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 42 章(1/2)_咬痕_天涯在线书库

百度搜索 咬痕 天涯 咬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第42章  酒局(1)

    楚向彬回神很快, 几乎是秦楼从他身旁走过的下一秒,他就转头看向会议室最里面。

    那个在他面前一直淡定微笑的法律部的新入员工, 似乎也是刚听到某个声音, 面露意外地抬起头。然后她的表情在看清秦楼的一瞬间,浮起一种近似无奈和纵容的情绪。

    楚向彬轻眯起眼。

    但那情绪消散得很快, 近乎他的错觉,等他再定睛看过去时,女人精致姣好的五官间只有乖顺的遵从意味。

    “秦总。”

    她和其他回过神的团队成员一起零零散散地问了好。

    此间,秦楼已经走到宋书身旁。

    他停住身时犹豫了下。秦楼本意是帮宋书拿上她面前的文件资料和电脑就牵着人离开, 但是当着几位“观众”的面, 这样做显然太过温柔和亲昵。

    所以秦楼迟疑两秒,神色冷淡地开了口,“今晚我有个应酬, 你之后如果没有工作了那就跟我走吧。”

    秦楼说完,宋书面露迟疑, 微侧过身看向会议室门旁站着的楚向彬。

    秦楼原本还能控制着冷冷淡淡的没表情的脸上, 见状立刻皱起来眉来了。他难掩不悦, 眼神也阴沉了两分。

    “你看他做什么?”

    “……”某人的醋缸又打翻了, 宋书心里无奈, 面上有点委屈地低下头, “楚组长是组内的负责人,我只是想问他今晚是否有别的工作安排……”

    秦楼闻言眉头皱的更深,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下班时间早就过了, 这个点还有什么工作安排?”秦楼目光在他不动就没人敢离场的会议室内扫过一圈,“所以你们都还在这儿,是因为有什么人逼着你们加班了?这可不符合公司规定,说出去难道是我这个做总经理的剥削员工吗?”

    秦楼的话只差直勾勾地砸到楚向彬的面前了。会议室里投资发展部那几个员工心里哆哆嗦嗦地扭头看向门边的霸王龙,生怕霸王龙一阵火来急了连他们秦总都要骂。

    所幸楚向彬的脑袋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上下级意识的。所以尽管他脸色有点铁青,仍旧没有说什么话。

    会议室里机灵的已经赶忙拎过话头来了,“秦总您误会了,我们是自愿开会、大家都是着急进度自愿聚起来开会的!”

    “……是吗?”

    秦楼转回头,低眼看向宋书。

    不少人立刻倒抽了口冷气。

    ——楚向彬之前怎么为难新人、对宋书冷嘲热讽他们还都记在脑子里呢,现在有秦楼撑腰,这新人小姑娘还不得狠狠地给楚向彬上上眼药?

    万一秦总发了火,临时撤换项目负责人的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

    团队里众人正提心吊胆的时候,就见法律部的新入员工抬起头,粲然一笑,“秦总,我们都是自愿参会的。”

    “……”

    大约是这笑容太过明媚了,让秦楼眼神阴郁又妒忌地瞥了楚向彬一眼。

    他转回来,似乎不想肯放过这件事,“如果都是自愿的,那你刚刚下班怎么还要跟他申请?”

    宋书一顿,笑容无缝衔接,“我是想问楚组长我有没有遗漏今天没有完成的工作任务——如果有的话,那把白天没能完成的工作任务在业余时间做完也是员工的分内职责。”

    秦楼挑眉,“你倒是会替他辩解。”

    “我只是实话实说。”宋书陪着秦楼演戏的耐心逐渐告罄,她趁其他人还没回过身,收拾好身前东西快速起身,“秦总不是还有应酬吗?我们该抓紧时间了。”

    “……”

    收到宋书目光暗示,秦楼沉默两秒,终于不紧不慢地点了点头。

    疯子肯下台阶,宋书心里也松了口气。她还真有点担心秦楼反而被自己激出病态心理,非要把楚向彬踢出去。

    她转身,脚步加快,想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经过门旁还没有走的楚向彬身前时,宋书抱着文件包和电脑包冲对方一颔首,“楚组长,明天见。”

    楚向彬不动声色地望着她。

    宋书也没有多停留,快步出去了。

    秦楼落后她两步。到楚向彬面前时,秦楼半垂着眼,声音里懒洋洋的,却带着点霜雪似的凉意。

    “楚组长,在公司里就都是一家人,脾气还是收敛着些好,你说呢?”

