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七零之悍妇当家 天涯 七零之悍妇当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185章番外:归来

    这日星期天,大旺、季廷深、麦穗、二旺几个去找三旺和小旺聚会。

    三旺刚参加泰国曼谷亚运会回来,这一次他拿了五块金牌,一块银牌。期间虽然发生一些不愉快,却也圆满解决。

    为了给他接风,他们决定好好玩一场,去故宫参观一天,出来以后在饭店吃的饭,时候不早小哥俩不想回宿舍还要和哥哥姐姐一起,他们就在军部的招待所住一宿。

    因为大旺说他和季廷深要去黑龙江参加军事演习,直到回来不能联系,很可能不回家过年。

    他们一起给林岚和韩青松打了电话。

    三旺和小旺跟林岚说亚运会,又说大哥和姐夫。听到说大旺和季廷深要去军演的消息,林岚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瞬,随即笑着让他们加油。

    最后大旺和林岚说几句话,林岚温柔道:“大儿子,你只管去,爹娘不拖后腿。和小三哥一样,任务归来回家趟儿,让爹娘看看。”

    大旺捏着话筒的手指泛白,“好。”

    挂了电话,三旺在那里喊:“来啊,把三张床并在一起,可像咱家大炕了。我可不习惯睡床,不能随便翻滚,总做梦梦见咱家大炕。”

    小旺也同意,他们把床推一起,然后就在上面恣意翻滚。

    小旺背上吉他,开始一边跳一边唱,三旺就捧着自己的脚丫子靠在墙上当乐器那么胡乱弹,嘴上嘣呗嘿哈的给配音,一会儿二胡一会儿钢琴的。麦穗也跳上去和他们一起唱。

    他们叫大哥、季廷深和二哥,大旺嫌傻不肯上去,就站在对面给他们拍照。

    麦穗朝季廷深招手,“季连长来啊,唱歌儿给我们听听。”

    季廷深唱歌的时候嗓音尤其动听,为了讨好麦穗,还跟着录音机学了几首英文歌,什么《YesterdayOhanISay》等等。

    三旺把自己的拖鞋递给他,“来一个!”

    季廷深笑着给他打飞,开始清唱。

    “I"llloveyoutwiorrow……”

    最后除了大旺,他们一起唱,只是夹杂着三旺不合时宜地嘶吼,总有些荒腔走板的搞笑。

    大旺给他们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几个人拍了一张合照。

    唱到后来季廷深就趴在麦穗耳边唱给她听,“我不在你要好好学习,不要乱跑。”他低声说。

    麦穗瞥了他一眼,“你先管好自己吧,是去演习的,不是去和什么小护士文工团眉来眼去的。”

    季廷深轻啄了一下她的鼻尖,“离开你,我就是旺国,谁会跟我眉来眼去?”吓不死他们。

    这个解释彻底,麦穗笑起来。

    小旺已经开始排枕头了,“大哥把这边儿,小三哥第二个……”他停顿一下,看了大旺一眼,“大哥你放心,我小三哥现在睡觉老实多了,不踢人。”他继续道:“我挨着小三哥,然后是姐,”他看了季廷深一眼,嘿嘿一笑。

    季廷深伸手揉他的头发。

    小旺就道:“免得你们换地方,我让你睡在我姐姐旁边,你老实点啊,不许踢人。二哥把另外一头,这样谁也掉不下去。”

    摆完了,他叹了口气,“爹娘也不在,要是……”

    三旺喊道:“要是娘来可不住这地方,起码得去外国饭店住,大豪华套房!那么好的地方,怎么能只给外国人住?”

    他们都笑起来,憧憬着让爹娘来外国饭店住豪华套房得多少钱,如何才能住等等。

    他们玩了一天都累得很,三旺和小旺刚躺下就睡得呼呼的,麦穗自己一床被子,一开始还枕着自己枕头,后来季廷深把胳膊伸过来,她就躺上去,他手臂一圈便将她护在怀里。他虽然搂着她,却规规矩矩,只将头倾过去贴着她的。

    凌晨三点,大旺醒过来起身下地穿衣,季廷深俯首亲了亲麦穗的额头,轻轻地将她放下给她盖好被子,轻快地下地。

    二旺也坐起来。

    大旺给他打个手势,让他只管继续睡,他和季廷深两人无声无息地离去。

    二旺下地掀开窗帘,看着一辆吉普车开过来,大哥和姐夫开车门的时候回头望过来,屋里光线昏暗,他们看不见他,他却看到他们的眼神是前未有的温柔和坚定,略一停顿他们便钻进车里迅速离去。

