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神的記事本 3 天涯 神的記事本 3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彩夏从一年级的第三学期开始休学到下一学年度的四月,几乎整整三个月的课程都缺席,当然也没达到升级必须的最低出席日数。

    因此她能够直接回到我们二年四班其实算是特例。我不晓得医生、学校以及彩夏的双亲之间达成了什么共识,还觉得直接让她留级说不定比较好。

    领薪水的隔天,我将装着果酱的瓶子放进书包,到学校时还差点迟到。上课的预备钟明明已经响过了,教室内还是吵吵闹闹。班上的女孩们就聚集在离我相隔不到三个位子的座位,黑压压的人墙中不时露出金属拐杖的银色部分。光看到这东西,心情就会有些沮丧。

    「彩夏,妳头发长好快喔!」

    「快要跟之前一样长了吧?」「妳真的有剃光头吗?」

    「嗯,我有之前剃光头的照片,妳们想看吗?」

    「哇啊!这是谁啊?」「妳去探病时明明就看过了。」

    「听说身体不健康头发会长得比较快。」

    「不是太色才长得快吗?」「应该是相反吧?」「啊,彩夏,藤岛来了。」

    糟糕,被发现了。我一边嘀咕着上课钟怎么还不响,一边装作没听到并将书包放到书桌上。

    就在这时,人墙忽然分成两半,而彩夏就坐在人群正中央。她看起来跟之前没什么不同,关于「ANGEL.FIX」那整件事都好像假的一样。

    说不定真是骗人的,至少对于彩夏而言那是骗人的。因为——

    「呃……藤岛同学早啊!」彩夏露出不自然的微笑。周围的女生立刻开玩笑说为什么要用这么礼貌的口气,整个教室里也忽然呈现一种看我会作何反应的状态。别说其他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

    我叹了口气,拿出装有果酱的瓶子放在彩夏面前。彩夏瞪大眼睛看着红宝石色的果酱。

    「……这是昨天才做好的,明老板说要送给妳。」

    「抱歉……请问明老板是谁?」

    我吞了一口彷佛有馊掉果酱味道的口水。彩夏回到学校已经过了一周又几天,我完全没有和她提起「花丸拉面店」的事。因为这样的问法让我很难说明,我回答时也有些没好气。

    「是打工地方的拉面店老板。」

    「是藤岛同学打工的地方吗?」

    彩夏以前也在那里打工啦……很想对她说却说不出口,只好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上课钟声终于响起,解救了不知所措的我。

    「讲话这么客气还很有礼貌地称呼什么同学,感觉的确不太舒服。」

    下课时间拖我一起去上厕所的同学这么对我说,我只是恍恍惚惚地点了点头。被一个和记忆中相同的脸庞以那样的态度询问,真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啊,不过她叫我时也有加『同学』,所以应该不是什么坏事?」「那只是因为以前根本没有女生要和你说话而已吧!」

    「不过筱崎她却记得音乐教室的位置,为什么会这样?」「据说这种生活习惯方面的事物不容易忘记。」「她还记得我是个善解人意的大好人。」「那只是恭维之词。」

    关于这种症状,其实我也曾看过相关的报导,稍微调查过了。

    完全健忘,也就是所谓的失忆症。有时会忘记导致失忆的意外或在那之前的所有事物,有时只会失去部分的记忆。虽然时间久了有可能恢复记忆,但也有可能无法恢复。据说会开这样的特例让她回到我们班上课,就是为了当作复健。也就是说,若能和失去记忆前所接触的人们一同生活,恢复记忆的可能性或许比较大。而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们每天见面时可能会以较不自然的方式交谈。

    没办法,这一切都是为了彩夏。只要能让她恢复记忆就好。我不断对自己这么说,但还是不太想回到教室。

    「不过只要筱崎在,教室里的气氛就会和缓许多,这点倒是都没变。」「但是她跟不上课业进度耶?」「她从以前就是这样吧?」

    「昨天的小考,我考得比筱崎还要差,该怎么办?」「你去拜她为师吧!」「最好留级重读。」「从一年级开始念吧!」「应该回小学重读比较好。」

    一边出神一边听着同学们对话,我觉得似乎只有我一人如此在意这件事,那应该是因为只有我失去了某些东西的关系吧?我和彩夏一同度过盯夏天,发生在我俩之间、令人回想起来会发笑或哭泣的事情。

    为了唤回彩夏的记忆,我是否只能和从前一样,和她在同一个教室里交谈、在同一个花圃里凑近额头翻动泥土和种子,痴痴地等待她恢复记忆呢?

    「那就带她去那间拉面店啊!」

    放学后突然被班上的女生们这么一说,害我十分讶异。

    「彩夏不是也想谢谢人家送妳果酱吗?」

    彩夏有点迟疑,但却被周围的气氛给影响而默默地点了头。为什么我们班上有这么多鸡婆存在呢……?

