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黄 天涯 苍黄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乌柚官场中人都熟悉田家永的风格,他的铁硬手腕这次叫人再度领教了。自然就会有各种说法,传来传去就不太好听。传这些话的都是县里领导,也就是被召集在会场休息室的那些人。他们说名义上是集体找人谈话,其实是田家永把大家软禁了。他们的手机也<bdo>99lib?</bdo>被勒令关闭,怕有人同外面暗通消息。刘星明和李非凡不便讲田家永坏话,他俩心里却都满是牢骚。当时只有李济运一个人开着手机,只因他需随时联系谈话对象,可给人的感觉是他成了田家永最信任的人。刘星明隐隐有些嫉妒,李非凡更是不舒服。

    果然像李济运料想的,两条乌柚县选举的帖子满天飞。一条是《乌柚县两次选县长,不选明阳不让过关》;一条是《乌柚县选举副县长,差配干部当场发疯》。李济运上网一看,有嘲笑老同学刘星明的,说他是现代官场怪胎。明阳更是冤枉,他简直被人妖魔化,说成是不学无术的庸官,只会溜须拍马的贪官。他若不是贪官,谁硬要保他做县长?贪官才有钱行贿,才能做大官。

    田家永已经打马而去,乌柚县的麻烦都得刘星明顶着。明阳被抛在风口浪尖,他自己说不得半句话。老百姓是宁可相信谣言,也不相信官方宣传的。也怪不得老百姓,这年头官方老喜欢辟谣,最后又总是打了自己嘴巴。你说是造谣,刘差配不是真的疯了吗?

    朱芝被刘星明骂了顿死的,却只得硬着鼻子忍着。刘星明也知道自己是发虚火,网络好比正月十三夜的菜园子,谁都可以进去捞一把。刘星明调到乌柚来,知道这地方有种奇怪的风俗。每逢正月十三夜,谁都可以去别人家菜园偷菜吃。要是怕人家偷,就先给白菜、萝卜浇上大粪,断不可骂娘。菜园可以浇大粪,网上是没法浇的。

    纸媒和电视比网络慢些,却也飞快地赶到了乌柚。他们都要采访刘星明、李非凡和明阳,一概被宣传部挡掉了。朱芝出来做挡箭牌,陪记者们喝酒,打发红包。县里每次出麻烦事,《中国法制时报》的记者成鄂渝总是最难缠的。乌柚的县级领导多认识此人,私下给他取了个外号 “鳄鱼”。他每 6b21." >次照例都会闭嘴,可花费总是最大的。

    成鄂渝这次悄然而来,不像往常那样先打电话。他也没有去梅园宾馆住宿,自己住进了紫罗兰大酒店。周应龙得到指令,注意所有可疑人员。成鄂渝进入乌柚,处处都有人掉线。当时下午,朱芝同周应龙找刘星明汇报,李济运被请去听情况。

    朱芝简要报<mark></mark>告了媒体的情况,说:“这些记者都摆平了,他们不会发报道的。只有那条鳄鱼仍不露面,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李济运说:“还有什么意思?不就是想把这一单做得更大些?这个人实在可恶,一天到晚扛着法治二字,满世界吓唬人!”

    刘星明问周应龙:“周局长,你说说吧。”

    周应龙说:“我有人暗中掉了他的线。他先去了物价局,在舒泽光办公室坐了一小时三十四分钟。后来想找星明同志,被陈美挡了,没见成。又在街上随意询问群众,围着他的人很多。我的人混在里头,说群众的话很难听。”

    “他这不是调查采访,这是蛊惑人心!”刘星明骂了几句,又开始长篇大论,“我们要学会同媒体打交道,交朋友。这是门艺术。我们对待舆论监督,也要有个正确态度。总的态度是欢迎监督,但不允许他们歪曲事实,以乱视听。我觉得大多数记者素质都是很高的,对我们的工作很有促进和帮助。像成鄂渝这种记者只是极少数。应龙,你有什么建议?”

