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新参者 天涯 新参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西饼店店员的证词让调查有了起色,但警方没有从三井峰子的亲戚和老朋友那里得到任何有益的信息。这时,他们新发现了一个事实,据说三井峰子跟离婚时的委托律师商量过财产分割事宜。正式的财产分割已经结束,但三井峰子希望重新跟前夫交涉。她好像终于体会到一个女人独自生<figure>九九藏书</figure>活的艰辛。

    但若没有任何理由,很难再度进行交涉。三井峰子很可能开始考虑,如果能证明直弘在离婚前就有外遇,但可以要求他支付精神赔偿金。但三井峰子始终只把这件事当作假设的前提跟律师商量,所以那个姓高町的女律师也并未积极<var></var>地把详情告知警方。

    他们马上对清濑直弘进行了调查,一个疑似他女友的人浮出水面。清濑离婚后立刻聘用了一个叫宫本祐理的女人当秘书,公司里有传言说她可能是社长的女友。

    如果两人的关系在直弘离婚前便已开始,三井峰子或许能拿到精神赔偿金。和案件有关的利害关系终于得以查明。

    清濑直弘有不在场证明,但如今登录黑网站买凶杀人已不鲜见。调查宫本祐理和清濑直弘关系的工作落到了上杉头上。

    “你找这个人查一下。”组长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岸田要作”和一个地址。

    “岸田……好像在哪里听过。”

    “他是全权负责清濑直弘公司税务的税务师,和清濑有近三十年的交情。向直弘公司的员工问起宫本祐理,大家都说,岸田最清楚社长的私生活。”

    “我记得在三井峰子手机的已拨电话记录里有岸田事务所的电话,是吧?”

    “对。关于这一点,岸田说三井只是跟他商量确定申报一事。”

    “真的只是这样?”

    “不清楚。你调查时也顺便问一下。”

    “我知道了。”上杉将纸条塞进上衣内兜。

    “找个年轻人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这点事我自己就行。”上杉说着拿起外套。

    当他走出日本桥警察局时,听到身后有人喊“上杉警官”,回头一看,只见加贺正快步追来。

    “我可以跟您一起去吗?”

    “你知道我要去哪儿?”

    “岸田税务师<dfn></dfn>事务所,刚才我听到了。”他若无其事地回答。

    “你为什么想去?该不会以为能查到可以让你邀功请赏的线索吧?”

    加贺微微一笑,说道:“要是那样,我就把功劳让给您。我找岸田税务师另有原因。”

    “什么原因?”

    “以后再告诉您。我可以去吗?”

    “愿意跟就跟着吧。”

    岸田事务所位于市谷,紧邻靖国路,在一栋六层建筑的二层,入口处有玻璃,一个中年女人坐在桌后。上杉向里张望,看见一个年近六十岁的瘦弱男人正在操作电脑。

    上杉走进去自我介绍,表明来意。

    那个男人站了起来,他果然就是岸田。他一脸困惑地让上杉和加贺在沙发上落座。

    上杉一边看着对方递来的名片,一边询问他和清濑直弘的关系。岸田结结巴巴地回答说,他们的确有着很多年的交情。

    “两家人都很熟吗?您和已故的三井峰子女士也很熟?”

    岸田闻言摇了摇头。

    “不,和夫人没那么……我很少去他家。”

    “六月三号三井女士给您打过电话吧?她找您有什么事?”

    “这一点我已经说过了。”

    “对不起,请再详细说一遍。”

    岸田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问如果委托我们事务<bdi>.99lib.</bdi>所进行确定申报会花多少钱。我说着要看具体收入和开销有多少,但如果委托我们,肯定会尽量控制得最低。”

    “还说了什么?”

    “只有这些。”

    “据您所知,清濑夫妇为什么离婚?”

    岸田略加思索,开口说道:“我听说是夫人希望离婚,但具体情况不知道。他们应该已经商量好了,别人不该插嘴。”

    “责任是否在清濑先生一方?比如他有外遇。”

    岸田瞪大眼睛,连连摇头。

    “我觉得不会,清濑社长没那个能耐。”

    上杉决定切入正题。

    “有个叫宫本祐理的女人最近好像被聘为社长秘书,是吧?她是什么人?是因有门路才被录用的吗?”

    “不,这个,这……”岸田脸上立刻浮现出狼狈的神色,“我只是税务师,对于他们来说终究是个外人,客户的私事一概不管。我只听说他们很早就认识了,其他不太清楚。”

    “认识?是什么关系?”

