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黄 天涯 苍黄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渐近年底,乌柚县的班子突然调整了。明阳调到市经济开发区当管委会主任,那边的主任过来当县长。当然是代县长,选举程序还是要走的。那位主任过来当县长算是重用,明阳过去当主任可想而知。李非凡就地免职。市委本要调他去市人大任职,他却死不肯离开乌柚。市委领导来火了,不作任何安排。吴德满提前一年退二线,让出了政协主席的位置。朱芝改任县政府助理调研员,朱达云接她做宣传部长。

    李济运半丝<big>.99lib.</big>风声都没有察觉,朱芝打电话过来他才知道。朱芝说:“很明显,检举刘星明的人一锅端了。我是另外一回事,还是叫成鄂渝整了。”

    李济运相当震惊和惶恐,似乎报复他的人正提刀把守门外。听朱芝慢慢讲完人事变动,他也安静下来了,说:“老妹,我早就隐约感觉到会发生什么事。既然来了,也没什么可怕的。你我祸源不同,境况是一样的。这时候,你需要的是平静。你不必有情绪,更不要想着申诉。”

    朱芝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人在官场,有什么办法?但想着自己只有伸出脖子挨刀的份,又格外的委屈。”

    李济运说:“看远一点。你年轻,未来长着哪。到了政府这边,分配什么做什么,尽力把事情做好。既要让人看到你的能力,更要让人看到你的气量。你一个小女子,要是表现出不同凡响的气度,大家不得不敬你几分!”

    “你自己呢?”朱芝说,“你们四个人,就还没有向你动手。”

    李济运嘿嘿一笑,说:“你傻啊!最早朝我动的手,我不离开乌柚了吗?”

    李济运犹豫再三,打了陈一迪电话,告诉他成鄂渝开始整朱芝了。陈一迪电话里大骂成鄂渝,说他是小人得志,太没气量了。李济运要的不是陈一迪的谴责,便说:“你们是老上下级关系,方便时候说说话,别做得太过分了。朱芝算是修养好的,不然把他的作为抖出来,他在漓州也不好过。大不可鱼死网破。”

    陈一迪说:“济运兄你劝劝小朱,暂时忍住。官场上的事,撕破了脸到底不好。我有机会肯定做做工作。我同他关系不一样,我会有办法的。”

    第二天,熊雄打了电话过来,告诉他市委对乌柚班子作了调整。李济运只当不知道,听熊雄一五一十说了。他故意问熊雄:“熊书记,我的岗位会作调整吗?”熊雄听出了他的情绪,稍作停顿,说:“李主任,你安心在上面挂职吧。”

    田副厅长很快听说了乌柚的消息,找了李济运过去,说:“李非凡我就懒得说了,明阳我是骂过他的。他们不该把你扯进去。他们年纪大,想赌一把。你呢?日子长着哪!”

    李济运说:“我当时也觉得参加检举不妥,但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我在那种情形下,不好不答应。他们把我拉到外面,四个人在车上商量。”

    田副厅长哼哼鼻子,说:“看看你们,那么神神秘秘,多像搞阴谋诡计!”

    李济运这个晚上一秒钟都没睡着。他想熊雄到乌柚来,完全是副陌生的面孔,肯定被人面授过机宜。他们四个人联名检举县委 4e66." >书记,有人看到的就不是什么正气,而是乌柚班子不团结。熊雄也不愿意陷身这个班子结构。也许在熊雄看来,明阳、李非凡、吴德满和李济运是铁板一块。前面竖着这么一大块硬邦邦的铁,熊雄会想到他的县委书记不好当。从市委领导到熊雄,都愿意早日把这块铁熔化掉。

    早上,李济运收拾好了被褥,慢慢地洗漱了。出来看看时间,已是七点了。他打了明阳电话:“明县长,没吵着您休息吧。”

    明阳说:“还叫什么县长,叫老明吧。”

    李济运说:“明主任,都说一失足成千古恨,我们可是未失足成千古恨啊!”

    明阳说:“济运,这些话没有意义,不要说了。我只后悔一点,不该信李非凡,把你也拉进来。田书记批评了我,我认了错了。”

    李济运说:“明主任不要这么说,我做了就做了,又不是丢人的事。”

    “不丢人,丢官!”明阳说,“我反正就这样了。熊雄这个人,我不想评价他。但我离开乌柚时,找他认真谈过,包括经济发展思路,包括贺飞龙的事,包括干部队伍的事。我不管他听不听,我要对自己的身份负责,我要对乌柚老百姓负责,同时也是对他负责。”

    李济运听着真有些感动,说:“明主任,我很敬佩您。我也想同他谈,但我忍住了。”