    虽然他们什么都不说,可二旺能猜到,他们未必是去黑龙江演习,而是南下。毕竟,现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各大报纸说的都是越南问题。

    他眼眶有些酸胀,用力搓了搓,才回到床上。

    那边三旺在打呼噜,他姿势不对,头扎在小旺的肚子下面,小旺被他拱得几乎横过来,一脚搭在枕头上。

    二旺怕他踹着麦穗,就把小旺换个姿势,又把三旺也正了正。

    他盯着麦穗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嫁给军人对她到底好不好。

    小时候爹当兵在外,一开始他们是没感觉的,他几乎不记得爹的样子,只记得非常高、很严肃、不喜欢说话。后来他听大人议论,爹曾经被下两次濒死通知书,支书爷爷还说“当兵,就是献给国家的人,不定什么时候就不在了,能活着回来的,都是老天给命。”

    所以在小时候那几年,他是当爹已经牺牲了的。

    那时候娘从来不担心爹是不是有危险会不会死,总是担心他在外面是不是被什么狐狸精缠上会不会要离婚不要他们什么的。

    幸亏爹活着回来,娘也变了个人。

    一切都好起来了。

    可是只要战争存在,争端不止,就总有人要当兵,总有人的儿子、丈夫、兄弟要去扛枪去牺牲。

    当他看着大哥和姐夫离开的时候,他甚至有一种恐惧,他们是不是再也不回来。

    他翻阅过很多战争纪实资料,事后看,那些死亡人数只是冰冷的数字,可如果扎入曾经的战场,那定然尸横遍野,曾经都是和自己一样活生生的生命。

    为了祖国需要,他们奔赴前线,英魂留在战场再也没有回来。

    他想,有什么是可以阻止战争的呢?

    没有。

    因为敌人在,敌人强大,我们就不得不强大,所以哪怕武器会带来毁灭也要研究两弹一星,哪怕再穷也要去沟通国际关系,勒紧裤腰带支援非洲获取选票。

    因为没有人是孤立的,没有国是孤立的。

    哪怕前方是血海骨山,也要趟过去,踩着先烈们的鲜血前进,自己也会成为这途中的一末星辰。

    为了更坚强、美好、自由的明天,他们不悔、不畏。

    我们不能忘。

    那么我能做什么呢?

    学好机械工程,去建设四个现代化?

    有很多人可以做这个,我可不可以做的更好,做的更多?

    中国有万万的同胞们在搞建设、搞经济,可现在缺少更好的国际沟通,缺少更强有力的国际地位。

    中国,需要面向世界,需要走出亚洲,需要更强大的国际影响力。

    我如何才能做得更好?

    二旺只觉得胸膛里有一股热血在涌动,虽然不能扛枪和大哥一起上战场,可他也有可以发挥的地方。

    他要为中国的更高地位而奋斗。

    我要做一名外交官。

    他心头浮起这样一个念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烈,几乎无法遏制自己,手都开始发抖。

    他在窗口站到天亮,麦穗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他站在那里,眼睛发红。

    麦穗坐起来,“二弟,你怎么啦?”

    二旺笑了笑,“大哥和姐夫走了,让我给你说一声。”

    麦穗脸颊一红,却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反正她和季廷深是爹娘都同意的,只是等她点头结婚而已。

    她垂下眼睫,一秒钟藏好了自己的心情,笑道:“这俩人,也不叫我。”

    二旺道:“姐,我想……转系。”

    麦穗惊讶地看着他,“转什么”

    二旺就将自己的打算告诉她,“对外方面的,外交或者外贸都可以。”

    麦穗想了想,点点头:“你这个想法很好,我之前也有这样的念头。要不我们一起吧。”

    不管外交还是外贸都需要外语,他们这方面是强项。

    两人计划好,等三旺和小旺醒了跟他们告别,小旺有三旺也不需要他们。

    三旺刚参加亚运会回来,有一段假期,他可以陪着小旺随便玩,还想看看怎么把爹娘忽悠来首都过个不一样的年。

    麦穗和二旺回到学校以后,去了校务处咨询如何转系的问题。

    后来校领导的意思,让他们还是在本专业,但是可以随意选修旁听其他有意向的专业,“只要同学们有精力,有天分,学校全面支持!”

