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神的記事本 3 天涯 神的記事本 3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小百合老师面露微笑。

    没关系,你等一下。只要稍微移动一下就会亮了。羽矢野同学,麻烦你帮关掉断路器好吗?嗯,好了。亮了亮了!

    对不起,我得先去开教职员会议,你先自习好不好?

    接下来,剩下羽矢野友彦一人的温室里,被电灯照热的电子温控板判断错误而启动。暖气停止……

    天窗开启……

    大雪落在他身上……

    黑板倒下——

    「够了,鸣海。」

    只觉得有只手用力抓住我的手臂,戴着黑色手套的纤细手指陷入我的肌肤。

    是爱丽丝。

    我将目光转离神秘地反射着阳光的温室玻璃屋顶,转身回过头,却看到熏子学姊摀着耳朵蹲在爱丽丝身旁。她的肩膀、背部、黑色的头发都在颤抖。

    「友彦他……竟然会……」

    我只能继续呆站着。我该不会把事情全部都说出来了吧?

    或者熏子学姊也和我看到一样的东西?

    爱丽丝温柔地将手放在学姊的背上说:

    「当然,那只是一场意外。」

    从我所在的位置也看不到侦探的脸,她现在究竟露出怎么样的表情呢?

    而我的脸上现在又是怎样的表情呢?

    「妳的哥哥虽然一边咳血,还是理解了意外的原因。若是心脏方面患有疾病,身上应该会携带紧急求救用的东西才对,但他却想到如果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被发现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并没有向任何人求救,而自行离开到外头。他大概是刻意避开校舍经过中庭吧?不让任何人发觉并且尽量远离温室,这才是妳哥哥的目的。」

    「然后……然后自己却死掉了。笨蛋,这样不是很愚蠢吗!?」

    熏子学姊抬起头来,眼泪在她的脸上划出一道亮光。

    「也许是吧。但妳哥哥的用心并没有白费,因为第一个发现他的是一宫哲雄和皆川宪吾。」

    那才真的是无法言喻的冷酷奇迹。

    「三个人都怀着相同的情感。因为他们都是这间满是花朵的神奇教室的学生,即使必须舍弃自己的未来,他们想要保护的东西是一样的——就是从未放弃自己、唯一的一位老师。」

    我也忍不住跪坐在爱丽丝身旁。

    好像有东西就快要溢出来了。彷佛看到多采多姿的光线、色彩、花朵以及谈笑声交杂而成的景象,其中夹杂着之前在皆川宪吾的坟前遇到的「满是花朵的教室」毕业生们的对话,还有阿哲学长在揍我的时候所露出的悲伤眼神……

    还有被花包围而露出笑容的彩夏……

    以及坐在她对面,露出一样灿烂笑容的小百合老师。

    大家都想保护这一切。一旦真相被解开了,即使那只是一场意外,小百合老师应该还是会丢了教职。所以……

    才会牺牲了这么多东西,将事实给隐藏起来,为的就是保护她。

    「为什么<big>.99lib.</big>?妳、妳到底是谁?怎么连这些事情都知道呢?这种事、这种事不就别让任何人知道就好了?为什么还……!?」

    熏子学姊站了起来,抓着爱丽丝的肩膀大声喊叫。

    爱丽丝温柔地伸出双手,将熏子学姊的脸颊给包住。

    「我再说一遍。我是尼特族侦探,死者的代言人。挖掘他人的坟墓,找出失去的话语;只为了维护死者的名誉而伤害生者,也只为了安慰生者而羞辱死者。因为妳不能不知道这件事——也就是妳的哥哥到底想要保护的是什么。」

    「为什么?我并不想知道!」

    「妳问我为什么?妳不是因为毫不知情而打算将妳哥哥所保护的地方铲平吗?」

    熏子学姊在爱丽丝手中闭口不答。

    「而妳现在已经知道羽矢野友彦的话语了。他希望能保护的东西,后来由皆川和阿哲接手完成,所以温室才能够继续存在,这所学校里依旧有花朵盛开着。这就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爱丽丝迭起双手手掌,轻轻地放在熏子学姊胸前。

    「所以这件事妳必须要接受才行,是吧?」

    熏子学姊无法做任何回应。离开了爱丽丝身边,独自站在干裂的泥土上,望着温室的屋顶,现在的学姊看来已经不想再忍耐,眼泪不断地流下。

    「……问题是只剩下一天了。」

    接着,学姊带着泪水的声音传到我面前。

    「妳叫我要怎么办?没办法了。而且我……也没那意思……」

    爱丽丝虚弱地向后倒退了一、两步。

    我从身后轻轻<bdo></bdo>地扶着她那娇小的身躯。

    「鸣海应该已经跟妳说过方法了。」

    爱丽丝的语气已经没了温柔的感觉。

    「侦探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羽矢野熏子,剩下就是妳自己要决定的。」

    学姊咬住嘴唇、双手紧握。

    为什么爱丽丝会选择熏子学姊做为告知死者话语的对象呢?

