,整个人覆了上来。

    梁澄刚要开口,一念的舌头顺势侵入他唇间,灵活的舌头滑过他的上颚,正中他敏感之处,一道电流流窜而过,梁澄腰间一软,很快便忘了东西。

    ……河蟹爬过,去微博……

    当夜,梁澄很是感受了一番某人的好腰,当真是龙精虎猛,尤胜当年,只是接下来一天,他只能扶着自己的腰趴在榻上,悔不当初。

    作者有话要说:  个人志新添番外试读:

    梁缘道堂堂大齐皇子,自此开始夜夜偷爬弟弟的床榻,这一爬就是八年。

    一开始还会掩人耳目,后来跟在一念身边,一念很多事又不避着他,耳濡目染之下,梁缘道愈发喜怒不形于色,稳重深沉,论这拿捏人心驭下之术,更是炉火纯青。

    麒麟殿里近身伺候的,无不忠心伶俐。红墙之内,庭院深处,梁澄如今是无法知晓他那混账儿子是如何明面一套背里一套的了。

    反观梁缘君外表冷傲,性子直白,近年来一心沉迷武道,又被护得极好,愈发不通俗务,院里出了惫懒耍滑的宫侍,也是梁缘道暗地里清理敲打的。

    他心思纯粹很少有何杂念烦忧,能动拳头解决的事就不用舌头,直透简单,近来却深受一事困扰。

    这还要追溯到三日以前。

    深夜,梁缘君自一阵憋闷中醒来。睁眼迷糊了一会儿,借着帘帐外透纱而入的烛光,终于看清梦中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巨石,原是他那双生哥哥的大黑脑袋。

    梁缘道的睡相也不是不好,只是总爱将他搂在怀里,这么多年来,梁缘君也习惯了哥哥这块肉枕,没想这回梁缘道竟将半个身子压在他身上。

    半夜被压醒,梁缘君面色一黑,正要抬手将人推开,却发现双手双足皆被牢牢扣住,竟是动弹不得。

    梁缘君皱着眉挣了挣,身子反被缠得更紧。而梁缘道梦中嘟囔一声,身子往上蠕动,将怀里软乎乎的一团更往身下揉了揉,脸颊舒服地蹭了蹭,嘴唇擦过一片柔腻,不由伸舌呷弄一二,呼出的气息竟有些滚烫。

    腮帮被人糊了一嘴口水,梁缘君正要嫌弃,便惊觉梁缘道的呼吸太过灼烫。他还以为哥哥夜里发热,于是侧过脸来看向梁缘道的脸庞。

    比起他还带着些婴儿肥的两颊,梁缘道下颌的线条就要利落得多。五官明明肖似梁澄,却没有梁澄的雅致柔和。或许是糅杂了一念的深刻锋利,纤长的双眉不显秀气,尾端反而上扬甩出两道出鞘的凌厉。峻拔的眉峰在脸上落下浓墨般的阴影,本该显得幽邃深沉,不怒自威,不过到底留着少年人的稚涩柔嫩。平日里眉目含笑,待人温厚宽和,加之天资聪颖,却能不骄不躁,好学勤勉,行事颇有章法,满朝文武无不赞誉有加。

    然而此刻,素来人人称道的大皇子,却似乎被什么魇着了,双腿藤蔓似地缠着梁缘君,胯部上上下下,顶着梁缘君紧闭的腿缝慢慢地耸动着,偶尔发出一声嘟哝,眉头紧皱,呼吸渐渐急促,显得十分难耐。

    梁缘君被唬了一跳,连声唤道:“哥哥,哥哥怎么了,哥哥醒醒。”

    一道愈发滚烫的气息滑过耳廓,回应他的是梁缘道忽然变得急切起来的耸动,梁缘君这时终于发觉顶在他大腿缝之间的硬物。

    梁缘君顿时有些惊疑不定,哥哥为何入寝了还身带利器?

    他伸手向下探去,摸索着握住顶得他颇为难受的硬物,不想那物竟在他手中弹跳了一下!梁缘君一惊,忍不住捏了捏,又烫又硬,带着些软度,竟似什么活物……

    难道是什么大虫子!

    本文到此正式完结,谢谢姑娘们一路陪伴~

    给新文打个广告:

    噩耗!帝国之花要做汉子

    这是一个宅男胎穿成数千年后的贵族小姐,无法接受,于是坚决做变性手术,成功恢复男儿身,暗戳戳地觉得自己终于能够迎娶白富美的时候,却被狂炫酷霸吊炸天的腹黑将军叼走了的故事Orz

    ……so sad……

    宅男:作者我要宰了!凸(艹皿艹 )

    将军:一把扛起别闹。

    作者:┑( ̄Д  ̄)┍

    手机地址:jjwx/book2/2565384

    网页地址:xet/onebook.php?novelid=2565384

    求一发收藏~

    再求一下作者收藏,爱们(*  ̄3)(ε ̄ *)

    收藏作者的话直接点作者的名字,就能进入手倦的专栏,点收藏就行了。

    对了,这篇肉的提取码是jd0r,第三个是数字0哦,微博名晋江手倦抛书,到时个人志的印调会发在微博上。

百度搜索 太子与妖僧[重生] 天涯 太子与妖僧[重生]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太子与妖僧[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手倦抛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手倦抛书并收藏太子与妖僧[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