    周应龙说:“我建议,干脆把他请出来!我刚才一路同朱部长商量,可以文请,也可以武请。”

    “怎样文请,怎样武请?”刘星明问。

    朱芝说:“文请就是我请,直接打电话给他,就说听说他到乌柚来了,怎么不见老朋友。请他住到梅园去,见面就好说了。武请就是周局长请,他有办法。”

    李济运知道周应龙所谓武请,无非是给他栽个什么事儿。最好做的就是抓他的嫖,录下口供签字画押。也不必真的处置他,只需留住把柄,他不再来乌柚寻事就行。乌柚人都知道紫罗兰的小姐多,在那里设局太容易了。李济运却不赞成这么做,怕弄不好反而添乱。

    “我想还是文请吧,他不就是要钱吗?”李济运说。

    “我也同意文请。我向市委骆部长汇报过,他嘱咐我注意策略。但万一他的鳄鱼口张得太大怎么办?此人的确太讨厌了!”朱芝说的骆部长,就是市委宣传部长骆川,他干过两届部长了,算是市委里面的老资格。

    李济运想想却是不怕,说:“成鄂渝的真实目的仍是新闻讹诈,他故作神秘先在民间调查,无非是捞些材料吓唬人。他在民间搜集的言论,远比不上网上丰富。他也不敢凭民间传闻写稿件,必须得到我们官方口径。”

    朱芝笑了起来,说:“刘书记,干脆请李主任当宣传部长算了。他太懂新闻纪律了。李主任分析有道理,成鄂渝把我们当乡巴佬耍,以为他搜集些民间言论,就可以吓住我们。我打电话请他出来!”

    刘星明点头道:“同意!你打他电话,有情况我们随时联系。我是不见他的,不给他这个面子。”

    朱芝和周应龙走了,刘星明问李济运:“舒泽光真想同县委对着干?”

    李济运不想火上加油,只道:“不知道舒泽光说了什么。”

    刘星明说:“一小时三十四分钟,不要话说?不会光是打哈哈吧?这个舒泽光,他真要做斗士啊!”

    李济运附和着说了些话,慢慢就把话题转移了。他最愧疚的是老同学疯了,便说:“刘书记,我建议您去看看星明同志。”

    刘星明低着眼睛,说:“济运,你代表我去看吧。”

    李济运劝道:“星明同志已经那样了,建议县里舍得花钱,尽快送出去治疗。现在关键是陈美同志,她的工作不做通,也是个问题。您亲自去看看,陈美那里就好做工作些。”

    刘星明仍不说去不去看,只问:“他还在医院吗?”

    李济运说:“他住在人民医院没用,回家来了。”

    刘星明摸了半天的脸,终于点头道:“好,我们晚上去吧。”

    李济运回到自己办公室,打了陈美电话: “美美,晚上刘书记同我一起来看看星明。”

    陈美没好气,说:“不稀罕,不要来。”

    李济运说:“美美你别激动,我们谁也没想到会这样。县委信任星明同志,才请他配合选举。”

    陈美说:“你们欺负他是个老实人!你们把他当宝钱、当哈卵!”

    李济运放下声气,说:“美美,我同星明是老同学,一向关系不错。我的初衷是帮他,差配干部也会安排的,这个你知道的。”

    陈美说:“谢了,不用。”

    李济运仍是劝她:“你就给刘书记一个面子吧。”

    “他的面子?他的面子这么重要?我好好的一个男人,就叫你们害了!”陈美说着就哭了起来,电话断了。

    李济运其实早把肠子都悔青了。他不推荐老同学,换了别人做差配,就不会生出这个枝节。他昨天夜里回家,舒瑾见面就说:“熊猫了你怎么啊?”他去洗漱间照照镜子,发现自己眼圈青黑,脸也瘦了下去。选举之事他并不真的着急,反正同自己没有太多关系。只是老同学疯了,他才时刻忐忑不安。