    两人商量一下,又给林岚打电话,林岚的意思“做你们最想做的,爹娘不管什么时候都支持”。

    于是两人便加大学习各种外语、政治学、历史学、国际关系学、经济学等课程力度,减少一些理工类课程的学习时间。

    他们决定修双学位出来。

    二旺的努力方向是对外事务,外交方面,麦穗选的是对外贸易等方面。

    两人本来就学习用功认真,这会儿更加废寝忘食,几乎放弃了一切社交和外出玩耍的时间,一心扑在课程上。

    林岚和韩青松终归没能来首都过年,因为老韩头不行了,韩青松必须回家送最后一程。

    于是小年前一天,麦穗、二旺、三旺和小旺全都一起回家,他们陪着林岚和韩青松回了山咀村。原本寻思老韩头能挺过新年去,结果腊月二十七就去了。这一年老韩家没有过年,而是一家守孝。

    老韩头的丧事花费林岚全都包了,没要大哥二哥家出钱,毕竟他们在家伺候病人,平时养老也都是他们负责。

    林岚和韩青松没用操一点心,她感激得很。

    78、79年又是大变革的年头,三中全会以后,开始改革开放,各地被打成右派的得到平反,革委会被撤销重新恢复人民政府的称呼和地位。军队代表彻底退出政府回归军队,从此革委会不复存在,政府、人代会恢复工作。

    劳改农场、五七干校等也开始清查、平反,不严重的该放的放,严重的只要不是死刑,也适当减刑。当年因为刘秀云坐牢的陈知青,已经释放回家,如今的韩金玉韩金宝因为劳改不错,得到减刑,柳浩哲、潘士农等人也因为洗心革面,改成20年。

    各地的大队也纷纷开办大队副业,经济比从前更好,社员们只要勤快劳动,都能吃饱饭,不再顿顿红薯,隔三差五也能改善一下。不但口粮比以前多分一些,布票、肉票,也比从前发得更多。

    百姓们的生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得到改善。

    过了年初八,林岚一家就返回地区,韩青松要去省公安厅开会。

    人民政府恢复,公检法等各级政府部门都要重新组合,还要进行审查,将那些靠着运动爬上来的干部一律清除出去,所以大家都很忙。

    陈司令告诉方主任,韩青松有望升职去省公安厅或者省公安分局做局长。

    从78年放开了一些管制以后,人员流动大起来,城里的治安越来越乱,需要强有力的公安局长来管理。

    初十一家人一起出发,孩子们回京,韩青松带着林岚去省里开会。

    他们在省里分别,换车的时候,林岚拉着麦穗跟她说几句话。

    “闺女,你和廷深处得挺好啊。”这还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和闺女说季廷深,一直怕麦穗不好意思。

    麦穗倒是大方得很,跟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她笑道:“娘,好着呢,不过你别帮他说情,我可不想太早结婚呢。”

    林岚笑起来:“你说什么话,我当然是偏向自己闺女,你想咋样娘都支持。就是学习累,得注意身体,别累过头坐下病。”

    “娘你放心吧,怎么可能累出病,我和二弟都合理安排时间呢。我们不熬夜,也没头悬梁锥刺股的,就是把别人跳舞、出去逛街的时间学习罢了,没什么稀奇的。”

    林岚很高兴,闺女真是长大了,处处懂事,她道:“廷深是个好孩子,是真的想和你好。要是别人说风言风语,你别信,不管什么事儿,都要让他自己说给你听。”

    麦穗疑惑地问她,“娘,你听人家说啥了?还是谁给你说什么了?”

    林岚摇头:“没,我就是听方主任说季廷深家境不错,我怕人家说你高攀你生气。要是有这种话,你别信,不管谁说都不用理睬,爹娘永远支持你。”

    麦穗笑道:“娘你放心吧,你还不了解我?我要是不喜欢,他追破头我也不理睬他。我要是喜欢他,他也喜欢我,谁说破天我也不会听他的。”

    林岚抱抱她,“我闺女真是长大了,又漂亮又有智慧,娘再也教不了你什么啦。”

    麦穗抱着她,“娘,你教我的,我永远都受用啊。社会在进步,以后,我来教你新东西,你要跟上,不能落伍哦。”

    林岚笑得很开心,“跟上,紧跟闺女儿子的步伐,做个时髦老太太,绝对不拖后腿。”

