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 52 章(1/2)_咬痕_天涯在线书库

百度搜索 咬痕 天涯 咬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第52章  利用

    从医院出来以后, 秦楼差点被他家有生以来第一次萌生“恼羞成怒”这种情绪的小蚌壳给弄死在车里。

    车往回公司的路上开,开出去很远以后, 秦楼噙着笑回眸看副驾驶座上的人时, 还能看见宋书藏在长发间隐隐泛红的耳廓。

    他忍了片刻,还是没忍住, 哑声笑了起来。

    笑声里是藏也藏不住的愉悦。

    “……”

    宋书表情空白地转过头,睖了他一眼,又转回去了。车窗映着的影儿里,她的脸颊更蔓上一层薄薄的嫣色。

    尽管懊恼于秦楼的做法, 但宋书不得不承认, 这确实是短时间内最行之有效的方法了……只是过程实在令人觉得羞耻。

    尤其是最后那人一脸遗憾地拉着医生问:“真的没怀上啊?您确定检查的仪器没出错?”

    ——那表情语气眼神,所有蕴含情绪都到位,要不是宋书最知道他们之间什么情况, 那大概她都要跟旁边站着的医生护士一样,为这个和做父亲失之交臂的男人感到深切的遗憾了。

    越回想宋书的脸颊越红, 几秒后她终于忍不住低声咕哝了句:“vio有没有进军娱乐圈的想法?我觉得你不去实在太浪费人才了。”

    秦楼闻言, 认真思考了下, “可以啊, 你想拍什么剧吗?我找人给我们写剧本。”

    宋书:“……”

    宋书没表情地瞥他, “不用找人了, 你写剧本也最合适。”

    正遇上个红绿灯,秦楼停下车,一边低声笑着一边侧身俯过来,“那你就惨了, 小蚌壳。”

    “?”宋书慢吞吞地撩起眼皮来扫了他一眼。

    秦楼会意,自己凑到她耳边作答,声音放得低哑且轻:“导演、编剧、男主、制片人,我自己包揽——那你可要被潜.规.则四次的。”

    “——!”

    “潜.规.则”三个字被有意无意地咬了重音,宋书原本就难以退下热度的脸颊再一次烧起来。

    她有些懊恼地抬眼,睖向秦楼。

    秦楼也正笑着低下头去看她,想看看自己这次逗小蚌壳开壳的效果如何。

    然后视线交接,秦楼身影顿住。

    大约五秒后,他慢慢眯起了眼。

    “你哭了吗?”

    “你才哭了。”

    “可你眼睛里看起来湿漉漉的。”

    “……那是被你气的。”

    “也是,难得见你情绪动得这么厉害,”秦楼复又笑起来,但是这一次他眼底翻搅起更深沉更浓郁也更贪餍的情绪,他一低头,凑到宋书耳边,“我喜欢你刚刚看我的眼神,很有感觉。”

    宋书一怔,“什么感觉?”

    秦楼慢条斯理地开口:“嗯,要哭不哭的感觉?”

    宋书:“。”

    “我之前一直以为我很怕你哭,现在看来好像不完是。”

    “……”

    “你刚刚那个眼神和表情,真的让我很想,‘欺负’。”

    宋书沉默两秒,慢吞吞地往远离秦楼的方向挪开两公分,同时没表情地盯着他,“秦总,我觉得你在想一些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事情,建议你及时把脑内的废料清空一下。”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

    “不过你确实一直知道我的想法,那我跟你摊牌好了。”

    秦楼闷笑了声,向前,把宋书拉远的那两公分距离重新归零,他亲了亲女孩儿的耳垂。

    “小蚌壳,我一直讨厌婚姻、家庭、孩子这种字眼。但是刚刚带你去做检查的时候……”

    他低笑了声,似乎有些自叹。

    “没能做成爸爸,我最后竟然真的有点遗憾。”

    宋书一愣。

    她张口想说什么,身后传来一阵鸣笛声——

    红绿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为绿灯了,两人齐齐回神。

    秦楼收身坐回去,重新提档开出去前,他又恢复那副不正经的模样笑了下。

    “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要把做爸爸的必要步骤完成才行。”

    “……开你的车。”

    “嗯?我没在开车吗?”

