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新参者 天涯 新参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两人约好的见面地点是一家咖啡馆,木窗和砖墙古色古香,红色遮阳棚上方的招牌醒目地写着“大正八年创业”。店里的方形木桌整齐有序,桌旁放着小椅子。

    咖啡厅的上座率在三分之一左右。虽也有公司白领,但大多都是当地的老人在谈笑风生。弘毅听说很多咖啡馆都经营困难,这里可能就是靠这些客人勉强维持。

    “你发现这家店的招牌上写着‘喫茶去’吗?喫茶店<span class="" data-note="“喫茶店”在日语里意为咖啡馆。"></span>的‘喫茶’加上了一个‘去’字。”加贺端着咖啡杯问道。他今天也是一副休闲打扮,T恤衫外罩着衬衫。

    “我一直在想那是什么意思。”

    加贺闻言,一脸高兴。

    “这是禅宗的语言,也就是禅语。据说是‘喝点茶吧’的意思。”

    “是这样啊。”

    “但这个词原义有些不一样。原来是‘去喝茶’的意思,但是在催促对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便作为招待的意思使用了。”

    “加贺先生不愧是本地人,真熟悉啊。”

    加贺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摆摆手。“我刚到任,是个新参者,这些都是一个熟悉本地的人告诉我的。这里很有意思,光是在街上走走,就会有很多发现,比如烤鸡店的特色是鸡蛋烧。你母亲每天都去水天宫参拜,散步本身也是一种乐趣啊。”

    他的话好像和案件无关,却在不知不觉间切入了正题。这大概就是刑警说话的技巧,弘毅深感佩服。

    “对了,你想问什么?”加贺说道。今天是弘毅约他出来的。

    弘毅喝了口冰咖啡,表示想知道母亲和高町律师之间邮件往来的内容。他坦承自己去问过高町静子,但对方没告诉他。

    加贺盯着咖啡杯,默默地听着。弘毅说完<tt></tt>后,他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

    “我服了你了。我看起了像是会滔滔不绝地讲办案机密的人?那就不配做刑警了。”

    “不是,绝不是那么回事。我只想多了解母亲生前的生活,又想不到别的办法……但加贺先生您说不定会告诉我以前的事……对不起。”弘毅双手握拳放在膝上,掌心都是汗水。

    加贺将咖啡杯放到桌上,脸上浮现出平静的微笑。

    “我在开玩笑,你不必那么担心。我虽然不能随便将办案机密泄露出去,但有时也会为了办案特意泄露的。”

    “啊?”弘毅看着他。

    加贺探了探身,将胳膊放到桌上。

    “在回答你的问题前,我还有个问题,是关于你父母离婚的。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离婚的原因?我已经跟其他刑警说过,应该是性格不合。”

    “在你看来,离婚是理所当然的?”

    “听说他们离婚时,我并不意外。父亲说是母亲任性地提出来的,但父亲对家里不管不顾,母亲受不了也很正常。”

    “原来如此。”

    “这怎么了?”

    加贺不答反问:“你知道你母亲得到的财产数额吗?”

    弘毅有点吃惊。“我完全不知道。”

    “哦……”加贺陷入沉思。

    “那个……”

    “三井峰子女士,你的母亲,”加贺继续说,“最近可能需要钱。当然,她离婚时得到了一些钱,但她好像觉得仅靠那些心里没底。我想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翻译工作不顺利,原来把工作分给她的朋友忽然要去英国。另一个原因你也能想到吧?她认为长孙就要出生,想给你们一点援助。”

    弘毅听着听着,一个想法闪现在脑海里。

    “母亲是跟高町律师咨询关于钱的事情?”

    加贺再次拿过咖啡杯。

    “关于这件事,我既不肯定也不否定。总之三井女士好像要在再次和对方,也就是清濑直弘先生就财产分配进行交涉。”

    “真任性啊。”弘毅不由得皱起眉头,“虽说责任在父亲,但提出离婚的是母亲,既然已经商量好了数额……”

    “好了好了。”加贺让他先不要着急,“我已经说了,三井女士的生活发生了很多意外。从某种程度上说,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而且三井女士也并不认为自己想交涉便可以着手,而是认为如果<var>.99lib.</var>有相应的理由,或许是可能的。”

    “相应的理由?”

    “她发现了婚姻无法维持的原因,而且是对方的原因,这样就能以精神赔偿为由重新申请财产分配。”

    加贺拐弯抹角,弘毅一直所云。但一番思考后,他终于明白了加贺的意思。

    “您是说我父亲有外遇?”

    加贺发现弘毅抬高了嗓门,慌忙环顾四周,又将视线转到弘毅身上。

    “从你的反应看,你没什么线索吧?”

    弘毅摇摇头。

    “我怎么会想到啊,最近一直没见过父亲。即使真有此事,我也不可能发现。”

    “以前呢?你父亲有没有和女人不检点?或者父母有没有因为这种事吵过架?”

    “据我所知,一次也没有。父亲不问家事,但不是因为他在外面玩。他是个工作狂,难以想象会有外遇。”

    加贺点点头,有点犹豫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了几下,然后将屏幕朝向弘毅。

    “我这样做违反规定,所以请你对看到的东西保密。”

    画面上是一个穿正装的年轻女人,看神情好像没发现有人正给她拍照。

    “偷拍的?”弘毅问道。

    “所以说是违反规定的。”加贺咧嘴一笑,“你对她有印象吗?”

    “真漂亮。我没见过。”

    “请再仔细看看。没见过吗?”

