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The Undomestic Goddess 天涯 The Undomestic Goddess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关键的是不能让这个律师认出我。所以在接下来的下午,我准备好房间以后就跑回自己房间,用卡子把头发夹到头上,让大束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脸。然后我又在梳妆台抽屉里找到一副旧的看起来像是90年代的太阳眼睛。这么打扮后,尽管做的不算最好-但是我看起来已经一点也不像以前的我了。

    我下楼时纳撒尼尔正气冲冲地从厨房出来。他看见我后惊讶地停住脚步。

    “萨曼塔…你做什么了?”

    “哦,我的头发?”我随意地摸摸。“我就是想换个发式。”

    “那是你的太阳眼镜么?”

    “我有点头痛。有什么事么?”我匆忙转换话题。

    “Irish.”他咆哮。“她一直在给我讲噪声的事。我不能除草。我不能没有事先说明就修剪树木。我要踮起脚走沙砾路么。踮脚。”<kbd></kbd>

    “为什么?”

    “因为那个该死的客人。我们都要围着她跳舞。一个讨厌的律师。”他不相信地摇头。“她的工作重要?我的工作才重要!”

    “她来了!”崔施的尖叫声忽然从厨房传出,接着她急匆匆地走出来。“我们都准备好了么?”她打开前门,我听到车道上车门打开的声音。

    来了。我又多拉了几缕头发遮住脸,双手握拳放在两侧。如果我认识这个女人,我就要低头、小声说话,扮演我的角色。我是管家。除了管家我其他什么都没有做过。

    “梅利莎,你在这可以清净很多,”我听见崔施说。“我交代员工对你特殊照顾了…”

    我跟纳撒尼尔交换一个眼色,他转转眼睛。

    “我们到了!我来把门打开…”

    我摒住呼吸。过了一会崔施走进房间,跟在她后面的是一个穿着牛仔裤和紧身白色上衣的女孩,拖着行李走进来。

    这就是顶级高效率的律师?

    她有一头长长的黑发,漂亮的脸蛋,还不到20 的样子。

    “梅利莎,这是我们非常棒的管家,萨曼塔-”崔施惊讶地打住。“萨曼塔,你到底穿的什么东西?你看起来像Elton John!”

    “你好。”我拿掉墨镜尴尬地说。“见到你很高兴。”

    “能到这来太好了。” 梅利莎带着寄宿学校的口音。“伦敦太让我沮丧了。”

    “盖格夫人说你在伦敦的一个大地方做律师?”

    “是的。”她得意地笑说对我说。“我在Chelsea法学院学习。”

    什么?

    她甚至不是个专职律师。她是个法律系学生。她还是个小孩。我小心地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没有认识的迹象。哦,上帝。我没什么可担心这个女孩的了。我几乎想笑了。

    “这是谁?”她对纳撒尼尔诱惑地眨眨她涂了睫毛膏的眼睫毛,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是纳撒尼尔,我们的园丁,”崔施说。“不用担心,他受到严格的要求决不能打搅你。我告诉他了,你的工作需要绝对的安静。”

    “是的。我有许多的功课要做。” 梅利莎厌世的叹了口气,用手拂拂头发。“崔施阿姨,你不会相信我的工作压力有多重。我真的太紧张了。”

    “我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崔施紧紧地用胳膊环住她的肩膀。“现在,你想先做什么?我们都听你的指挥。”

    “你能帮我把我的东西都拿出来么?” 梅利莎转向我。“可能被压皱了,所以都需要烫一下。”

    她不自己整理东西?我要成为这个女孩的私人女佣?

    “我想把书拿到花园里,”她快活地说。“也许园丁可以帮我在花园的阴凉处摆个桌子?”

    崔施崇拜地看着梅利莎在放满课本的背包里翻找。

    “看看那些书,萨曼塔!”崔施说。梅利莎找到一本诉讼初学者导读。“看看那些长词!”