    明阳说:“你不必谈,你不一样。我是没有顾虑了,反正过几年退二线,一混就退休。”

    放下电话,李济运去楼顶散步。他没有胃口,早饭不吃了。远望街道上的银杏叶渐渐稀疏,心想又一年光景消逝了。他沿着管道走迷宫,一圈又一圈地走着。明阳实在称得上德才兼备,却就这么黯然退场。活在世上几十年就像一桌麻将,抓着几手臭牌天就亮了。

    省里照例召开经济工作会议,县里党政一把手都来了。往年省里开重要会议,李济运必带截访队伍跟随。今年没谁安排这事,李济运就装聋作哑。可他知道熊雄来了,不打电话又讲不过去。报到那天晚上,李济运打了电话去:“熊书记,您住在哪里?来看看您!”

    熊雄说:“李主任别客气,我会来看你的。这两天都有安排。”

    县委书记到省里来开会,他有需要拜访的人,也有想拜访他的人。总之,吃饭、喝茶、唱歌、洗脚之类,都是需要排队的。

    第三天下午,突然听得有人敲了他的门: “李主任,办公室好气派啊!”

    他一抬头,见于先奉笑眯眯地站在门口。他忙站起来迎接,请于先奉坐下,边倒茶边问: “于主任,什么时候到的?”

    于先奉说:“我同熊书记一起来的,还不是跟着来截访。今天熊书记叫我来衔接一下高速公路,刚到田厅长那里。我女婿跟田厅长很熟。”

    李济运说:“哦,那好,那好!”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于先奉来负责截访,自己倒落得清闲。可他到厅里来跑项目,居然招呼都不打一声,径直就去找田副厅长了!

    于先奉喝了一口茶,草草闲扯几句,就说: “李主任,您先忙吧。晚上熊书记有应酬,我要去招呼一下。”

    李济运听着两耳几乎发炸!看来于先奉要取而代之了。按照常理,熊雄的应酬都可以请李济运出席。他虽然到厅里挂职了,仍是县里的领导,为什么需要他回避?李济运肚子里的怒气没有冲到脸上,他站起来送于先奉到电梯口,说: “我就不送下去了。”

    于先奉伸手过来握握,说:“李主任先忙!”

    电梯门刚关上,他就轻声骂道:“妈的!”他的骂声轻得几乎没有声音,自己却听得很清楚。他忙望望左右,怕有人听见了。电梯口没有人,走廊里也没有人。

    李济运回到办公室,关上了门。他本来不关门的,可他的心情太坏了。他挂职这几个月,<var>?99lib.</var>回县里去过两次。每次想看看熊雄,他都跑到漓州去了。熊雄到省里来过几次,都是匆忙地见见,只说时间太仓促了。熊雄什么意思?未必真的要把他挤走?

    晚上,熊雄打电话来:“李主任,真是抱歉。我原想明天请你一起吃个饭,只怕又不行了。你过来坐坐?”

    李济运说:“熊书记别客气。我很快过来!”

    挂了电话,李济运差不多要大声骂娘。他妈的哪顿饭我不可以去陪着吃?未必我就差你那顿饭吃?临时叫车,会耽搁时间,李济运下楼拦了出租车。

    李济运坐在出租车里,气愤得闭上眼睛。离宾馆大堂还有三十多米,他叫出租车停了。不想让人看到他是坐出租车来的。进了大堂,他先去了洗漱间。站在小便池边屙了半天,没屙出一滴尿来。又怕别人看着不好,就像患了前列腺毛病。他等身边屙尿的人刚转身,就钻进大便间里。拉上插销,闭着眼睛运气。暗自骂道:老子生气,关你什么事?屙尿都屙不出!他骂了也没>?</a>用,仍是屙不出来。只好出来,假装洗洗手。

    那里面就像灌了铅,沉沉的,胀胀的。俗话说屎急尿慌,真是太对了。憋尿憋得急了,人会发慌。有尿又出不来,人照样也慌。李济运心短气促,就像全身筋脉都扭曲了,呼吸也快阻塞了。快到熊雄门口,李济运深深吸了口气,按了门铃。门开了,于先奉迎了出来:“哦,李主任,快请!”

    李济运进去,见里面坐着很多人。熊雄站起来同他握手,喊着请坐。沙发上和床沿上都坐着人,大家都站起来让坐。李济运坐下,就得有人站着。他感觉眼前一片茫然,没来得及看清谁是谁。他站在房子中间团团转,说:“不坐不坐,你们坐吧。”

    终于有人过来拉住他,说:“李主任您坐下,我站着就是。”

    李济运这才看清,原来是刘克强。李济运说:“刘处长,您坐您坐!”