    “我说了我不知道。”岸田不耐烦地摆摆手。

    上杉觉得,岸田可能怕说出不该说的话,惹怒清濑直弘。

    既然从岸田口中打听不出有用的线索,上杉合上记事本,决定放弃。“百忙之中打扰了,非常抱歉。”他准备起身。

    就在这时,加贺说道:“可以再问个问题吗?六月十号晚上您去了哪里?”

    岸田一听,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上杉也吃了一惊。虽说调查相关者的不在场证明是惯用套路,但现在没有任何理由怀疑岸田。胡乱确认不在场证明会使对方不快,从而影响随后的调查。

    “你们怀疑我?”岸田果然面露愠色。

    “您当成例行公事就行。对每个人都会问这个问题。”加贺笑道。

    岸田不安地看向上杉,上杉微笑着点点头。

    “对不起,例行公事。”

    岸田的表情稍显缓和,向里屋走去。回来时,他手中多了个记事本。

    “那天离开事务所后,我去了儿子家。”岸田边看记事本边说。

    “您儿子家?在哪里”加贺问道。

    “木场,在江东区。”

    “您几点离开事务所?”

    “应该是六点半以后,具体时间不记得了。”

    岸田声称,离开事务所后,他顺便逛了逛书店,到儿子家时已经八点左右。九点多时他离开儿子家,去了位于新桥的一家常去的酒吧,回家时已过午夜十二点。

    加贺确认了他儿子的准确地址和酒吧的名字,便结束了谈话。

    “你想干什么?”走出大楼后,上杉对加贺说道:“不能再那种局面下确认不在场证明,你这么乱来,让我很为难。”

    “但事实证明还是问一下好。岸田在七点到八点之间没有不在场证明。”

    “那又怎样?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人占多数。关键是根本没有理由怀疑岸田。”

    加贺停下脚步,凝视着车水马龙的靖国路。

    “您认识清濑弘毅吗?他是死<u></u>者的独生子。”

    “案发第二天我就去找他了。”上杉答道,“一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

    加贺耸了耸肩。

    “您真严厉。”

    “我一见那种毛头小子就生气。明明自己什么都干不成,还装成熟。当父母的也不好,教育方式不当,他才会变成那样。父母生怕孩子嫌自己啰嗦,孩子才变得任性妄为。”上杉一口气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多嘴了。他咳嗽一声,问道:“那个傻儿子怎么了?”

    “我问了他死者的说话方式,例如对什么人用敬语,对什么人不用。”

    上杉这才反应过来,加贺是想寻找用公用电话拨打三井峰子手机的人。上杉对此也感到好奇。“然后呢?”

    “他说和一般人没区别。要是比较熟悉,即使对方比自己年长,也很随便,如果不熟,即便是对年轻人也用敬语。”

    “这相当于没问嘛。”

    “于是我试着这么问:请告诉我三井峰子女士跟谁说话时不用敬语,想到多少就说多少。他们已经将近两年没见面,他忘了不少,但还是努力想起了几个名字。其中——”加贺煞有介事地停顿了一下,“其中有岸田税务师的名字。”

    “啊?”上杉瞪大了眼睛,“真的?”

    “他说岸田税务师多次去过他家,所以他曾经听到三井峰子女士跟岸田税务师说话时没用敬语。岸田税务师是清濑直弘先生的学弟,这也没什么奇怪。但刚才我也说了,三井女士只在跟熟人说话时才不用敬语。”

    上杉不由得小声说<a href="https://.99di/character/9053.html" target="_blank">道</a>:“刚才岸田说不怎么去清濑家,还说和死者不怎么熟。”

    “可疑吧?”加贺咧着嘴笑了起来。

    但上杉撇了撇嘴,看着这个辖区的刑警。

    “我知道你为什么跟我来了,但是,仅凭这点便怀疑岸田也有点说不过去。他没有杀害三井峰子的动机。”

    “或许只是还没找到。”

    “算了吧,要是这么说就没完没了了。”上杉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回头说道:“你要是想立功就去找别的刑警吧,我只是按照上面吩咐的做。我都快退休了。”

    加贺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不知是否接受了上杉的建议。

    大型拖车隆隆驶过,旁边的超车道上,一辆红色小轿车开始加速,一辆越野车也追了上来。

百度搜索 新参者 天涯 新参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新参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东野圭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野圭吾并收藏新参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