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The Undomestic Goddess 天涯 The Undomestic Goddess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新闻成为每日邮报的头版。我成了真正的名人。萨曼塔选择法律放弃厕所。第二天我走进厨房时,崔施正在看,艾迪在看另一份。

    “报纸上登崔施的访问了!”他说。“看!”

    <strike>.99lib?</strike>“‘我一向知道萨曼塔比一般的管家要高出一等。’现年37岁的崔施说”。崔施骄傲的读道。“‘我们经常在吸尘器旁讨论哲学和道德规范。’”

    她抬起头,脸色一变。“萨曼塔,你还好么?你看起来糟糕极了。”

    “我没有睡好。”我边打开水壶边说道。

    我在纳撒尼尔家过的夜。我们一起做了蘑菇煎蛋卷,看了一部老的战争片的结尾,慢慢的温柔的做爱。我们没有怎么谈论我要走的事。但是半夜3点当我看他的时候,他也醒着,眼睛盯着天花板。

    “你需要能量!”崔施不安地说。“这是你的大日子!你要显出最好看的样子!”

    “我会的。”我挤出个笑容。“我只是需要一杯咖啡。”

    今天是要成为一个大日子。我一做出决定后卡特斯宾克的公关部立即行动起来,把我回公司搞成一个大媒体事件。中午的时候在崔施家的房子前会有一个大型的记者招待会,会上我要说我非常高兴能够重新回到卡特斯宾克。几个合伙人会跟我握手,让记者拍照,然后我再做个简短的采访。接着我们就坐火车回伦敦。

    我用勺子搅咖啡的时候艾迪问:“都收拾好了么?”

    “差不多了。盖格夫人…给你。”我把胳膊下夹着的叠好的蓝色尼龙制服递给她。“我洗好烫过了。准备给你以后的管家用。”

    崔施接过制服,忽然显的被击中一样。“当然。”她的声音很不稳定。“谢谢,萨曼-塔。”她用餐巾纸捂住眼睛。

    “好了,好了。”艾迪拍着她的背说。他自己的眼眶也湿润了。哦,上帝,现在我觉得自己也快要哭了。

    “非常感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我抑制住激动的情绪。“我很抱歉忽然离开你们。”

    “我们知道你做了正确的决定。不是因为这个。”崔施擦擦眼睛。

    “我们很为你骄傲。”艾迪粗声粗气地说。这时门铃响了。

    我走进大厅,打开门。卡特斯宾克的整个公关部都站在门前,所有人都穿着同样的衫裤套装。

    “萨曼塔。”希拉里 格兰特,公关部的经理上下打量我。“准备好了么?”

    到12点的时候,我已经穿上一件黑色套装,黑色紧身背心,黑色高跟鞋和我见过的最挺刮的白色衬衫。专业的化妆师给我化了妆,我的头发梳到后面扎成一个结。

    希拉里带来了衣服、发型师和化妆师。现在我们在客厅里,她第一百万遍告诉我该对媒体怎么说。

    “要记住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她问。

    “不要提及厕所。”我疲倦地说。“我发誓,我不会说的。”

    “如果他们问到处方呢?”她前后踱着步。

    “我回答‘我是律师。我唯一的处方就是成功的处方。’”我尽量严肃地回答。

    我忘了公关部对这些有多认真。但是我想这是他们的工作。而且我想这整件事情对他们来说有点像是噩梦。自从希拉里到这后她一直表现地很高兴-但是我有种感觉,在她的桌子上有一个我的腊人,上面刺满了图钉。

    “我们只是想确认你不会再说其他…不合适的话。”她对我有点残忍的笑笑。

    “我不会的!我会完全按照稿子说的。”

    “然后今日新闻组会跟你回伦敦。”她看着黑莓说。“我们同意他们今天全天跟踪。你没问题吧?”

    “喔,是的。”

    我不敢相信这件事情居然变的这么重大。一个新闻讨论节目甚至想把我回卡特斯宾克的过程做成一个记录片。世界上难道没有别的事情发生了么?