    “……”

    楚向彬目光扫过秦楼,沉默两秒后,在那些提心吊胆的注视里,楚向彬最终还是慢慢点头,“秦总说的对,我以后会注意。”

    秦楼笑容一展,他拍拍楚向彬的肩膀,“我听说吕云开很好看你,你确实不错。”

    最后一个眼神藏在背光的阴翳里,说完这句似乎有点莫名其妙的话时,秦楼已经垂手离开了。

    几分钟后。

    vio资本,23层。

    走出电梯间,脱离监控区域后,宋书停住,无奈回眸,“以你的立场教训楚向彬,是不是不太合适?”

    “我是他上司的上司,他是我下属的下属,我教训他有什么不合适?”

    秦楼走上来,也未在意两人还没有进到防护门内,单手把人一扣压到墙壁前的紫色软包上。

    他阴郁着眉眼,“你从楼下会议室里就在替他说话,这也算了,到我面前还为他开脱?”

    “我没有为他开脱,”宋书眨了眨眼,平静指出,“我是说你们两个明明都是一样的狗脾气,你有什么立场指责他在公司要待员工如家人的?上行下效,你自己的坏习惯那么突出,还想管下属的下属的脾气?”

    秦楼不赞同,“我做到了,然后才要求他的。”

    “……做到什么?”

    “待员工如家人——对其他所有人我都是这个脾气,一视同仁。”

    宋书:“……”

    这话竟然太有道理,让她完没有可以反驳的余地。

    宋书说不过他,只能告败,“你不是还有应酬吗,我要帮你做点什么?”

    秦楼眼底深了深,他低下眼帘,哑声笑起来,“是有应酬……陪我睡觉的应酬。”

    宋书:“。”

    宋书转身,弯腰试图从他身旁溜走,“我还有一堆人工智能领域相关的资料要恶补,没什么事情我先走——”

    话没说完,还是被人截了回来。

    “只是睡觉,不做别的。”某人微躬身,在她颈旁像只大型犬似的蹭着。

    宋书不为所动,“不行。”

    “小蚌壳。”

    “不行,这件事没得商量。”

    “……”

    “。”宋书扭过头,淡漠的眼底罕见地透出点嫌弃,“你快要无所不用其极了,你知道吧。”

    秦楼把她抵在墙壁软包上,不放弃地厮.磨着,“留下来吧,我真的什么都不做。”

    “不行。”

    秦楼终于放弃。

    压着狼性凶光还得努力扮成温驯的看家护院的家养犬,秦楼蹭在宋书身前勾着她亲了几次她的唇角才肯把人放走了。

    电梯把他的小蚌壳端下楼。

    看着那数字变成“1”,秦楼这才收回目光。

    23层偌大空旷。

    没人在的时候实在清寂得不得了。

    其实他真的没想做什么,也不想耽误她的事情,只是想磨着她、抱着她,坐在她的身旁,呼吸着有她在的空气睡过去……

    这样说来,好像还是会耽误些。

    秦楼微垂下眼,笑了下。

    好像从学生时代开始,每次打着不折腾她、不耽误她的旗号,结果总还是会拖了她的后腿。

    然后她就会站在房间门口,堵着她卧室的门,一次次冷着没情绪的小脸对他的干扰表示拒绝。

    最后再一次次耐不住他的磨,把他放进去。

    “咔嚓。”

    楼外突然传来被隔音设施卸掉了大部分音量的雷声。

    秦楼回神抬头,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黑沉的天空。又一声雷声微微震响窗外的天空。