    “是啊。”我客气地说。

    “你给我们先弄点咖啡怎么样?”崔施对我说。“我们在阳台上喝。再拿点饼干。”

    “好的,盖格夫人,”我说,然后机械地做了个屈膝礼。

    “请你给我做半咖啡、半无咖啡因的好么?” 梅利莎越过她的肩膀说。“我不想搞的太奇怪。”

    不,我他妈的不能,你这个装腔作势的小母牛。

    “当然。”我咬着牙笑着说。“很乐意。”

    几分钟后我把咖啡端到阳台时,坐在崔施和梅利莎阳伞下的椅子上,艾迪也在旁边。

    “你见过梅利莎了吧?”我把托盘放在铁桌上时他说。“我们的小明星?我们的法律先锋?”

    “是的,我见过了。你的咖啡。”我把咖啡递给梅利莎。“按照你的要求。”

    “梅利莎压力很大,”艾迪说。“我们要尽量为她创造方便。”

    “你想象不到压力是怎样的。” 梅利莎严肃地说。“我学习到深夜。我的社交生活完全没有了。”她喝口咖啡转向我。“顺便说一句,我是说”她皱眉。“你叫什么名字?”

    “萨曼塔。”

    “是的,萨曼塔。一定要非常小心对待我的红珠子上衣,好么?”她又喝了口咖啡。

    “我会尽力的。”我回答。“就这些了么,盖格夫人?”

    “等等!”艾迪放下杯子。“我有点东西要给你。我没有忘记那天我们的谈话!”他从椅子底下拿出一个灰色的纸袋。开口处我看到几本崭新的书。“现在,你不能逃避,萨曼塔。这是我们的小工程!”

    哦,不。拜托不要是我以为的那样。

    “盖格先生,”我立即说。“你真是太好了,但是-”

    “我一个字都不要听了!”他举起手打断我。“有一天你会感谢我的!”

    “你们在说什么啊?” 梅利莎好奇地皱皱鼻子。

    “萨曼塔要接受些教育!”艾迪兴奋地从袋子里抽出两本课本。两本书都颜色鲜艳,写着大大的字和图表。我看到这几个字:数学、英语和成人教育。

    我完全说不出话来。

    “我肯定梅利莎愿意教你比较难的问题,”崔施插嘴。“是不是,亲爱的?”

    “当然,”梅利莎以恩人姿态说。“做的好,萨曼塔!学习永远不会嫌晚。”她把满满的咖啡杯推给我。“请给我再泡一杯。这杯太淡了。”

    第二天刚过一半我就受够梅利莎了。我给她泡了大概有50杯咖啡,有一半她根本就没有喝。我给她冰水。我做三明治。我洗了她的衣箱里所有的脏衣服。我给她烫了她晚上要穿的白衬衫。每次当我准备做我的日常工作时,我都会听见梅利莎叫我的高分贝声音。

    同时,崔施在踮着脚到处走,好象Cherie Blair本人在花园里举<samp></samp>行重要的人权案子。

    “她正在用功学习。这么聪明的女孩,梅利莎。”

    “嗯。”我不置可否的嘟囔。

    “你知道,考进法学院可不容易,萨曼塔。特别是最好的!梅利莎要打败几百个人才能进入那个地方!”

    “厉害。”我用布轻轻拍打电视机。“太好了。那么…她要住多久?”我尽量随意的问。

    “看情况。”崔施说。“她的考试在几个星期以后。我告诉她她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

    几个星期?才一天她就把我逼疯了。

    下午我呆在厨房里,假装患有选择性耳聋。每当梅利莎叫我的时候,我就把搅拌机或者收音<details></details>机打开,或者叮叮当当的摆弄焙烤浅盘。如果她需要我她可以自己来找我。

    最后她出现在厨房门口,脸气地发红。“萨曼塔,我一直都在叫你!”

    “真的?”我从正在切的用来做馅饼皮的黄油上无辜地抬起头。“我没听见。”

    “我们需要一个响铃系统或者什么的。”她不耐烦地说。“这太可笑了,我不得不停下我正在做的事。”

    “你想要什么?”

