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娇妻记 天涯 娇妻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co,最快更新娇妻记最新章节!

    阿灼一直都知道她早就对君煜动了心,只不过她一直自欺欺人罢了。

    如今,她有了他的孩子,也明白了他的心思。

    他还是如同曾经那般深藏不漏,他们成亲这么久以来,她从未看透过他这个人,即使有时候他明明是温文尔雅,可落入他眼中的却仍旧是上辈子那般的冷酷无情。

    “阿灼,我答应过,等把京城里的事情交给了七弟后,我们就离开这儿,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闲云野鹤,自由自在的过日子”,君煜瞧着面前的小妻子,他欠她的太多了,剩下的半辈子都用来弥补也不为过。

    阿灼此番能听到他说这些话,心里的大石也算是落下了,她从成婚以来,虽从未表现出半分慌张,可她自己是知道的,她的心从始至终都没有放下过。

    阿灼可不敢对这未来的当朝丞相有所不敬,她这辈子只想平平淡淡的过着小日子也就心满意足了,那些朝廷里风云波澜她可不想靠的那么近,本着这个念头,“外祖母,您特意让嬷嬷将我唤来,应该也就是想我看看白家公子吧,您下次啊,可真得提前让人通知我声,不然我要是见了人家出了差错可就不好了,话又说回来,这白家公子一看就不是我的良配,祖母您还是及时考虑另一个吧!”

    老太太没想到阿灼这么没羞没躁的把事情给说了个清楚,她这不是担心阿灼不愿意过来,才随便说了个借口让她过来了。

    “这丫头,还真是什么都看的透彻,这白家公子怎么了?别看白家如今不起眼,等过了三年五载,七年八年的,也许都能与我们将军府并肩了,最重要的是,白家有祖传的规矩,白家的男子只能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是有人在外面招了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都要被赶出府,剔除族谱上的名字,”老太太透露着透露着心中的想法,又同阿灼说着白府那广为人知的规矩,这也是她越发看好白章的原由。

    阿灼直又推辞了一番,才打消老太太对白章的好感,她作为知道那么多事情的人,对着这位未来的当朝丞相,也是敬佩加敬仰的态度。

    她也是看出来了,老太太真是把她的婚事放在心上了,如今亲表哥,亲表姐,亲哥哥,一个个的都还尚未婚配,老太太就急着她的婚事,她还真是与有荣焉啊!

    阿灼又陪着老太太就她的人生大事聊了许久,终于让老太太心满意足了,这才开开心心的放她离开了。

    她还没回到院子里,琳琅那边就听了风声赶了过来,也不知道是来同情她还是过来看笑话。

    表姐这时哪还有昨日的臭脸,从阿灼一进院子就热情的走过来,不知情的还以为阿灼是个客人,她一看表姐这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就是好奇她在祖母院子里的事情吗?

    明知道她去祖母的院子是因着什么,还不去祖母院子里救她,竟然还想着看笑话!

    琳琅看阿灼这灰头土脸的样子虽觉得有些歉意,但也抵不住祖母对她们几人婚事的热情,她如今可不想往枪口上撞,一个不然,阿灼如今的日子就换成了她啊!

    她谄媚的走到阿灼的身边,“阿灼,是不是瞧见了来‘拜访’祖母的人啊,怎么样?是哪家的公子啊?”

    阿灼不怒反笑,“表姐,这么好奇啊?下次遇见这事的时候我一定亲自通知一声,遇见这等好事,妹妹怎么能忘了呢,琳琅表姐,说是不是?”

    琳琅这会儿真心是笑不出来了,阿灼这性子,她还真担心下次阿灼把她也叫去,若是她随便找个理由将她叫了去,由着祖母宠她的样子,到时候一个不小心她的婚事再变成她的婚事怎么办?