    “不要看镜头。” 希拉里还在交代着。“你要幽默、积极。你可以谈卡特斯宾克提供给你的工作机会,你非常期待回去。不要提你的薪水-”

    “这有咖啡么?”盖的声音打断我们,他走进来,冲我笑笑。“也许你能搞到点烤饼?”

    “哈哈,”我客气地说。

    “希拉里,外边有些麻烦。”盖转向她。“有几个电视台的人吵起来了。”

    “该死。”希拉里看着我。“我能离开你一会么,萨曼塔?”

    “当然!”我尽量不显得太渴望。“我没关系!”

    她离开后我放松地叹了口气。

    盖扬起眉毛。“你怎么样?兴奋么?”

    “当然!”我笑着说。

    事实上我又穿上黑色套装,周围都是卡特斯宾克的人,我感到有点不真实。我已经有几个小时没有见到崔施或艾迪了。希拉里完全霸占了这栋房子。

    “你知道,你做出了正确的决定。”盖说。

    “我知道。”我从裙子上摘掉一点麻布线。

    “你看起来非常好。”他在我对面的沙发扶手上坐下,叹口气。“上帝啊,我真想念你,萨曼塔。你不在感觉都不一样了。”

    他知道讽刺是什么么?还是哈佛也教了他们这个?

    “这么说你又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忍不住有点尖锐地说。“有意思。”

    盖惊愕地看着我。“这是什么意思?”

    “拜托,盖。”我都想要笑了。“我有麻烦的时候你甚至不想认识我。现在突然我们又成密友了?”

    “这不公平。”盖激烈地反驳。“我为你做了所有我能做的事,萨曼塔。我在会议上为你说话。是阿诺德不想让你回来的。那时侯我们不知道-”

    “但是你不肯让我进你们家门,是不是?友谊只能到这个地步么?”

    盖看起来真的受伤了。他用双手把头发推到后面。

    “我对此感觉很抱歉,”他说。“不是我。是夏洛特。我对她很生气-”

    “你当然会了。”

    “我就是的!”

    “好,对,”我讽刺地说。“那么我想你们大吵了一架,然后分手了。”

    “是的。”盖说。

    “是的?”

    “我们分手了。”他耸耸肩。“你不知道?”

    “不!我完全不知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我迷惑的停住。“不会是…不会是因为我吧?”

    盖没有回答。他棕色的眼睛变的更加热情。

    “萨曼塔,”他盯着我说。“我一直觉得…”他把手插进口袋。“我一直觉得我们错过了我们的机会。”

    不。不可能发生这个。

    我们错过我们的机会?

    现在他说这个?

    “我一直很欣赏你。我总是觉得我们之间存在火花。”他犹豫一下。“不知道你是否也有同样的感觉。”

    这太不真实了。我想象了几百万次盖对我说这些。但是现在他真的这么做了…太晚了。全不对了。

    “萨曼塔?”

    突然我意识到我正像个怪人一样地盯着他。

    我打起精神。“是的。也许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我摆弄着裙子。“但…我到这以后遇到了其他的人。”

    “那个园丁。”盖说。

    “是的!”我惊讶地抬起头。“你怎么-”

    “有几个记者在外面谈论这个。”

    “这是真的。他叫纳撒尼尔。”我的脸红了。

    盖皱眉。“但是这只是假期的罗曼史。”

    “这不是假期的罗曼史!”我说。“这是认真的关系。我们对彼此都是认真的。”

    “他要搬到伦敦来么?”

    “不。他讨厌伦敦。”

    盖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后抬头大笑。

    “萨曼塔,你真的住在梦境里。”

    “这是什么意思?”我被激怒。“我们会有办法的。如果我们都-”

    “我不知道你是否完全清楚现在的情况”盖摇摇头。“萨曼塔,你要离开这个地方了。你要回到伦敦,回到现实,回去工作。相信我,你不可能维持什么假期恋情。”

    “这不是假期恋情!”我生气地吼道。这时门打开。希拉里用怀疑的眼神看看我和盖。

    “一切都好么?”