    “秦、楼。”

    ——事实证明,秦楼那天路上能活着回到公司,完是命大,也是他家小蚌壳脾气太好了。

    秦楼结束这趟出差后,并没有按照电话里的约定向宋书透露自己这趟出差到底是因为什么、又得到了什么消息。

    宋书试探几次无果后,只能按压下好奇心,她也选择相信秦楼只是还需要确定某些事情,尽量耐心地等秦楼把事情告诉自己。

    而医院那件事情必然会让暗中的人生出警惕,尽管假怀孕的随机应变似乎给宋书避免了直接暴露的危险,但在知道前因后果的安行云的警告下,宋书只能依言选择暂时停止更深入的接触和调查。

    宋书暂时逼着自己重点关注在vio稳固工作,短期内的进度寄希望于余云涛和余起笙那边,在对邓潇凯和他的潇凯科技公司的布控方面能有新的转机。

    秦楼回公司的第二天,正式安排自己的“新助理”和vio的高层们见面。

    在这件事上,宋书和秦楼发生了不小的分歧——

    宋书原意是想尽可能通过会议简单介绍之类的形式接触vio内包括董事会在内的部高层,但秦楼坚决拒绝了。

    “董事会高层内一定有和当年案件牵涉甚密的人,甚至很可能不止一位——让你留在vio和他们接触已经是我的底线了。”

    “秦楼,这是在公司内,他们不会明着做什么的。”

    “只在公司内也够了!”秦楼声音沉下,“每次想到公司里和你擦肩而过、向你打招呼朝你微笑的那些人都有可能是随时想置你于死地的,我都觉得自己要发疯了——所以这就是我的底线,再进一步绝无可能,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

    对上秦楼近乎阴沉的目光,宋书只能妥协。

    两人于是达成一致,在林峯还在出差的情况下,让宋书只和公司里另外两位副总级别的高层正式认识。

    一位是宋书之前在团队庆功宴上见过的负责理财中心、投资发展部和信息技术部的副总吕云开;另一位则是主管财务三部的财务总监jerry乔。

    前者表现得从容淡定——就好像那天在庆功宴上,他和宋书的所有交流只是她的错觉、而两人在这之前从未见过一样。

    至于后者……

    宋书此刻站在总经理办公室内,表情上笑得快要僵硬了,她心情十分复杂地看着面前这位完、完没有一点副总级高层架子的外国人,听他用热情得近乎谄媚、还带着奇怪口音的汉语跟自己说话。

    “秦小姐,我实在不知道你是如此一位漂亮的美人,想到接下来的时间里都要跟你在同一家公司共事,我顿时觉着蓬荜生辉!”

    “蓬荜生辉不是那样用的。”

    总经理办公桌后,秦楼把手里最后一份评估报告看完签字,然后他皱着眉抬头——

    “还有,把你的爪子从她的手上拿下来。”

    “真是个小气巴拉的男人。而且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爪子这个词语也不是这样使用的。”jerry乔翻了个白眼,扭过头以后再次朝宋书露出热情的笑容。“秦小姐,你说我说的对吗?”

    “嗯……嗯。”

    宋书敷衍地笑着应下来。从对方那里“拯救”回自己的手后,她难能有些尴尬地转头,求助地看向秦楼。

    宋书自然看得出——

    秦楼和这位jerry乔的关系并不一般,相较于公司内的上下级,更可能是私交十分深厚的朋友。

    毕竟,不是哪个人都能在疯子面前这么无所顾忌地行事的。

    收到宋书的求救信号,秦楼低下视线笑了声,“乔,没有其他事情的话你该离开了。”

    jerry乔闻言扭头,“我才待了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你就要狠心地赶我走了吗?”

    “你在这里每多待一秒,都是在多提醒我一秒——前几天我看到的那份三季报让我有多暴躁。”

    “……”

    jerry乔闻言无辜地眨了眨眼。

    几秒后他突然转向宋书,姿态很是妖娆地开口,“亲爱的,我突然想到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可能没办法和你再聊天了。”

    宋书忍住笑,“没关系,我们下次还有机会,乔总监。”

    jerry乔犹豫了下,“那你能送我去电梯间吗?”

    宋书一愣,有些意外这个要求。

    jerry乔立刻解释,“最好是再装作和我非常热切交流的模样——你得知道,22层你那位顶头上司实在是个女魔头,我真的想避免一切和她单独碰面的机会。”

    宋书想了想,有点忍俊不禁,“乔总监是指,安助理吗?”

    jerry乔眼睛一亮,随即立刻转作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来你也和我深有同感啊,亲爱的。”

    不等宋书接话,秦楼坐着的总经理办公桌那边的方向“咻”地飞来一只钢笔。

    和方才的扭捏作态不同,jerry乔几乎是立刻反应——抬手便攥住了从面前要飞过去的钢笔。

    然后他扭回头,表情严肃“秦,我刚刚阻止了你犯罪入狱的可能,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吗?”