    早到一步的闪电照亮了黑暗里窗前站着的秦楼的面孔。

    淡漠无趣。

    ……她不在的时候,什么都是如此。

    秦楼懒散地垂下眼,准备转身回防护门那一侧的私人区域时,他途经的电梯突然“嘀”的一声轻响。

    秦楼愣住,侧转过身。

    表情淡淡的宋书一边整理着文件包一边走出来,语气平板又严肃——

    “事先声明,我今晚不会碰你的床。”

    秦楼怔了许久。

    然后他回神,低下眼哑声笑起来,疯劲儿十足的。

    “我不急。因为总有一天我是会把你‘煮’来吃掉的,小蚌壳。”

    “……”

    宋书木着脸,装没听见抱着沉甸甸的文件包往里走。

    秦楼跟上去。

    第二天从早上开始,又是一整上午的会议。宋书昨天晚上背着文件包实打实地恶补了半晚上,早起以后黑眼圈都有了,用临时化妆包里的遮瑕勉强才盖上。

    一上午高强度的会议内容后,ai项目投资小组里的组员们几乎都要趴下了。

    宋书靠学生时代培养起来的抵抗某人侵扰的顽强意志撑住了,直到临近中午时仍旧在孜孜不倦地记录和提出问题。

    楚向彬丝毫没有因为头一天晚上秦楼那明里暗里的警告而放低对宋书的要求,只不过让他更加意外的是,宋书对于ai项目的领域显然也做了投资方面的深入研究,他几个刻意为难的问题都没有把宋书问住。

    至此,楚向彬才终于承认了这位空降进组的“特殊人员”作为组内成员的身份,而不再刻意刁难宋书了。

    上午结束,ai项目投资小组的团队成员,在楚向彬的要求下,手拉手肩并肩地去了员工食堂。

    美其名曰:“培养团队默契。”

    这一点上宋书倒是很想告诉他:事实上长期相处后,培养出隔阂怨念的可能性比培养出默契的可能性大多了。

    不过显然,她现在最多算是争取到了生存权,在组里还没有什么发言权。

    所以只能跟着去了。

    各人打好各自的饭,组坐到了同一张桌上,楚向彬也不例外。

    宋书回来得晚了些,不巧空位只剩下两个——

    楚向彬左边的,楚向彬右边的。

    宋书:“。”

    这可真是一帮团结友爱、尊重上司的团队成员们啊。

    宋书选无可选,挑着离自己最近的那个空位坐上去了。

    有楚霸王在,桌上安静得诡异。

    在宋书思考着是不是该有个人出来喊一声“大家开动吧”的口号时,她听见身旁楚向彬开口了。

    “我刚收到企业那边的消息,他们董事长今晚安排了一场酒局。会见高层的尽调就在酒局上做。其余部分你们分好工,下午把新的尽调计划书再给我看。”

    组内众人纷纷应声。

    然后楚向彬抬了抬眼。

    “你,今晚跟我去酒局。”

    “……”

    桌上沉默几秒,宋书缓缓抬头。

    “……我?”

    楚向彬:“嗯。”

    作者有话要说:  秦楼:是他飘了还是我提不动刀了?

    感情线里没男二,疯子和洋娃娃的1v1剧场,霸王龙只是这段里要起穿针引线作用的重要配角。

    感谢在2019-12-12 10:21:43~2019-12-12 22:26: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uky 2个;璐璐吖、kayla的天空、7r白嫖、阿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酥有何 50瓶;陌小桑 20瓶;可芒 15瓶;. 12瓶;37539178、扬扬扬扬、33361381、他的眼里有星星 10瓶;芒果、pnstax 5瓶;妍妹儿 4瓶;十一 2瓶;阿啾、爱磕螃蟹的猫、一一、歆歆de小happy、满载一船星辉、屁屁桃、亦阡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百度搜索 咬痕 天涯 咬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咬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曲小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小蛐并收藏咬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