    “是的,”我说。“我没事。”

    “很好!”她弹了下她的手表。“因为时间差不多到了!”

    好象整个世界都来到了崔施家。当我和希拉里还有公关部的两个经理走出前门时,车道上好象有几百个人。一排电视照相机瞄准了我,摄影师和记者围在后面。卡特斯宾克的公关助理们四处走动维持秩序、从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饮料台上递送饮料。我看见门口站着几个酒吧的常客好奇地往里望,我苦涩地朝他们笑笑。

    “还有几分钟时间,”希拉里听着手机说。“我们在等每日快报。”

    我看见大卫 艾治和格雷格 帕客站在咖啡既旁边。公关部希望有越多的合伙人来越好,但是其他的人都没有空。事实上,来这些就已经很幸运的了。我突然不感置信地看见梅利莎向他们走去。她穿着米色的衣服,手里拿着…那是CV么?

    “嗨!”我听见她说。“我是萨曼塔 思维廷非常好的朋友。她推荐我加入卡特斯宾克。”

    我忍不住地笑了。这个女孩有点胆量。

    “萨曼塔。”我抬头看见纳撒尼尔沿车道走过来,他蓝色的眼睛很紧张。“你还好么?”

    “我…还好。”他的手抓住我的手,我们的手指使劲的握在一起。“你知道。这有点疯狂。”

    盖是错的。我们可以的。会继续下去的。当然会的。

    我感觉到他用拇指摩擦了我的拇指,就像昨天晚上我们在一起时一样。这就像是种秘密的语言;就像是他的皮肤在对我的皮肤说话。

    “你要介绍我们认识么,萨曼塔?”盖闲逛过来。

    “这是盖。”我不情愿地说。“我在卡特斯宾克和他一起工作。盖-纳撒尼尔。”

    “很高兴遇见你!”盖伸出手,纳撒尼尔不得不松开我的手和他握手。“谢谢你把我们的萨曼塔照顾地这么好。”

    他用得着这么说么?另外“我们的”萨曼塔又是怎么回事?

    “我的荣幸。” 纳撒尼尔对他怒目而视。

    “这么说,你照看花园了。”盖往车道四处看看。“很不错。干的好 !”

    我看见纳撒尼尔握起拳头。请不要打他,我着急地祈祷。不要打他-我突然看到艾里斯走进大门,<code></code>好奇地看着四处的记者。

    “看!”我立即对纳撒尼尔说。“你妈妈。”

    我向艾里斯挥挥手。她穿着一条做工不怎么好的裤子和帆布鞋,辫子绕在头上。她走到我身边后看了我一会:我的发髻,我的黑色套装、我的高跟鞋。

    “上帝。”她最后说。

    “我知道。”我尴尬地笑笑。“不大一样了。”

    “这么说,萨曼塔,”她的目光轻柔地落在我身上。“你找到自己的路了。”

    “是的。”我深吸口气。“是的,我找到了。这是正确的路,艾里斯。我是律师。我一直都是。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如果我不接受我就太疯狂了。”

    艾里斯点点头,表情凝重。

    “纳撒尼尔都告诉我了。我相信你的决定是正确的。”她停下。“那么,再见,孩子。祝你好运。我们会想你的。”

    我俯过身体拥抱她,忽然觉得眼泪刺痛了眼睛。“艾里斯…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我轻声说。“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这都是你自己做的。”她紧紧地抱住我。“我非常为你骄傲。”

    “这不是真正的告别。”我用纸巾擦干眼睛,暗自祈祷妆没有花。“在你知道之前我就会回来。我会尽量回来过周末…”

    “好了,擦擦眼泪。”她从我手上接过纸巾擦干我的眼泪。

    “谢谢。”我虽然在笑但是仍然在颤抖。“这个妆要保持一天的。”