    “我的水杯空了。而且我还要点零食。保持我的体力。”

    “你可以把水杯带到厨房来。”我温和地建议。“或者自己做零食?”

    “我没有时间做零食,知道么?” 梅利莎说。“我现在的时间非常紧。我有一堆的功课要做,我要考试…你不知道我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我沉默了一会,试图克制我的愤怒。

    “我会给你送一个三明治出去。”我最后说。

    “谢谢。”她讽刺地说,然后抱着胳膊好象在等待什么。

    “什么?”我说。

    “继续。”她甩甩头。“行屈膝礼。”

    什么?她不可能是认真的。“我不会向你屈膝的!”我几乎笑着说。

    “你对我阿姨屈膝的,还有我叔叔。”

    “他们是我的雇主,”我反驳。“这是不同的。”相信我,如果我能让时钟倒转,屈膝礼绝对不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

    “我住在这个房间。所以我也是你的雇主。你应该向我表示同样的尊重。”

    我想扇这个女孩。如果她是我在卡特斯宾克的助理,我肯定要灭了她。

    “好吧。”我放下刀。“我去找盖格夫人问问,怎么样?”没等她回答我就大步走出房间。我受不了这个。如果崔施站在她那一边,那我就离开。

    我在楼下找不到崔施,于是我上楼,走到她门前敲门。“盖格夫人?我想和你说句话。”

    过了一会,崔施打开门探出脑袋。“萨曼塔!你要说什么?”

    “我对现在的情况感到不满意。”我用冷静有礼的口吻说。“我想和你讨论一下。”

    “什么情况?”她皱起眉毛。

    “梅利莎还有她…她不断的要求。我的日常工作总被打断。如果我要一直照顾她的话,家务管理就会受影响。”

    崔施看起来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哦,萨曼塔…现在不行。”她心烦地挥挥手。“我们以后再谈。”

    我听见艾迪在房间里咕哝着什么。太好了。他们可能在做爱呢。她也许想回到土耳其式的。

    “好的。”我控制住我的怒气。“那么我就…继续?”

    “等等。”崔施忽然注意到我。“萨曼塔,我们一个半小时后要在露台和朋友喝香宾。我希望你能不穿制服。”她有点嫌恶地看看制服。“这不是你最好的衣服。”

    是你该死的选的!我想冲她喊。但是取而代之的我屈膝,转身,怒气冲冲地走回我的房间。

    该死的崔施。该死的梅利莎。如果她在等三明治,那就让她等这好了。

    我关上门,倒在床上,看着由于手洗梅利莎精致的衣服而弄的发红疼痛的手。

    我在这做什么?

    我感觉失望和觉醒散布我全身。也许是我太天真-但是我真的以为崔施和艾迪是尊重我的。不是作为管家而是作为一个人。但是刚刚崔施的做法,很显然我对他们来说只是“员工”。就像是个有用的东西,吸尘器<a href="https://.99di/character/4e0a.html" target="_blank">上</a>的槽口。我甚至想要收拾东西走出房间。

    我忽然想象我自己冲下楼梯,推开门,对梅利莎“顺便说一句,我也有法学学位,而且我的比你好。”

    但是那就太使性子了。不,更惨。我就变的可悲了。

    我按摩太阳穴慢慢地把事情想通。

    我选择做这个的。没有人强迫我。也许这不是最理智的行为,也许我不会在这呆很久。但是能不能充分利用在这的时间取决于我。是否专业取决于我。

    想起我仍然不知道萨伐仑松饼模子是什么,那么或者至少,尽我所能的专业,

    最后我振作一点精神从窗上起来。我换下制服,换上一件裙子,梳理好我的头发。我甚至涂了点唇膏。然后拿起手机给纳撒尼尔发条短信:

    嗨!你在哪?萨。

    我等待回复,但是他没有。我想起来他一个下午都不在附近。他在做什么呢?