    弘毅再次凝视屏幕。“像是在那里见过,但可能只是错觉。”他说。

    “是吗?”加贺将手机放回口袋。

    “那个人是谁?”弘毅问道。

    加贺脸上又浮现出一丝犹豫,然后说道:“是清濑直弘身边的女人。请不要误会,现在还没确定他们之间是恋爱关系。”

    “但您在怀疑?怀疑她是我父亲的情人。”

    “情人这个称呼有些奇怪,清濑先生现在单身。离婚后他和谁交往是他的自由,前妻也不能因此要求他赔偿。”加贺强调了“离婚后”这个条件,弘毅立刻理解了他的意图。

    “如果我父亲在离婚前就开始和那女人交往,说不定我母亲就可以要求他支付精神赔偿金。”

    “你的感觉真敏锐。”加贺笑道。

    “您偷拍那女人,是由于您认为她和案件有关吧?”弘毅边说边想到一种可能性,“在我父母离婚前,那女人就是<q>?99lib.</q>我父亲的情人。母亲发现了这一点,所以父亲把母亲杀了?”

    加贺端详着弘毅的脸。

    “你不仅感觉敏锐,推理能力也很棒。”

    “请别开玩笑了,是这样吗?”

    加贺恢复了严肃,将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

    “警察会设想各种可能性,也有人正按你说的这一种进行调查。”

    “您怎么认为?也在怀疑我父亲?”

    “我?怎么说呢,怎样都无所谓吧。辖区的刑警只是协助警视厅办案而已。”加贺看了看手表,“都已经到这个时间了。对不起,本想跟你多聊一会儿,但我还有事。”他拿着账单站起来。

    “让我来付……”

    “你还在学习,得节<var>藏书网</var>约。”加贺走向柜台。

    看到直弘从大楼正门走出来,弘毅赶紧缩回脖子,但直弘其实不可能注意路对面的快餐店。

    直弘伸手拦下一辆出租差,上车离开了。平时,他都是走到车站坐电车回家。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白衬衫的年轻女人也从正门走了出来,正好弘毅在等的人。他感到血液瞬间涌上头顶,猛的站起来,磕到了小腿。

    他匆匆走出快餐店,跟在女人的后面。她正往车站方向走,幸好没有同伴。

    直弘的公司里有个职员弘毅从小就认识。昨晚,他给那人打了电话,询问直弘的近况。对方大概不知道弘毅的意图,一开始说话非常慎重。弘毅着急起来,便直截了当地问道:“听说我父亲有了情人,是真的吗?”

    对方顿时变得语无伦次。

    “哎呀,那是谣传,谣传而已。那人年轻,长得漂亮,所以大家只是开开玩笑,请不要当真。”

    见对方试图掩饰,弘毅紧逼不舍。他表示自己会判断真假,只要告诉他详情就行。

    “你要保密啊。”对方提出这一条件,然后道出一个名字——宫本祐理。她从今年四月开始成为直弘的秘书。

    弘毅确信,那肯定就是照片上的女人。

    那个疑似宫本祐理的高个女人正挺直身子快步走着。她步幅很大,弘毅小跑着才能跟上。

    终于追到身后,弘毅调整了一下呼吸,叫道:“宫本小姐。”

    女人停下脚步,握着挎包背带回过头。一看到弘毅,她猛地瞪大了眼睛。

    弘毅鞠了一躬。

    “不好意思把你叫住,我是清濑直弘的儿子弘毅。”

    她眨眨眼睛。“嗯……”

    “我想问件私事,十分钟就行,你有时间吗?”

    她内心的波动尽数表现在眼神中。忽然听人这么说,想来无论是谁,情绪都会产生波动。弘毅等着她平静下来。

    这并没用太长时间。

    “我知道了。”她直视弘毅的眼睛。

    走进甘酒横丁不久,清濑直弘就听见身后有人喊道闹:“清濑先生。”他回过头,发现加贺正朝自己走来。

    “真是奇遇啊。不,或许不仅仅是偶然吧。”

    加贺不好意思地笑着挠挠头。

    “最近您经常来日本桥,这在调查总部已经传开了。”

    “您是说有人跟踪我?”

    “请别想得那么夸张。掌握相关人士的行踪,对于调查很重要。”

    直弘撇了撇嘴,耸肩道:“您找我有何贵干?”

    “有几件事想问您。首先是您经常来日本桥的原因。”

    “不回答不行?”

    “是不可告人的内容吗?”加贺笑道。

    直弘吐了口气。“边走边说可以吗?”

    “正如我愿。这里非常适合散步。”

    两人并排前行。时值傍晚,已没那<q></q>么热了,不知从哪里传来了风铃声。

    路过一家三味线的商店时,直弘在陈列柜前停下脚步。

    “听说峰子搬到小传马町是有特别的原因。我听我儿子说了,想知道是什么原因,才来到这里。我想在这里走走,也许能找到。只是我儿子说和我完全无关。”

    加贺没有回答,陈列柜的玻璃上映出一张非常忧郁的脸。过了一会儿,他开口说道:“清濑先生,您为什么答应和三井峰子女士离婚呢?”

    直弘打了个踉跄。

    “现在有必要说这个?”

    “和宫本祐理小姐无关。您不是因为有了她才想离婚,是吧?”

    “您想说什么?”

    “您如今才重新认识到自己是多么爱三井峰子女士,您的妻子,所以才来这里,想知道妻子曾经如何生活,不对吗?”

    直弘缓缓地摇摇头。

    “我对峰子的感情一直没变,用不着重新认识。离婚对我们来说也是正确的选择。为了确认选择的正确性,我才想知道峰子在做出这个选择后发现了什么。”

    加贺边思考边拿出手机。

    “清濑先生,今晚您有安排吗?”

    “今晚?没有。”

    “那我们去喝一杯如何?关于三井峰子女士,我有几件事要跟您说。”

百度搜索 新参者 天涯 新参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新参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东野圭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野圭吾并收藏新参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