    那仅因为她是羽矢野友彦的妹妹——因为她有能力接受他的想法,并加以保护。

    我一边抱着爱丽丝娇小的身躯一边说:

    「学姊,全体会议当天,我还是会提出修改规章案的修正提案。即使只用一只手就算得完的社员,对某些人而言,那还是很重要的地方。」

    就如同对羽矢野友彦而言,这间温室是如此重要。

    对我和彩夏而言——

    「如同我星期一说的,请恢复园艺委员会吧?只要学姊能赞成……」

    「怎么可能!∟

    熏子学姊再次摀住双耳:

    「拜托你,不要再说了!我现在已经快到极限了,脑袋里一片混乱!本来……本来我什么都不知道的!」

    熏子学姊立刻转身奔离现场。我看着她的背影穿梭在污损的墓碑和纳骨塔间,接着消失在寺庙的前院之内。

    目送她离开后,我和爱丽丝依旧紧紧靠在一起,沉默地呆站了好一阵子。我真的能够了解学姊的痛。那些在原本毫不知情的状况下日积月累的东西,是无法靠真实温柔地将它给融化的。

    所以对于埋没在地底深处的多数事物,最好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得知即死亡。

    然而——

    「喂,爱丽丝。」

    「嗯。」

    「妳刚才不是说必须知道真相的人有两个?」

    其中一个是熏子学姊。那另外一人是——

    「嗯,我也不知道。」

    爱丽丝轻轻地回答。

    「我也不知道是否应该告知黑田小百合这件事。」

    「真难得。如果是平常,妳一定会说侦探并不是来保护谁或帮助谁之类的话,然后马上就告知对方。」

    即使事实再怎么残忍,也只不过是一种选择。因此,爱丽丝会将任何人都不愿听到的话语告诉生存下来的人。但是……

    「但如果得知了这件事实,黑田小百合可能会辞职。」

    「嗯,我也这么认为。」

    在老师的心目中,阿哲学长和皆川宪吾到现在为止仍是欺负羽矢野友彦、导致他死亡的罪人。若是不将死者的话语摊开,他们的名誉将无法恢复。然而,现在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只是会让老师更受伤而已。

    「所以我只会告知你,剩下的就由你自己做决定吧。」

    爱丽丝直接抬起头往后看着我。隔着黑色的面纱,爱丽丝的脸颠倒了过来。然而她脸上显露出淡淡的哀愁,所以我根本就无法回答什么。

    若是将这件事实告知小百合老师,并将皆川宪吾想保护的东西摊在阳光下,然后再促使老师们支持园艺委员会再次成立——脑海里忽然闪过这样的念头。

    但这根本就像在恐吓对方。怎么可能办得到?

    况且,说不定根本就来不及了。学生会全体会议就在明天了。

    即使再次成立园艺委员会的方式行得通,但彩夏还是——

    「对了,爱丽丝。」

    「嗯?」

    「彩夏呢?妳说过她和所有事件都有关联,那是什么意思?」

    结果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她的名字。到底是怎样了?彩夏到底跑去哪里了?

    「喔,你说那件事喔。」

    爱丽丝在我的手中转身过来。并以一副无奈的样子耸了耸肩。

    「我没想到你居然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什么……意思?」

    「真是的。建议你最好提升观察的敏锐度,并且多将注意力转向不合常理的事物上。你不是侦探助手吗?」

    「所以到底是什么嘛?」

    「你以为是谁先找到那块黑板,并确认它是否被油漆涂抹的?还有,是谁提前将电灯吊挂..在电子温控板上的?当然不可能是我,也不是少校或宏仔。」

    「啊……」

    当着哑口无言的我,爱丽丝手指着围墙裂缝的另一头。

    「彩夏就在那扇门的后面。」

    「爱丽丝——!妳真是的!」

    金属门忽然被打开,砖块的碎片从围墙裂缝处掉落。我看到身穿制服的彩夏,将手挂在门把上并挑高着眉尾站着。一时之间,我无法理解这事实。

    「我不是跟妳说过先不要说的吗!?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当和我四目交会时,彩夏害羞得满脸通红。门「砰」的一声被用力关上,彩夏的身影再次消失无踪。