    “萨曼塔?”希拉里叫我。她一直在饮料台跟大卫 艾治 和格雷格 帕克谈话。

    “马上就来!”我叫道。

    “萨曼塔,在你走之前…”艾里斯握住我的手,脸上充满了关心地说。“亲爱的…我知道你在做对你来说最好的事情。但是记住,你只有一次青春。”她看着我跟她的比较下显得光滑的手。“你只能拥有这段宝贵的时光一次。”

    “我会记住的。”我咬住嘴唇。“我保证。”

    “好的。”她拍拍我的手。“走吧。”

    我走到饮料台处,紧紧握着纳撒尼尔的手。再过几个小时我们就要分别了。

    不。我不能想这个。

    我走近时希拉里显得有点紧张。

    “拿着你的讲演稿了?”她说。“准备好了?”

    “全部都准备好的。”我取出折好的纸。“希拉里,这是纳撒尼尔。”

    希拉里不感兴趣地看看他。“你好,”她说。“萨曼塔,我们再按照顺序来一遍。你读你的演讲稿,然后提问,然后拍照。我们3分钟后开始-”忽然她仔细地看着我。“你的妆怎么了?”

    “喔,我刚刚在跟人告别,”我抱歉地说。“不算太糟吧?”

    “我们要重新弄。”她生气地说。“这就是我需要的。”她走开去叫她的助手。

    还有3分钟。3分钟之后我的旧的生活再次开始。

    “我会回来参加艾蒙的派对,”我仍然抓着纳撒尼尔的手说。“只有几天而已。我星期五晚上会坐火车,在这过周末-”

    “不,你不能,”盖边把巧克力洒进咖啡里,边抬头说。“你会在香港。”

    “<q>99lib?</q>什么?”我愚蠢地问。

    “Samatron很高兴你回来了,他们邀请你参加这次合并。我们明天飞去香港。没有人告诉你么?”

    “没有,”我说。“根本没有人提过。”

    盖耸耸肩。“我以为你知道。在香港5 天。然后去新加坡。我们俩要找些新客户。”他喝口咖啡。“你要开始为公司尽力了,萨曼塔 思威廷,股东合伙人。不能停滞在你的荣誉上。”

    我甚至还没开始工作呢,他们就开始说我停滞在我的荣誉上?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来?”

    “几个星期?”

    “萨曼塔!”艾治过来说。“盖告诉你了么,我们希望你参加9月的社团射击周?在苏格兰,会有意思的。”

    “是的,听起来不错。”我揉揉鼻子。“只是我想尽量多休息几个周末…平衡好我的生活…”

    艾治看起来很迷惑。

    “你已经休息够了,萨曼塔”他说。“现在该回来工作了。我还要跟你谈谈纽约。”他拍拍我的肩膀,转身对操作咖啡壶的女孩说。“再来一杯浓啡,谢谢。”

    “事实上,我说圣诞之前你都不会有空闲的周末,”盖说。“我警告过你。”他意味深长地扬起眉毛,走开去和希拉里谈话。

    沉默。我不知道说什么。一切都发生地太快了。我以为这次会有所不同。我以为我能有些控制力。

    “圣诞,”纳撒尼尔最后说道,非常震惊的样子。

    “不,”我立即说。“他是在夸张。不会这么糟的。我会重新安排的。”我揉揉额头。“纳撒尼尔,我圣诞前会回来的,我保证。也许会很忙-但是我会做到的。不管代价是什么。”

    “不要把它变成责任。”

    “责任?”我瞪着他。“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这不是我的意思。”

    “2分钟!”希拉里跟一个化妆师急匆匆走来,但是我不理她。

    “纳撒尼尔-”

    “萨曼塔!”希拉里想把我拉开。“你真的没有时间干这个了!”

    “你该走了。”纳撒尼尔说。“你很忙。”

    这太糟糕了。好象所有东西都在把我们分开。

    “纳撒尼尔,告诉我。”我的声音颤抖着。“在我走之前告诉我。那天在农场-你对我说了什么?”