    李济运正苦于无计,收到陈美短信:星明并不知道自己疯了,人看上去很正常。你们来时不准提他的病,只说他突然低血糖昏迷,送到医院抢救。看了短信,李济运稍稍安心些。不然,他没法同刘书记说去。

    刚把手机放下,又来了新的短信。一看,朱芝发的:老兄,速来梅园帮我,拜托!李济运发短信过去,开玩笑:有人绑架你了?朱芝回道:不是玩笑!我不想一个人见鳄鱼!李济运回道:遵命,马上赶到!朱芝又发来信息:你若现在动身,可

    能比我们先到。你在大堂突然出现,我们偶然碰上。李济运回道:你做导演啊,呵呵。

    李济运马上赶到梅园宾馆,刚好碰到朱芝同成鄂渝下车。李济运才要同朱芝打招呼,突然看见成鄂渝,忙伸手过去:“这不是成大记者吗?”

    成鄂渝伸手过来握了,望着朱芝问道:“朱部长,不好意思,这位 ……”

    朱芝说:“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李济运同志。”

    李济运知道成鄂渝故意摆谱,笑道:“成大记者可是贵人多忘事!我俩同桌吃饭不下四五次了!朱部长您见一次就记住了。”

    “惭愧,成某就这点毛病,只记得美女。”成鄂渝哈哈大笑,“开个玩笑。宣传部门是我们的领导部门,当然要记得啦!”

    “李主任,正要向您汇报哩!刘书记从漓州打电话过来,要我转达他的意见,请您同我一起陪好成大记者。”朱芝笑眯眯地望着李济运。

    李济运明白朱芝的意思,笑着说:“不用说刘书记指示,朱部长指示我也照办。成大记者,县里几个主要领导都在漓州,我同朱部长陪您!”

    说话间,房间已经办好。李济运抢过成鄂渝的包,说:“我们送您去房间。”

    成鄂渝客气几句,就双手插进口袋里,让李济运替他提包,大模大样的派头。到了门口,朱芝接过房卡,亲自替他开了门。看见是一个宽大的套间,成鄂渝禁不住站在门口往里望。

    朱芝说:“县里就这个条件,成大记者就将就些吧。”

    成鄂渝说:“很好很好。我们做记者的,什么艰苦的条件都见过。”

    闲聊几句,李济运看看时间,说:“成大记者,您先洗漱一下,我同朱部长下去等。过十五分钟您请下来,我们吃晚饭。”

    进了电梯,朱芝抿着嘴巴笑。李济运知道她笑什么,道:“妈的,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朱芝说:“我是笑你,虚情假意却滴水不漏。他会真以为你很殷勤哩!”

    李济运笑道:“美女你没良心啊,我替你打工,你还笑话我!”

    出了电梯,两人就不说了。去大堂一侧的茶吧坐下,服务员过来,问要点什么。李济运玩笑道:“朱部长请客,问她要什么。”

    朱芝笑道:“谢谢你,小妹,坐坐就走。”

    两人闲聊,谈到媒体的无良。李济运笑道: “我俩私下说,还真不好说谁无良。”

    朱芝点头道:“各有各的难处,各有各的利益。我想过,官场主要是叫媒体不准说,商场主要是叫媒体怎么说。最近不断披露的商界黑幕,很多黑心企业过去都被媒体吹到天上去了。只要给钱,让媒体怎么说就怎么说。”

    李济运说:“官场也有叫媒体怎么说的。”

    朱芝说:“各有侧重。我们基层问题多,主要是不准媒体说。上面把握方向,主要是让媒体怎么说。”

    电梯门开了,看见成鄂渝出来了。李济运同朱芝忙站了起来。还隔着一段距离,李济运悄悄儿说:“今天先把他灌醉,事情明天再说。我晚上还要同刘书记去看刘星明。”