    刘克强硬拉着他坐下,说:“李主任就是喜欢讲客气。好,我坐床头柜上。”

    李济运便坐在沙发上,同熊雄隔着茶几。他再环视屋内,有认得的,有不认得的。熊雄不介绍,他也不问。李济运说:“会议安排得好满啊!”意思是说熊雄没安排时间见他。

    熊雄笑着,指指刘克强:“都是我们刘处长安排的!”

    刘克强笑道:“熊书记骂我了!会议是省委安排的,我一个小小处长!”

    熊雄望望李济运,说:“李主任红光满面,省城里的水养人啊!”

    李济运笑笑,说:“熊书记气色很好,就像过去我们形容毛主席,神采奕奕!”

    心里却暗自骂娘:他妈的,老子这脸色都是憋尿憋的!

    熊雄说:“李主任,听于主任讲,高速公路方面,县里提出的想法,交通厅都同意。辛苦你了。”

    李济运说:“都是熊书记您做的工作。”

    熊雄笑道:“厅里靠你,部里靠先奉的女婿顾达顾处长。”

    熊雄的意思是说顾达在部里说了话。有人便说顾达前程无量,于先奉却是谦虚:“年轻人,还要锻炼。”

    熊雄说:“顾处长年纪轻轻的,又是海归博士,又在部里工作,今后不得了。”

    “在部里当个处长,算不了官。部长倒是器重他,点名要他当秘书。”于先奉突然没头没脑地说,“我今天去了李主任办公室,他那办公室气派啊!”

    李济运笑道:“那哪是我的办公室?我的办公室在县里!”他这话听上去是谦虚,实则是想告诉于先奉:你别不把我不当县里的领导!

    熊雄伸手拍拍李济运,说:“你们田厅长很讲义气,关心部下很到位!”

    李济运听着这话别扭,似乎熊雄早不把他当县里的人了。

    有人掏出手机看时间,刘克强就说:“也不早了,熊书记早点休息吧。”

    李济运本想单独留下来说几句话,熊雄却问:“济运来车了吗?”

    李济运说:“我让司机走了,打车回去。”

    熊雄忙叫于先奉:“于主任,送送李主任!厅领导不送送,今后我们县里的项目就完了。”虽然听上去是玩笑,毕竟说的是两家话。李济运也就不想留了,同熊雄握手告辞。

    刘克强说:“不必喊司机了,我送吧,我顺路。”

    上了车,刘克强说:“济运兄,昨天好险啊!”

    李济运问:“什么事?”

    “你还不知道?”刘克强说,“昨天县里来了上百人,把省政府大门都堵了。”

    “啊?我没听到半点风声!”李济运问,“你知道是为什么事吗?”

    刘克强说:“旧城改造拆迁纠纷造成的,死了一个人,老百姓说是开发商雇人打死的。”

    李济运说:“到底出大事了!”

    刘克强说:“情况你应该很清楚吧。”

    李济运说:“我出来挂职,县里的事暂不管了。”

    刘克强说:“上访是条高压线,群访三次以上,县委书记和县长要就地免职。我同几个老乡四处托人,把这次上访记录销掉了。县里昨天晚上请了三桌客,今天是专门感谢几个乌柚老乡。”

    李济运听得背冒冷汗,说:“那当然要好好感谢!不然,县委书记和县长要卷铺盖了。”

    刘克强摇头道:“济运兄,县里工作不好干,书记、县长天天坐在火山口上。我说你呀,调上来算了。”

    李济运嘴里敷衍着:“省直机关对干部素质要求高,我怕不行啊!”

    第二天,李济运在走廊碰见田副厅长。田副厅长边走边问:“同熊雄见了吗?”

    李济运说:“见了。”

    说话间,就到了田副厅长办公室门口。话似乎没说完,李济运就跟着进门了。田副厅长坐下来,埋头在抽屉里翻东西,说:“我看熊雄可成大器。”

    李济运不便说什么,只是附和:“他这个人老成。”

    “他到乌柚,三拳两脚,就把班子调整了。李非凡这个人是不好动的,他不怕。”田副厅长似乎很赞赏熊雄。

    李济运说:“乌柚很复杂。”

    田副厅长说:“哪里都复杂。想到个不复杂的地方做官,趁早不做官。”

    下午,李非凡来了。他进门就把手伸得老长,笑嘻嘻的,声音很大:“李主任,省里衙门就是不同啊!”

    李济运在县里听大家粗着嗓说话,也没什么不习惯。来了省里几个月,听李非凡高声大气就如闻炸雷。他忙站起来,握了李非凡的手:“李主任怎么来了?”

    李非凡笑道:“喊老李啊,我现在是一介平民!”

    李济运也笑笑,说:“老大,声音轻点,田厅长那边听得见。”

    “我怕个卵!”李非凡话是这么说,声音却低下来了。

    李济运倒了茶,问:“老大,你怎么来了?”