    纳撒尼尔看了我很长时间,然后他眼睛里的什么东西关上了。

    “很长、很无聊、说的也不好。”他转身。

    “请把那块黑印去掉!”希拉里说。“你能挪一挪么?”她狠狠地对纳撒尼尔说。

    “我会让开。” 纳撒尼尔松开我的手,我还来不及说话就走开了。

    “你没有挡我的路!”我在他背后喊,但是我不知道他是否听见。

    化妆师干活的时候,我的脑子转地飞快,以致我都晕了。忽然间我的确定消失了。我做的是正确的事情么?

    哦,上帝。我怎么了?

    “请闭上。”化妆师刷着我的眼皮。“现在睁开…”

    我睁开眼睛看见纳撒尼尔和盖一起站在远处。盖在对纳撒尼尔说着什么,纳撒尼尔在听,表情肃穆。我忽然感到很不安。盖在说什么?

    “再闭上。”化妆师说。我不情愿地闭上眼睛,感觉她刷上了更多的眼影。看在上帝的份上。她还没弄完么?我是什么样子重要么?

    最后她收起刷子。“睁开。”

    我睁开眼睛看见盖站在相同的位置上,但是纳撒尼尔消失了。他去哪了?

    “把嘴抿起来…”化妆师拿出一个唇膏刷。

    我的眼睛痛苦地在拥挤的车道上寻找纳撒尼尔。我需要他。在记者招待会之前我要和他谈谈。

    “准备好了么?拿着你的演讲稿了么?”希拉里问,身上传出新洒的香水的味道。

    “这样好看多了!抬起下巴!”她使劲弹了一下我的下巴。“还有什么问题么?”

    “是的…”我绝望地说。“我想…我们可以推迟一小会么?就几分钟。”

    希拉里的脸冻结住。

    “什么?”她最后说。我有种可怕的感觉她要爆发了。

    “我有点…困惑。我需要一点时间想想…”在希拉里的表情下我说不下去了。

    她走到我身边,把脸靠近我的脸。她仍然在笑,但是她的眼睛尖利、鼻孔张大发白。我害怕地退后一步,但是她紧紧地抓住我的胳膊,我觉得她的指甲都掐到我的肉里了。

    “萨曼塔,”她说。“你要出去,你要念你的演讲稿,你要说卡特斯宾克是世界上最好的律师事务所。如果你不的话-我就要杀了你。”

    我认为她是认真的。

    “我们会困惑,萨曼塔。我们都需要时间思考。这就是生活。”她晃了晃我。“克服它。”她把衬衫整理好。“好了!我要宣布你出场了。”

    她走到草地上。我颤抖地在原地站着。

    “新闻界的女士们、先生们!”希拉里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出来。“我很高兴地欢迎你们来到这里。”

    忽然我看见盖在喝矿泉水。“盖!”我急忙喊道。“盖!纳撒尼尔在哪?”

    “我不知道。”盖漫不经心地说。

    “你对他说了什么?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盖回答。“他可以感觉出风在往哪吹。”

    “什么意思?”我觉得我好象错过了什么。“风没有往任何方向吹。”

    “萨曼塔,别天真了。”盖喝了一安定口水。“他是个成年人。他理解的。”

    “…我们卡特斯宾克最新的合伙人,萨曼塔 思威廷!”希拉里的声音和爆发出的掌声一点也没有引起我的注意。

    “理解什么?”我恐惧地问。“你说了什么?”

    “萨曼塔!”希拉里甜美又凶狠地笑着打断我。“我们都在等你!很多很忙的人!”她抓着我的胳膊,力量惊人地把我拉到草地上。“快去!好好享受吧!”她在我背后狠很挖一下,然后走开了。

    我在英国的媒体前不知所措。

    “走起来!”希拉里紧张的音调让我吓想跳起来。我觉得我好象在一个传送带上。唯一的方法是向前移动。

    我用颤抖的腿走到草坪上放置<a href="https://.99di/character/9ea6.html" target="_blank">麦</a>克风的地方。太阳在所有的照相机镜头上反射着光,我觉得我快瞎了。我尽力在人群里寻找纳撒尼尔,但是哪也找不到。崔施穿着紫红色的衣服站在我右边几码的地方拼命地向我挥手。她旁边的艾迪拿着一个摄象机。