    “谁陪他晚上谈工作!他没这个格!”朱芝轻声说道,人却朝成鄂渝笑眯眯走去。

    去了包厢,宣传部几个能喝的干将早候着了。朱芝请成鄂渝坐主位,他却说这是主人坐的。李济运说成大记者您不知道,乌柚县如今早改规矩了,尊贵客人坐主座。他硬拉成鄂渝坐了主座,自己同朱芝左右陪着。宣传部几个副部长和新闻干事张弛,依级别次序坐下。

    端了酒杯,朱芝请李济运发话。李济运说: “我同朱部长代表县委宴请成大记者,宣传部干部可是来了大半。成大记者对乌柚工作非常关心,非常支持,我们一起先敬一杯!”

    成鄂渝笑道:“我知道县里领导很忙,本不想打搅。没想到朱部长太厉害了,居然知道我到乌柚来了。朱部长,你们乌柚没有东厂吧?”

    朱芝笑笑,说:“还克格勃哩!您成大记者是名人,您一到乌柚,老百姓可是奔走相告!我们还没来得及组织群众夹道欢迎哩!”

    朱芝虽是开玩笑,成鄂渝听着也是高兴。边聊边喝,不断有副县长敲门进来,手伸得老长:“啊呀呀,听说成大记者来了,那硬要敬杯酒。”

    成鄂渝笑道:“李主任,朱部长,你们先发动干部,不会再发动群众吧?乌柚可有几十万群众啊!”

    朱芝笑道:“我真没告诉他们。我早就说了,乌柚人民奔走相告,你只当玩笑!他们来敬酒,没有组织,都是自发的,自发的。”

    成鄂渝哈哈大笑,道:“我搞了二十多年新闻,知道报道中说的所有群众自发行动,都是你们组织的。”

    李济运半真半假道:“成大记者,您说这话,我觉得应罚酒一杯。您说什么你们官方,不太见外了吗?我们是一家人!您《中国法制时报》不也是官方的吗?中国还有民间报刊?”

    成鄂渝道:“李主任厉害,说得在理。但是,你的官方同我的官方,不是一回事。”

    李济运听出成鄂渝的傲慢,话说得却软中带硬:“成大记者,您是上级部门的记者,我们是基层。这一点觉悟,我们还是有的。但是,上级也得体谅下级啊!成大记者,这杯酒您得喝,就算我单独敬您!”

    李济运不由分说,举杯朝成鄂渝碰了,自己一饮而尽。成鄂渝不好再说什么,也只得干了杯。李济运又说:“开句玩笑,老早就有个说法,领导就是服务,可搞服务的从来不是领导。悖论,悖论!但我看您成大记者,最关心我们乌柚,我不敢说您给我们服务了,您可要继续加强领导啊!”

    成鄂渝听了这几句话,不禁有些飘飘然。又因酒性来了,说话就没了轻重:“说句实在话,我这几年写报道也少了。我们新闻界有句行话,小记者写报道,大记者写参考。”

    李济运明知故问:“兄弟我没见识,什么参考?不是参考消息吧?”

    成鄂渝笑道:“《内参》! ”

    李济运忙拱手:“向成大记者致敬!说句掏心窝的 8bdd." >话,我们在基层做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内参》来电话。”

    成鄂渝说:“《内参》来电话,什么意思?我也不懂了。”

    朱芝笑道:“大记者们做事都不背地里弄人,写了《内参》都会打电话告诉我们。我们就去解释,说明情况。记者们都通情达理,说清楚了,《内参》就不上了。不然领导批示下来,麻烦就大了。轻则做检讨,重则丢官帽。”

    成鄂渝说:“这倒是的。我没有十足把握,不会轻易写《内参》的。我一旦写了,天王老子说情也不行。记者得有记者的良知。”

    “成大记者刚直、实在,我很佩服。”朱芝奉承几句,“成大记者,可以跟您照个相吗?”

    成鄂渝笑道:“我是记者,又不是明星,照什么相!”