    她亲切的拉着阿灼的手,“好妹妹,我哪能是这个意思?也知道,我就算平日里再没有规矩也不能在祖母面前胡来,我知道不想,不愿,可阿灼要明白,祖父祖母这么做是真心为好,他们若是真的不管这婚事了,才应该哭了呢。”

    她这话确实是真心话,他们知情的人都明白,老太太为着她考虑才会这么关心她的婚事,按理来说,侯府里还有女主人,她这婚事本应由她那继母操办,老太太疼爱这个外孙女,这才替她操心着这事。

    阿灼比她还小上一年,她这个时候都不愿母亲提起婚事,阿灼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同意呢。

    阿灼都知道这个道理,她不是表面上的年纪,心里纵然难过也不会想不开做些什么,“表姐,先回来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她不开心,十分的不开心,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琳琅就算待在这儿也不知道要劝她些什么,只能先行离开这儿,这种事情终究要她自己想通了才行。

    她给清瑶使了个眼色,让她时时刻刻看着阿灼,若是有什么事早些去她院子里禀告。

    阿灼是在老太太那儿用了饭后回来的,晚饭的时候白苏端了饭菜也没见她用几口,劝了一番也没多大用。

    她翻来覆去了许久才昏昏沉沉的睡了去,她的意识还有些清醒。

    恍恍惚惚中,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一片嘈杂,远远的望去外祖母在她的不远处等着她,她却怎么跑都跑不到外祖母的身边。

    明明距离那么近,祖母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响着,她站稳了后才发现,周围都是些老太太比较能看的上眼年轻人,总而言之,她瞧着是长的一个样。

    外祖母还在不远处,朝着她说道:“阿灼,这些都是外祖母精挑细选的,可要好好的看看了,我们不着急,不着急啊!”

    她手足无措,不知道这会儿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中,外祖母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就连她晚上的时间都快被外祖母霸占了。

    一旁的人都忙不迭的拉着她,生怕她离开了,不同的声音都朝进她的耳边驶来,“......康姑娘,我是尚书家的公子,我是太医家的公子,我是......”

    她真想把这所有在她耳边吵吵的人都给扔出去,这些人简直比她还

    还能“闹腾”!

    不知过了多久,她还是一直走不到外祖母的身边,而且身边的那群人越发的不受控制了,一个个的好像都想要吃了她般,她有些心惊胆战,一直呼喊着救命也没有人来救她!

    她想要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刚转了身子那白章就站在了她的身后,她大惊,这才彻底醒了过来。

    她看着外面,这会儿已经天亮了,她也不知道究竟做了多久的梦,外祖母还真是让她不论白天夜里都想着,连梦里都是奇奇怪怪的一群人。

    琳琅在自家娘亲那儿也听说了阿灼的婚事,她之前只不过以为祖母太过疼爱她才这么操心她的婚事,直到今日才明白祖母这么做的缘故,这么一想,不论阿灼愿不愿意,都应该这么做。

    阿灼可不敢对这未来的当朝丞相有所不敬,她这辈子只想平平淡淡的过着小日子也就心满意足了,那些朝廷里风云波澜她可不想靠的那么近,本着这个念头,“外祖母,您特意让嬷嬷将我唤来,应该也就是想我看看白家公子吧,您下次啊,可真得提前让人通知我声,不然我要是见了人家出了差错可就不好了,话又说回来,这白家公子一看就不是我的良配,祖母您还是及时考虑另一个吧!”

    老太太没想到阿灼这么没羞没躁的把事情给说了个清楚,她这不是担心阿灼不愿意过来,才随便说了个借口让她过来了。

    “这丫头,还真是什么都看的透彻,这白家公子怎么了?别看白家如今不起眼,等过了三年五载,七年八年的,也许都能与我们将军府并肩了,最重要的是,白家有祖传的规矩,白家的男子只能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是有人在外面招了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都要被赶出府,剔除族谱上的名字,”老太太透露着透露着心中的想法,又同阿灼说着白府那广为人知的规矩,这也是她越发看好白章的原由。

    阿灼直又推辞了一番,才打消老太太对白章的好感,她作为知道那么多事情的人,对着这位未来的当朝丞相,也是敬佩加敬仰的态度。

    她也是看出来了,老太太真是把她的婚事放在心上了,如今亲表哥,亲表姐,亲哥哥,一个个的都还尚未婚配,老太太就急着她的婚事,她还真是与有荣焉啊!