    “那以后我们忙,让你来首都你要来。”麦穗撒娇。

    “听闺女的,你爹的工作娘来做。”

    她没好意思告诉闺女,韩青松这一次来开会,要二月中旬呢,他提前领着她来省里旅游一个月,说要做一个合格的男朋友。

    她知道他怕她一个人在家挂念大儿子胡思乱想。

    其实林岚相信大儿子不会有事的,前世的坎儿已经过去,这一世不应该有什么不幸才对,她有这个感觉。

    自从菜花“死了”以后,她心情又好又平静,可稳当了。

    所以大儿子肯定没事。

    因为这是机密,他们只能当做不知道,母女俩也不随便交流。

    分别以后,林岚就跟着韩青松先去省城周边旅游,然后再回省城开会。

    按照韩青松的话,现在他带媳妇游国内,让媳妇儿学学外语,以后媳妇儿带着他游国外。

    要不是能光明正大带着媳妇儿出来玩儿,他才没那么热衷开会呢!

    ……

    麦穗等人回到首都以后,三旺和小旺继续浪到飞起,排练话剧、音乐剧、演奏会等,小旺还被请去给什么电影唱主题曲!

    麦穗和二旺、沈遇几个更不用说,一门心思学习,不必要的应酬全部放弃。

    不过他们和同学们一样关心着对越之战,从2月17大军正式开始出击,到3月5日已经取得预定胜利,开始撤军。

    这会儿他们坐在图书馆里听着广播里的声音,同学们都大声欢呼着,庆祝胜利。

    麦穗坐在那里怔怔地流下泪来,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喜极而泣。

    二旺把手帕递给她,“很快就回来了。”

    结果10号他们还没回来,16号,我方已经彻底撤出越南,他们依然没有回来。

    倒是高凌来看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他们。

    一见面高凌就疯了,“你们俩怎么到外语系去了?这是怎么回事?我宿舍、图书馆、你们教室四处找,差点找断腿才找到你们。”

    麦穗和二旺就把他们要修双学位的事情告诉他。

    “双……?”高凌目瞪口呆,这俩人真的是怪物,不是正常人,不走寻常路,一般人一个学位还修不好呢,他们要修俩。

    也别说,看麦穗瘦得下巴都尖尖的,原本肉嘟嘟可爱的婴儿肥都要瘦没了!该不好看了!

    二旺也是,因为瘦了,鼻梁显得更高,眼睛更深邃,从前温润的气质如今都沉静许多,不是那么爱说话了。

    “你们俩这是咋了?”

    二旺道:“我和姐姐觉得,连你们都开始努力,我们不能被你们追上,要更加努力。”

    高凌:卧槽,你们还是不是人!

    麦穗问他什么事儿,高凌道:“有事,我收到栾耀辉的电话,他本来要打给你的,但是找不到你们就让我转告。你们大哥还有……季廷深在黑龙江和苏联边境那里军演呢,一时半会回不来,让你们不用着急。”

    麦穗和二旺对视了一眼,他们不是去越南吗?难道真的去了黑龙江?

    季廷深倒是说过周曙光、栾耀辉也要去演习,高凌没选上,就留下继续学习。

    “他们能打电话了?之前不是不让联系吗?”

    高凌:“栾耀辉被俘虏了啊,哈哈,没资格了,可不就能打电话了呗。”

    他笑得很是得意,“这要是让我去,保管不会这样挂掉。”

    两人有些狐疑,但是高凌不像撒谎,也许他们离开越南去了黑龙江,所以没回来?

    五点半,两人就喊了沈遇和高凌一起吃晚饭。吃过饭,他们在近春园溜达一下,交流最近的信息。

    正溜达呢,赵楠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麦子,有、有个女士找你!”

    麦穗赶紧给她顺顺气,“什么女士?”

    赵楠:“姓徐,可盛气凌人呢,我看不大好,她非要见你。还指挥我们几个寝室的同学四处找你,真是……”

    麦穗蹙眉,让沈遇和高凌先回去,她和二旺去看看。

    沈遇:“一起去看看吧。”

    高凌也跟上。

    赵楠都顾不得看帅哥了,一个劲地给麦穗讲那个女人的嚣张,“可了不得,看着跟老太后似的。”

    等麦穗几个到了宿舍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穿着蓝色女干部装的女人站在那里,她穿着黑色的皮鞋,身材高挑,梳着发髻,相貌非常漂亮,正十分不耐地打着手势,一个劲地问怎么还没来。

    麦穗对二旺道:“是不是有点眼熟?”

