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神的記事本 3 天涯 神的記事本 3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道路有如大动脉般从大车站延伸而出,稍微爬上位于最左<bdi></bdi>端、紧连着电视台的斜坡,接着左转进入一条小巷后,就会看见一栋破烂大楼,这里的三楼和四楼就是平坂帮的事务所。

    我身为和当家第四代举杯结义的兄弟,所以也对这少年黑道帮派成立的经过有些了解。第四代从关西的老家离家出走来到东京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认识阿哲学长和宏哥更早以前,第四代曾与一名年龄相仿的男子处得不错。当时两人在这座城市里打遍天下无敌手——平坂帮的一名大老级干部兴奋地对我述说,在血气方刚的混混之间曾流传着「四大天王」这种令当事人感到很丢脸的称号。硕果仅存的两大天王其中之一就是阿哲学长,最后一位——也是最强的一位,似乎是曾在哪里听说过的拉面店老板,不过这大概是我听错了吧。为什么这种人都特别喜欢排序、称号或是最强之类的头衔?

    总而言之,第四代和他的好哥儿们在转眼间就将整座城市里的无赖整合起来了。第四代的老家是经商的,尽管外表完全看不出来,但他其实是一个想法非常有建设性的人;使用暴力也是为了指挥他人。他很清楚:只要给予达到一定数量的人一个方向,就有可能产生经济效益。

    就这样,一个集结不良少年的帮派便诞生了。借着定期吸收遭学校淘汰、沦落街头的尼特族而成长,如今已成为一股连真正的黑道帮派也忽视不得的势力——据说是这样。

    曾经为帮派奠定基石的另一名男子,也是第四代的莫逆之交——却在不久之后消失无踪,真正的理由不清楚,如今也只剩下姓氏还留在帮派的招牌上。

    贴在大楼一楼信箱的名牌上写着「平坂」两个字,我仔细端详和日本古代望族「平氏」家纹一模一样的平坂帮代纹,也就是燕尾蝶纹……会让我想起这么多冗长的过去,其实只是因为等了半天电梯还不下来。这东西难不成又坏了?

    真是拿它没办法,看来还bbr></abbr>是走紧急逃生梯好了。当我正想绕到外面时,恰巧在大街上遇到了身穿黑T恤的男子。

    「喔?找我们有什么——哦,这不是M中的制服吗?」

    那个男子顶着一颗刺猬头,头发颜色漂得很夸张,是个在平坂帮内不常见到的类型。

    「啊?你该不会就是藤岛吧?」

    突然被这么一说,我惊讶地点点头。

    「啊啊,嗯,小由她有打电话给我。然后壮大哥就突然叫我过去,还以为怎么了呢。」

    小由——是指香扳学姊吗?也就是说……

    「请问……你是担任过监委的宫部学长吗?」

    之前听香坂学姊说过,他虽然曾在学生会担任职务,却因为没考上大学而沦为尼特族。原本完全无法想象他的模样,本人原来长得这个样子啊?

    「对对对对!真有你的,原来真的是我们学校的二年级呀?居然能和壮大哥称兄道弟,你不错嘛!」

    我一边爬楼梯,一边听宫部学长讲话,看来他才刚加入帮派没多久,对我的认识也仅止于传言而已。怪不得会让香坂学姊听到不实的消息。

    「小由她……监委做得怎样?没有被羽矢野欺负吧?我还没毕业时,她就几乎将监委的工作全交给小由独自去做了,该不会到现在都还是她一个人在扛所有责任吧?」

    「这、这个嘛……她好像还过得去的样子……」

    由于宫部学长的预测全都是事实,这也让我感到有点心痛。

    「是吗?那就好。那女孩是那种明明自己都快撑不下去了还一直为别人操心,最后搞到连自己也动弹不得的类型。」

    现在的状况正如学长所说。

    「所以你现在正在调查有关园艺委员会的事,对吧?那女孩真是劳碌命。」

    我对宫部学长的轻率态度也感到有些不安。好不容易终于爬到四楼,我跟着学长<tt></tt>走进了阴森森的铁门。

    「各位早啊!」学长轻浮地打了声招呼。

    当时事务所里大约聚集五、六名左右的黑T恤男。房间中央摆着一张桌子,左右两张面对面的沙发上坐得满满的。每次来大概都有这么多人在待命,到底是因为这是他们的工作?或是只是太闲了?

