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人到中年 天涯 人到中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经特许来观摩移植手术的外院和本院的进修大夫们来了,正站在门外和陆文婷说话。

    张老汉已又说又笑地被护士扶上了手术床。手术床对于这身材高大的老汉是太小了。他那一双穿着布袜子的大脚悬空搁在床外,两只胳膊也半悬在床侧。甚至于他浑身的精力也好似悬在四周。他真像一棵坚硬的橡树,那么高大,那么结实。他的嗓门真大,他一刻也憋不住,正和护士说着话儿:

    "姑娘,您别笑话,要不是巡回医疗队去我们村,说死了我也不敢挨这一刀。您想,我的肉,你的刀,这一刀子下去,是好是歹谁知道呀!哈哈哈!"

    年轻护士抿嘴儿笑了,又悄悄嘱咐他:

    &quot;<dfn></dfn>老大爷,您小点声儿!&quot;

    &quot;这我懂,姑娘,医院嘛,那可是个肃静的地方。&quot;说是说,老汉的嗓门并不见小多少。他又抬起一只胳膊,比划着说,&quot;唉,您不知道,一听说我这眼睛瞎了还能治好,我是又想哭又想笑。我爹就瞎了半辈子,临了就那么窝窝囊囊地入了土。没想轮到我这儿,瞎了还能见太阳。您说,是两个世道不是?说到哪儿,我也得说,社会主义好!&quot;

    小护士一边抿嘴儿笑着,一边给这兴奋得直要坐起来的病人蒙上有孔巾,一边嘱咐说:

    &quot;老大爷,您可别动了,这是消了毒的,一碰就脏了!&quot;

    &quot;那是!&quot;张老汉十分认真地说,&quot;入乡随俗。到哪儿听哪儿的,入了医院,就得守医院的规矩。&quot;说是说,他那粗大的胳膊又想往上抬。

    一旁的护士瞧着不放心,拿起拴在手术床旁的带子说道:

    &quot;老大爷,给您手腕系上点儿,这是医院的规矩!&quot;

    张老汉一愣,继而又<samp></samp>哈哈笑道:

    &quot;您就捆吧,这还用说!说实话,姑娘,要不是这双眼制的我,我可不是那老实呆着的主儿。就这,我在家还一天下两遍地。唉!生就的兔子脾气,就爱满世乱蹦,呆不住呀!&quot;

    小护士又被他说得笑了起来,他自己也嘿嘿地笑了。当陆文婷刚一迈进来,他立即止住了笑,侧耳一听,就叫了起来:

    &quot;陆大夫!是您吗?我一听就听出来了。也怪,这眼一瞎,俩耳朵倒透着那么好使。没法子,耳朵当眼睛使了。&quot;

    陆文婷望着这充满活力的病人,听着他的话,也不由笑了。她坐下来,开始了手术前的准备工作。从托盘架上的一个小杯里取出珍贵的角膜材料,先缝在纱布的眼珠模型上。这工夫,张老汉又说话了:

    &quot;这眼珠子还能换,我可一辈子头回听说!&quot;

    姜亚芬笑道:

    &quot;不是换眼珠,是换眼珠上边的一层膜。&quot;

    &quot;NCD7B,那都是一码事儿!&quot;张老汉并不深究其详情,只自顾自地感叹着,&quot;您说,这得多高的手艺!等我带俩好眼睛回去,村里人别说我遇了仙呢!哈哈哈!我得告诉他们,<s>藏书网</s>我遇见了陆大夫!&quot;

    姜亚芬&quot;扑哧&quot;笑了,冲着陆文婷直眨巴眼儿。陆文婷被他说得不好意思了,一边缝,说了一句:

    &quot;别的大夫也一样做的。&quot;

    &quot;那是!&quot;张老汉肯定地说,&quot;闹着玩儿的吗?没能耐的大夫他也迈不进这大医院的高门坎儿呀!&quot;

    准备工作完毕,陆文婷用开睑器撑开了病人的眼睛,同时说道:

    &quot;我们开始了。你不要紧张。&quot;

    张老汉可不像一般病<a href="https://.99di/character/4eba.html" target="_blank">人</a>那么默默地听着,他觉得大夫跟你说话,你不吭气儿是不够礼貌的。于是,他十分通情达理地答道:

    &quot;不紧张,不紧张,没事儿,疼点儿也没啥。您想这个理儿,动刀动剪子的还有个不疼的吗?您尽管放心动刀!我信得过您,再说……&quot;

    姜亚芬笑着拦住他说:

    &quot;老大爷,您可不准再说话了。&quot;

    张老汉这才不言语了。

    陆文婷开始操作。她拿起像钢笔帽口那么小的环钻,轻轻地把病人坏死的角膜取下。又拿过那块缝在纱布上的材料,用同一环钻切下同样大小的一块,按在病人的眼珠上。然后拿起持针器,细心地一针一针地缝了。

    在一块只有钢笔帽口那么点的角膜周围,需要缝上十二针。这不是在伏伏帖帖的布面上缝,是在溜滑菲薄的一层膜上缝。每缝一针,她似乎都把自己浑身的力量凝聚在手指尖上,把自己满腔的热血通过那比头发丝儿还细的青线,通过那比绣花针儿还纤<var>?99lib.</var>小的缝针,一点一滴注入到病人的眼中。此时,她那一双看来十分平常的眼睛放出了异样的智慧的光芒,显得很美。

    手术极其顺利,最后一针缝好了。最后的一个结扎上了。那移植上去的圆形材料,严丝合缝地贴在了病人的眼珠上。如果没有四周黑色的线结,你简直认不出那是刚刚才换上去的。

    &quot;手术真漂亮!&quot;围观的大夫们悄悄发<mark></mark>出由衷的称赞。

    陆文婷轻轻舒了一口气。旁边的姜亚芬抬起眼睛,感动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同学,没有说话,把一叠厚厚的长方形纱布盖在病人的眼上。

    张老汉被挪到活动床上往外推时,好像刚从梦中醒来。他顿时活跃起来,人到了门外,还用他那洪亮的声音喊了一声:

    &quot;陆大夫,让您受累了!&quot;

    手术结束了,陆文婷想站起来。可是,只觉得双腿发麻,站不起来。她停了停,又试图站起,这样好几次,才站了起来。一阵腰部的酸痛突然向她袭来,她反过一只手按住腰。这在她也是常有的事。每当她聚精会神地在这张圆凳上坐了几个小时,全部智与力都集中在手术时,她丝毫也不觉得身体的劳累。可是,当手术一结束,她就觉得浑身像散了架,连迈步都很困难了。

百度搜索 人到中年 天涯 人到中年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人到中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谌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谌容并收藏人到中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