    我下楼走进大厅的时候,整个房间非常安静。我不知道崔施的朋友什么时候来,但是现在还没有来的迹象。也许我应该赶快做完我的馅饼皮。也许应该把蔬菜皮剥好。

    我正急匆匆往厨房走的时候,纳撒尼尔出现在门口。

    “你在这啊。”他抱着我亲我,把我拉到楼梯下面。我们发现这是个非常方便的躲藏的地方。“嗯。我一直在想你。”

    “纳撒尼尔-”我抗议,但是他把我抱的更紧。过了一会,我终于可以自由扭动。

    “纳撒尼尔,我要做馅饼皮,我已经落后了,而且我还给什么人准备饮料。”

    “等一下。”纳撒尼尔把我拉回来,看看表。“再等一分钟。然后我们再走。”

    我疑惑地看着他。

    “纳撒尼尔,你在说什么啊?”

    “萨曼塔…”他笑着摇头。“你真的以为你骗的了我们么?甜心,你的秘密露馅了。我们知道了!”

    我忽然一惊。他们知道?他们知道什么?

    “你们到底知道-”我说,但是纳撒尼尔把手指放在我嘴唇上。

    “不,不,不。你要得到一个惊喜。”

    “惊喜?”我支吾地说。

    “现在出来吧。他们都在等你。闭上眼睛…”他一只手围着我的腰一只有挡着我的眼睛。“这边走,我领着你…”

    我在纳撒尼尔的指引下在黑暗里向前走,不由得惊慌失措。我疯狂地想着背着我发生了什么事情。谁在外面等着我?

    拜托、拜托,不要说他们准备帮我修复我的生活。拜托不要说他们安排了什么聚会。我忽然想象到卡特曼站在草坪上,钢化眼镜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或者是阿诺德。或者是我妈妈。

    “她来了!”纳撒尼尔带着我走出门下台阶进入花园。我感觉到阳光照在我的脸上还有什么声音…爵士音乐?“好了!睁开眼睛!”

    我不能睁开眼睛。无论是什么,我都不想知道。

    “没事的!”纳撒尼尔大笑。“没有人会吃你的!睁开眼睛!”

    我睁开眼睛眨了眨,想我是不是在做梦。

    这…这是怎么了?

    一个巨大的写着“生日快乐,萨曼塔!”的横幅系在两棵树之间。花园的桌子上铺了块白色桌布,上面放了一束花,几瓶香宾和一碗草莓。一束写着“萨曼塔”的气球系在一张椅子上。崔施和艾迪站在草坪上,旁边还有艾里斯,艾蒙和梅利莎-大家都笑着看着我。除了撅着嘴的梅利莎。

    <samp>?99lib.</samp>我感觉好象进入了什么并行空间。

    “惊喜!”他们一起喊。“生日快乐!”

    我张开嘴,但是发不出声来。为什么盖格夫妇会认为今天是我的生日?

    “看看她,”崔施说。“她惊呆了!是不是,萨曼塔?”

    “哦,是的。”我结结巴巴地说。

    “她完全不知道。”纳撒尼尔笑着说。

    “生日快乐,亲爱的。”艾里斯走过来,紧紧地抱住我然后亲亲我的脸。

    “艾迪,把香宾打开!”我听见崔施在我背后不耐烦地说。“快点!”

    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说?你怎么对一群给你安排了惊喜生日派对的人说事实上今天不是你的生日?

    他们为什么会认为今天是我的生日?我面试的时候告诉他们假的生日了么?但是我不记得这么做了啊-

    “为生日女孩开香宾!”艾迪砰地一声打开酒瓶,香宾倒进一个杯子里。

    “长命百岁!”艾蒙递给我装草莓的碗。“啊,你应该看看你刚才的表情!”

    “太珍贵了!”崔施说。“现在我们来敬酒吧!”

    我不能再让它继续了。

    “哦…盖格先生、盖格夫人…各位…这很好,我真的非常感动。”我用力吞咽,振作自己说。“但是…今天不是我的生日。”

    所有人都大笑起来。

    “我跟你们说她会这样的!”崔施开心地说。“她说你会否认的!”