    “不能,滚。”秦楼空了手,也不在看文件,他捏了捏指节,“还有,不准再那样称呼她。”

    jerry乔耸了耸肩,“这个男人真是小气得可怕。是吧,秦小姐?你是如何忍受他对你的占有欲的呢?”

    “……”

    宋书毫不怀疑这个话题进行下去,会让那边桌子后面那只蓄势待发的“野兽”磨着爪子扑上来做出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她只得撑起笑容。

    “乔总监不是还有事情吗?我送您去电梯间吧。”

    jerry乔眨了眨眼,像是瞬间忘记了那些不愉快,他连忙转身往外走,生怕宋书反悔似的。

    “还好有秦小姐提醒我,不然我还真的要把这件事情忘了呢。”

    “……”

    宋书无奈回头,用眼神安抚了一下办公桌后表情不满的秦楼,然后她就跟在jerry乔的身后快速走出去了。

    两人最终在电梯间停下来。

    jerry乔停住之后,没有去按电梯,反而是扭过头来饶有兴味地盯着宋书——以一种和在总经理办公室里时完不同的、带有一点审视性的目光。

    宋书保持微笑。

    事实上,还是这样具有攻击性的财务总监,让宋书觉得更习惯,也更符合她所接触和熟悉的职场高层。

    半晌,见jerry乔不说话也不去按电梯,宋书得到这是要让自己来打开僵局的意思,她主动开口,笑意温婉。

    “乔总监,您好像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jerry乔闻言立刻反应,显然就是在等她开口了。

    “哦,抱歉,我只是实在很少见到你这样漂亮的美人——我有冒犯到你、让你感到不愉快吗?”

    宋书轻眯起眼,几秒后她难得也开了个玩笑:“……不会,我对乔总会比对旁人更宽容些。”

    “哦?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原因很简单,乔总您的名字和我在国外读大学时认识的一位关系非常非常好的朋友,是一样的。”

    “原来如此,那我还真是幸运。”jerry乔拍了下巴掌,随即笑着问,“既然这样,那我或许能请秦小姐看在那位朋友的面子上,帮我一个忙?”

    来了,宋书心说。

    在她关于vio高层管理的资料记忆里,可不记得这位外国人财务总监是个多么随和或者好色的男人。

    换句话说,这人今天对她的表现实在是古怪到了极处——要么就是对她有特殊目的,要么就是对她有所求。

    这样想着,宋书眼神不变,只表情里流露出一点由衷的疑惑。

    “乔总,我只是个小助理,好像帮不上您什么忙。”

    “秦小姐这样说就太客气了,你怎么会只是个小助理呢?”

    jerry乔用力摇头。

    “在我看来,秦小姐的权力可比我们大多了,古代那个词怎么说的……哦,对了——太上皇,秦小姐是很有可能坐到vio的这样一个位置上去的,不是吗?”

    “……”

    宋书心里受了一惊。

    如果不是没有任何意义或者必要性,那宋书几乎要觉得这人是想捧杀自己了。但看对方表情真诚——至少是竭力做出让她觉着真诚的模样,又不像是怀有恶意。

    宋书思忖几秒,莞尔笑笑。

    “我哪有这样的影响力——乔总这话也就私下玩笑可以说说,万一传出去,我该被送上业界黑名单了。”

    “当然,没有相熟的人在面前的时候,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还是知道的。”jerry乔眨眨眼,“不过秦小姐对秦楼的影响力是公司里大家有目共睹的,换了旁人,绝无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上到22层的位置啊。”

    宋书低垂下眼,“我也只是借了和秦总的初恋长相相像的东风。”

    “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更看重结果。”jerry乔若有深意地说。

    宋书抬头,笑容明媚,“那乔总监想让我做点什么呢?”

    “很简单,对你对我,对公司对秦楼,都是有益无害的事情。”

    “愿闻其详。”

    “金融衍生品。”

    “……什么?”