    沈遇:“……和季廷深有些像。”

    对!

    麦穗立刻打起精神,这是未来婆婆驾到啊。之前季廷深想带她见爷爷,却没说他爸妈,她就知道有点什么事。

    她其实不想这么早见家长,毕竟一个女学生没什么份量,如果等自己毕业分配一个不错的工作,再见家长就没什么问题。

    只是没想到对方沉不住气呢。

    徐女士看到麦穗,鼻子里轻哼了一声,“我还道多漂亮呢,也不过如此!”

    赵楠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哎呀我说这位女士,你眼神不大好使啊,你长得漂亮,人家韩麦穗一点不比你差好吧,上来就先否定别人,来个心理打压,你还挺会讲究战略上蔑视敌人这一套呢。

    二旺不悦道,“这位女士,请问你有什么事儿?”

    “我找韩麦穗!”徐女士自觉不是嚣张跋扈的人,一同交好的干部太太们都说她是个和善好相处的,从来不轻易生气——只有对方太过分的时候!

    她认定是韩麦穗挑唆儿子跟自己顶撞,让自己在客人面前没面子的。

    她一早就想找韩麦穗的麻烦,只是老爷子又清醒过来,知道她张罗让孙子娶某司令员的孙女,想把季廷深调回首都军区坐办公室。他非常生气,给儿子狠狠骂一顿,让儿子好好管管自己女人。

    这会儿老头子又不好,昏迷着,估摸着不会醒过来,她丈夫又去黑龙江不在家,她就想趁机给韩麦穗点颜色瞧瞧,让韩麦穗知道,自己儿子不是那么好勾搭的。

    这几年季廷深的事儿都是老爷子说了算,她插不上手,可现在儿子大了,她不能不管他的终身大事和前途!

    她绝对不能再让儿子去参加那样危险的任务!

    她要儿子好好地呆在首都,混混功劳升升官就好。

    不需要拼命!

    只有那些老子没本事的,才需要儿子自己去拼命挣一官半职,她儿子不需要!

    麦穗道:“我就是。”

    徐女士冷冷道:“你好,我是季廷深的母亲,为了我儿子的未来考虑,请你不要再缠着我儿子。”

    麦穗惊讶得眼睛都瞪圆了,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徐女士,又看看周围,小声提醒:“徐女士,你确定要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个?”

    徐女士高傲道:“是你做了丢人的事儿,我为什么要怕人?”

    她就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让麦穗丢人,以后都不敢缠着自己儿子!

    而且她知道舆论的力量,学校里对韩麦穗指指点点,让她抬不起头来,学都不好上下去!

    只是她没想到韩麦穗脸皮这么厚,不但不羞耻,反而一副笑嘻嘻事不关己的样子和她说话,真是无礼!上不得台面。

    和她那个乡下泼妇娘一样!

    麦穗正色道:“徐女士,你还是等季廷深回来再说吧,免得我们之间造成不必要的矛盾,不好收拾。”

    “那边说话。”徐士女指了指角落,让人把围观的学生隔开不许靠近,她要好好说说韩麦穗,让其知难而退。

    麦穗让二旺等人也不要跟着,她自己去说,“放心吧,没事的。”

    到了角落,安静点,徐女士就开始指责韩麦穗,叭叭说个不停,说得她自己越来越激动生气。

    麦穗却全程无碍,看话剧一样,诧异道:“徐女士,不是不敬,我只是单纯好奇,季廷深当兵这几年,一直和我们家关系不错,你那时候咋一点不担心?我和他也交往一段时间,你一开始不反对,怎么这会儿来当坏人呢?”

    她真的好奇。

    徐女士一怔,她当然不能说实话,“之前你们没确定关系。”

    麦穗:“哦,不过,现在我们也没确定关系啊。我懂了,你是不是和季廷深说不通,他不听你的,你就想曲线救国,走我的路子?”

    “你真是不可理喻,和你娘一样没有礼貌,一样能言狡辩。”

    麦穗脸色一沉,目光都冷了,“你找我娘了?”