    我慢慢地打开演讲稿。

    “下午好,”我对着麦克风说。“我很高兴在和你们分享我令人兴奋的消息。卡特斯宾克给予了我这么好的机会,我决定今天做为合伙人回到公司。不用说…我很兴奋。”

    但是我没法让我的声音显得兴奋。我念这些话的时候它们对我毫无意义。

    “我被卡特斯宾克的温暖和慷慨所倾倒,”我犹豫地继续<s>九九藏书</s>,“也很荣幸成为合伙人…”

    我仍然在找纳撒尼尔。我不能集中在我读的东西上。

    “才能和优秀!”希拉里在边上说。

    “喔,对。”我在演讲稿上找到地方。“才能和优秀。”

    记者群里传来窃笑声。我干不的不大好。

    “卡特斯宾克的服务质量是一流的。”我继续说,尽量让自己的话显得可信。

    “比你以前打扫的厕所质量还好么?”一个脸颊红润的记者喊道。

    “我们这个阶段不接受提问!”希拉里气愤地走上草坪。“而且我们也不接受有关厕所、浴室或任何卫生器具的问题。萨曼塔,继续。”

    “很差劲,是不是?” 脸颊红润的记者狂笑。

    “萨曼塔,继续。”希拉里脸色铁青地说。

    “它们当然不是差劲的!”崔施走上草坪,鞋跟陷进草里。“我不会让我的厕所受到污蔑!它们都是Royal Doulton的。它们是Royal Doulton的。”她对着麦克风重复。“最好的质量。你做的很好,萨曼塔!”她拍拍我的肩膀。

    所有的记者都笑起来。希拉里的脸呈深褐色。

    “对不起,”她压抑着怒气对崔施说。“我们正在开记者招待会。你能离开么?”

    “盖格夫人,你看见纳撒尼尔了么?”我在人群里绝望地开始第一百万次寻找。“他消失了。”

    “谁是纳撒尼尔?”一个记者问。

    “他是园丁,”脸颊红润的记者说。“是爱人。那么你们结束了么?”

    “没有!”我说。“我们要让关系持续下去。”

    “你<q></q>怎么能做到?”

    我感觉到记者群里拥出了一个新的兴趣。

    “我们就会,行不行?”我突然快哭了。

    “萨曼塔,”希拉里气愤地说。“请回到公开演说中!”她把崔施从麦克风旁推开。

    “不要碰我!”崔施叫道。“我会告你的。你知道,萨曼塔 思威廷是我的律师。”

    “喂,萨曼塔!纳撒尼尔对你回到伦敦怎么想的?”一个人喊道。

    “你把职业放在感情前面么?”一个女孩说。

    “不!”我绝望地说。“我只是要跟他谈谈。他在哪?盖!”我忽然看见盖站在草坪的旁边。我急忙穿过草坪走向他。“你一定要告诉我。你说什么了?”

    “我让他维持自己的自尊。”盖傲慢地耸耸肩。“老实说,我跟他说了实话。你不会回来了。”

    “你怎么敢?”我气愤地说 .“你怎么敢这么说?我会回来的!而且他也可以来伦敦-”

    “哦,拜托,”盖挑起眉毛。“他不会希望像个可悲的混蛋碍你的事,让你难堪-”

    “让我难堪?”我惊骇地瞪着盖。“你就这么对他说的?所以他离开了?”

    “看在上帝的份上,萨曼塔,算了吧,”盖不耐烦地说。“他只是个园丁。”

    我还来不及思考我的拳头就行动了。它打在了盖的下巴上。

    我听见四周传来的惊呼、叫嚷和照相机的按快门的声音,但是我不在乎。我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

    “喔!他妈的!”他捂着脸。“这是他妈的干什么?”