    “我希望秦小姐你能够劝说秦楼,重新接受甚至开拓vio的金融衍生品市场。”

    “……”

    宋书眼神微动。

    jerry乔的话提醒了她,让她想起自己之前跟在楚向彬手底下做项目的时候,那次标志着尽调开始的酒局前,楚向彬在车上和她提过的话——

    “从秦氏改制到vio以后,这些年的公司理财和基金管理方面,比例和工作重心确实一直在减少。”

    “乔jerry之前还三天两头地跑22层诉苦,现在都放弃了吧……”

    宋书心里恍然,原来jerry乔是在打这个主意。

    只是宋书当然更记得秦楼改制的原因和症结所在。

    于是宋书收回思绪,对着jerry乔微微一笑:“乔总监一定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可远远没有触及vio的商业核心,更不可能能够影响得到公司的经营方向。”

    jerry乔看出宋书明确想要拒绝的意思,有点急了,“秦小姐,如果你真是这么认为,那我得说你远远低估了自己对秦楼的影响力。”

    “……就算我真的有这个影响力,我也不会这样做。”宋书笑意淡下去,直言道:“这件事一旦决策,影响的会是整个公司,我绝对不会让自己或者秦总冒这样大的风险——公司不是儿戏,不该被除了领导者以外任意哪一个人的想法左右,不然会乱套的,乔总您觉得呢?”

    “但是我说过,这件事情有利无害……”

    “嗤。”宋书轻笑了声,然后她掩住口抬头,“乔总,您这样说话就是拿我当个三岁小孩儿糊弄了——金融衍生品的领域我确实不够熟悉,更不会有您的专业程度。但是那我也知道,投行们的多数金融衍生品都是靠着高杠杆来赚钱的,市场利率上一点极其微小的变化,就能让人大赚特赚,也更可能亏损得底都不剩——这谈何有利无害?”

    jerry乔表情严肃,“这就确实是你不懂了,秦小姐。我们向大客户们推销金融衍生品,我们赚的是交易费,客户大赚我们自然跟着大赚,但是就算客户赔钱,我们照样可以获利。”

    “……”

    宋书眼神冷下来,笑容消失。

    jerry乔沉默几秒,“好吧,其实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对秦有信心。”

    宋书闻言,已经酝酿起来的不悦被按捺下去,“乔总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小姐你之前一直不在国外生活,严格意义上也不算是业界里的人,所以你或许对秦楼不了解。他在业界有个外号,g也就是genuine dness,天才的疯子,你知道这个外号是怎么得来的吗?”

    “……我听说过。”宋书沉默几秒,说,“秦楼在国际金融市场利率走向预测上,有过很杰出的成就。”

    “oh jesus(哦天哪)!”

    jerry乔突然动作和表情语气都夸张起来,他原地转了个圈,脸色激动得通红,近乎手舞足蹈——

    “那不是杰出,秦小姐!那是伟大,是奇迹,是神的作品!”

    在国外时她就很难和一些宗教的狂.信.徒交流,面前jerry乔的表现在这一瞬间给宋书带来了熟悉的头疼感。

    “乔总是说什么,是神的作品?”

    “当然是秦楼的思维、他的智商!他对数据的敏感程度远高于业内任何精英数据分析师或者行业研究员!不,应该说他比他们加起来都棒!”

    jerry乔愈发地手舞足蹈起来,兴奋让他唾沫横飞。

    “……”

    到这一刻宋书觉得能够理解jerry乔为什么会是秦楼的朋友了。

    显然在疯的某些方面,这两人是相像共通的。

    而jerry乔的鼓吹并没有结束,他似乎从自我陶醉的状态里醒神过来,再次抓住宋书的手,紧紧握着。

    “秦小姐,真的,相信我,如果你能够说服秦楼——你将重现业界的奇迹,他会让你看到他在这方面有多么让亚当斯密都要嫉妒的卓绝天赋!他简直就是为了这个行业而生的!而今天、不,早在几年前,他竟然要放弃自己的这项绝迹的才能——这简直不可理喻、暴殄天物!”

    宋书坚决缓慢地从jerry乔那里抽回自己的手,同时她面上挂着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乔总监成语学得很好啊……”

    jerry乔飞快地一把抓回宋书的手,再次捧到面前,这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在演戏上和秦楼也有一拼——就这么短短几秒的时间里,宋书看见他的眼眶里已经满含泪水。

    “不,不要转移话题,秦小姐!这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你难道不想再次看见奇迹的发生吗??那会是vio的奇迹,也会是秦楼的,更是他背后的你的——你难道不想亲手缔造这一切?”

    “我可能,没有乔总认为的那样的野心。”宋书僵着笑,“秦楼如何选择是他的事情,我不会干预。”

    “秦小姐——”

    “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碰她的手。”

    压着躁戾情绪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宋书连忙回头,就见秦楼阴郁着眉步走上前,不等她反应就把她从jerry乔那里拉回来,拽进怀里。

    宋书的手被秦楼攥进手掌中,像是要蹭掉那上面别的男人留下的气息。

    这样持续十几秒,秦楼才冷眼看向jerry乔,“我已经说过多少次了,那个决定我既然做出就不会改变,你找谁也没用。”

    jerry乔不甘心地问:“难道秦小姐都不能影响你吗?”