    「藤岛,你就去吧!」「我也想去说,我想吃美女老板娘做的冰淇淋。」「我也想去看美女老板娘用绷带缠住的胸部。」

    很好,看谁要跟我一起去,不然还满尴尬的。原本暗自如此期待着,但同学们好像误会成别的意思,结果还是没有人跟来,就只剩下我和彩夏两人而已。

    园艺社的工作很快就搞定了。幸亏彩夏还记得如何浇水、施肥,甚至就连每项工具放在哪里都记得清清楚楚。

    最近常来园艺社帮忙的小百合老师感慨万分地说:

    「和藤岛同学不同,真是可靠。」

    并不想被一个穿着衬衫和紧身裙搬泥土的人这么说……但却无法做任何反驳。因为光靠我自己根本无法整理好这片花圃,还好有她帮忙。

    也就是说,这样其实跟之前没什么两样?我一边冲洗着铲子上的泥土,一边想着这些事。

    当然,还是有些地方和之前不同的。例如我和彩夏都没有戴M中园艺社的臂章——那个印着MGC图形、由我制作交给彩夏,在她从屋顶跳下去前两天交给我保管的臂章。原本打算等彩夏出院要还给她的,却到目前为止<bdo></bdo>都没机会交给她,一直沉睡在我的外套口袋里。虽说那枚臂章里隐藏了许多涵意,但若是彩夏想不起来,交还给她也没什么意义。

    「请问……我突然去拜访会造成你们的困扰吧?藤岛同学去那间拉面店应该还有工作吧?」

    彩夏看来有些不安,我猛力摇头否认。

    「不会造成困扰啦。」

    「可是……」

    这样根本不算是恢复正常。继续保持现状一点都不好!明明是去「花丸拉面店」,彩夏却顾虑许多,这样根本不对吧!

    「我现在要带彩夏过去了。」

    走出校门时我先打了个电话给明老板,抵达「花丸拉面店」时虽然才下午五点,店里却是热闹非凡。其实说热闹也不过就是间只有五个柜台座位的小店面。

    「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我之前还借给彩夏五万圆的说……」

    .99lib.「你这家伙,骗谁啊!」阿哲学长被明老板隔着柜台揍了一拳。这个人不分季节一年到头都只穿一件T恤,露出壮硕的手臂。他很久以前就从我就读的高中辍学,而且还曾经是拳击手;现在却变成没路用废人柏青哥高手。

    「抱歉、抱歉,应该是两万圆才对。」

    彩夏信以为真地回答:

    「啊,我以前借过那么多钱啊?」

    「哦,妳真的相信啊?我记得好像还要再多一点。」

    「那……那……三万左右吗?」

    「再喊高一点!」

    什么叫再喊高一点!端着餐食的我一瞬间真想把手上的味噌拉面倒在阿哲学长头上。

    「怎么会这样……我花了那么多心思教妳如何防范手榴弹,居然全都不记得了。」

    坐在阿哲学长隔壁那个摘下军帽猛抓头、外表宛如小学生的家伙就是少校。虽然他也算是大学生,但却留级留个不停,也是个没路用废人军武宅。

    「你说的那些,我应该本来就不记得吧……」彩夏看起来快哭了。「那应该怎么防范呢?」

    喂,不要问!一如我的预期,少校一脸兴奋地从背包中拿出实物(是实物吗?)手榴弹,开始讲解:

    「手榴弹这种东西其实没啥爆炸威力。会造成伤害的其实是飞散的碎片,所以只要找个厚重的东西把它压盖住就行了,例如人体。藤岛中将,麻烦你过来一下。」

    「我不要,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你……请你别拔插梢啊!」

    「别担心,我把它控制在实物的三分之一。」

    「<var></var>什么三分之一?」

    「直到爆炸的时间。」「毫无意义嘛!」「你..们俩给我滚出去!」

    明老板边吼边跳过柜台,不知为什么连我也差点和少校一同被轰出店外。

    「妳还记得曾经答应过我,今年圣诞节要和我一起去迪士尼乐园的饭店住一晚吗?我都已经订好了。」

    站在彩夏身边的宏哥若无其事地握着她的手,并在她耳边呢喃。他身穿着黑色网状衬衫,打扮狂野不羁,敞开的胸前挂着亮晶晶的白金项链;看似高级酒店的牛郎,但实际上只是个靠女人养的没路用废人小白脸。

    「这、这……对不起。」

    双手被握住的彩夏羞得满脸通红,有点困扰似的皱起眉头不停偷瞄我。

    「妳连我们俩在交往的事都忘了吗?」

    「是……是吗?」

    宏哥居然趁人家丧失记忆捏造事实,让我无奈到没办法插话。

百度搜索 神的記事本 3 天涯 神的記事本 3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神的記事本 3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杉井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杉井光并收藏神的記事本 3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