    朱芝很真诚的样子:“我可是从来不追星的,只敬佩有真才实学的人。您不会不给面子吧?”

    成鄂渝站了起来,说:“同美女照相,我求之不得。”

    朱芝便走过去,站在成鄂渝身边。张弛忙举了相机,嘴里喊着茄子。朱芝说别太远了,人要取大些。李济运看出朱芝是在灌迷魂汤,也喊道:“不能只同美女照,我也照一个。”

    李济运站过去,朱芝伸手要过张弛的相机,说:“我亲自来拍,不相信你的技术。”

    桌上七八个人都要拍照,都是朱芝举着相机。成鄂渝过足了明星瘾,酒性慢慢开始发作,舌头有些不听使唤了。李济运望望朱芝,两人会意,见好就收。喝过团圆杯,朱芝说:“成大记者,您<u></u>也辛苦。我安排弟兄们陪您泡泡澡也好,洗洗脚也好,放松放松吧。我同李主任不太方便陪,乌柚就这么大个地方。”

    成鄂渝只知道挥手傻笑,嘴里不停地叫朱芝美女,说:“漓州十三个县市,我都多次跑过,只有乌柚县干部素质最高。像朱美女这样年轻漂亮的部长,莫说是漓州,全省全国都少见。”

    辞过了成鄂渝,两人步行回大院。朱芝笑道:“李主任你真以为我追星啊!”

    “知道你是演戏!”李济运说。

    朱芝嘿嘿一笑,轻轻地哼一句歌:“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望着朱芝调皮的样子,李济运不解何意。朱芝笑道:“你看出成鄂渝身上行头了吗?他手表是劳力士,衣服也都是名牌。我把他身上能拍到的都拍了特写。”

    “我是老土,不太认得牌子。”李济运说。

    朱芝说:“你还不懂我的用意。”

    李济运明白过来,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朱芝说:“记得东北那位高官吗?就是被香港记者把他全身披挂曝了光,才翻的船。我想他成鄂渝一个普通记者,哪有这么多钱?他真的太不像话了,我们也用用这个法子。”

    李济运笑道:“朱妹妹你好阴险,我是再也不敢同你照相了。”

    朱芝语气稍稍有些撒娇:“我的同志,你是个好干部,你连衣服牌子都不认得。我认得,只因我是女人。”

    李济运故作神秘,说:“我真的不懂。不过,我看到过一篇文章,说自从网上出了几次官员穿着的人肉搜索,领导们身上的行头有所收敛。听说文革时候提倡艰苦朴素,有的干部做了新衣服,还要故意打上一个补丁。”

    朱芝理理脖子上的丝巾,说:“明天就把我老娘的旧衣服翻出来穿,看能否混个廉洁模范。”

    李济运想起成鄂渝故意提到写《内参》,便说:“拿《内参》来吓唬人,吓三岁小孩呀?工作中真有问题,就怕他写《内参》。这回的事情没有写《内参》的价值,他是故意威胁。老百姓容易起哄的事,上头领导眼里未必就是大事。选举中的问题,哪个领导心里不清楚?所以,不要怕。”

    进了机关大院,两人就不怎么说话了。刘星明办公室还亮着灯,李济运便上了办公楼。朱芝知道他俩要去看刘癫子,就先回家去了。李济运敲门进去,刘星明正在看文件。做官就是如此,看不尽的文件,陪不完的饭局。刘星明一句话没说,自己就站起来了。李济运退到门外,让刘星明走在前面。

    开门的是陈美,她男人马上迎到门口:“啊呀呀,刘书记,李主任,惊动你们了。我早没事了,还劳动你们来看。”

    坐下之后,刘星明问:“星明,怎么样?感觉好些吗?”