    秦楼停顿了下,“她确实能。”他嘴角一勾,“她对我拥有绝对支配权。”

    宋书:“……”

    jerry乔的眼睛亮了起来。

    然后被秦楼无情打击:“但是很遗憾,她显然不站在你那边。”

    “秦……”

    jerry乔哀切地看向秦楼。

    那眼神戚戚得让宋书几乎快要怀疑秦楼和jerry乔之间是有过什么……

    “再胡思乱想我要亲你了。”

    她身后的人突然俯身到她耳边,声音低低哑哑地“警告”。

    宋书心理活动也惨遭抓包,只能无辜地耸了耸肩。

    “我什么都没想,秦总。”

    秦楼满意地直回身。

    他视线落到jerry乔身上的时候,再次皱起了眉。

    “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了,你是准备被我从这踢到21层去吗?”

    jerry乔只得苦巴巴地去按电梯。

    临进去前,他不甘心地回过头看向宋书,“秦小姐,你务必一定要考虑我的建议哦。”

    “哦个头,赶紧进去。”

    秦楼冷着脸挡在宋书面前,拦住jerry乔的目光骚扰。

    jerry乔满脸凄楚终于在电梯门关上之前变成怨念。

    “我告诉你,勤锐投行都已经挖角我很多次了!再这样你会失去我的!”

    “好走不送。”

    秦楼报以冷笑。

    电梯门关上。

    电梯间里终于安静下来。

    秦楼回过头,却见宋书似乎是被什么突然的想法击中了,呆在原地一动没动。

    “怎么了?”秦楼皱眉问。

    宋书思忖几秒,坦言,“昨天晚上,余叔刚刚告诉我,当年那起案件中的一部分涉案资金,他怀疑流向勤锐投行。”

    秦楼一顿,“所以?”

    宋书犹豫两秒,声音变得很轻。

    “我可能会……利用你,秦楼。”

    秦楼闻言停住几秒,垂眸而笑。

    他俯身过来——

    “那答应我,一定把我分分寸寸都利用掉。”

    “……”

    “疯子是你的疯子,你忘了么?”

    作者有话要说:  《吻痣》获得第五届华语原创小说评选的最受欢迎网络原创女频作品奖啦,感谢支持过的宝贝们!

    推荐一本新书:《真千金懒得理你》by墨西柯

    穆家出了大丑闻。

    家里龙凤胎的女儿从小就被保姆换了,丢到了农村十七年后才带回来!

    真千金归来,没有亲情,只有同情。

    穆家父母:“我们和瑶瑶感情深厚,不能让她没了颜面,只能对外称你是养女,你不会怪我们吧?”

    本该是她的未婚夫也说:“我的未婚妻只能是瑶瑶!乡巴佬滚开。”

    龙凤胎校草哥哥穆倾亦的态度更是扑朔迷离。

    真·千金许昕朵淡然地表示:“无所谓。”

    许昕朵从小就会跟一个少年互换身体,少年总是带着痞气地说:“钢琴课我不想上了,你来吧。”

    许昕朵帮少年拿了各种奖杯,做了学霸,用他的身体磨练出了贵族气质与一身才华。

    一次宴会上,穆家所有人看着那位财阀大少爷大步走向许昕朵,说道:“做我女朋友吧,虽然你们家小门小户的……但是你漂亮啊。”

    许昕朵微笑回答:“我确实想爸爸妈妈了。”

    这么快就改口了?!

    淡然秒杀众人的真千金x小爷狂霸酷炫拽的财阀大少

    感谢在2019-12-20 10:37:59~2019-12-21 10:56: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晓晓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毕绍欣 helena、尺素如残雪、yuky、思雨家的小好好、sswitch、晓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erinxxxxxx 48瓶;安好 45瓶;晓晓 38瓶;拾中取一 20瓶;rael 16瓶;落宸 14瓶;baozi、迷路的麋鹿、-95-37-、爆瘦的胖子、啦啦啦、浅烟、wink奶罐、77巨软、28839330、花落—离殇、城里穿梭的小怪兽 10瓶;截凌、关掉月亮、36574974、、南巷清风 5瓶;金材昱我男神、41388751 3瓶;41361677、可望也可即 2瓶;爱磕螃蟹的猫、西格马、赤鶇、城间、eak、屁屁桃、若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百度搜索 咬痕 天涯 咬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咬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曲小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小蛐并收藏咬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