    “我现在是闲人,自由自在。”李非凡说, “我今后的主要工作,就是为邮政事业做点微薄的贡献。”

    李济运没听明白,问:“老大说什么?”

    李非凡嘿嘿一笑,说:<s></s>“写信哪!我很多年没写过信了,现在天天写信。”

    李济运听懂了,他说的是专写告状信。李济运不好说什么,只是笑笑。李非凡又说:“要我天天跑到上级机关静坐,我丢不起这个格,也吃不了这个苦。我不会像舒泽光和刘大亮,跑到省里来喊喇叭。我只写信。我不会写匿名信,我的信都是落了真姓实名的。”

    “我说呀,老大,你不如安心休息。”李济运劝道。

    李非凡声音突然又提高了,说:“你怎么同他们一个腔调了? 6211." >我们四个人,个个都整倒了。怂着你挂职,不就是调虎离山?”

    李济运过去把门虚掩了,说:“老大莫抬举了,我也算不上虎。”

    李非凡问:“济运,济发那封信,你那里还有吗?”

    李济运编了话说:“那封信太敏感,我烧掉了。”

    李非凡重重地拍了大腿,说:“济运老弟,不是我说你,你政治上太不成熟了。那么重要的信,一定要留着才是!我今天来,就是想找那封信。”

    李济运说:“那封信是检举刘星明和别的人的,现在你也用不上。”

    李非凡说:“我管他那么多!我只要找事!无事都要找事,何况还真有事!”

    李<dfn>99lib?</dfn>济运笑道:“我真佩服老大的精力。要是我啊,到你这样子,就好好休息算了。”

    李非凡说:“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要是整我呢?那我也就不客气。我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真是共产党员的好品质!”李济运玩笑道。

    李非凡却听不出这话的讽刺,反而发挥开去:“不是我们自己吹牛,你,我,明阳,吴德满,算是乌柚最正派的共产党员!但是,正派怎么样?正派人受迫害!我们检举了贪官,对贪官的调查这么久了不见进展,对我们几个检举人的处罚却是雷厉风行!”

    李非凡说的是事实,李济运却不想多说,只道:“历史会检验一切的。”他说这话自己都觉得好笑,无非是应付罢了。历史永远只站在胜利者那边,何况自己连历史的尘埃都算不上。哪怕他现在被提出去枪毙了,历史也不知道他是谁。

    “我现在出门,后面至少跟着三四个尾巴。跟吧,玩死他们!”李非凡见李济运似乎有些紧张,“济运老弟,你不用担心。这楼里有你,还有田副厅长,他们知道我找谁?”

    李济运忙说:“哪里,我们又不是特务接头,怕什么?”

    李非凡说:“他们喜欢跟,哪天让他们跟个饱。我好久没去北京了,过段时间想去看看。我带着老婆去,让她也开开眼界。我就放风出去,说到北京上访去。他们会派四五个人跟着。你越是跟着,我越是高兴。最后,他们会负责来回机票和全部食宿,不花他两三万块钱,老子不回来。我过去就这样对付上访的老百姓,现在自己也来享受享受上访者的福利待遇。”

    “带嫂子出去走走也好。”李济运找不到别的话说。

    李非凡又突然笑起来,双肩一耸一耸,非常得意的样子,说:“熊雄现在最头痛的是两个人,一个是我,过去县里的老领导;一个是你的老同学刘差配,他是个癫子!”

    李济运问:“星明现在怎么样?”

    李非凡说:“他到处说,要上北京告状。他说,我是癫子呢,老舒和老刘就不是癫子。老舒和老刘是癫子呢,我就不是癫子。二者必居其一,必须要个说法。”

    “要出事的。”李济运叹息道。

    李非凡看看时间,说:“我走了。”

    李济运说:“干脆再坐坐,请你吃晚饭。”

    李非凡说:“那不行,那不行。老大是快退休的人了,你还年轻,真不能让你受连累。出去吃饭,他们就会看见我俩在一起。吃饭你放心,老大饿不着。我出门只要径直往省政府走,他们就会出面请我吃晚饭。”

    李非凡站起来,鬼里鬼气一笑,轻轻地说: “田厅长那里我就不去了,怕他骂人。他肯定怪我这人太不争气。”

    李济运送他到电梯口,没有陪他下楼去。电梯门快关上时,李非凡又冲他嘻嘻地笑,肩膀一耸一耸的。好几天以后,他不时会想起李非凡进电梯去的样子。真想象不出此人不久前还是乌柚县人大主任,成天在主席台上正襟危坐。

百度搜索 苍黄 天涯 苍黄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苍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王跃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跃文并收藏苍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