    “没事了,早没事了。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屋美美说,我开会时低血糖昏迷。”

    “是的,是的。没事就好。”刘星明含糊着说。

    “刘书记,我想明天就可以上班了。我先回乡里交待一下工作,几天就到县里来报到。黄土坳的书记,我建议就由乡长接任。我们共事几年,我了解他。当然这得由县委决定。我自己呢?建议还是让我管农业,当然要看县政府怎么分工。我打电话同明阳同志谈过,他说要征求县委意见。”

    刘星明说:“星明,你别着急,先养几天。”

    陈美不忍听男人的疯话,不声不响进里屋去了。李济运听着心里也隐隐的痛。老同学不知道自己疯了,谁也不好意思说他疯了。

    刘星明朝里屋喊道:“美美,出来添茶呀!”

    陈美应了一声,挨了一会儿才出来,低着头续水。她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泪痕。刘星明又说:“美美,你怎么不说话呢?你又不是普通家庭妇女,你大小也是妇联副主席,县委书记来了话都没有一句。”

    刘书记玩笑着圆场,说:“陈美同志回到家里就是主妇,这可是对你这个大男子的尊敬啊!”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陈美也勉强笑了。

    这几天倒春寒,比冬天还难受。冬天水气没这么重。既然已经入春,取暖器都收捡起来了,水气寒气直往皮肉里钻。舒瑾老在家里嚷嚷,说人都快发霉了。窗玻璃上凝着厚厚的水,眼泪一样往下流。坐了几十分钟,刘李二人就告辞了。刘星明平日口若悬河,遇着这事却毫无主张。李济运想起了他的外号刘半间。出门之后,刘半间说:“他脑子里全是幻觉。”

    李济运说:“他除了认为自己是副县长,别的话没有半句是疯的。”

    “唉,怎么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刘半间摇头叹息,也没说这事到底怎么办。

    第二天,李济运上班没多久,机要室送来市委明传电报。他先瞟了一眼,便知大事不好。原来网上的帖子引起省委关注,市委责成乌柚县委说明情况。李济运提笔批道:呈星明、明阳同志阅示。

    他笔都还没放下,刘半间打了电话来:“济运,请你过来一下。”

    李济运顺手拿起电报,出门往刘半间那里去。他脑子里老闪现刘星明的外号刘半间,只怕不是个好兆头。他总迷信人与人之间互有感应,刘星明在他脑子里是刘半间,天知道刘星明是如何看他的。他推门进去,见陈美坐在里头。

    “济运你坐吧。”刘半间回头对陈美说,“我的意见,还是要治病。看看济运意见。”

    李济运还没开口,陈美先说话了:“我不同意!我屋星明只要不说自己是副县长,说话做事都好好的。哪个去同他说破了,说他有精神病?你们开得了口,我是开不了口!”

    陈美说着就泪流满面,鼻子眼睛红成一片。刘星明望望李济运,不知如何是好。李济运劝慰道:“美美,我相信星明会好的,他平时是个很开朗的人,说不定哪一根窍一打通就好了。我想应该送医院去。”

    陈美只是低头哭泣,嘴巴抿得天紧。似乎她只要张嘴,苦水就会往外冒。李济运知道陈美有些恨他,怪他把她屋星明拉出来做差配。又想他的老同学确实正派,居然推荐乡长接任书记。离任书记推荐政府搭档继任,他在官场近十年从未见过。

    李济运不好意思说更多的话,反过来望着刘星明。刘星明说:“陈美同志,星明同志肯定不能再主持黄土坳乡的工作,我们会尽快配好新的党委书记。他目前的情况还是要治疗。”

    陈美终于忍不住,哇地哭了起来,说:“治疗?怎么治疗?送他去精神病医院?只要进了精神病医院,他这辈子就完了!”