    「那、那个……!对、对不起!这……」

    隔着门传来的声音感觉异常兴奋。是彩夏!原来她没事η

    我还以为她又消失不见了说。

    「妳到底……跑去哪儿了啦?大家都、大家都很担心!」

    爱丽丝将打算奔向门口的我给挡了下来。

    「抱歉害你们到处找人。那一天……就是你和阿哲决斗的那一天,彩夏三更半夜突然跑到事务所来,然后我就一直藏匿她。」

    爱丽丝她……居然会藏匿彩夏?

    怪不得都不让我进事务所。但谁也想不到爱丽丝居然会藏匿某人在事务所。

    「但为什么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关于这点我也不太了解。你自己去问她本人吧?今天好不容易才说愿意回去了,真是谢天谢地。竟然还打算叫我每天都洗澡,真是受不了。」

    「所以……就是说……」从金属门后头传来声音。「现在还有点……请等到我心理都准备好了再……!」

    「不是,那个……」

    我觉得理由如何根本都无关紧要了。因为彩夏已经回来了。

    「对、对不起。我不会再无故消失了。」

    「嗯。」

    「那我也差不多得去教职员办公室了!还得跟老师解释很多事!」

    「哒哒哒」的脚步声传来,接着是另一侧的金属门被关起来的声音。

    即使声音已经消失了,我仍旧呆站着。

    我是否应该为此高兴呢?

    彩夏回来了。真的吗?到目前为止我经历过许多凄惨的下场,也很明白再多的幸福也只能持续一下子而已。所以如果打开那扇门之后却没有任何人,一定是因为打从一开始——

    当我正想伸手去拉门把时,皮带却被从背后拉了一把。

    「……怎、怎么了?」

    「你到底打算要去哪里?该不会想把我独自遗弃在这里吧?」

    「啊——」

    原本打算直接走到教室去等彩夏回来的,完全忘记爱丽丝了。

    「……妳要不要一起去教室?大家看到妳应该会很高兴喔。」

    「你不要再开玩笑了!我要回去了。坐着你那辆野蛮的交通工具!」

    「我教妳怎么骑好不好?」

    「废话少说!当然是你骑呀!」

    爱丽丝拚命地拍打着我的背。

    「真是的,明明一小时前还一副好像被全世界抛弃的沮丧表情,现在就已经有力气来消遣我了。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那是因为——

    事件已经结束了,而且彩夏也回来了。

    就算没办法让每件事都恢复原貌,只要她平安就好。

    「……喂,这次的侦探任务应该已经结束了吧?不协助调查的约定也结束了吧?要不要打电话请宏哥来呀?」

    爱丽丝板着脸想了一会儿,接着摇摇头:

    「不了,直到回到家之前都算是侦探。」结果妳是出来远足的吗?

    「……如果妳真的那么喜欢两个人骑车,我倒是无所谓啦。」

    「我并没有说我喜欢!既没有遮蔽物、又会摇晃,你的技术又烂!」

    「那妳为什么还那么想坐脚踏车——」

    「废话少说!赶快送我回去就对了!」

    爱丽丝气得面红耳赤,拚命用布偶顶着我的背叫我向前走,一直到墓地的出口。真是奇怪的家伙。要送她回去事务所再骑回学校会花不少时间,但是当我一那么说,爱丽丝却又提出「不要摇晃、不要超速、但请你骑快一点!」的无理要求。

    但是脚踏车在行进时,她只会安静地从后面抱着我。所以我并不讨厌像这样两个人骑车。每当下坡稍微加速时,隔着背后的布偶还是能发现到爱丽丝在发抖,这种感觉还满好玩的。

    当然一旦抵达「花丸拉面店」后,等到她心里稍微平静了,我就得接受机关枪扫射般的连环抱怨了。

百度搜索 神的記事本 3 天涯 神的記事本 3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神的記事本 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杉井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杉井光并收藏神的記事本 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