    徐女士:“并没有,我打个电话而已,希望你们明白我们不同意!别以为你们哄着我儿子,就能……”

    “你是不是疯了?”麦穗看着她,一开始还因为她是季廷深的母亲尊重她,这会儿一看,真是从头到脚都不配尊重啊。

    “你、你敢这样说长辈,这么没有礼貌?”

    麦穗冷冷道:“徐女士,我娘说的对,人的身份和品行不是对等的,有些人身份高贵,品性却非常低劣。”

    “你——”徐女士脸色大变,挥手朝着麦穗扇过去。

    麦穗一抬手抓住她的手腕,笑道:“你不知道我从小干农活嘛?来之前不打听一下的,我不但干农活,还学了一点格斗技巧,打你绰绰有余哦。不过你是长辈,我不打你。”她甩掉徐女士的手。

    那边二旺几个关切地看着,在徐女士要打麦穗的时候,他们已经冲过来,不过看到麦穗捏住徐女士手腕就松口气退回去。他们还帮忙拦着跟徐女士一起来的人,不让过去。

    麦穗不想他们听见,他们就不听。

    徐女士被气得脸色铁青,说都不会话了!但是自己现在不能撒泼,毕竟身份在那里呢。

    “真是无耻、无礼、没教养!”

    麦穗:“徐女士,我想说句实话送给你。我第一次看到季廷深的时候,就有个念头,这孩子的爹妈不咋地,不会教孩子。后来他变好了,我又觉得他爹妈应该不错,可能没时间管他而已。不过现在看到你,我就觉得应该是你拖累了他。如果你不是这样的女人,他肯定会更好!你真是给自己儿子丢人!”

    她居然敢为了这事儿去羞辱自己娘!

    麦穗心里冷笑,她娘还没受过这种气呢。

    从她爹到他们谁不是把娘捧在心尖上的,轮到这个女人去充大尾巴狼?

    我特么要不气你个半死,我就打死你儿子!

    她看徐女士气得直翻白眼,呼吸都困难了,一个劲地哎呀顺胸口,就更狠地道:“对不起,你说了不算。我和季廷深的事儿,是我们的事儿。如果他想娶我,我又想嫁给他,谁反对也不好使。本来呢,我还没决定嫁给他呢,你这么一刺激,我倒是觉得他挺不错的。有你这样一个拖、后、腿的母亲,他居然没歪得太离谱,本质应该是个很好的人!”

    麦穗笑了笑,一甩头发转身走了,对二旺、沈遇和高凌道:“没事了,走吧。”

    徐女士气得浑身发抖,直跺脚,要疯了一样,这简直是奇耻大辱!被林岚在电话里抢白一顿,没想到在这里又被麦穗当面羞辱。

    母女俩都是一个德性!

    “要不是你、要不是你们,他怎么会差点死了!”徐女士一着急口不择言起来,甚至把不应该透露的军事机密也给秃噜了。

    季廷深大旺他们所属的部分,属于保密部队,他们的行动、任务、受伤,也都是保密的。就算一开始做不到保密,她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获得消息,但是政策在,她给说出来,就是犯错误。

    麦穗听见她说季廷深受伤,又折回,“你说什么?”

    徐女士捂着脸撞开麦穗快步走了,上了吉普车,让人赶紧走。

    麦穗转首看向高凌:“高凌?”

    高凌摇头:“他们在黑龙江呢。”

    二旺和沈遇让麦穗不要胡思乱想,看徐女士的模样,季廷深没有大碍,兴许他们很快就回来了。

    果然,3月20号,大旺和季廷深返回首都。

    回校的路上他们给二旺和麦穗、高凌学校打了电话,校通讯室通知他们时间。

    时间差不多两人就去校门口等。

    十分钟以后,一辆吉普车开过来,看到他们以后就停下。

    车门开了,大旺从车上下来。原本凌厉的锋芒已经有所收敛,英俊的脸上表情不再那么冷峻,反而多了两分独属于他的温柔。一个冷峻的男人,对这个世界怀有的温柔。曾经锋利的刀,出鞘,归鞘,完成一个轮回,整个人整颗心都洗炼过。

    经过血与火的洗炼,彻底成长。

    麦穗和二旺冲过去和他拥抱,兄妹三人紧紧抱成一团。

    “哥,欢迎你归来!”

    大旺点点头,对麦穗道:“季廷深先回家处理点事儿,回头来找你。”

百度搜索 七零之悍妇当家 天涯 七零之悍妇当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七零之悍妇当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桃花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花露并收藏七零之悍妇当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