    “长大一岁没那么糟糕,”纳撒尼尔开玩笑地说。“现在,面对它吧,我们知道了。喝香宾、享受生活吧。”

    我完全迷惑了。“谁说我会否认的?”

    “当然是艾格利夫人!”崔施说。“她告诉我你的小秘密的!”

    费雅?费雅说的?

    “艾格利夫人她具体怎么说的?”

    “她告诉我你的生日快到了,”崔施开心地说。“而且她警告我说你可能会保密。淘气,真淘气!”

    我不相信费雅。我不相信她。

    “她还告诉我,”崔施降低声音同情地说。“你的上一年生日非常让人沮丧?她说我们要补偿你。事实上,是她建议我们把它作为一个惊喜的!”崔施举起杯子。“敬萨曼塔!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其他的人纷纷举杯说。

    我不知道自己是想哭还是想笑。也许两样都想。我环视着横幅、银色的气球在微风中飘荡;看着香宾酒瓶;看着每个人的笑脸。我什么都说不出来。我只能接受。

    “谢谢,”我说。“我真的非常感谢。”

    “对不起今天下午我对你态度有点不好,”崔施高兴地说。“我们在费劲对付气球。我们下午已经弄丢了一束。”她恶狠狠的看看艾迪。

    “你试过把气球放进汽车么?”艾迪反驳。“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做!你知道,我没有三只手。”

    我想到艾迪和几个闪亮的气球斗争的<a>99lib?</a>样子,把气球塞进Porsche.我使劲咬住嘴唇。

    “我们没有把你的年纪写在气球上,萨曼塔。”崔施轻声说。“都是女人,我想你会感激我这么做的。”

    我看着她化了太多妆的脸,还有艾迪圆鼓鼓的粉色脸庞,忽然感动的不知该说什么。他们一直在准备这个。他们在做横幅。他们订气球。

    “盖格先生,盖格夫人,我真是太…”

    “还没完呢!”崔施越过我的肩膀点点头。

    “祝你生日快乐…”我身后的声音唱,然后过了一会其他人也加入进来。我看见艾里斯拿着一块最大的两层的生日蛋糕走过草坪。蛋糕外层是粉红色的冰还有奶油玫瑰、悬钩子和一根漂亮的蜡烛。她走近时我看到上面写着:生日快乐,萨曼塔。

    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东西。我的喉咙发紧。以前从没人给我做过蛋糕。

    “吹蜡烛!”生日歌唱完后艾蒙大声说。我微弱地吹了一下蜡烛,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你喜欢么?”艾里斯笑着问。

    “太棒了。”我说。“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东西。”

    “生日快乐,孩子。”她拍拍我的手。“这是你应得的。”

    当艾里斯放下蛋糕开始切蛋糕时,艾迪用钢笔敲敲他的杯子。

    “大家注意了。”他走上露台,清清喉咙。“萨曼塔,我们大家都非常高兴你加入我们家庭。你的工作做的很好,我们非常感谢。”艾迪朝我举起杯子。“做的好。”

    “谢谢,盖格先生。”我支吾地说。我看着这些友好的脸、蓝色的天空,夏天的绿叶。“我,我也很高兴来到这里。你们对我都非常的好。”哦,上帝,我的眼泪冒出来了。“我不指望有比你们更好的雇主了-”

    “哦,别说了!”崔施拍拍手擦擦眼睛。“餐巾纸。”

    “她是个快乐的好人,”艾迪粗声粗气地唱。“她是个快乐的好人-”

    “艾迪!萨曼塔不想听你愚蠢的歌声!”崔施尖声打断他,仍然在擦着眼睛。“再开几瓶香宾,看在上帝的份上!”