    虽然看到第四代的贴身保镖之一的电线杆(身高两公尺),但重点是他们的老大并没有坐在最里面的办公桌前。

    「喔,大哥,您辛苦了!」

    「您辛苦了!」

    一群人完全不理会宫部学长的招呼,却全员起立向我鞠躬致意。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啊?每次都这样……宫部学长露出吃惊的表情,感觉就像自己原先搬运的货物忽然间全都变成一条条毒蛇一样。

    「这、这个嘛……」

    我想不出该回答些什么,只好将目光从宫部学长转移到电线杆身上。

    「第四代今天有来吗?」

    「壮大哥目前正外出。」

    「啊,对了,大哥,刚才电脑一直哔哔叫,所以我就用大哥教我的方式,连敲电源钮十六下,让它闭上嘴巴!」

    我才没有这样教过你!我是叫你当电脑还在跑的时候不要去碰电源钮!我想那大概是爱丽丝寄来的电子邮件,不知道内容是否还完整……?

    我被请到从办公桌旁大门走进去的书房。

    房间被当作休息室和仓库使用,所以满是灰尘;每来一次就感觉收藏物品的纸箱又变多了。本来很想帮他们重新整理过,无奈我并不是帮派成员。

    平坂帮的电脑就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还好爱丽丝寄的电子邮件没有损毁,我赶紧将附加档案列印出来。除了阿哲学长的资料外,其他人的资料内容都稍微浏览过。没有一个人现在还住在老家,所以无住址可查。爱丽丝在资料上还补充说明,希望第四代能帮忙调查。

    「喔,大哥,这些名单里的人是谁啊?接下来要给他们颜色瞧瞧的人吗?」

    「哇啊!请不要看内容!」

    我急忙从电线杆手中将资料抢了过来。

    「……对、对不起!」

    电线杆因为受到惊吓而低头沮丧。我将一些尚未更新的软体更新后,顺便也将其他邮件检查一遍。

    「原来是藤岛在管理我们的电脑喔?」宫部学长从背后看着我的动作。

    「喂,宫部!你这臭家伙别直呼大哥的姓名!」

    「耶?啊,是……抱歉。」

    「那……那个,请不用太在意没关系。」

    其实我很想早一点听宫部学长说明,但电线杆不知为什么一直留在书房内,害得我实在很难开口。

    「听说你比阿哲学长小一届?」

    「对,所以应该比藤岛大两届吧。」

    「喂,宫部!不是叫你别再随便回嘴了吗?大哥,很抱歉,我们的教育真失败。」

    电线杆,拜托你不要再插嘴了好吗?

    「那件事应该发生在冬天吧?」

    「就十二月啊……呃,发生在十二月,大概四年前吧。」宫部学长对着电线杆礼貌地又说了一次。

    「大哥,听说是四年前的十二月。」电线杆对着我复诵了一遍。

    「请问事件发生当时,宫部学长人在学校吗?听说那是放学后五点左右的事。」

    「不在,我已经回家了。」学长又对着电线杆回答。

    电线杆:「听说他那时已经回家了,大哥。」

    「那么……也就是说,关于事件的内容你都毫不知情,是吗?」

    「后来有听人说过,知道一些。」

    「他说他知道一些,大哥。」

    拜托!电线杆,你可不可以闭上你的嘴巴啊?