    “你怎么这么看呢?”刘星明问。

    “那不等于承认他真是精神病吗?”原来陈美仍不愿意相信她屋男人真的疯了。

    刘星明叹息几声,说:“陈美同志,我们都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但终究要承认事实,要相信科学。”

    陈美揩干眼泪,一扭头就走了。她不想再听这两个男人讲大道理。刘星明望着门口,老半天才站了起来。李济运见刘星明要去关门,忙抢着把门掩上了。

    “刘书记,市委有个明传电报,要我们说明政府换届选举情况。”李济运把电报递了过来。

    刘星明看都没看,就批道:立即召开常委会专题研究。请非凡同志列席会议。他把明传电报递还李济运,说:“我早知道了。田书记打过电话。下午开个会吧。”

    李济运见刘半间皱着眉头,就猜田家永肯定发了脾气。乌柚县的选举是田家永把的关,出任何问题他脸上都没有光。

    “济运,你谈谈看法?”刘星明说。

    李济运没想到刘星明会问他,支吾几声,才说:“我个人的意见,只对组织说明情况,网上可不予理睬。我们在网上是开不得口的,再怎么讲得清清楚楚,都有人狂骂。好比汽油起火,越浇水火越旺。”

    “但这次就因网上引起轩然大波,省里才注意到了。”

    李济运说:“只要组织上知道真实情况就行了。我建议请市委宣传部支持,往省委宣传部跑一趟,封掉网上的帖子。网上你没法同他讲道理,封帖子是最好的办法。”

    “向市委怎么汇报?”刘星明问。

    李济运的思路早已理清楚了,便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宁肯承认组织工作做得不细,也不能把代表索要好处的事捅出去。那样不但会丢县里的脸,而且市委不会高兴,省委也不会高兴。星明同志发病的事,仅仅是特殊情况。中国这么多年的选举,也许就此一例,说明不了什么。网上有人愿意拿这个说事的,让他们说去。再说帖子一封,想说也没地方说了。

    刘星明说:“我也上网看过,星明同志发病的事,网上最多只是看笑话,说这人想当官想疯了。没人理睬,时间一长大家就忘记了。”

    李济运说:“网上热点是一波一波的,两次选县长也不会叫网民关注太久。只是上面过问下来,就得认真对待。”

    “济运,我同意你的观点。下午开会时,你把意思说说,征求大家的看法。代表索要好处的事,千万不能传到外面去。说透了就是代表索贿,简直太丑了。”刘星明越说越生气,稍作停顿,又道,“明阳同志有些性急,他应该讲点艺术。”

    李济运不方便评价明阳什么,只是含糊地笑笑。刘星明也自觉失言,马上换了话题:“星明同志是你的老同学,你还要多做工作。陈美也是副科级干部,她应该配合组织才行。”

    李济运想这话欠了些人味,人家男人都疯了,还要她如何配合?他当然不能把肚子里的话倒出来,只道:“星明同志的病,看最后是个什么情况。陈美不同意送医院,我们不能勉强。千万不能激化矛盾。”

    下午开会,刘星明请朱芝先说说。“好,我这个消防队长先汇报吧。”朱芝便把这几天接待过的媒体一五一十说了,大家听着简直义愤。 “现在只有那个鳄鱼,还不肯松口。我的态度很硬,说你调查民间反应,我可以送你两个字:谣言。只有我介绍的情况,代表乌柚县委意见,这是唯一真实的、合法的。”

    刘星明问:“舒泽光同他说了什么没有?”

    朱芝略作迟疑,说:“成鄂渝没有说到。”

    明阳说:“我插句话,你还可以挑明,告诉他说,他若根据民间反映写的稿子发表了,算他有本事。相信他们《中国法制时报》也不敢这么发稿子!”