    阿灼又陪着老太太就她的人生大事聊了许久,终于让老太太心满意足了,这才开开心心的放她离开了。

    她还没回到院子里,琳琅那边就听了风声赶了过来,也不知道是来同情她还是过来看笑话。

    表姐这时哪还有昨日的臭脸,从阿灼一进院子就热情的走过来,不知情的还以为阿灼是个客人,她一看表姐这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就是好奇她在祖母院子里的事情吗?

    明知道她去祖母的院子是因着什么,还不去祖母院子里救她,竟然还想着看笑话!

    琳琅看阿灼这灰头土脸的样子虽觉得有些歉意,但也抵不住祖母对她们几人婚事的热情,她如今可不想往枪口上撞,一个不然,阿灼如今的日子就换成了她啊!

    她谄媚的走到阿灼的身边,“阿灼,是不是瞧见了来‘拜访’祖母的人啊,怎么样?是哪家的公子啊?”

    阿灼不怒反笑,“表姐,这么好奇啊?下次遇见这事的时候我一定亲自通知一声,遇见这等好事,妹妹怎么能忘了呢,琳琅表姐,说是不是?”

    琳琅这会儿真心是笑不出来了,阿灼这性子,她还真担心下次阿灼把她也叫去,若是她随便找个理由将她叫了去,由着祖母宠她的样子,到时候一个不小心她的婚事再变成她的婚事怎么办?

    她亲切的拉着阿灼的手,“好妹妹,我哪能是这个意思?也知道,我就算平日里再没有规矩也不能在祖母面前胡来,我知道不想,不愿,可阿灼要明白,祖父祖母这么做是真心为好,他们若是真的不管这婚事了,才应该哭了呢。”

    她这话确实是真心话,他们知情的人都明白,老太太为着她考虑才会这么关心她的婚事,按理来说,侯府里还有女主人,她这婚事本应由她那继母操办,老太太疼爱这个外孙女,这才替她操心着这事。

    阿灼比她还小上一年,她这个时候都不愿母亲提起婚事,阿灼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同意呢。

    阿灼都知道这个道理,她不是表面上的年纪,心里纵然难过也不会想不开做些什么,“表姐,先回来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她不开心,十分的不开心,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琳琅就算待在这儿也不知道要劝她些什么,只能先行离开这儿,这种事情终究要她自己想通了才行。

    她给清瑶使了个眼色,让她时时刻刻看着阿灼,若是有什么事早些去她院子里禀告。

    阿灼是在老太太那儿用了饭后回来的,晚饭的时候白苏端了饭菜也没见她用几口,劝了一番也没多大用。

    她翻来覆去了许久才昏昏沉沉的睡了去,她的意识还有些清醒。

    恍恍惚惚中,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一片嘈杂,远远的望去外祖母在她的不远处等着她,她却怎么跑都跑不到外祖母的身边。

    明明距离那么近,祖母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响着,她站稳了后才发现,周围都是些老太太比较能看的上眼年轻人,总而言之,她瞧着是长的一个样。

    外祖母还在不远处,朝着她说道:“阿灼,这些都是外祖母精挑细选的,可要好好的看看了,我们不着急,不着急啊!”

    她手足无措,不知道这会儿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中,外祖母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就连她晚上的时间都快被外祖母霸占了。

    一旁的人都忙不迭的拉着她,生怕她离开了,不同的声音都朝进她的耳边驶来,“......康姑娘,我是尚书家的公子,我是太医家的公子,我是......”

    她真想把这所有在她耳边吵吵的人都给扔出去,这些人简直比她还

    还能“闹腾”!

    不知过了多久,她还是一直走不到外祖母的身边,而且身边的那群人越发的不受控制了,一个个的好像都想要吃了她般,她有些心惊胆战,一直呼喊着救命也没有人来救她!

    她想要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刚转了身子那白章就站在了她的身后,她大惊,这才彻底醒了过来。

百度搜索 娇妻记 天涯 娇妻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娇妻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柚并收藏娇妻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