    这是今年最温暖的夜晚。太阳渐渐西落,我们懒洋洋的站在草坪上喝着香宾交谈着。艾蒙告诉我他的女朋友,安娜的事情,她在Gloucester的一家旅馆工作。艾里斯拿出鸡肉和香草馅的轻如羽毛的小果馅饼。纳撒尼尔在树上装上圣诞树彩灯。梅利莎好几次大声宣布她不能再呆下去了,她要回去学习-但是又接受了再喝一杯香宾。

    天空是无尽的蓝色,空气中有金银花的味道和轻柔的音乐声,纳撒尼尔的手随意地放在我腿上。我从未感觉这么满足过。

    “礼物!”崔施突然说。“我们还没有送礼物呢!”

    我肯定她喝的香宾比任何人都多。她摇晃地朝桌子走去,从她的包里拿出一个信封。“这是一点奖金,萨曼塔,”她递给我说。“给自己买点好东西。”

    “谢谢!”我说。“你真是…太慷慨了!”

    “我们不是给你涨薪水,”她有些怀疑地看着我。“你明白么,这不是加薪什么的。只是这一次。”

    “我明白。”我尽量忍住不笑。“你太慷慨了,盖格夫人。”

    “我也有个礼物。”艾里斯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用灰色纸包着的小包。里面我找到闪闪发光的新的面包烤模,一个镶着玫瑰花边的围裙。我忍不住地大笑。

    “谢谢。”我说。“我会用上它们的。”

    崔施瞟了一眼面包烤模。“但是萨曼塔已经有很多面包烤模了?”她用涂着指甲油的手拿起一个。“还有围裙?”

    “我碰碰运气的。”艾里斯朝我眨眨眼睛。

    “这个给你,萨曼塔。”梅利莎给我一套Body Shop的洗浴礼品套装,我凑巧知道这个在我来的时候就放在崔施的浴室柜上了。

    “谢谢,”我客气地说。“你其实不用这样的。”

    “还有,梅利莎。”崔施忽然放弃对面包烤模的兴趣说。“不要再让萨曼塔做额外的事情了!她不能把所有的时间花在你身上!你知道我们不能失去她。”

    梅利莎张开嘴想要反驳。

    “这是我送的。”纳撒尼尔迅速走近说。他递给我一个小小的包着白色绵纸的盒子,所有人都过来看里面是什么。

    我打开小盒子,一个漂亮的银镯子掉到我手里。上面只有一个吊坠:一个小木勺。我忍住笑。先是一个镶褶边的围裙,现在又是个木勺。

    纳撒尼尔和艾里斯并不知道我真实生活是什么样的-但是我觉得他们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了解我。他们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看见我疲惫无力的样子。我不需要假装能干或者知道所有的东西。

    “它让我想起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情景。”纳撒尼尔的嘴弯成一个笑容。

    “太好看了。”我用胳膊环住他亲他一下。“非常感谢。”我对着他的耳朵轻声说。

    当我们分开时崔施用渴望的眼睛注视着我们。

    “很明显是什么让你被萨曼塔吸引,”她对纳撒尼尔说。“是她的烹饪,对不对?”

    “是她的鹰嘴豆。”纳撒尼尔严峻地表示同意。

    艾蒙一直站在露台上。现在他跳下台阶递给我一瓶酒。“这是我送的,”他说。“不值什么钱,但是-”

    “哦,这非常好!”我感动地说。“谢谢,艾蒙。”

    “我还想问你对于当服务生有兴趣么?”

    “在酒吧?”我惊讶地问。但是他摇摇头。

    “这不算是什么工作,更像是给朋友提供工作,多赚点钱。”

    给朋友提供工作。我忽然觉得心里一股暖流。

    “我很愿意。谢谢你想到我。”

    艾蒙笑着说:“如果你愿意来的话你还能来喝几杯?”

    “哦…”我看看崔施。“也许以后…”

    “你去吧!”崔施说。“好好玩!不要想着工作!我们会把脏杯子放在厨房里,”她说。“你可以明天洗。”

    “谢谢,盖格夫人。”我强迫自己不要笑。“你真是太好了。”

    “哦,还有,萨曼塔。”她晃晃酒杯让我过去。“我一直在考虑你那天跟我说的话。关于给我自己找个工作。不是说我的生活没有已经非常忙碌…”

    “当然。”我点头。

    “不管怎么说。”她说。“我已经决定要为挽救儿童举办一个慈善午餐会。”

    “好注意!”我兴奋地说。

    “你要帮我组织!你有给艾格利夫人举办那么多活动的经验,一定是个专家了!”