    记者们都围过来,向我们提问,但是我不去理他们。

    “让我难堪的人是你,”我向盖吐口唾沫。“你跟他相比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我害怕的发现眼泪充满了眼睛。我要找到纳撒尼尔。就现在。

    “一切正常!一切正常!”希拉里大步穿过草坪。“萨曼塔今天有点过度紧张!”她抓住我的胳膊,牙齿因为笑容而露在外面。“只是合伙人之间友好的意见不同!萨曼塔非常盼望带领国际知名的律师事务所的挑战。是不是,萨曼塔?”她抓地更紧。“是不是,萨曼塔?”

    “我…不知道,”我绝望地说。“我不知道。对不起,希拉里。”我摆脱开她的手。

    希拉里拼命想抓住我的胳膊,但是我躲开她,开始越过草坪向大门跑去。

    “拦住她!”希拉里对她公关部的所有员工喊。“挡住她的路!”穿着衫裤套装的女孩从四面八方就像什么SWAT小组一样朝我跑来。我躲开他们。一个人抓住我的夹克,我争脱开。我脱下高跟鞋,加快速度,不去管脚下的沙砾。然后我跑出了大门,来到大街上,头也不回的向前跑。

    我跑到酒吧的时候,紧身衣已经破成碎片。头发散落开披在我背上。我的妆浮在汗水里,我的胸部因疼痛而燃烧。

    但是我不在乎。我必须找到纳撒尼尔。我要告诉他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比工作重要的多。

    我必须告诉他我爱他。

    我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我没有意识到,为什么我以前从没说过。这是那么明显。

    “艾蒙!”我跑近时急忙喊道,他正在收拾杯子,听到后惊讶地抬头。“我要跟纳撒尼尔谈谈。他在这么?”

    “这?”艾蒙好象不知该说什么的样子。“萨曼塔,你错过他了。他已经走了。”

    “走了?”我停下来喘着气。“去哪了?”

    “去看他打算买的生意。他几分钟前开车走的。”

    “在Bingley的那个?”我放下心,但是仍然喘不上来气。“你能带我去么?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他说。”

    “不是那…”艾蒙摸摸脖子,尴尬地说。我忽然有不好的预感。“萨曼塔-他去wall了。”

    震惊击中我胸口。

    “我以为你知道。”艾蒙走近几步,眼睛避开阳光。“他说他也许会在那呆几个星期。我以为他告诉你了。”

    “不,”我已经发不出声音。“他没有。”

    我忽然感到腿像果冻一样。我在一个桶上坐下,头痛的厉害。他就这么去wall了。连再见也没有说。连商量都没有跟我商量。

    “他给你留了个便条。”艾蒙从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他递给我时,脸上充满了悲伤。“萨曼塔…我很抱歉。”

    “没关系。”我勉强笑笑。“谢谢,艾蒙。”我接过信封,拿出里面的纸。

    S.我想我们都知道我们已经走到头了。让我们在各自前进时分开吧。

    我只知道这个夏天非常完美。

    N我一遍又一遍的读着,眼泪流下我的脸颊。我不敢相信他走了。他怎么能就这么放弃?不管盖对他说了什么,不管他怎么想。他怎么能就这么离开呢?

    我们可以想出办法的。他难道不知道么?他在内心深处难道感觉不到么?

    我听到响声抬头看见盖和一群记者聚集在我周围。我甚至都没注意。

    “走开,”我哽咽地说。“让我一个人呆着。”

    “萨曼塔,”盖的声音低沉而安慰。“我知道你受伤了。如果我打搅了你我很抱歉。”

    “我会再打你的。”我用手背擦干眼睛。“我说真的。”

    “现在事情可能显得很糟。”盖瞟了一眼纸条。“但是你有一份非常好的工作在等着你。”

    我没有回答。我的肩膀弓着,留着鼻涕,头发一绺一绺地披在脸上。

    “理智点。你不能回去打扫厕所。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让你留下来了。”盖走向前,把我的高跟鞋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来吧,伙伴。大家都在等着。”

百度搜索 The Undomestic Goddess 天涯 The Undomestic Goddess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The Undomestic Goddess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Sophie Kinsell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ophie Kinsella并收藏The Undomestic Goddess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