    “明阳同志分析得有道理。”刘星明说,“但也不必把关系弄得太僵。这些记者,你得罪他了,他今天不弄你,总有机会弄你。我们基层情况这么复杂,难免有出差错的时候。如果听凭负面报道泛滥,天下没有太平的地方。”

    朱芝说:“我的汇报完了。请各位领导放心,成鄂渝我会处理好的。”

    这次会议的重点,却是研究如何向上级说明选举情况。李济运依照刘星明的授意,谈了自己的建议。自然是没有异议,都说网民不必理睬。刘星明用自己的话再作重复,李济运的建议就成了县委意见。明阳说仅仅书面汇报可能不行,最好往省里跑一趟。刘星明也说有这个必要,但应该有市委领导带队才行:“我争取请田书记亲自出马,去省里跑一趟。明阳同志?在家主持工作,我同非凡同志、济运同志、朱芝同志一起去。”

    朱芝建议请市委宣传部骆部长也出出面,骆部长同省里宣传口的人更加熟悉。朱芝有个本事,就是很会讲话。她能把很硬的话笑眯眯地讲出来,也能把很严肃的事玩笑似的说出来。李济运很欣赏她这套功夫,却又想这是别人学不到的。她的语气、笑容和女人态,都帮了她的忙。

    刚才刘星明说话时,李济运开了小差,在笔记本上乱写乱划,下意识地写了很多“哑床”。朱芝无意间瞟了一眼,轻声问:“哑床,什么意思?”

    李济运不好怎么说,只道:“不响的床。”

    朱芝脸就红了,轻声说:“坏人!”

    李济运其实是陷入一种怪诞的联想:很多事情都不能让外界听到响动,所以需要一张大大的哑床。朱芝做的很多工作,就是为了不让外面听见响声。但与夫妻床笫之欢不同,李济运想象的这张大哑床上并不都是快乐的响动。

    晚上,朱芝打电话告诉李济运,鳄鱼答应闭嘴了,只是多花了两千块钱。

    第二天,田家永和骆川领队,火速跑到省里。各找各的关系,一天下来就把所有的事摆平了。拿田家永的话说,叫一揽子方案。省里领导表扬市、县两级处置得当,确保了选举工作顺利。帖子在网上仍可搜到,点开却是找不到服务器,或网页已被删除。

    省委办公厅有个处长叫刘克强,老家是乌柚的。刘克强人好,乌柚来人办事,多会找他帮忙。这次很多关系,照样是他代为联系。李济运同刘克强交往多年,算是很知心的朋友。刘克强每次回县里,必打李济运的电话。李济运便替他开房,陪着吃几顿饭。县里调来的新领导,不出几天就会同刘克强联系上。他们跑省里办事,用得着这位刘处长。

    一场风波压入海底,上上下下皆大欢喜。田家永和骆川同大家聚餐,也算是庆贺的意思。刘克强也被请来吃饭,感谢他为这事四处联络。

    朱芝似乎还有些孩子气,见网上没事了就开怀大笑,说:“我故意点那两个帖子,怎么也点不开,心里就特别舒服!突然间我都有灵感了!”骆川笑着问她:“小朱你有什么灵感?”

    朱芝说:“我发明了一个词,叫网尸。那些死掉的帖子,就叫网尸!”

    骆川听罢哈哈大笑,说:“小朱,你可以申请专利!”

    刘克强说:“朱部长适合做宣传工作,哪天我向省委宣传部推荐一下。”

    朱芝忙摇手:“谢谢刘处长了,我没这个素质。”

    李济运却在暗想:朱芝年纪轻轻的,但网络并不太熟。网尸通过百度快照仍可查看,只是不能添加评论。不过,只要不让评论,自是平安无事。网络上漂浮的网尸再多,人们不能发表意见也是枉然。

    席间大家老开朱芝的玩笑,叫她网尸发明家。朱芝笑着自嘲:“准确地说,我这行当应该叫网尸炮制家。不好的帖子,一句话下去,它就是网尸了。”

    这回上省城炮制网尸,本是李济运的建议。可他心里明白,此法摆不上桌面。李济运给田家永和骆川敬酒的时候,脑子已经又晕晕乎乎了。他便想象那些漫游在网络海洋的网尸,好比永远留在宇宙空间的太空垃圾,陪伴它们的是无边的黑暗和恐怖的沉寂。

百度搜索 苍黄 天涯 苍黄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苍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王跃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跃文并收藏苍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