    “当然。”我说。“我很期待!”

    我对慈善活动唯一的经验是和客户一起参加的,并且被迫观看喝醉酒的高薪银行家门在拍卖会上竞相出价。

    “我也该走了。”艾里斯站起来说。“晚安,谢谢。”

    “我们没法让你到酒吧来么,艾里斯?”艾蒙问。

    “今晚不行。”她笑着,脸被闪烁的灯光照亮。“晚安,萨曼塔。晚安,纳撒尼尔。”

    “晚安,妈妈。”

    “晚安,艾蒙。”

    “晚安,艾里斯。”

    “晚安,爷爷。”我说。

    我还来不及阻止这句话就脱口而出。我尴尬地红了脸,希望没有人注意。但是纳撒尼尔慢慢转向我。他一定听见了。

    “晚安,Mary Ellen.”他扬起眉毛。

    “晚安,Jim Bob.”我冷淡地说。

    “我认为我自己更像John Boy.”

    “嗯。”我上下打量他。“好吧,你可以做John Boy.”

    我小的时候曾经非常迷恋John Boy.但是我是不会跟纳撒尼尔说这个的。

    “走吧。”纳撒尼尔伸出手。“我们去艾克的小餐馆吧。”

    “艾克有个故事。”我转转眼珠。“你知道么?”

    当我们向房间走去的时候,我们在露台上经过坐在花园桌子旁的梅利莎和艾迪,桌子上堆满了纸和小册子。

    “这太难了。” 梅利莎说。“我是说,这个决定将会影响我的一生。就像,你怎么会知道呢?”

    “盖格先生?”我打断她。“我想再次感谢你。真的非常棒。”

    “很有意思!”艾迪说。

    “玩的开心。” 梅利莎重重地叹口气。“我还有功课要做。”

    “这是值得的,亲爱的。”艾迪安慰地拍拍她的手说。“当你在”他从桌子上拿起一本小册子,用放大镜看看说。“卡特斯宾克的时候。”

    梅利莎在申请卡特斯宾克的工作?

    “那是…”我尽量自然的说。“那是你申请的律师事务所的名字么?”

    “我不知道。”梅利莎阴沉着脸说。“这是最好的一个,但是竞争非常激烈。很少有人能够进去。”

    “看看多时髦啊。”艾迪翻开册子,每一页上都有一张照片。“看看那些办公室!”

    当他翻着看的时候,我呆住了。那是大厅的照片。那是我曾经工作的楼层的照片。我不能移开我的视线-但是同时我不想看。那是我以前的生活。它不属于这里。突然艾迪又翻开一页的时候,我不可置信地楞住。

    那是我的照片。我。

    我穿着黑色套装,头发扎着,和卡特曼、大卫 艾治和一个从美国来的人坐在会议室的桌子旁。我记得拍这张照片时的情形。卡特曼由于被打扰而脸色铁青。

    我的样子好苍白。我的样子好严肃。

    “而且,我要牺牲我所有的时间么?”梅利莎戳戳那页纸。“这些人每天晚上都工作!那社交生活怎么办?”

    我的脸清楚地就在那。我等着什么人皱着眉忽然认出来说:“等等…”

    但是没有人。梅利莎仍然在对册子做着手势,艾迪在点头。纳撒尼尔明显感到无聊地向上看着。

    “但是,你知道,钱很多…”梅利莎叹口气,翻了一页。

    照片不见了。我不见了。

    “我们走么?” 纳撒尼尔温暖的手拉着我,我紧紧地钩住他的手。

    “好的。”我笑着抬头看他。“我们走吧。”

百度搜索 The Undomestic Goddess 天涯 The Undomestic Goddess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The Undomestic Goddess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Sophie Kinsell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ophie Kinsella并收藏The Undomestic Goddess最新章节