    遭受莫名其妙的敬语攻势搅局,但也总算问出一些情报,事件的概况大概就是……在寒假前一个外面下着大雪的星期三,时间大约是下午五点半左右,羽失野友彦被人发现倒卧在进入M中校门右侧不远处的围墙边,周围留有吐血的痕迹。虽然被害人当时立刻就被送往医院急救,还是在当天晚上因急性心脏衰竭而死亡。

    当时发现异状并叫来救护车的是一群常聚在园艺委员会的不良少年,其中还包括不属于园艺委员会的一宫哲雄。根据当事者们的证词,当时他们以身为第一时间发现者的一宫哲雄为首,以「锻炼身体」的名义要求体弱多病的羽失野友彦上半身脱光跑步去买东西,还以其他方式反复凌虐被害人。

    当宫部学长说到这部分时,电线杆比我还快一步冲向前将学长的衣领抓起。

    「阿哲大哥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宫部学长的脚尖被抬离地大约两公分左右。看到学长被掐住脖子不能呼吸、双脚不停挣扎,我赶紧上前阻止。

    「拜、拜托不要这样!」

    电线杆发出啧的一声,一副不甘愿的样子将宫部学长摔到床上。

    「但、但是……是阿哲学长自己那样说的耶……」

    宫部学长边咳嗽边辩解。

    说得没错。我的心情顿时陷入了谷底,再次坐到椅子上。是阿哲学长自己承认的……

    但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又不想被人调查呢?

    「不过,他倒是一直到最后都没被警察抓走。」

    即使是警察也无法证明他确实犯罪。仅管如此,传闻虐待同学的学生们还是都休学了;园艺委员会也因此遭到肃清的命运。

    若还有什么秘密是阿哲学长不想让人知道的,那应该是——

    难不成真是犯罪吗?怎么可能?或者并非虐待致死,而是基于某种原因直接导致羽矢野友彦死亡,他为了隐瞒事实才这么做的?

    我用手摀住嘴,硬是将那可怕的幻想给吞了进去。就算现在想象这种事情也无济于事。再者,现在还有许多必须厘清的疑点。

    我想办法将电线杆赶出书房,接着便切入了正题。

    「然后因为某种原因而成立了……园艺社,对吧?」

    宫部学长点头回答:

    「我当时也还只是个菜鸟监察委员,所以并不清楚总务执行部是如何决定这件事的。只不过,原本由学校全额负担的委员会支出全都变成由学生会支出,还突然成立了一个完整继承园艺委员会的新社团。我想这多少会影响到其他社团的预算,所以当时应该有不小的反弹才对。最后应该是某个学生会高层人士强行说服了教职员办公室里的人吧?」

    「这种事办得到吗?」

    「就是成功了嘛,这也没办法。我也曾经问过监察委员长同样的问题。其实只是老师们希望对外能有所交代罢了,万一真要处理掉花圃或是温室反而更麻烦。所以只要学生会方面提出申请,说要成立新的社团接手,他们也不能不说0K呀。毕竟引起问题的学生们都已经休学了。」

    不管怎么说,这肯定是一个具有超强行动力的学生会领导bbr></abbr>人才能做到的事情。

    「……话说回来,该不会是那位监察委员长做的吧?」

    问得太详细了。

    「啊——那倒是有可能,他好像和那群不良园艺委员感情不错。听说园艺社刚成立时,他也是创社社员之一。记得那个人很喜欢让老师感到沮丧……不过他最后也休学了。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他好像都没去上过课的样子。」

    园艺社的创社社员?

    这么说——几乎可以确定都是这个人的所作所为嘛?

    「那、那个人的名字是?」

    「咦?啊啊,嗯……皆<var>.?</var>川学长……全名好像是皆川宪吾吧?可是我不知道他的联络方式喔?」

    「啊,没关系。我只要知道名字就好了。」剩下的就交给爱丽丝去查就好了。

百度搜索 神的記事本 3 天涯 神的記事本 3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神的記事本 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杉井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杉井光并收藏神的記事本 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